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天才相师》->正文七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采参(上)
( 本章字数:3356 更新时间:2012-8-20 6:34:00 )

  “这里有人参?”

  叶天闻言愣了一下,这地方是一个山坡,长满了低矮的杂树,视野十分的开阔,这里要是有人参的话,还不早被人采走了?

  “对,就是这里。”胡鸿德点了点头,很肯定的说道:“我前年发现的,这参年份不够,我给留下来了。”

  “这地方距离外面才两座山头,被人碰到了不会采走?”

  叶天问出了心中的疑问,而且他始终以为人参都是长在高山峻岭之间的,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能碰到一颗野山参。

  要知道,叶天在河北那个药材市场的时候,真正的野山参那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别说百年老参了,就是几十年份的,都被一些商家当成了镇店之宝。

  听到叶天的话后,胡鸿德脸上露出一丝自豪的神色,说道:“老伙计们都知道这块是我的地盘,他们即使放山到这里,都不会动我留下来的棒槌的!”

  “放山,那是什么?”叶天又听到一个自己不懂的名词。

  “挖野山参,那就叫做放山,那些人进山怕出事,一般都是七八个人进山的,其中有一个人是领头的,叫做把头……”

  胡鸿德年轻的时候,也曾经跟人一起放过山,后来他摸索出了冬天的采参的经验,这才改成独自一人进山的,所以对于放山,他也是非常了解的。

  放山人的每一句言行,在外人看来都充满了神秘的色彩,不过其实这些言行,都是有着实用的目地。

  放山之初,放山人要一字排开,用木棍拨开野草,从山脚顺着山坡往上寻找,这叫做“压山”,另一种方式叫“掇山”,就是众人分散寻找,以敲击木棍为联络信号。

  不过无论哪种方式,都严禁说话,更不准吃东西,按照放山人的说法,一旦惊动了穿红肚兜的人参娃娃,人参就跑了。

  而真正的原因是找人参要全神贯注,说话、吃东西会分散大伙的注意力,还有,如果在山林中大声呼喊,很容易产生回声而迷路。

  谁发现了人参,便立即将木棍插在地上,用系了古铜钱的红线拴在人参茎上,并在人参下面铺上一块红布,据说,人参娃娃有遁土而逃的本事,一拴红线就跑不掉了。

  其实,拴红线只是为了醒目,因为人参长在杂草丛中,一不小心就会踩坏了。拴上一根红线,红绿相间,格外醒目。

  至于红布铺地,那是用来接一碰即掉的参籽,这东西也很宝贵,是一种催生助产良药。做完这一切,找到人参的幸运者会大喊一声“棒棰!”。

  然后伙伴们会问:“什么货?”回答:“五品叶!”众人一听,就会说:“快当!”快,捷也,当,顺当,这也是长白山林区的一句行话。

  “我怎么听着像是山上土匪对口令?什么叫做五品叶啊?”叶天有些狐疑的看向胡鸿德,笑道:“老胡,这不是你把当年在山寨里学的黑话吧?”

  “嗨,你不是买过人参吗?怎么连人参的品级都不懂?”胡鸿德这不讲理的人遇到叶天也是没辙,只能耐着性子给他讲解起人参的特性来。

  原来,野生人参1-5年地上部长出仅为一枚复叶,俗称“三花”,5-10年可长出一枚完整的五片掌状复叶,俗称“巴掌”。

  而10-20年后,野山参才长有两枚掌状复叶,放山把头称它为“开山钥匙”,意为找到小捻子就是找到了拿大货的线索,附近很可能有许多“棒槌”。

  30年后的野山参长有三枚掌状复叶,俗称“灯台子”,50年的叫做“四品叶”,长四品叶的野山参往往有50-80年。

  长有五个掌状复叶的野生人参,就是胡鸿德刚才说的“五品叶”了。

  五品叶最少在80年参龄以上,在长白山中已经很少见了,放山把头习称“一堆”,放眼看去能找到大大小小的野山参,有六、七十年的儿女辈,也有三、四十年的孙子辈。

  至于“六品叶”,参龄百年以上,极为罕见,可谓珍稀国宝,放山人习称“一片”,寓意见此元老,整片山坡会有无数子子孙孙,犹如族群。

  现在错非在连采参人都难以到达的崇山峻岭之中,根本就见不到六品叶的存在,这也是现存老参的最高级别,像传说中的七品叶,则连胡鸿德都没见过了。

  “老胡,你说这里有个五十年的野参,那不就叫四品叶了?”叶天学的倒是挺快,催促道:“快点指出来,让我看看四品叶是什么样子的。”

