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杨丫丫的古代爱情》->卷五 携手同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三十章 终
( 本章字数:2708 更新时间:2012-10-27 5:31:00 )


  杨丫丫的膝盖果真没几天就好了,身体好了,心情又好,仿佛回到青涩无忧的年代,每天带着子谔疯玩疯跑,二十几年没有过的开朗活泼。
  夜,揽着子谔的小小身子入睡,总是一夜大眠酣畅无梦。晨起,睫毛微痛,睁眼,却是子谔认真细数根数,看到妈妈醒了,子谔蓦然绽开天真的笑容,如灿烂当空的太阳,晃得杨丫丫不由闭了闭眼,再睁开,嘴角不由自主翘起优美的弧度,心中瞬时溢满幸福的感觉,轻笑着开口:“子谔,早呀。”
  常常拥住子谔,便舍不得放手,直到子谔挣扎着,才蓦然惊醒,放手,任他跑开。她才得到,就又要失去,相见无期,眼中全是他的身影,思念已刻骨蔓延。
  如何克制着不去想那一天的到来,那一天也终于到来。
  她是个不合格的妈妈,也不是个合格的女儿。再多的殷殷叮咛,再充足的完全准备,终压不住心内的彷徨无依。
  晨光轻薄,洒在水面上点点金光闪烁,狂风激荡,刮动衣衫猎猎作响。
  她在船下,最后拥住子谔,紧紧,紧紧,眼中有温热倾泻,忍不住仍需忍,不想吓坏子谔,不愿传递一丝离愁的肝肠寸断于他,小人不应识得愁滋味。抬首,已是笑面嫣然。
  红姑拍拍她的手,低声道:“放心。”
  许风卓立船头,红姑牵着子谔的小手,转身,两道背影成为她最为濡慕的风景。子谔且走且住且回头,每一眼竟都流露出凄凄的不舍。她只能含泪笑着挥手。
  海风鼓鼓吹动风帆,商船起航,她亦步亦趋,由慢至快紧跟,终于快跑狂奔也无法企及,狠狠摔倒在地,她匍身恸哭,不管不顾。
  被随行的侍卫搀扶起来,她噶然停止哭泣,默默上车,回营,不言不语。
  夜幕降临,帐内升起火盆,却仍是寒入骨髓。她侧身蜷曲于榻上,闭上眼睛,久久无法成眠。怀中仿佛仍拥着子谔,漂亮的眉眼,调皮的酒窝,仿佛睁开双眼,便能够看见。她慢慢睁开双眼,入目,一帐凄凉,心突然闷闷的钝痛,她咬牙攥拳抵着胸口,大口大口喘气。再闭眼,子谔高举着小木剑,横冲直闯进来,大大的笑容,可爱的歪着脑袋,:“妈妈,妈妈,陪我玩。”紧握的拳头发了抖,她却不敢再睁开双眼,只怕这短暂的幻境的美好被打破。
  清浅的呼吸自背后靠近,锦被掀开,一丝寒意袭来。她蓦然睁眼,转身,乍起的希望在看到熟悉的英挺面容后遽然消逝。强健的手臂揽过纤瘦的腰身,她被动地偎靠在姬百江的结实的胸膛上。“丫丫,睡吧。”她为这温柔的四个字突然感动,一天压抑的泪水再也无需忍耐,洪水般涌泄,口中低喃:“姬百江,姬百江,我想子谔,我想他。”
  “很快,我们会在一起的。”
  姬百江果然一诺千金,也许是他用兵入神,也许是黎国本已势微,也许是安丰早一步的攻克崎常,长驱直入,然被阻于天险——黎河,双方久持不下,形成隔江而治的局面,经此拉锯战,黎国国力受损,而安丰军战线太长,原黎国南方穷山恶水,补给不利,倒为寮国捡了便宜。云恭孤城无援,凭梁羿洌神勇无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终只能饮恨沙场,血染黄沙,奋战而死。云恭城破,寮军入城,秋毫无犯,葬梁羿洌。黎河以南,几无抵抗。
