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生死疑云》->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正文 (完)
( 本章字数:4481 更新时间:2008-1-4 6:09:00 )

  但是他们的反应,却和五年后的人们反应不同。

  五年前那支队伍,年龄都在30岁以上,已经不再是学生,在社会上都有了自己的位置。人在社会上混迹多年,心自然也就变硬了。他们一发现那张照片,想到内部有鬼,便立即展开调查。

  调查的结果,却是这个女人,她的名字,叫冯素素。

  一旦认定了冯素素是鬼,其他九人便毫不容情。那个地下室,便是他们临机挖出来囚禁她的,他们将她关在这里,让她永世不能出来,四壁都是符咒,封住她,震住她。

  然后他们便离开了。

  冯素素一个人留在地下室里,关了一年多。

  刚开始的时候,她肚子饿了,就只会哭,直到饿得实在忍受不住昏迷过去,被几只老鼠在身上爬来爬去,她便一手捉住老鼠,将老鼠肉生生吃了下去。

  这样的日子她过了一年。

  没天,她都在用手挖着铁链。那铁链钉得很深,可是被她这么无休止的挖,却也挖了出来。

  “你们看我的手。”冯素素伸出一双手给大家看,那双手十指短粗,指甲一片无存,满手都是巨大的伤痕,可以想见她当初的苦楚。

  那个地下室里,没有灯,也没有其他亮光,终日黑暗。她一个人留在里面,没有人说话,只有老鼠的声音陪着她,让她度过一天又一天。

  当她终于可以自由行动,她心中的激动,无法言说。她带着铁链,叮当移动到地下室的入口出,一线阳光从那里射进来,让她的眼睛一阵刺痛。

  她这才记起自己是一个鬼。

  鬼是不能见到阳光的。

  这个发现让她极度痛苦,那一天,整个地下室里的老鼠都被她痛苦的咆哮吓得不敢靠近。

  从此她只在黑夜出没又过了许久,有一天,她无意间揭开地下室墙壁上的符咒,却发现其中一张后面,竟然隐藏着铁链的钥匙。

  还有一张纸。

  是他们十人当中,一个跟她很要好的女孩,偷偷给她留下的,纸上只写了两个字——“珍重。”到那一刻她才完全自由。

  此后几年,她一直就住在地下室里或者防空洞里,她在防空洞里想了千百遍,也想不出自己何以变成了鬼。她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在墙壁上写,写自己不是鬼,写他们才是鬼。

  可是她害怕阳光却是事实,阳光总是让她刺痛,这不是鬼,又是什么?

  直到陈若望他们出现。

  直到她看见了他们的衣服。

  她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

  五年前的事情,她一直没想明白,可是时光不会倒流,她再没机会回到五年前去一查究竟,这件事情令她耿耿于怀,无法成眠。现在天赐良机,她没想到世界上会有这样的巧合,事情几乎完全重演了。

  甚至陈若望他们也遇见了塌方,也拍了照片。

  简直是天在帮她。

  就让这群孩子成为我的实验品吧,她想,她十分好奇:人性到底具有怎样的真相?

  “那一切都是我做的,”她傲慢地笑道,“照片是我换的,血脚印是我留下的,那女孩脚底的伤痕是我弄的,连杯子上的指纹,也是我去掉的!什么都是我做的!”众人听得惊讶:“你是如何做到的?”冯素素冷笑一声,继续说了下去。

  当她发现5年后的这几个年轻人也在洞中拍了照片时,她无法不心动。于是,在第一天夜里,她从地道进入了别墅。那时夜色深沉,劳累的年轻人们都已经入睡。她轻身靠近茶几,将自己当年的那张照片和这群年轻人的照片换了过来。

  听到这里,冯小乐忍不住插嘴:“可是我们的衣服上有‘2004‘几个字啊,如果你换了照片,为什么衣服上也有那些字?”冯素素淡淡一笑:“所以我说是天意啊,如果不是因为这几个字,我或许不会继续做后来的事情。”她当时换照片时,也曾仔细查看照片是否有什么不妥。陈若望他们的照片只是一团云雾,什么内容也没有,她自己的照片上,却是一个人被压在石头底下。她看了很久,不能肯定是否这件衣服是否果然就和陈若望他们的衣服完全一样,若是稍有异样,则她不但不能达到目的,还有可能暴露了自己。

