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暗铁》->第七卷 安列斯岛战记(最终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五百六十九章 战士们
( 本章字数:5207 更新时间:2012-8-13 6:27:00 )


  “电梯被控制住了?”欧阳莫吃惊的问道:“难道要把我们都给摔死不成?”
  唐叶秋跳起来把电梯里那个探出来的摄像头给砸了个稀烂,说道:“他们不可能控制到电梯失事,但却可以控制我们下降的层数。”
  “叮”一声轻响,电梯显示在负七层的地方停住了,比他们要停的地方多下降了两层。电梯门刚一打开,欧阳莫他们就举起手中的武器,不管面前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便扣动扳机先来上了一通乱射。果然不出他们的所料,在电梯门口已经有很多的敌人在等待着了,电梯门刚一打开双方就猛烈的交上了火。
  “哒哒哒……”火光和子弹壳不停的在面前飞溅,双方谁也看不清谁,凭着感觉死命的压住自己不断上跳的枪口便是一阵狂扫。欧阳莫手中的班用机枪喷射出一道火舌,像一条火焰镰刀一般对着前方一阵乱砍。几不知道从哪个角度射来的子弹打在了他身上背着的那个“半人马R”小型空地导弹上,“叮叮”一阵乱响。吓的周围的人脸色都白了,万一这玩意要是被引爆了,那他们就可以非常痛快的一起玩完了。
  枪战持续了大约半分钟的时间,然后逐渐的偃旗息鼓了。在他们的面前,敌人的十几具尸体已经躺倒了一片。而他们这边,有三个兄弟也已经在刚才的弹雨中阵亡,躺在电梯里瞪着死不瞑目的眼睛。一颗子弹从欧阳莫的侧腹打入,穿透了防弹衣进到了体内,鲜血“啪嗒,啪嗒”的滴在了地上。
  “狼人,你受伤了。”他们手边都已经没有医疗药品和工具,唐叶秋立刻撕下一条衣服给欧阳莫包扎伤口。欧阳莫却按住了她的手,接过布条胡乱的往里面一塞,勉强咧开嘴笑道:“这点小伤,不碍事。”
  他们看了一眼在电梯里已经阵亡的兄弟,继续朝前面走去。这个电梯被锁定了,无法往上攀升到负五层,他们只能找到通往上层的楼梯然后再上去。
  这里是一间大厅,里面有一些暴露在外面的,通向上层和下层之间的线路,看样子应该是一间地下的监控控制室。这里面已经没有敌人了,监控室的左端,有一台大的监控设备,上面有两个画面正在不断切换跳动的监控屏幕。
  欧阳莫走了过去。忽然像疯了一样的猛的扑在了监控屏幕上,大声喊着:“不,不,天杀的混蛋们!!”
  他身后的其他人也被这个监控屏幕上的画面震惊了。原来他们分开坐电梯往下的时候,三部电梯分别停在了负五层,负六层,负七层,相当于把他们之间给分开了。现在这两个监控屏幕不断自动切换的就是负五层和负六层的画面。
  监控屏幕上的画面频繁的切换着,从上面可以看出来,在负五层和负六层都有敌人大量的集中火力布控,群狼的人一从电梯里出来就跟敌人猛烈的交上了火,地下倒的到处都是他们的同伴和敌人的尸体。而倒下的那些还没有死透的士兵马上就被敌人的乱枪给打死了。敌人甚至还有震慑弹和闪光雷,在闪光之后十几支自动步枪一起扫射,绽放的枪火和弹出的子弹壳好像一把钢针撒在了欧阳莫的身上。
  画面定格在负六层,这一层的同伴们几乎已经全部死光了,东一,东二,显微镜,砂土……他们都在地上躺着,一动不动,身上全部都是鲜血,好像刚从血池里面捞出来的一样。血莲小队的队长阮大左手挺着一把自动步枪还在不停的扫射,他的右臂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几个刚刚冲上来的敌人被他一梭子给撂倒了,而后面更加强大的火力却打了过来,一串子弹打在了阮大的腰上,把他身上穿着的防弹衣给打了个稀烂。队医刚刚要伸手去拉他,旁边的一个敌军拿着霰弹枪开了一枪,把队医的胳膊从肘弯的地方齐齐的轰飞了……
  “不!不!”欧阳莫双眼赤红,死命的拍着这台监控设备,他的心里仿佛被狠狠的捅了一刀,在一滴滴的流血。
  “狼人队长,此时此刻,我想你一定是出离愤怒吧。”从监控设备里忽然传来的沈浪的声音:“但我真是没想到啊,释放毒气都没能把你们全部干掉,真是一群顽强的杂种。”
  “沈浪,你个王八蛋!”欧阳莫听到这声音,立刻咆哮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把火力全部集中到了那两层,为什么不把他们全部调过来对付我!”
