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天才相师》->正文九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五百三十章 安娜
( 本章字数:3397 更新时间:2012-10-12 21:21:00 )

  “嘿嘿,喜欢就好!”

  叶东平的老脸红的就像是块红头巾一般,他知道妻子是看在儿子的面子上说的那句话,好在儿子是自己的,丢人还没丢到外面去。

  “这镯子透光很好,难得绿的那么满,品质非常好呀,小天,你从什么地方得来的?”

  女人对饰品都有着天生的嗜好,宋薇兰虽然此时富可敌国,但是当她拿起那只帝王绿的镯子后,原本都放在叶天身上的注意力,忍不住也被吸引了一些过去。

  宋薇兰不懂得翡翠的定级,但她在商海那么多年,对于世界上的定级奢侈品可谓是司空见惯的,眼界自然非比一般,一上手就看出了镯子的珍贵之处。

  要知道,这世上的珠宝虽然很多,但大多最顶级的珠宝饰品,基本上都是独一无二的,就像是英围女王权杖上的那颗钻石,世界上就再也找不出第二颗来。

  出于是中国人的原因,宋薇兰对翡翠玉石之类的饰品也很喜欢,位于美国西海岸的住所中藏有不少,但却没有一件能与这只手镯相比。

  见到母亲喜欢这副镯子,叶天也很高兴,笑道:“在香港赌石得来的,您喜欢就行了……”

  “小天,这镯子很值钱的,妈收着了,谢谢你!”

  宋薇兰将手镯带到手腕上,白皙的皮肤和那种绿到极致的色彩相得益彰,将宋薇兰的气质衬托的愈发高贵。

  宋薇兰心里明白,就这么一只手镯,拿到拍卖行去出售的话,其价格最少要在数千万人民币左右。

  这是儿子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宋薇兰自然不会俗到去论其价钱的,日后她的身家都是儿子的,还怕补偿不了?

  不过宋薇兰知道儿子手头是没多少钱的,对叶天能拿出如此贵重的礼物,还是感觉有些诧异。

  “没事·反正没花多少钱。”

  叶天憨厚的笑了起来,被母亲夸奖,他心中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从小到大都没有人如此和他说过话。

  “您平时经常熬夜吧?”

  叶天在母亲的脸上看了一下·走回门口拎进来一袋东西,说道:“我看您气血有些不足,这个东西可以治疗阴虚体弱,神疲乏力,还能养颜美容,对您身体有好处,平时每日都吃一点吧。”

  “这是什么呀?”

  宋薇兰接过那个袋子·随手打开后,看到里面被保鲜膜包裹着的雪蛤油,脸上不由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小天,这个东西可是不好找,你这是真正的长白山林蛙出产的吗?”

  由于压力过大,宋薇兰曾经有一段时间会心悸失眠、盗汗不止,在致公堂的一个老中医的指点下·服用了一些雪蛤油,症状很快得到了缓解。

  只是进入到九十年代之后,产自中国的雪蛤油却是越来越少了·甚至有钱都买不到正宗的,宋薇兰也不得不停用下来。

  女人都是爱惜自己的身体的,尤其是像宋薇兰这样年龄的,更是在意自己的容颜相貌,所以见到这一盒雪蛤油,甚至比得到那只帝王绿的镯子还要高兴。

  “是长白山正宗的雪蛤油,您懂的真不少啊。”

  叶天点了点头,这东西他原本有四盒,一盒拿给了姑姑们,另外一盒于清雅在服用·不算这一盒的话,家里冰箱里只剩下一盒了。

  “谢谢你,小天,你要什么礼物?妈妈送给你!”

  接连得到了儿子两件珍贵的礼物,宋薇兰心头的愉悦简直无法用语言来表述了,她未必在乎这些东西的价值·但儿子的这份情意,却是让她喜不自禁。

  “臭小子,还挺会哄你妈开心的啊?”

  见到宋薇兰脸上发自内心的笑容,一旁的叶东平忍不住有些吃味,他陪着妻子好多天了,也没见妻子笑的那么开心。

  “我什么都不缺……”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我只希望您能和父亲生活在一起,让我们的家像个家,这就足够了!”

  叶天儿时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和别人家的孩子一样,父母一起带着他出去游玩,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叶天的愿望只是希望一家人能在一起生活而已。

  听着儿子的话,宋薇兰的心就像是被一双手给揪住了,猛然间感觉到十分的疼痛,连忙点头说道:“好,妈······妈妈答应你,以后妈妈就住在京城了,再也不离开你们!”

  “好,好,以后咱们一家三口就生活在一起了!”

