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天才相师》->正文八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四百五十三章 被放鸽子了
( 本章字数:3367 更新时间:2012-9-4 8:03:00 )

  “什么话啊,叶老弟,咱们都在这京城地界混,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吗?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邱文东为人本就豪爽仗义,又是刻意想结交叶天,说出来的话让人听在耳中很是舒服。

  “叶老弟,这位老哥是?”

  邱文东和周啸天自然是熟识的,不过却是第一次见到胡鸿德,这老爷子身材高大,虽然六十多岁了,但那精神头比一般的小伙子还旺盛,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习武之人。

  胡鸿德却是不用叶天介绍,双手一抱拳,说道:“长白山胡鸿德,来的冒昧,邱老弟不要见怪。”

  听到长白山的字样,邱文东心中一动,开口问道:“老兄姓胡,不知道和当年东三省的胡云豹总瓢把子怎么称呼啊?”

  “那是家父,怎么?邱老弟也知道家父的名号?”胡鸿德闻言一愣,他看这胡鸿德不过五十出头的年龄,应该不会认识自己的父亲吧?

  “哈哈!”

  邱文东大声笑了起来,说道:“那真不是外人了,胡兄,我父亲当年押镖走过东三省,和胡总瓢把子也是有交情的,缘分,真是缘分啊!”

  邱文东本就是老生子,他父亲邱安德是京城老一辈的武术家,在北方武林中也是颇有名声的,交游更是广泛,认识胡云豹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江湖说大也大,但是说小也小,经邱文东这么一套近乎,两边的关系的确亲热了许多。

  胡鸿德更是下场给邱文东的这些弟子们表演了一手长白山鹰爪功,那碗口粗细的梅花桩被他一爪就给抓断了,震惊的场内众人都是看直了眼。

  中午的时候由邱文东做东,一众人来到酒店,这几杯酒一下肚,更是兄长弟短的,气氛好不热闹。

  “叶老弟,这事儿好办,过几天我邀请几位武林同道和你一起去,好好给他们讲讲数,不仅那钱要赔回来,这帐也得好好算一算!”

  酒过三巡之后,邱文东对着叶天拍起了胸脯,他是京城老户,加上父亲的关系,在河/北与天/津地界人头都很熟,往日里也没处理过这种纠纷,是以很有经验。

  叶天沉吟了一下,说道:“成,那就麻烦老哥了。”

  这江湖事,还是要用江湖规矩来处理,对方既然给了章程,叶天就不能再喊打喊杀了,否则有理都会变成无理的。

  在这种时候,双方比拼的并非是个人的武力,而是看其所能邀请来谈判的人的能量了,请的人辈分越高交游越广,那谈起来底气自然就更足了。

  叶天虽然也算是江湖圈子里的人,但他一直都没融入进去,当年跟着老道认识的那些人辈分倒是都很高,只是很多都早已作古了,如果让叶天请人,他还真喊不出几个来。

  “对了,邱老哥,这江/西吉老大的名头,你有没有听过?”叶天当年也曾经去过赣省地界,拜访过几个南方武林的宿老,但却是从来没听闻过姓吉的江湖人。

  邱文东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叶老弟,南方武林和咱们北方不同,他们更看重钱,很早的时候一些人就出国去开武馆了,还有一些则是坑蒙拐骗良莠不齐,两边来往实在不多。”

  这南北武林自古就分歧颇大,将其划成了两个江湖,北方的看不起南方,南方的更是瞧不上北方,邱文东也是所知不多。

  “叶老弟,要不这样,我在赣省也有朋友,找人给你打听一下吧?”

  叶天点了点头,说道:“邱老哥既然有熟人,就先探探对方的路数吧,这事儿我总是觉得有点不对。”

  这顿酒一直喝到下午四五点钟,叶天才带着胡鸿德和周啸天告辞离去,至于包风凌二人,自然是留在武馆之中了。

  “叶天,没把那两个人怎么样吧?”

  叶东平回家之后一直就呆在了叶天的四合院里,见到几人回来,连忙迎了上去,他是个本分人,生怕儿子做出什么犯法的事情来。

  “爸,没事,人都看好了,后面带着他们去谈判就行了。”叶天摆了摆手,说道:“爸,您就别担心了,这事儿我来处理就行了,今儿累了,我先回房休息下。”

  不知道为什么,在中午喝酒的时候,叶天心里就一直有些犯嘀咕,总是感觉有些不对,,因为那个吉老大答应的过于痛快了。

  俗话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骗子比那两个身份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按理说吉老大绝对不会是那样重情重义的人。

  要知道,在九八年这会,百万富翁都是很少见的,身家千万的更是凤毛麟角,叶天还真拿不准,那位吉老大会因为两个手下,能将吃到嘴里的近三千万再给吐出来?