  5年的黑暗生涯,她已不复是当年那个和蔼善良的探险队员,她一心只想通过这场实验来获得5年来苦苦思索的答案,这种渴望如此迫切,让她无法罢手。为了保证计划的进行,她决定上楼查看那些衣服。

  她首先推开的是陈若望的房门,才朝里迈出一步,陈若望便一个翻身,吓得她朝后一缩——尽管知道自己是鬼,却不知为何还是怕人看见——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她怎么也想不到鬼也会怕人。

  这次小小的惊吓让她停了下来,想了想,她迅速跑出别墅,回到自己栖身的地方,那里放着一种白色的粉末。

  在蝴蝶谷住了五年,曾经有无数次看见恐怖的影象,她常被那些形象吓得一个人在谷里尖叫。次数多了,她渐渐发现,那些影象,其实并不是真实存在的。那只不过是幻觉。蝴蝶谷里有一种大朵的白色花,生长在西面的山上,有时候风一吹,带着花粉下来,人吸入这些花粉,便会产生幻觉。发现花粉的功效之后,她便收集这样的粉末,用来驱赶老鼠,果然很有效果。

  在那个夜晚,她取了足够的粉末,又飞快地返回别墅。她将这些粉末飘洒在每间房的空气中,熟睡的人们吸入了这些粉末,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梦境。

  冯素素发现粉末有效之后,便进了陈若望的房间,打开他的旅行袋,仔细查看那套衣服。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件衣服上也有“2004”几个字。

  当年她和她的同伴前来探险时,定制的衣服,和这件一模一样,并且在当时,他们约好2004年再来蝴蝶谷一游,为了保证誓约的履行,他们在1999年定制的衣服上缝上了“2004”几个字。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世界上居然就有这么巧的事!

  她忍不住低低地笑了起来——天意,果然是天意也帮她。原本这串数字将成为她致命的漏洞,却偏偏有这样的巧合将这漏洞补得严丝合缝。

  发现这件事后,她胆子陡然大了起来。

  她不仅仅换了照片,还为每个人都换上了旅行装,并为他们每人拍了一张头部被压在枕头下的照片——这样做的目的,纯粹是出于恶作剧,却让这些被她捉弄的人们胆战心惊。她将照片放好之后,想起自己这么些年的苦,忍不住低声哭了起来。她一边哭,一边折回房间看自己的杰作,这回她折回的是粟诚的房间,却发现粟诚已经醒来,正慢慢地从床上坐起。她大惊之下,慌忙退出,顺手推开旁边林霖雨的房间门——那时候林霖雨还没有住进去。她才将身子探进门一半,却听得脚步纷纷,每个房间的门都打开了,人们从各个房间里探出身来,让她大惊之下,僵立在原处,动弹不得。她以为这下一定要被发现了,不料众人看了一阵,居然齐声地开始数数,数数的声音着实吓了她一跳,但是她很快就明白了,这是那种粉末的效力。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都是众人在粉末下产生的幻觉了。她趁着灯光突然变暗的一刹那,赶紧溜走,走到楼下,灵机一动,又主动为他们修好了烧坏的保险丝,灯光一暗一明,越发让他们惊疑。

  第二天,林霖雨来了之后,她怕他发现秘密,慌忙又躲在密室里,朝别墅里撒下那种粉末,大家产生了幻觉。这还不够,当天夜里,她又故意在林霖雨房门前印上血脚印,让大家陷入恐慌,等到大家回房,她又用粉末使大家熟睡,自己却偷偷溜进江欢雅的卧室,将一抹鲜血抹在她的鞋子和脚上。

  “江欢雅?”众人大为不解,“脚上有血印的,不是冯小乐吗?”冯素素哈哈大笑。

  江欢雅面色苍白:“是我。我在半夜醒来,看见自己脚上的血,心里很害怕,怕你们都将我当作是鬼,只好,”她咬了咬嘴唇,“只好和冯小乐换了鞋,那些血,也是我从楼下冰箱里杀了一条鱼抹到她的脚上去的。我没想到小乐竟然为了这个做出那么多事来。”她这样一说,众人心中百感交集,什么也说不出来。

