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医女春秋》->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七十六章 亡情
( 本章字数:5094 更新时间:2012-9-25 6:34:00 )


  三天三夜的攻城站,格萨军队损失惨重。龙逍的新型攻城器械,让格萨士兵渐渐力不可支,城墙上被打开的缺口越来越多,看着大量的梁国士兵蜂拥而入,连翘的心渐渐地凉透,她终于还是守不住了,也守不动了!
  “娘娘,您快逃吧!这里臣来断后!”蒙格忠心护主,誓言护皇后娘娘周全!
  “不,本宫不会逃走!不会舍下格萨的百姓和士兵们一个人独活!”烽火连天,尸横遍野,连翘站在城内,望着即将被撞开的城门一动不动。
  “皇后娘娘啊!”蒙格突然跪在地上,一脸的恳求与悲恸,“臣求您了,走吧!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为了皇上,为了娘娘肚子里的血脉,求娘娘三思啊!”
  这一切她当然想过,可是整个上京都被梁国包围了,又能逃到哪里去呢?即使逃了出去,以她的身子又能逃得了多远?与其被毫无尊严的俘虏,不如力争到底。
  苦劝无效,蒙格索性站在了连翘的身前,他已做好了随时随地为娘娘去死的准备,为了他的皇后娘娘,他可以随时献出自己的生命。
  守城门的格萨将士们已无力抵挡越来越多的梁国士兵,厚重的城门终于被打开,梁国的军队如潮水般涌入,顷刻间吞没了所剩无几的格萨勇士们!
  站在全城最高的塔楼上,眼底噙着泪,双手紧握成拳,指节泛出青白,连翘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没有让泪滑下一滴。
  穆沙修贺,终是没能等到他,嘴角挽起一抹笑意,飘忽而绝望。
  城门下,龙逍骑着高头大马,趾高气扬地入了城。他在向她示威,向她炫耀,他想对她说什么?一介女流终究无法与他力敌,他才是主宰一切的王者!
  抬眼望去,他终于与她站在同一座城里了,龙逍欣喜地笑了,她是他的。
  令旗依然紧抓在手里,掠过他占有的目光,看向东方,那是他回来的方向。她用尽全力笑得柔媚,即使他看不到,她的笑依然为他绽放!
  泪眼迷蒙中,她似乎看到远方的一点黑亮,是他吗?他来了吗?自嘲,怎么可能是他呢?自己当真是痴傻了!
  蓦然,梁军之中起了一阵骚动,龙逍原本得意的眼神在一瞬间转为震惊,转身看向城外。
  他反常的举动让连翘疑惑,顺着他的目光,重又将视线落向遥遥东方!那里……那里竟然真的有个黑点在闪动,然后那一个黑点忽然变成了一条长长的,一眼望不到边的黑线。
  是他!
  “是咱们格萨铁蹄!”蒙格第一个叫出来。
  贺,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
  没能控制住的眼泪就这样悄然滚落,她等到他了!不由自主地跑下高台,她想立即飞奔入他的怀里,他温暖而坚实的怀抱啊!
  原本死气沉沉毫无斗志的格萨士兵以及城内的百姓也突然之间精神振奋起来,群情激奋之下,众人欣喜若狂,轰然高呼:“格萨万岁!吾皇万岁!”
  回望的身子倏转,龙逍恶狠狠地瞪向连翘,他不信得不到她,不甘就此放弃。为什么他都离她这么近了,最后还要无法抓牢她!
  “玉妃!朕的玉妃,你是朕的玉妃,你要到哪里去!不许跑,给朕站住,你是朕的,是朕的!”龙逍突然像发了疯似的趋马上前,他要得到她,死也要得到她!
  “皇上!撤兵吧!穆沙修贺的大军马上就要到了,撤兵吧!”身后的大将军跪于地上冒死进言!
  不,他不甘心,不甘心!他就要得到她了,就差一步,就能得到她了!他不走!他不会撤兵!狠狠夹紧马腹,挥舞着马鞭,他已红了眼!
  “娘娘!您别跑这么快!当心身子!”蒙格与一众侍卫在身后紧跟,心情也是激动无比,他们的帝王在千钧一发之际回来了!怎不振奋人心!