  春暖,夏热,黎河再咆哮奔腾,也无法阻止寮国、安丰强强联势,浩浩汤汤,前赴后继,展开一场抢滩登陆战。相差悬殊的实力,惊慌失措的黎军在李奕璠的带领下,且战且退,最终被寮国、安丰联军攻陷京都裕太,英雄末路,黎国皇帝携皇室仓惶逃走。安丰军强势入驻黎国皇宫,肆意烧杀劫掠,是夜,庆功宴上,寮军突袭,安丰领军大将于温柔乡中被无声无息斩杀,裨将偏将军师谋士一干人等,被生擒时,尚醉卧宴席,一场夺宫之战几乎兵不血刃。事后,安丰军退,安丰以金银锦帛交换俘虏,且称臣于寮国,年年岁贡,沦为附属之国。一场长达一年的征战,最终以寮国的全面获胜,黎国灭亡,并入寮国,安丰臣服,终结。
  战事完全结束,寮国国君命姬百江班师回朝的圣旨亦至,同时到来的,还有寮国国君刚刚委以裕太最高行政、军事长官的代相萧唐。寮国国君赐婚甘棠公主于萧唐,萧唐如愿得偿,携美赴任,仕途情场两得意,鲜衣怒马伴香车,踏入皇宫,才知奇袭皇宫一战前夕,曾经的寮国大将军姬百江,与那可恶的女子,早已悄然离去。萧唐飞报王上的同时,遍撒人手大肆搜寻,然二人如西去黄鹤,杳无踪迹,查无可查。
  寮国国君接到萧唐密报,立刻派人查封大将军府,无奈大将军府早已人去楼空,只余守门、小厮若干,不知所以。王上只能磋叹,恨与恐变作了惊与无奈终化作惋惜回忆,偶尔午后睡前忆起,心头无端端平添了蚀骨的寂寞。
  夏末初秋,百果上寻,仍是花红柳绿时,正应了一句诗: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大开的院门,院中笑语殷殷,一池池绿油油的菜整齐,生机盎然,葡萄架下青石桌,盘中红艳艳的西瓜瓤,薄皮无籽,围着石桌的石凳坐满几个男女并一个孩子,小孩子短短的腿够不着地,耷拉在半空,喜滋滋的晃悠,清脆的童音伴着呼哧呼哧啃西瓜的声音,“妈妈,西瓜怎的没籽呢?”
  白衣清秀男子浅笑:“子谔喜欢有籽的还是无籽的西瓜?”
  小人狠狠又啃了一遍西瓜,直到啃到白生生的肉,妈妈说要珍惜食物,他一直记得清楚哩,这才开口:“当然是无籽的了。”
  红衣女子拍掌笑道:“这便是了,有的吃还止不住你。”
  小人跳下石凳,跑至对面素衣女子身边,扯着她的手撒娇道:“妈妈告诉子谔嘛。”
  素衣女子俯身抱起小人,未语先笑,“妈妈是最厉害的菜农啦,以后也叫子谔种西瓜好么?”
  小人兴奋地连连点头,又歪头殷殷瞅住右首的黑衣俊美男子,“爹爹,子谔也帮爹爹和妈妈一起种菜好么?”
  黑衣俊美男子蓦然起身,抚了抚衣裳,淡淡道:“问你娘亲。”
  素衣女子不满嘟嘴:“子谔是问你呢。”
  黑衣俊美男子飞快拎起小人,准确扔给白衣清秀男子,揽了素衣女子,大摇大摆离开,“我们出去逛逛,午饭么,不用等了。”
  小人跺脚,恨声道:“爹爹又不带我。”
  两人的身影愈行愈远,风中依稀传来轻声细语。“子谔怎的一点都不像你?”“——你收养的吧?”“我就知道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什么寡妇——你待骗谁?——要不,我们再生一个——”
  “不要。”
  “长得像你或是像我。”
  “不要。”
  “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
  “不要。”
  “你,你——”
  “我这一生,只子谔一个孩子。”
  “哼——唉——”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