  “我就是要让你看着自己的战友一个个的死去,就是要让你生不如死!我不会让你痛痛快快的去死那么简单的!”沈浪的声音忽然变的情绪有些激动:“你破坏了我的好事,破坏了我花费好几年建立起来的计划,把我这个岛上所谋划的一切全盘的毁掉了!那么我也要毁掉你,狼人!我要让你彻底体会一下这痛苦的滋味!我要看着你生不如死!”
  “沈浪,你个王八蛋!你个人渣,不是人的东西!”欧阳莫简直要疯了,他大声的吼道:“有本事冲着我来!来啊!来啊!”
  “别着急,既然来到了这里,谁都是跑不了的。你别以为我会对你特殊对待!”沈浪的声音继续说道:“不过现在,我想你最好去上面救一下你的兄弟们吧。他们可是已经撑不下去了。哦。顺便说一下,往上走的入口处在大厅的最后面……”
  欧阳莫举起手中的班用机枪,对着这个监控设备就是“突突”一梭子子弹,沈浪的声音也就戛然而止。他们接着马上找到了网上的入口,来到了已经没有了枪声,一片寂静的负六层。欧阳莫走在那大厅过道上一地的尸体中间,看着地上躺着的那一具具熟悉的面孔,心里面疼的一阵阵的麻。
  “队长……”听到这虚弱而熟悉的声音,欧阳莫低头看去,已经没有了一条胳膊,身上的防弹衣被穿透了好几个弹洞,但还没有死透的队医轻声的呼唤道。欧阳莫一下跪在了他的身边,用手扶起他的头,想说什么,眼泪却一下先流了出来。
  “队长……还记得我们原来说的话吗,没想到,我却是以这种方式解脱的,咳咳……”队医的话没说完,就张嘴咳嗽了起来,呛的胸口上全都是血。
  欧阳莫却紧紧的抿着嘴没有说话,伸手就去脱队医的防弹衣。队医伸出仅剩了一条的手臂忽然抓住了欧阳莫的手,摇摇头说道:“我已经没救了,别管我。去找……其他的兄弟……”
  “我……”欧阳莫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队长,我不后悔……”队医的话已经气若游丝:“能在暗铁跟你一起……下辈子……再做兄……”
  队医的话没有说话,瞳孔就已经涣散了。
  泪水顺着欧阳莫的脸庞“啪嗒,啪嗒”的滴在了队医的脸上,在他脸上的血污冲出了一条条沟壑。欧阳莫猛的站了起来,疯一般的冲上了负五层。他身后的几个人紧跟着他冲了上去。上面正在交火,枪声激烈。欧阳莫举起机枪便是一阵扫射,双方的士兵再次陷入了混战当中。
  几分钟后,这场枪战以极其激烈的姿态收场了。地下又新添了几十具尸体。敌人暂时被肃清,而站在这里的同伴却已经只有东风,颂猜,唐叶秋还有安迪鲁了。就算他们几个,身上也已经是伤痕累累。安迪鲁的整个左面的牙床都已经被子弹豁去了,“咝咝”的倒吸着凉气。东风和颂猜的身上也中了几颗子弹,他们的防弹衣都已经被打的千疮百孔,鲜血滴答滴答的好像关不紧的水龙头一样流出。
  这时地面忽然一阵响动,他们立刻举起枪瞄了过去。看到的从地面的尸体中钻出来的却是满是都是血水的鬼魂!他的右腿不知道被打上了几子弹,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他用枪拄着地在地上踉跄的走着,找到了已经没有了呼吸的孔雀的尸体。鬼魂一下趴了下去,紧紧的抱了起来孔雀,却痛苦的已经流不出一滴泪水。
  远处的嘈杂声又传了过来。看来敌人还有力量继续朝这里增援。看着这里躺着的一地的同伴尸体,欧阳莫没有说话,他把身后一直背着的“半人马R”小型空地导弹拿了下来。
  “怎么,要玩飞蛾扑火吗?呵呵,我正好有这个。”安迪鲁笑了一声,因为被豁开的牙床,一说话直往外漏风。他伸手从背包里拿出了一罐被金属盒封闭好的黑索金炸药。这是他从上面的军火库里顺来的。这么大份量的炸药,再配合空地导弹的话,足以把这个地下军事基地全部轰炸坍塌。
  “来吧,队长,跟他们拼了!”颂猜和东风也开始狰狞了起来。他们虽然已经无力的坐在了地上,体内的力气随着血液一点一点的往外流走了。但是一股顽强的斗志却陡然的散了出来。
  “叶秋,”欧阳莫回头看了她一眼,把电梯门给按开了,看样子这一层的电梯并没有受到控制。欧阳莫指着电梯说道:“你走!”
  “我不!”唐叶秋忽然哭了。他拽着欧阳莫的衣服喊道:“要走一起走!”
