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宋时行》->卷五 靖康耻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366章 曙光(终章)
( 本章字数:6802 更新时间:2013-3-28 21:34:00 )

  靖康二年一月,也是历史上靖康之耻的开端。

  在原有的历史当中,宋钦宗被扣留在金营,旋即金太宗下诏,废钦宗和徽宗为庶人。

  随后,金兵逼迫徽宗和太后入营,又下令凡宋各皇子皇孙,后宫妃子,以及帝姬全部前往金营。不久之后,金兵入城,东京梦华,从此便不复存在,湮灭于历史长河。

  不过,而今的靖康二年,女真人已不复张狂。

  非但没能顺利南下,反而被宋军打得胆战心惊。西辽重现漠北,令北疆局势陡然发生巨大变化。完颜宗望,完颜宗翰以及完颜娄室、完颜宗弼、蒲察石家奴等一干虏贼名将尽数被杀,也使得女真人元气大伤,颇有一些后继无人的窘状。

  这是一桩天大喜事!

  可谁又能想到,在靖康二年正月三十一日,一场灾难依旧席卷东京。

  钦宗赵桓在金明池宝津楼被刺身亡,涪陵郡公赵叔向借口徽宗卖国,率领三衙禁军冲进皇城。大庆殿上,郓王赵楷、肃王赵枢、景王赵杞、齐国公赵构、祁王赵模、莘王赵植等十一位皇子被杀;直龙图阁大学士燕瑛,户部尚书吴敏,开封府尹秦桧、殿前司都太尉王宗濋等十余名大臣身亡。赵叔向这已非清君侧,而是彻彻底底的兵变,造反……

  好在太上道君赵佶和太子赵谌在朝中大臣的保护下,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从皇宫中逃出。

  随后奉旨入京的太子亲军背嵬。将赵佶等人保护起来,凭借下桥苑地形,与叛军死战。

  整整一夜,血流成河。

  好在民心所向,有开封城义士李宝、张三麻子、蒋奢蒋门神等人召集义勇,前往下桥苑救驾。

  随后,当天因病未去大庆殿赴宴的太宰徐处仁听闻消息。召集家臣,动员开封百姓联手抗击叛军。徐处仁为相一载,自有他的能量。随着徐处仁振臂高呼。开封百姓纷纷走出家门,与叛军作战。

  凌晨寅时,本奉命平乱的侍卫亲军马步军司步帅张伯奋。率部攻破戴楼门,自宜男桥沿蔡河直扑御街。本留在武学和太学读书的士子们,也纷纷响应。武学士子更打开库府,取出兵器,随着禁军一同出战,在卯时时分,攻破朱雀门,兵临宣德门。

  原本大好局面,却变成了这副模样。

  赵叔向见大势已去,忙不迭从拱辰门逃出皇宫。在殿前司副都统制孔彦舟的保护下,从陈州门逃离开封,连夜赶赴洛阳。赵叔向在洛阳,颇有根基。原本他准备在洛阳东山再起。却不想太子亲军奉命追击,洛阳留守。兼知河南府翟兴出兵夹击,令赵叔向不敢在逗留洛阳,带着孔彦舟连夜逃出潼关,直奔西北而去。

  两月后,赵叔向在环州被环州钤辖武松识破身份。

  孔彦舟死战保护赵叔向,却被武松所杀。赵叔向则被鲁达抓捕,后由张叔夜押送,返还开封。

  十月,赵叔向被凌迟处死,满门八百一十七口人尽被斩杀,无一人活命。

  魏王赵光美一支,也从此消失于历史长河之中……

  +++++++++++++++++++++++++++++++++++++++++++++++++++++++++++

  “小乙醒来,小乙醒来!”

  恍恍惚惚,玉尹听到有人在他耳边,不停呼唤他的名字。

  眼皮子好像有千斤重,想要睁开,却感觉万分吃力……整个人恍若漂浮在云端一样,身体没有半点知觉。他使了使劲儿,终于睁开了双眼。刺眼的阳光令他不由得一阵恍惚,连忙又闭上眼睛,片刻后复又睁开。

  “小乙醒了,小乙醒了!”

  这一回,玉尹听出来了,是燕奴的声音。

  “九儿姐……”

  他开口想说话,却发现声音微小而嘶哑。

  燕奴,出现在他眼前,那满是疲惫之色的粉靥,透出了惊喜之色。

  “小乙哥,你终于醒了。”

  一句话未说完,泪水便如同泉涌。

  “我这是在哪里?”