  “皇上!您回来啊!快撤兵啊!”大将军急红了眼,发现马上的帝王也成疯狂,于是他恶狠狠地看向了一个人,一个让他们的帝王如痴如狂,入了魔的女人。双眼微眯,就是这个女人,如果没有她,也不会有今日之战!如果没有她,梁国的将士不会死伤无数,如果没有她,他们会拥有一个冷静睿智的帝王来领导,如果没有她……
  这个世上本就不该有这么个女子,祸国殃民!手中的弓箭不知不觉搭起,瞄准了那抹绝世倾颜,生得这般漂亮,本就不该活在世上。
  手指轻轻一放,引满的弓弦弹射出一支劲箭,向连翘激射而来。
  “娘娘小心——”当蒙格与身后的侍卫发现时已来不及,即便想为其挡那一箭都不可能。
  听到声音,连翘侧首,惊愕地看着一支箭矢迅捷无比地朝自己射来,怔立当场,那一瞬间她几乎能闻到死亡的气息。
  想闭上眼静静等待死亡的到来,却舍不得合上,那抹黑色的身影啊!她要看着他直到永远!
  “嗯!”一声闷哼!猛烈的撞击让她深深地蹙起眉头,痛,袭遍全身。她颓然倒下,身上压着一个身体!
  “皇上!”大将军难以置信地嘶吼一声,没想到皇上竟然用自己的身子替那个女人挡下了一箭!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的一幕,龙逍,梁国的帝王,身后插着一支长箭,将格萨的皇后牢牢地,安安稳稳地护在身下。
  “你没事吧!”龙逍慌乱地看着她,她就在他身下,面色好苍白!
  微喘着睁开眼,她伸手抚上自己的肚子,感受着一波强健的胎动,蔚然一笑,还好没事!抬起眼帘,龙逍担忧的神色映入她的眼。
  “哪里疼?肚子吗?你的孩子没事吧!”龙逍心惊胆战地问着,额头沁出薄汗。
  “没事!”她轻言,看着他,眼底有一丝茫然。
  得到她的答复,龙逍心头释然,刚扯出一丝笑意,却让一阵剧咳破坏了他极力掩饰的锥心之痛!那是一支要了他命的箭。
  “龙逍!”连翘惊呼!
  “皇上!”身后的梁国将士齐声高呼。
  一扬手,他制止了已方将士的激动,而后看着身下的连翘,笑开:“这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看着他,连翘心中百味杂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龙逍额上的汗珠子越来越多,有些甚至滴到连翘的脸上。他看着她,牢牢紧紧地看着,似一辈子都看不够!
  “玉妃,你是朕的玉妃!”他的气息开始浊重起来,声音虚弱,听起来断断续续,“记住,你是朕的……今日,你欠朕一条命……来日,咳,来日……要还朕!要还的……”
  “龙逍!”连翘急喊,骇然地发现他胸前的明黄色战袍渗出了点点鲜红,然后晕成一片,那一片红色可怕得刺眼。那一箭竟然伤了他的心脉!
  “你……何苦!”她终于逼出一句,泪如雨下。
  “你哭了,是为朕吗?呵呵……咳咳咳……咳咳……”他忽然觉得欣慰无比,好像这一切都值得了。只是美好的瞬间太短暂,他想留住!
  “朕要让你记得,咳咳……这一生都记得,记得朕,哼——啊——”龙逍突然双目暴睁,死死地瞪着她,死死地,“朕……等你!”
  龙逍死了,死在她的怀里,曾经如此执着的生命,这一刻也仅剩一具无用的躯壳。
  说不出心里的感觉究竟是悲是喜!有一点麻木了,脑子里空白一片!忽然什么都听不见。远处是震耳发聩的隆隆蹄声,可是她听不见,只能望着尘嚣四起的天地,所有的事物都是一片模糊,只是在朦胧中,她唯一看得真切的是那金光熠熠的黑色甲胄。
  能带给她光明的,温暖的,笑声的,快乐的,那一点黑色。
  是尾声也是番外
  “啊——啊——唔,嗯,啊——”
  殿内的每一声喊叫都让穆沙修贺心惊肉跳,已不知道在殿外来来回回走了多久,他只知道连翘的喊声一下比一下惨,一下一下地揪疼他的心。从没想过女人生孩子竟会这么痛苦,这般的痛,她可承受得了?他快疯了,真的要疯了!
  经过漫长而磨人的等待,一声宏亮的婴儿啼哭声响彻殿宇。
  “生了,生了!”穆沙修贺听到婴儿16K小说网.电脑站www..哭声,激动地弹起来,就要往殿里冲去。却被把门的老嬷嬷一把拦住。
  “大胆刁妇,竟敢拦朕!”连儿的叫声明明就是快虚脱了,他急死了,这个死老太婆居然还磨磨唧唧地站在门口拦他,若非今日皇儿出生,他早就一剑跳了她。
  “皇上恕罪!您的确还不能进去啊!”老嬷嬷被皇上眼底泛起的幽蓝杀意吓得浑身打颤。
  “为何?”他气得暴喝!