  回到房中之后,叶天取出三枚铜钱占起卦来,一连起了三卦,居然都是“山泽损”的卦象,这让叶天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这可是破财的预兆啊。

  虽然说是卦不算己,但叶天修为精进之后,还是能算出一些门道的,眼下连着三卦都是破财的卦象,基本上结果就是注定了的。

  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叶天接到了邱文东的电话。

  从赣省那边传来的消息是,确有吉老大其人,但他并非是正经的江湖人士,而是纠集了一帮骗子无赖欺行霸市。

  按照邱文东朋友那边的说法,昨天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吉老大再也没在赣省地界露过面,好像有人在机场见到过他。

  听到邱文东的话,叶天更是肯定了自己的卦象没错,吉老大定下三天的约期,只不过是为了麻痹自己出逃而已,这三千万的巨资,足以让他抛开那些基业逃跑了。

  在电话中谢过了邱文东之后,叶天也叮嘱他不要再邀请江湖同道了,这去了之后对方不露面,自己还白白欠下那么多的人情。

  当然,叶天自己还是要去的,第三天一早,他只带了周啸天,谁都没给打招呼,直接驱车来到了津市天后宫约好的那个茶馆里。

  从上午十点,叶天一直等到了下午两点,吉老大都没有露面,而包风凌所用的那个手机上的号码,怎么拨打都是不在服务区内,暂时无法接通。

  “妈的,终日打雁却被大雁啄瞎了眼睛!”

  叶天心里这叫一个恨啊,如果当日他就赶往赣省的话,十有八九还能将吉老大给截住,可没成想却中了对方金蝉脱壳之计了。

  叶天出道以来,还从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在开车回京城的路上,牙齿咬的是直作响,直接驱车就来到了邱文东的武馆。

  “老弟,对方没去?”看到叶天阴沉的面色,邱文东自然清楚叶天这是被放了鸽子了。

  “嗯,按规矩办吧。”叶天点了点头,和邱文东来到关押包风凌二人的房中。

  “叶爷,事情办妥了吗?”包风凌和刘老二这几天倒是吃喝的不错,脸色都红润了不少。

  “你们吉老大没来,规矩都懂吧?一手一脚,恩怨两清。”

  叶天面无表情的说道,如果不是这二人罪不至死,他杀了两人的心思都有了,话说叶天为了赚那四千万,给唐雪雪治病一个月,几乎每天都要将功力耗尽,这也是辛苦钱啊。

  “妈的,老子辛辛苦苦给他卖命十多年,我……**他十八代祖宗!”

  听到叶天的话后,包风凌二人顿时面色大变,这一手一脚,并不是挑断手筋脚筋那么简单,而是要将手脚给卸下来的。

  “叶爷,是我们哥俩瞎了眼,跟错了人,您老大人有大量,就饶过我们这一次吧?”

  包风凌和刘老二噗通一声跪在了叶天面前,额头触地磕的是“咚咚”作响,他们俩都是三十多岁的年纪,这要没了手脚,下半辈子可怎么活啊?

  “叶爷,我们可以将功赎罪的,我们可以帮您把吉老大给揪出来的啊!”

  包风凌的一句话,让叶天心中动了一下,“你们能找到吉老大?如果能把他找出来,你们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即使断了这两人的手脚,对叶天而言也是没有一分好处的,那飞掉的两千八百万同样也找不回来。

  见到事有转机,包风凌连忙说道:“叶爷,吉老大以前犯了摆不平的事,都会出去躲一段时间,过上一年半载的还会回来,您要是饶了我们俩,我们一定帮您把吉老大给找出来!”

  “饶了你们?你们再跑了我去哪里找?”

  叶天冷笑了一声,忽然进前了一步,右手闪电般的在二人小腹处按了一记,一股阴煞之气透入到两人腑脏之中。

  “叶爷,您……您这是干什么?”二人只感觉浑身一冷,打了个哆嗦之后,却是再也没有别的感觉了。

  叶天冷冷的说道:“你们走吧,找到了吉老大,再回来找我。”

  “叶爷,您……您不会是耍我们哥俩吧?就……就这样放我们走?”

  叶天的态度转变的如此突然,倒是让包风凌和刘老二有些不敢相信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