  要说最激动的人,还不是宋薇兰,而是一旁的叶东平,此时他才感觉没白养了这儿子,关键时刻真的能顶的上啊!

  听到叶东平的话后,宋薇兰的脸上忍不住现出一丝红晕,她知道自己亏欠这父子俩的实在太多了,当下一手挽住了叶东平,一手挽住了儿子,三个人同时坐在了沙发上。

  叶东平的注意力自然是一直都放在妻子身上的,而宋薇兰却是像看不够一般的打量着儿子,三人就这么静静的坐着,在享受着那种不需要语言就能感觉得到的亲情。

  “叮咚!叮咚!”

  一阵门铃声打破了房间里的温馨,安娜的声音从外面传了出来,“主人,请问午餐是送到房间里面吗?”

  “送进来吧,安娜,你也进来!”宋薇兰谈了口气,说道:“安娜,让你叫阿姨,怎么就是不听话啊?”

  见到叶天奇怪的样子,宋薇兰道:“安娜是我收养的一个孤儿,她小时候受到过一些伤害,我帮助过她,从那之后这丫头不愿意改口了……”

  安娜的父亲是个瘾君子,在外面欠下了很多债务,在他吸毒过量死亡后,一群毒贩子寻到了安娜的家里。

  看着家穷四壁的房子,那些毒贩将目光打到了安娜母女两人的身上,安娜年轻的母亲被迫去接客卖淫了,而五岁的安娜,则只能将仇恨埋在心里。

  那些毒贩自然不会对个五岁的孩子多加防范,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安娜遇到了宋薇兰,或许是缘分吧,她结结巴巴的向宋薇兰讲诉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出于一时怜悯,宋薇兰让人解决了那些毒贩,救回了安娜的母亲,只是那时她已经沾染了艾滋病,很快就去世了。

  母亲的去世让安娜把宋薇兰当成了唯一的亲人,但就是固执的要叫宋薇兰为主人,这十多年来一直都未曾改口过。

  听完安娜的故事,叶天点了点头,说道:“这女孩命硬,天生克父母亲人的,叫您主人却是可以化解掉那股子戾气。”

  叶天之前看了一眼安娜的面相,只是中西方人种不同,他并不敢肯定自己推演出来的结论,但母亲的讲诉却是证实了相术对西方人也是通用的。

  “你这孩子,不允许在安娜面前这么说。”

  宋薇兰有些嗔怪的看了一眼叶天,她抚养安娜十多年了,内心早已把她当成女儿来看待的。

  “薇兰,叶天可没有胡说,他看相很准的,安娜愿意那么叫,就不要让她改口了。”

  对于这件事,叶东平绝对是和儿子站在一边的,逆天改命那种事情叶天都能做得出来,看个面相算什么啊?事关妻子的安危,他自然不敢大意。

  “东平,你什么时候也信这个了?”宋薇兰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丈夫,记得年轻那会他可是最坚定的无神论者啊?

  “咳咳!”

  叶东平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对推着餐车进入房间的安娜说道:“不说这事,安娜,一起坐下吃吧。”

  “不,我已经吃过了!”

  安娜摇了摇头,手脚麻利的将四副碗筷摆在了餐桌上,然后把餐车上的一道道菜给端上了桌子,自己则是站在了餐桌的一旁。

  “身手不错,不过比马拉凯他们少了一股子杀气。”

  叶天从安娜身上能感受得到一股澎湃的气血,这在女人身上是非常少见的,想来她应该是经受过极其严格和残酷的训练。

  不过对于人体而言,西方的这种训练方法其实并不科学,他们是在强行激发人体的潜力,使其在某一个时段保持住身体的最巅峰。

  但过了这个时段之后,他们的身体就会走下坡路,其下场甚至要比国内那些修习外门功夫的人更加凄惨,没有几个能得善终的。

  俄罗斯的那位拳王如此,马拉凯和安娜等人也是那样,当他们过了四十五岁之后,各种隐疾就都会显露出来了。

  “马拉凯他们还好用吗?”

  听到儿子提起那几个保镖,宋薇兰随口说道:“要不然我再雇佣他们一年跟着你吧?”

  自从察觉到家族中有人想对儿子不利之后,宋薇兰对叶天的安全问题就特别的重视,马拉凯那四个人的佣兵小队,已经是她所能雇佣到的最厉害的保镖了。

  “得,您就饶了我吧,我真的不需要他们保护。”

  叶天苦笑着摇起了头,开口说道:“您要是想帮我,就把那三千万美元的雇佣金支付了吧,我前段时间带着他们做了些事情,答应提前和他们解除雇佣关系的。”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