  “福宁宫,我们在福宁宫。”

  福宁宫?

  玉尹心里一咯噔,怎地会在福宁宫?

  他依稀记得,他带着皇后朱琏等人从皇城中杀出,在马行街遭遇了叛军围攻,幸得岳翻和岳云叔侄解救。可后面的事情,却模糊了……只记得昏迷前好像听到了高宠的声音。

  怎地又会在福宁宫里?

  “小乙醒了……九儿让开,让我看看。”

  是安道全!

  玉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燕奴闪身让开,露出了安道全的面容。

  “你这厮,忒莽撞。

  幸好你底子厚,抢救的及时,否则我也救不得你性命……罢了,你这厮就是这种命,身体没甚大碍,只是失血过多,所以动弹不得。九儿,这里有我秘制的补血丹,每日一粒,一百天后便可以生龙活虎。只是这百天之内,不得太过劳累,当以静养为主,切莫劳心劳神。”

  “多谢安叔父!”

  燕奴恭恭敬敬,朝安道全一福,安道全便闪身让开。

  这时候,房间里传来七嘴八舌的声音,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玉尹面前,让他有些迷糊。

  朱璇、赵多福、还有赵福金、李师师……

  玉尹听她们七嘴八舌说了一通,耳朵根子嗡嗡直响,却没有听清楚内容。

  “我怎会在福宁宫?小哥安好?”

  燕奴上前,探手托着他的后背,把他慢慢搀扶坐起。

  “小乙哥,你这一昏迷。便是三天。

  太子安好,虽受了些惊吓,却并无大碍……只是这两日为先帝伤心,有些憔悴。

  他晌午时还来这里坐了一个时辰,见你一直没有醒转迹象,这才离开。”

  “三天……”

  玉尹闭上眼睛,身体几乎完全靠在燕奴身上。

  “那叛军……”

  “赵叔向已经逃走了!”

  赵多福便坐在玉尹脚边。恨恨骂道:“未想到这家伙竟如此狠毒,不但杀了官家,还想要嫁祸道君。

  幸好小乙出手及时。否则便遂了他的心愿。

  若我大宋真个落在他手里,才是真正的灾难。”

  未必吧!

  虽然和赵叔向并无太多接触,可是从那天他在大庆殿上的表现来看。也不是个软弱之辈。

  至少,他不会随意向女真人议和。

  若真个是他坐镇大宋江山,未必会比钦宗赵桓做的差。

  不过,这些话玉尹不可能说出口来。

  赵多福等人七嘴八舌,把当晚的情况告诉了玉尹。原来,燕奴等人保护赵佶赵谌和赵多福等人杀出皇宫后,便在下桥苑和高宠汇合。随后玉尹等人赶到,高宠把众人带进了下桥苑不久,苗傅便率部抵达下桥苑,并且向下桥苑发动了猛攻。

  好在。当初高尧卿造下桥苑的时候,费了不少心思。

  加之太子背嵬人数虽少,确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更兼多次在北疆参战,战斗力自然不是一帮子乌合之众可以比拟。而且。玉尹从北疆返回,还携带了八百枚改良型掌心雷,威力惊人。

  凭借着下桥苑坚固的院墙,以及掌心雷惊人的威力,再加上高宠指挥得当,罗德一旁出谋划策。竟抵挡住十倍于己的禁军。苗傅久攻不下,不免心浮气躁……也就是这时候,李宝等人赶来助战,竟一举击溃叛军,占领了旧曹门。

  随后,徐处仁率人前来救驾,还有司马朴等人,纷纷前来汇合。

  到寅时,张伯奋率部赶回,攻破宣德门后,叛军再也无力抵抗,便纷纷狼狈而逃。

  “张伯奋怎会过来,他不是在鄢陵平乱吗?”

  “说来也巧,张太保送信卢馆镇时,张伯奋正好也在。

  对小乙的书信,姚平仲本来非常犹豫……但张伯奋却坚信不疑,便和姚平仲商议之后,互换指挥权。姚平仲前往鄢陵指挥作战,张伯奋则率侍卫亲军马军司救驾。

  若他晚回来一天,恐怕情况就变了模样。

  多亏了小乙,才使得奸贼未能得逞……”

  原来如此!

  怪不得是张伯奋过来,而刚才赵福金等人,连姚平仲的名字都没有提。

  这一回,姚平仲怕要倒霉了!

  本来是大功一件,可是却让给了张伯奋。

  加之他的犹豫和不信任,也使得两位帝姬非常不满。哪怕他将来回来,也没好果子吃。

  玉尹心里一声叹息,感到有些疲惫。

  “金莲燕子,还有孩子们,都还好吗?”

