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天才相师》->正文十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 国运
( 本章字数:3397 更新时间:2012-10-18 9:49:00 )

  “信不信随您,反正话我是说到了。”

  叶天撇了撇嘴,要不是因为母亲这层关系,他才懒得去提醒宋浩天呢,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宋浩天活到现在也算是高寿了。

  宋浩天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宋薇兰可是上了心,想了一下之后,说道:“爸,小天说的有道理,要不把大哥的小孙儿接来吧,那孩子刚五岁,正好能陪您做做伴。”

  “这个……”

  宋浩天闻言有些意动,不过看到一旁偷笑的叶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摆了摆手说道:“这个以后再说吧,倒是叶天,你小子前段时间又惹事了没有啊?”

  “惹事?没啊?这个年一直都在家里过的呀。”

  叶天愣了一下,一脸无辜的说道:“我就一平头老百姓,平时奉公守法,这有什么倒霉事别往我头上栽啊!”

  “就你,还奉公守法?”

  宋浩天被自己这无赖外孙说的哭笑不得“〖日〗本人还在查缅甸那事呢,你敢说和你没什么关系?”

  “有没有关系那也是在境外发生的事情,我可没触犯〖中〗国的法律吧?”

  叶天不以为然的说道:“北宫家族破败的差不多了,〖日〗本政府未必就愿意帮他们出头吧?”

  北宫世家可是说是〖日〗本各大世家对天皇最不感冒的一个家族,从一战到二战结束,对天皇的命令向来都是阳奉阴违,大阪军团就是最好的例证。

  只不过北宫世家在〖日〗本存在已久根基深厚,天皇也拿这么大个家族无可奈何,可是这次北宫家族精锐尽失,绝对是打落水狗的最佳时机。

  宋浩天没好气的瞪了叶天一眼。说道:“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你小子最尽反正安份点……”

  其实叶天说的也没错。在对待北宫家族成员在缅甸遇害事件上,〖日〗本方面出现了两种声音,一种是要严查凶手,为死者讨回公道。

  另外一种观点则是要缅甸方面做出赔偿,相对而言,凶手是否能找出来,这些人并不在意,而持这种观点的人,都是和北宫家族关系不睦的一些世家。

  “哎,我怎么被你小子给带到沟里去了啊?”

  宋浩天忽然一拍脑门。“刚说你小子前段时间干的坏事。你怎么给扯到〖日〗本人身上去了呢?”

  “老爷子,没凭没据的少吓唬我,我这人胆子小的很。”叶天心中一动,莫非是前段时间在江/西做下的事情。还有首尾没处理干净?

  “你上个月去南/昌了吧?”宋老爷子的话让叶天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没错,去了趟。怎么了?”叶天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丝毫慌张的神色。

  “那桩案子是你做下的?三死两伤,你好大的胆子!”

  宋浩天的声音猛的抬高了起来,双眼紧紧的盯着叶天,那股上位者的气息尽显无疑,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生杀予夺的位置之上。

  俗话说诸候一怒,赤血千里,帝王一怒,血流成河。

  宋浩天纵然不是帝王。其身份相比古代的诸侯却是要高多了,这一瞪起了眼睛,胆子小一点的人,说不定真会被吓得瘫倒当场的。

  “咳咳,老爷子,您也是八十多岁的人了。要讲道理啊?”

  不过这气势,对于叶天来说,压根就没半点作用,要是比威势,叶天能甩出宋浩天两条街去“什么三死两伤?我根本就不知道,您要是有证据尽可以让人来抓我啊?”

  叶天似笑非笑的看着宋浩天,心里轻松了下来,一个人在摆出这副态势的时候,往往却是在虚张声势了。

  如果宋浩天有证据或者他愿意大义灭亲,尽可以让人去抓自己,而没必要做出这个样子,摆明了就是吓唬人的。

  “你……你小子就是个怪胎!”