  冯素素继续道:“我后来又撒了一次粉末,让那姓林的小子中了招;趁你们不注意,我又在楼梯的栏杆上抹了那种红色的小粉末,然后在一个纸杯上涂上一种很特别的草药,那样那个纸杯就不会留下任何人的指纹。你们居然也上当了。最好笑的是那姓鲁的小子,因为照片上的衣服上有一小处火烧的痕迹,居然让他一个发现了,偏偏他的衣服上恰好也有这么一个火烧的痕迹,哈哈,他就认定自己是那个鬼,一发现纸杯上没有指纹,他就以为是自己,和你们冲出门外时,我看见他一个人去了后门,将总电闸拉下了,然后趁乱跑进别墅想将纸杯拿出来,却被你们发现了,真是可笑。”她喘了一口气,又道:“那个叫刘莎的女孩,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梦游症,加上那种粉末,她倒着实比真鬼更吓人,让你们当鬼打死了,呵呵,我一个鬼毕竟寂寞,便将她带走啦,我要这个小姑娘在地下陪我玩。可是啊,可是我抱着她的尸体经过谷口时,却偏偏被那个姓白的傻丫头看见啦,她一个不留神,就摔下去了,可不要怪我!”众人到此时才恍然大悟。

  原来一切的鬼,都是幻觉,都是人为。

  冯素素正说话时,忽然天光大盛,一轮耀眼的圆日从云后喷薄而出,正气堂堂,光辉凛凛,漫天乌云迅速消散,万道金光照射下来,照得她缩成一团,尖声掺叫。

  阳光在这个料想不到的时候出现了。

  众人惊慌不已,连连后退,却又忍不住想看,一只鬼将如何在阳光下消亡。

  只见冯素素将头缩在衣服里,不敢直面阳光,身子也是竭力缩小,却始终无法避开,阳光火烈而恣意,毫不留情地照着她,让她无所遁形。

  她簌簌发抖的身体,在明亮的草地上投下一团抖动的影子。

  影子?

  鬼怎么会有影子?

  众人疑心大起,互相看看,每个人脚下都是一团影子。

  而冯素素,抖了许久,却始终不见消失,她渐渐从衣服里露出头来观望,初时眯缝双眼,似乎什么也看不清,过了几分种,居然能够睁大眼睛,身子也渐渐坐直,满面惊愕地看着大家。

  “为什么我没有消失?”鬼问。

  “为什么你会有影子?”人问。

  人和鬼都感到万分惊讶,出现了他们不可理解的现象,颠覆了他们关于鬼魂的有限常识。

  “难道我不是鬼?”冯素素道。

  同时,人们也问她:“难道你依旧是人?”大家都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

  “如果你不是鬼,那么那些事情,又如何解释?”人们问道。

  冯素素想了好一会,突然惊恐地睁大眼睛:“蝴蝶谷本来是没有鬼的,我在这里住了五年,一个鬼也没有遇到,可是你们来了,就闹鬼了!”众人被她说得心中发毛,大声道:“可是那些鬼事不都是你做的?”冯素素面色惨白,望着他们,无法出声。

  如果她竟然不是鬼,那么这五年的黑暗岁月,谁来补偿她?

  如果她不是鬼,五年前死去的,又会是谁?是不是表示,别墅里还有其他的鬼?

  “也或许,根本就没有鬼,”江欢雅忽然道,“素素说得没错,自从我们来了,就闹鬼了——有人才有鬼,自古皆然,”她望着大家苦笑,“素素以为自己是鬼,就做出了鬼事;小乐以为自己是鬼,也做出了鬼事——所有的鬼事,其实都是人事。”她的话让众人心中豁然一动。

  所有鬼事,莫非人事!

  是不是因为他们心中有了鬼,才会发生那么一些奇怪的事情?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

  这一趟蝴蝶谷之行,损兵折将,只怕这团黑色疑云,要伴随他们终生了。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