  “我说,这冬天哪还有叶子啊?人参和黑熊一样,冬天是要冬眠的!”胡鸿德真不知道自己带叶天进山是对是错了,这小子连一点关于人参的常识都不懂。

  野山参每年的生长期很短,一年当中6、7、8三个月是生长旺季,9月中旬初霜,至翌年5月中旬终霜,休眠期长达240多天。

  如此短的生长期,使得野山参每年生长增重仅1克左右,遇到年份不好的时候,甚至还会缩水变成负增长,这也是野山参如此贵重的很主要的一个原因。

  叶天听到见不着四品叶了,有点扫兴的说道:“行了,先把这株五十年的挖出来吧,话说野山参炖汤的味道,就是香啊!”

  胡鸿德有些迟疑的说道:“叶天,这四品叶还能长长的,要不,我带你去挖那六品叶吧?那个也该起出来了。”

  “别介啊,老胡,就算它能长成五品叶,话说你还能活多少年啊?这东西你不挖早晚被人挖了去!”

  听到胡鸿德的话后,叶天摇起了头,想当初自己在那药材市场连个三十年的野参都买不起,眼下有五十年的,叶天怎么可能放过啊?

  “得,你说挖咱们就挖!”

  胡鸿德苦笑了一声,幸亏叶天不懂得辨别人参,否则他要是来采参,那绝对是长白山的一件祸事,或许人参、鹿茸、貂皮这长白山三宝中的人参,自从就要绝迹了。

  五十年的野山参,已经在可挖的范畴了,胡鸿德也没怎么惋惜,当下蹲着身子将面前的一块雪地清理了出来。

  “这个是你留的?”叶天看到雪地下面的一颗枯树的根茎部位,扎着一条红绳,在红绳上还吊着一枚铜钱。

  “对,这上面有我的记号,看到的人都知道是我留下来的。”

  胡鸿德把红绳取下来递给了叶天,叶天拿到手里一看,这枚铜钱上的字都已经被磨平了,然后用刀子在上面刻了个“胡”子。

  “采参不是都要系在人参上吗?你把绳子拴在树上干嘛?”叶天有些不明所以。

  “这冬天人参地面的枝叶会枯萎的,我去哪找啊?”胡鸿德对叶天的问题简直是头大无比,这长白山八岁小孩都懂的知识,叶天却是不明白。

  “哦,那按你的话说,这人参就在附近了?”

  听胡鸿德这么一说,叶天明白了过来,忽然心中一动,将神识给释放了出去,这人参是集天地灵粹所形成的,或许自己就能感应的到?

  “嗯?果然能探寻到?!”刚刚放出气机,叶天就感应到距离左脚不到三十公分的地下,蕴含着一股浓郁之极的灵气。

  “老胡,人参在这里?”叶天指了指那块地面。

  “咦?你怎么知道的?”胡鸿德闻言愣了一下,伸手到叶天背着的包里,摸出了他的老烟袋。

  “这个说了你也学不会,老胡,等着吧,看我给你寻出一根七品叶来!”

  发现了神识有这种妙用,叶天心中大喜,虽然他功力尚浅,神识只不过能感应到十米左右的范围,但如果运气够好的话,说不定真能找到一些极品老参的。

  “这世上哪有七品叶啊?”胡鸿德摇了摇头,点燃烟袋抽了起来。

  “说不定我运气好就碰到了呢?”叶天推了一把胡鸿德,“这会怎么抽上烟啦?快点起出来咱们去采六品叶呀!”

  “不抽烟我怕手会发抖啊,等我抽了这袋烟再起参!”

  放山人在采参之前,都会抽上一袋烟,这是为了缓解心中的紧张,要知道,倘若不慎碰破一点表皮,或挖断一根参须,人参浆就会渗出来,那价值就大减了。

  胡鸿德早年也是放山人,虽然后来自己跑了单帮,但这个习惯却是留了下来,而且夏天采参的时候虫子很多,抽烟也有驱虫的作用。

  “老胡,你要是怕手抖,还是我来吧。”在叶天的神识感应之下,那地下的参须都呈现在了叶天脑中,他自信绝对不会伤到一根参须的。

  “别啊,叶天,这可不是开玩笑?”

  胡鸿德被叶天给吓的从地上跳了起来,差点连烟袋都没拿稳,这五十年的野参已经是比较罕见的了,拿出去最少值个百八十万,要是被叶天糟蹋了那就太可惜了。

  胡鸿德的反应让叶天很是不爽,开口说道:“老胡,不信我是不是啊?要是出了差池,我陪你这根参的钱!”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