  “一切都很好,倒是没想到,小乙你居然还有这等手段,勾引得西辽天佑女王连王位都不要了,跑来东京找你。”

  赵多福话语中,透着一股子浓浓的醋意。

  玉尹一怔,旋即释然。

  余黎燕的身份,根本不可能瞒得住人,早晚会被人发现。

  与其日后被人发现,当作攻击玉尹的话柄,倒不如趁现在解决,省的将来有麻烦。

  赵福金轻轻扯了一下赵多福,柔福帝姬这才觉察到,方才她说话时的不得体。脸顿时通红,低下头来,不知道该如何启齿。去听赵福金轻声道:“小乙不必担心,从现在开始,世上已没有耶律余里衍,天佑女王,只有一个名叫赵丽燕的广德帝姬。”

  “啊?”

  燕奴在玉尹耳边轻声道:“太上道君已做主,收下燕子为义女,并赐姓为赵,封广德帝姬。”

  玉尹顿时愣住了……

  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便问道:“那道君……”

  赵福金道:“本来,朝中有不少人想要道君重掌朝堂,却被道君拒绝。

  道君说,先帝已立下太子。国祚有继,无需更换。再说了,出这么大的事情,若是道君登基,必然会令朝堂产生冲突。而今之时,以稳为主,绝不可以再有争纷。

  明日。小哥便要登基为帝。

  道君还从大相国寺请来妙静仙师,元祐皇太后与娘娘一同主持朝政,他不会再理朝事。”

  玉尹。沉默了!

  看起来,赵佶真是大彻大悟,决定急流勇退了。

  只是没想到最后。还是请出了孟宝红。赵佶便等于是彻底从朝堂中脱身出来,做他的太上道君了。至于赵福金所说的娘娘,便是朱琏。宋代习俗,称呼皇后为圣人,称呼太后为娘娘。赵桓已死,赵谌登基已成定局,那么朱琏便要从皇后转而成为太后。

  有她和孟宝红二人主持,倒也不算太差。

  宋代早有太后临朝的习俗,如果皇帝年纪太小,便有太后暂时主政。

  等到皇帝年满十四。太后再还政与皇帝……这种制度,也确是能够稳定住时局。

  孟宝红身无根基,确是哲宗皇后,地位和声望足够。

  而朱琏年纪虽小,背景却不俗……其父朱桂纳为大名府留守。叔父朱胜非也是当朝相公。而这两人,又和执掌兵权的张叔夜、姚古、种师中、宗泽等人交好。

  这样一来,便可以为赵谌夯实基础。

  凭借赵桓生前燕山大捷之余威,待赵谌亲政,只要他不犯下太大错误,便可以稳固江山。

  听罢了赵福金这番话。玉尹如释重负。

  一种莫名的倦意涌上来,他慢慢闭上眼睛。

  “小乙累了,且让他好好休息。

  有什么话,待太子登基,小乙身体大好之后,可以慢慢说,也不必急于这一时。”

  李师师看出了玉尹的疲惫,便劝说赵福金等人。

  赵福金点点头,便让玉尹好生休养,带着赵多福和朱璇,离开房间。

  “九儿姐,辛苦你,委屈你了!”

  见众人离去,玉尹轻声说道。

  赵佶收余黎燕为义女,便等同于认可了余黎燕和玉尹的婚事。

  这件事,对燕奴而言,确是不公平……玉尹心里,非常愧疚,轻声和燕奴道歉。

  燕奴鼻子一酸,眼泪唰的流淌下来。

  她的确是有些委屈,不过看玉尹这样子,便是再不满,也都烟消云散。

  “燕子千里迢迢,不惜抛弃王位前来找你,也算是一往情深,你可不能辜负了她。”

  “九儿姐……”

  “你啊,以后还是收收心,莫再去沾花惹草。”

  玉尹一怔,“我何时沾花惹草?”

  “你或许没有,可是我看得出,柔福帝姬和十八姊……唉,这件事,恐怕还有得说道。不过这是你惹来的是非,奴却插手不得。若真个嬛嬛和十八姊……这朝堂上,恐怕要吵翻了天。”

  玉尹,沉默了!