  见到叶天的反应后,宋浩天也是哭笑不得,面对这么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家伙,他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南/昌发生的这起案子,虽然由于缺少证据,在地方市局偃旗息鼓没有深入追查,但是省厅却是将案情报到部里。

  国家机器开动起来所能发挥出的能量,还要远远高于叶天的想象,很快他的名字就被从航空信息里调了出来,有关部门一核查叶天的身份,顿时把他列为嫌疑人之一。

  要知道,叶天在青帮洪门中的地位,包括他的身手来历,其实都被一些部门掌握着的,再加上前段时间叶东平被骗这件事情,也在某些小圈子里传了出去。

  如此一来,叶天就进入了相关部门的视线,只是一来没有证据,二来叶天的身份也有些特殊,这件事情七拐八拐的就传到了宋浩天的耳朵里。

  除了叶天这个出身奇门胆大包天的小子之外,宋浩天实在想不出还有别人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在听闻并没有直接证据指向叶天之后,宋浩天很直接的要求严查,但办案一定要掌握证据,这两个指示顿时让传话的人明白了过来。

  在仕途上混,最重要的就是个眼力介,而且一定要能领会领导意图,所以宋浩天的指示一出,有关于叶天的那些资料马上就被封存了起来。

  虽然帮外孙消弭了这桩隐患,但宋浩天却一直想找机会训导下他,只是过年期间他实在太忙,直到今天叶天母子上门,老爷子才翻出了这件事情。

  不过宋浩天还是高估了自己这数十年官场生涯积累下来的官威,叶天根本就不买账,自个儿纯粹的对着瞎子抛媚眼呢。

  “小……小天,你……你前段时间出去,没……没受伤吧?”

  直到这会,扶着老父亲的宋薇兰才反应了过来,不过她第一时间不是想到儿子杀了几个人,而是在叶天身上摸索了起来。

  “咳咳,我没事,我就是去要了笔债而已,没他说的那么玄乎,那事情不是我干的……”

  叶天哭笑不得的挡住了母亲的手,斜眼撇了宋浩天一眼,这老头真不上路,守着母亲提这事情干什么啊?

  “你这孩子,以后不许这么鲁莽,万一要……不说了,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给妈说,国外佣兵多的是,何必要自己去做呢。”

  宋薇兰也是个帮亲不帮理护犊子到了极点的主,守着老父亲的面就念叨开了,听得宋浩天气的是吹胡子瞪眼,这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啊?

  〖中〗国是什么地界?岂能容得那些雇佣兵来撒野?如果真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就是宋浩天也压不下去,恐怕这娘儿俩就只能流亡国外了。

  “行了,你这么大的人了,还说这些不靠谱的话。”

  老爷子训斥了一句女儿,却是也不提这事儿了,反正那几个人应该都有黑社会的背景,叶天总算是没有为非作歹。

  沉吟了一会,宋浩天看向叶天,说道:“叶天,有件事想问你,你能堪舆风水断人吉凶,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国运呢?”

  在去年的一年里,国家发生了许多大事,尤其是在国外的一场战争中,〖中〗国却是遇到了无妄之灾,伤亡了几个使领馆的人,国内国际形势一度十分的紧张。

  虽然经过一番外交手段,这件事最终平息了下去,不过却是让老人对国家未来的道路感觉有一丝困惑,这才在聊天之中向叶天问出了这番话。

  “嗯?老爷子,这话不当问啊!”听到宋浩天的话后,叶天脸上一变,没好气的说道:“国运宏昌,何关风水?”

  如果不是面前这老人是自己的便宜外公,再加上也是七八十岁的人了,叶天直接一脚就会踹过去的,有问这种问题的人吗?这不是要自己小命嘛。

  要知道,真正的风水相师,都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生测帝王,亡断国运!

  像刘邦两耳过肩,双手过膝这种帝王之相,有人能看出来,而朱元璋脚底长了七颗痔,寓意脚踏七星,能管天下太平,也有人能测出来。

  但是唯独没有人能活着去推演国运,那种泄露天机后所遭遇的反噬,绝对不是人力所能承受的,别说是叶天了,就是李善元再生和他绑在一起都不够。

  在历史上断国运的人,最有名的当属姜子牙悬棺了。

  姜子牙在帮周武王建立了周朝后,临死的时候对周朝的天子说说道:“死后把我的棺材悬在周朝的金殿之上,天下哪个地方有难,就把我的棺材的头着那个地方,就能评定那个地方的叛乱。”

  后来果然就这样,使得周朝江山延续了好几百年。

  但是到了周赧王的时候,这哥们奇懒无比,不是坐在金殿之上办公,而是睡在金殿上。他一睡下就看见了悬在自己头上的姜子牙的棺材,就非常不高兴,命人要把棺材弄下来。

  后来周朝就不行了,与各地诸侯的战争屡战屡败,直至灭亡,这件事情常人不知,但在风水行当里,却是众人皆知的。

  宋浩天向自己问国运,岂不是闲自己命长吗?所以叶天当场就把脸色给拉了下来,这要换个人,非胖揍他一顿不可。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