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庶出》->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202章 大结局
( 本章字数:2656 更新时间:2012-9-25 6:46:00 )


  “小姐,苏大哥说您稍走动走动就上车吧,劳累大了他可就没法子调理了!”青杏离容琳、昊琛好几步远就亮开了嗓子——反正打离了京城,这句话她每天都要受托说上那么两三回,将军、小姐嫌不嫌絮烦不知道,她可快赶上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了:苏大哥也是多事,要知回时不同来时,这一路有将军在,凡事有他做主就好,走快走慢有什么打紧?早晚到平卢得了,何用得着他老这么催?
  容琳正在昊琛陪伴下漫步而行,贪看着远山苍翠、高天流云,听到青杏喊,含笑回头,方欲开言,昊琛先揽着她笑对了青杏,“告诉你苏大哥,说我信得过他的医术!”对上容琳含嗔的眼,才象想起什么似的续道,“对了,你问问他是不是急着回平卢见什么人?若是呢,咱们接下来脚程快些也使得!”
  “琛哥!”容琳无奈,真是此一时、彼一时,这回从启程始,处处受制的那个人就变成了苏春生,他越是心急火燎的要快,昊琛越是说沿途风光甚好,去岁未得细看,今朝要一并补上,一行人走走停停,眼看走了大半月,才刚刚儿过了千丈崖,苏春生不急才怪!
  被昊琛一提醒,青杏就想起这夫妻俩是团聚了,自然看山山有情、见水水含笑,岂不知人家那一对儿还没照面呢,想到这一层了就有心帮苏春生说两句话,却不等张嘴,先见昊琛笑得像别有意味地道,“怎么,你也急着回去见什么人么?”
  一句话臊得青杏转头就走,容琳叹,“琛哥,你……”
  “我怎么了?”昊琛装傻,“走了这么多天,她能不惦着金桔、沐云她们?我这么问还有什么错不成?”
  昊琛强词夺理,容琳懒怠跟他理论——他明明是在拿子安打趣青杏,偏还转得快!“你说沐云这些日子能不能转过弯子了?”
  “她转不转得过你还怕怎么的?涣云的信札不是你收的?”他的妻真是叫人佩服,自个儿娘家的事刚透点儿亮,她就能见缝插针地去和涣云商定怎么说服沐云!“要我说,别个的心你还是少操的好,仔细自个儿的身子要紧!”容琳如今已显怀了,行动不复从前的灵便,昊琛便寸步不离左右。
  “他们好我这心里才妥帖,心里妥帖了,身子自然也就好了!”容琳又搬出她的道理,昊琛啼笑皆非,“我们的孩儿将来可别像你才好!整日价为旁人鞠躬尽瘁……”
  “哪有旁人?”容琳娇嗔,“都是自己的亲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是,都是自己的亲人,”,昊琛摇头,扶容琳登车——镇南王爷听说了他们夫妻是怎么进京的,长笑不已,专赠了他们车驾仆从,堂堂威远将军才未落到一妻一婢一医官凄惶登程的境地,“我看了,你那心里头热热闹闹的,三姑六婆的一个都没拉下,就不知把我搁在哪儿!”
  “琛哥……”容琳软声,她私跑这一回算是把个把柄交在人手里了,昊琛时不时就拿出来念她两句,她就得赶紧哄着,“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在我心里可比三姑六婆重多了!”
  这也叫哄人?“容琳,你要气死我?”昊琛睨着他的妻,作势要咬她,容琳呵笑不已,缩在昊琛怀中,眼波如丝,“琛哥,娘和姨娘说我好福气……”她也觉得上苍厚待她,得夫如斯,夫复何求?
  “是么?”昊琛把头搁在她的发顶,曼声,“竟比你的姊妹都有福了?”
  容琳向后靠进稳妥的怀抱里,微笑不语——四妹妹的大婚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中,太子说怎么也需两、三个月,届时是皇家公主下嫁,气氛和排场皆非等闲所能想象的了;至于二姐姐,相聚本就短暂,又大多时候计议杜尚书的事,她甚少说及她自个儿,也只字未提出宫的话,她的姻缘……
  “怎么不说话了?”昊琛俯头看她的脸,“刚刚儿说的话口是心非?”
  容琳轻轻掐了他手一下,微笑,“在想爹几时能回家……”
  京中形势微妙,且容琳的身子还是早些回平卢比较妥当,是以昊琛夫妇在宫宴后数日便即启程,只昊琛的人随时传报京中消息,故对京中动态也知道了个大概:路上半月,京中竟可算翻天覆地,先是杜尚书上表,愿以全部家产赎回自由之身,归园田居,恰此时,刑部上表奏称杜尚书之罪查无实据,一时间,保杜与倒杜的人又针锋相对,这期间,镇南王爷作保,先将女眷们解出天牢、发还旧宅,又过了数日,上谕颁出,言杜尚书为官忠正,虽有微瑕,不掩玉质,念其多年劳苦,予以慰留,恤其年事渐高,不以俗务增其负累,故改任正一品御前行走,因杜案受牵连者也皆另行任用,振轩补入翰林院,和徐兴祖一样做了编修——后边这些是快马今天才报来的,昊琛夫妇至此都卸下了心头大石!昊琛也才更有心寻那苏春生的晦气!
  “岳父大人几时回家怎么?你要回去给他老人家置酒压惊?”看容琳眼中有光闪了一下,昊琛面上笑笑的,心里可有些忐忑,容琳,她可勿心血来潮才好!
  “你又笑我!”容琳嗔着她的夫,“只是……”
  “怕岳丈大人会有失落之感?”从容琳的口吻便能听出她在疑虑什么,昊琛点破。一品御前行走,说穿了,不过是挂了个领俸禄的名儿,对于曾大权在握的人来说,实难面对这样的架空……
  “不会,”容琳略沉吟,便已释然,“爹的心胸……”豁达不会是天生的,只是爹会超然常人,看他在天牢里的那番气度就知道了!
  “你总算还明白岳丈大人!”昊琛哼笑,“没想想你轩哥那儿会如何?”振轩是个看重功名的,这个编修不知能不能令他满意……
  “我正想着呢!“瞅了昊琛一眼,容琳偏气他,只思忖着说出来的可都是实话,“轩哥要为官……这样子很好,他的性子……总是机变少些,做典籍编修倒正合他的长处!你笑什么?我说的不对么?”
  “你说的很对!我没笑什么,”昊琛笑,她觉得好?那么他也算没白向太子建言了!“你看那是谁?”他忽看向远方1
  “谁……”顺着昊琛手指的方向远眺,正有滚滚蹄尘从天边蔓延而来,当先两人……“昊瑱!沐云!”容琳惊极回望昊琛,昊琛微笑,毫无疑问,他们是来接他和她的,心头,忽然涌上暖意,平卢,他的家,他回来了,和他的夫人、他的孩儿,他们回来了……
  ————全文完————
  ——————————————————————————————————
  写了一年多的这个故事,到今天终于要说一声“theend”了,想疯狂地打上满屏幕的感谢,感谢每一个看文的书友,但是只能在对着屏幕发了半天呆之后,由衷地说一声:这一样,很难忘,因为你们——每一位支持我的朋友,给了我不一样的记忆!深深地鞠躬,流花烟雨感谢你们!!!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