  “好了,先服了补血丹,好生歇息。

  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先养好身体才成……奴便在这里,若有什么事,唤奴就是。”

  说着话,燕奴搀扶着玉尹躺下。

  闭上眼睛,却紧握着燕奴的柔荑不放。

  玉尹脑袋里仍是乱糟糟的,一会儿是三天前皇城内血与火交织的场景,一会儿又是赵多福朱璇还有余黎燕盈盈的笑容。九儿姐说的不错,这的确是一笔烂账……

  +++++++++++++++++++++++++++++++++++++++++++++++++++

  迷迷糊糊,也不知睡了多久。

  忽听燕奴唤他,玉尹睁开了眼。

  天已经黑了,屋中点着十二支灌有龙涎香的河阳蜡烛。

  赵谌便坐在床头,正呆呆看着玉尹。

  见玉尹醒来,赵谌便上前拉住了他的胳膊,“小乙,你醒了……你没事儿,太好了!”

  “小哥?”

  玉尹话出口,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赵谌,已不再是太子。

  他是大宋唯一的合法继承人,待天亮之后,便将成为这大宋的皇帝。

  玉尹连忙改口,“官家怎地在此?”

  赵谌拉着玉尹的衣袖,“小乙,我不想听你唤我官家,我还是想你唤我小哥……我不想做皇帝,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做帝王。翁翁他们昨日已经决定,要我天亮后登基。可是,可是……小乙,我只想父皇他,能够回来。”

  对于一个年仅十岁的孩子而言,他如今要面对的,将是一个庞大的帝国。

  在此之前,他没有一点准备。

  赵桓才二十六岁,正是好年华……本以为可以在赵桓的护翼下快快乐乐的长大,哪知道一夜之间,却发生了如此变故。他不再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而将要成为帝王。

  不管他是否愿意,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可是,他真的准备好了吗?

  赵谌说着话,便流下了眼泪。

  玉尹示意燕奴把他搀扶起来,靠在褥子上,拉住了赵谌的手。

  “小哥,不管你愿不愿意,在这个时候,都必须冲上去。

  这是你的责任,也是你的义务……在你出生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了这种命运,绝不可能,有任何变化。臣也知道,小哥你没有准备好。其实,包括道君在内,谁又真的准备好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兮旦福。既然已经发生了,便不要再去沉溺于过去的回忆。

  过了今晚,臣便不能再称呼你做‘小哥’。

  但臣却会永远记得,当日在陈桥和‘小哥’说的那些话语。盼望‘小哥’不管换做什么身份,都不要忘记。小哥你现在,应该考虑如何做好官家,将来有一日,臣愿随官家马踏天下,凡阳光所照,皆我大宋铁蹄可至,这才是你的未来……”

  “我……”

  赵谌沉默了。

  燕奴此时,已经退出房间。

  只剩下玉尹和赵谌两人这样手把手的说着话。

  当天将丑时,屋外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官家,小乙叔父,快丑时了……官家还要会坤宁宫听候娘娘训示。”

  是岳云!

  玉尹微微一愣,却旋即释然。

  “小哥,回去吧。

  做一个好官家,莫要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先帝在天之灵,会关注你,道君在龙德宫,也会为你加油。只是臣这身体……待大好之后,再去为官家效命。”

  说完了一晚上的话,赵谌的情绪,似乎好转许多。

  他站起来,转身向屋外走。

  当他走到门口时,又停下脚步,“小乙,你说的那些,我会牢记。

  早些好起来,这满朝文武,朕唯一能够相信的,便只有小乙你一个人。”

  赵谌,走了!

  玉尹靠在床上,闭上眼睛。

  这会不会是一个新的开始?

  未来,又将会是什么模样?

  他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

  他只知道,他已经改变了历史,大宋朝或许不能够万世长存,但是……

  玉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满足的笑容。

  他靠在褥子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忽然间,他被一阵鼓号声惊醒。

  睁开眼看时,窗纸半白。

  “是什么声音?”

  燕奴轻声道:“大典即将开始,方才是开封府敲响街鼓,再过一会儿,小哥便要自宣德门入皇城,行登基大典。”

  玉尹挣扎着坐起身来,“扶我出去。”

  “小乙……”

  “九儿姐莫要担心,听我的号,扶我出去。”

  燕奴犹豫了一下,搀扶着玉尹从床上下来,慢慢从屋中走出。

  天边,一轮红日从地平线跃出,照亮了大地。

  从宣德门方向,传来鼓号声,更有礼乐奏响,回荡苍穹。

  天亮了!

  玉尹站在门廊上,和燕奴相伴而立。

  我自黎明前来,终见曙光初现……

  看着那天边的红日,玉尹心中突然涌出一股莫名的骄傲,忍不住仰天放声大笑!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