  “我没法走。这里死去的兄弟们太多了,如果我现在走了,就再也没有机会给他们报仇了。”欧阳莫摸了摸胸口上正在不停流血的弹孔,说道:“我的内脏里面有子弹。”
  “我不管有什么子弹,我一定能给你取出来!”唐叶秋的眼泪好像止不住的流水,她猛的抱住了欧阳莫,嘶声喊道:“不……不要离开我……我们不是说好了,以后还要一起过平静的生活的吗……”
  “叶秋,我们的同伴全部死在了这里。这是唯一的一次能够给他们报仇的机会。如果我这次没有成功的话,我将再也无法对付沈浪……”
  安迪鲁看了他们一眼,自嘲似的说道:“刺客,听队长的,赶紧出去吧,再过一会就来不及了!像我这样的出去是没指望了,身体里面不知道已经打进去了几颗子弹,全靠一口气在这撑着。”安迪鲁指了指自己被豁开的牙床,口齿不清的说道:“就我这个样,出去影响市容。”
  “我怀孕了!”唐叶秋忽然喊道:“我一直想告诉你,却没有说……我有了孩子!”
  “什么!”欧阳莫猛然间愣住了。他定定的看着唐叶秋,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一个多月了。我害怕会影响你,所以一直憋着没说……”唐叶秋低头,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哽咽着说:“欧阳莫,我不能离开你……”
  “叶秋,叶秋,你听我说,”欧阳莫捧起了唐叶秋的脸,擦去了她脸上的眼泪,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一定要活着出去,把孩子生下来,把他养大。有了他,就是我们生命的延续……”
  “不,不,”唐叶秋死死的拽着欧阳莫的衣服,摇着头说道:“我不能离开你,我不能……”
  “把孩子养大,你一定要把孩子养大!我已经没救了,我的内脏里面已经开始往外渗血。我不能离开这里,我不能对不起跟我们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们!”欧阳莫一下把唐叶秋推进了电梯里。接着给她按下了关闭按钮,说道:“叶秋,你一定要活下去!”
  “我不!我不能离开你!”唐叶秋哭着撑开了电梯门不让它合上,伸手就去抓欧阳莫。欧阳莫紧紧的抓住了唐叶秋的手,再也忍不住,大颗大颗的眼泪“扑簌,扑簌”的流了下来。这时敌人嘈杂的声音已经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
  “叶秋!你一定要活下去!一定!”欧阳莫松开了抓着唐叶秋的手,一下把她推进了电梯里去。电梯门迅的关合上了。欧阳莫对着唐叶秋说了最后的一句话:“亲爱的,再见了。”
  “不!!”上升的电梯里面传出来了唐叶秋撕心裂肺的声音。
  看着上升的电梯,欧阳莫感觉自己的灵魂被抽走了一块,他伸出手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转过了头,感觉体内的力量正在随着渗出的血液不停的流失。
  东风和安迪鲁正在摆弄那个被金属盒封闭的黑索金炸药。颂猜只能坐在那里,捂着不停流血的肚子看着他们,他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欧阳莫费劲的把那枚“半人马R”小型空地导弹的安全后盖打开,解除了反引爆装置,却没有力气把导弹摆正位置了。他冲着鬼魂的方向喊道:“谁过来给我搭把手?”
  “我来了,来了……”鬼魂伸出手轻轻的抹去了孔雀脸上的血污,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把孔雀放在了地上,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朝着欧阳莫走了过去……
  当安列斯岛上生了强烈的爆炸之后,一些军事专家叹息着关闭了屏幕,他们已经知道了这场战役最后的结局。因为毒气的影响,整个安列斯岛变成了一座植物和动物大量死亡的“荒岛”,人迹罕至。直到很长时间之后,植物才慢慢的又覆盖了这座加勒比海上的岛屿,掩盖了那些曾经生过一切的痕迹。往事如同烟尘,慢慢湮没在了风中。
  ……
  五年后。泰国卡玛海滩。
  这片海滩已经由私人名义买下,海水清澈,一片宁静。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并列的站在夕阳之下的沙滩之上,映照在地面上的影子一短一长。
  在海滩的前面,有一块菱形的大理石石碑,上面刻着一排排的名字:越战,东风,鬼魂,小张,队医,老虎,蛇头,天网,梵高……女人的目光顺着石碑往下,停在了最后的“狼人”的名字上,久久不动。
  “孩子,去献束花吧。”女人把手中的一丛白花递给了旁边的小孩,小孩接过白花,安静的走到了石碑前面放了下去,接着愣了一下,转头问道:“妈妈,这上面刻着名字的人,都已经死了吗?”
  女人看着这个跟欧阳莫有些神似的稚气面孔,对着他招了招手。海风吹了过来,轻轻的扬起了女人的头,一如好几年前。她抚摸着走过来的孩子的额头,淡淡说道:“你以后要记得一句话。战士永不死,只是渐凋零。”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