  “皇……皇后娘娘腹中还……还有一胎没生完呢!”老嬷嬷结结巴巴的解释。
  “什么?”他一拳挥出,砸碎了宫门,“该死!”天哪,他的连儿竟然还要继续承受着非人的疼痛!他好心疼,疼得心都揪紧了!
  经过一天一夜漫长的阵痛和生产,连翘,格萨的皇后,终于顺利的产下了一男一女的龙凤胎,母子平安!
  “连儿——”穆沙修贺叹息着握住连翘的一只柔荑,满含神情的双眼此刻尽是疼惜。
  无力地扯出一抹笑,此刻她是一份力气都没了,完全耗尽在无休止的生产中。
  “别说话,我知道你累坏了!”心疼地吻了吻她的指尖,“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等你休息够了,我和咱们的宝宝一起陪你玩儿!”
  连点头的力气都欠奉,她心满意足也精疲力竭地闭上眼,沉沉睡去。
  御花园里,穆沙修贺和连翘一人一个抱着两个奶娃娃坐在凉亭里。空中忽然飞落一抹小小的白色身影。
  好不容易哄了儿子睡着了,穆沙修贺看向身边的妻子苦笑:“小家伙皮得很,吃饱了就玩儿,怎么哄都不睡觉,十足的坏小子!”
  亲了亲女儿粉嘟嘟的苹果脸,连翘不满地白了丈夫一眼:“还不是跟你一样,皮猴子一个,没一刻消停的!”
  “你还怪我出兵番国的事?”有些委屈,他也不想扔下妻女去平番的好不好。
  “你还说,上次出兵番国就差点见不到我了,没想到回来没几天你又去!”想起来就有气,因为他不在上京,差点让龙逍攻入城。他倒好,回来一看没事又去打番国了,真要气死她。
  “可我不是也及时赶到了嘛!”其实一开始他就觉得不对劲,还没抵达番国就发现梁国军队的踪迹可疑,又接到派出的探子回报,说是番国境内根本没有那么多梁军。当即想到定是龙逍设下的奸计,火速赶回,却也在途中发现连翘养的鸽子来给他送信。这才能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赶回上京。
  “哼!你还说!”葱白的玉指戳着他的胸膛,连翘气不打一处来,“既然回来了为何又要走?你明知道我怀孕了!”
  抓住她的手,怕她的指头戳痛,他温声劝慰:“好啦,我不是也赶回来了吗?连儿,你就别再怪我了,至少洛风当上了国主我也总算放下了心头的大石。”
  微微一叹,连翘又蹙起了眉头。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见她蹙眉叹气,穆沙修贺不由得紧张起来。
  看着他眸底的关切之情,连翘黯然道:“可惜苏拉死了,滕澈也疯了,凤凰眼终究是得不到了。”
  原来她竟是为他担心,穆沙修贺心头感到,随即安慰道:“不一定。”
  “什么意思?”连翘不解地抬头。
  坐着豪华的步辇从皇宫来到曾经的太子府,滕澈如今就住在这里。
  从步辇上下来,不意被一阵浓烈刺鼻的烟味儿呛到,原来竟是太子府走水了。
  将连翘在车里安置了,穆沙修贺飞身跃入太子府,几个起落,停在一处火势最大的屋宇外,浑身是火,像个活人似的滕澈从屋子里跑出来,嘴里一边哈哈大笑:“你得不到的,永远也别想得到,永远……”
  随着她疯疯癫癫,痴痴狂狂的疯跑,最终倒下,被大火无情地吞噬。
  看着穆沙修贺终于从火场中走出来,连翘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跑上前去,关切道:“怎么回事?你没怎样吧!”
  给她一个安心的笑容,扶她上车,步辇移动,他缓缓开口:“滕澈死了!”
  “什么?”她惊呼,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回忆起曾经的草原生活。
  “她是个让人敬佩的女人。”穆沙修贺第一次赞扬除了连翘之外的女人。
  “是啊!忍辱负重的活着,不易!”记忆中滕澈一直是个话不多但很坚强的女人。
  “凤凰眼你还找吗?”她问。滕澈死了,凤凰眼就此下落不明。
  “我已得到了天下,还要凤凰眼做什么?”他不屑。
  “你也太能掰了吧!”连翘汗死,“就算你控制了番国,那梁国呢!他们不是又另立新帝了吗?还天下呢!”
  不过她还真是怕他三天两头,东征西讨。
  将她搂进怀里,他附在她耳边轻喃:“拥有你,便是拥有天下!”
  她心中震撼,为他的话,更为他的神情,微抬起头,与他相识,主动吻上他,过往的种种如浮云般从脑际一幕幕掠过,只有这个男人才是此刻的真实,此生能与他相知相守相恋相伴,无憾了!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