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天才相师》->正文六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 寻人(上)
( 本章字数:3204 更新时间:2012-8-5 8:42:00 )

  “文兄,华老板,你们怎么来了?”刚刚来到唐文远的别墅没多久,就听到门外传来门铃声,叶天过去一看,没想到竟然是文銮雄和华胜二人联袂来访。文銮雄一脸笑容的说道:“我约了华老弟去喝早茶,看到左大师的车子开过来,就想着来拜访下叶兄弟和左大师。”

  看了身边的华胜一眼,文銮雄接着说道:“叶兄弟,昨儿的事情真的是误会,华老弟也感觉心里不安,我说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吧。”文銮雄和华胜关系极好,他能在娱乐圈左拥右抱,和华胜绝对是脱不开关系的,所以踩死个小导演他无所谓,但却是想解开叶天对华胜的那点芥蒂。

  “文兄,说什么呢?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叶天闻言苦笑了起来,他只是不想和香港黑道中人有过多牵扯罢了,倒不是对华胜有什么意见。面子是别人给的,既然对方都上门来了,叶天也不想做的太过,想了一下开口说道:“华先生,昨儿也是一时义愤,叶某做的也有些过了,贵公司的那位张导没什么事吧?”

  “没事,这种有眼无珠的人就是该受点教训。”听到叶天的话后,华胜那张不苟言笑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从身边人手里拿过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说道:“叶先生,昨天岑静兰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这是我们华盛公司开业十八周年的一份纪念品,拿来权当是给叶先生赔罪了!”

  华胜今儿来见叶天,其实并不是完全为了赔罪的,还带有别的心思。华胜本身也是极其笃信风水命理的人,九七香港回归之后,他的日子愈发难过起来,始终害怕相关部门会找后账,对于未来的前景一直感觉到有些恐慌。

  所以华胜这两年拜访左家俊不下于十次,一直想让左大师帮他推演下命理运程,只是左家俊看不上他,从来没有为他占卜过。是以昨儿听说叶天占卜极准之后,华胜就动了心思,在他想来,叶天再厉害也只是个年轻人,只要自己面子给足了,再许以重金,当能求得叶天一卦的。“纪念品?”

  叶天有些诧异的将礼盒接了过来,入手就是一惊,这和蛋糕差不多大小的盒子,分量可是不轻啊?“嗯?是黄金?”打开盒子看了一眼,叶天摇了摇头,说道:“华老板,这东西太贵重了,我可不能收!”

  华胜没说假话,盒子里放的确实是一些奖牌之类的纪念品,这都是华盛公司历年来在各个电影评比中活得的奖项,不过全部都是纯金打制的。

  叶天估摸了一下重量,这里面的几十枚黄金做成的纪念品,重量最少在两三公斤左右,换句话说,其价值足有数十万人民币之多了。俗话说无功不受禄,叶天可以收取唐文远的钱财,对文銮雄的那块翡翠也拿的心安理得,原因就是他们欠叶天的。

  但叶天和华胜可没有什么交情,这些东西可就有些烫手了,虽然隐约猜出华胜的一些心思,叶天还是婉拒了。听到叶天的话后,华胜连忙说道:“叶先生,我真没别的意思,这点小礼品,就当是昨天给岑小姐压惊了。”

  “那回头你送给岑静兰吧,我昨儿可没受惊啊。”

  叶天笑着摇了摇头,开门见山的说道:“华先生的心意我明白,但这段时间事情比较多,等日后有机会,我可以帮你占一卦!”华胜为人还算上路,叶天也懒得和他纠缠,这才定下了个虚无缥缈的日子,如果华胜真的追到京城去,叶天也不介意帮他推演一番。

  “好,那先谢谢叶先生了。”华胜很是知道分寸,叶天既然如此说了,日后自己总归是有机会的,再纠缠下去,反而会弄巧成拙的。

  “小爷,唐爷来了,还有宫女士……”几人原本就是站在别墅门口聊着天,这还没来得及进去,大门外又驶来两辆车子。见到唐文远和宫小小从车子上下来后,文銮雄与华胜连忙迎了上去,恭恭敬敬的说道:“唐叔,宫女士好!”

  不管是从年龄辈分还是身家财产上而言,文銮雄和华胜,都远不如面前的这二位,更何况唐文远与华胜父亲渊源很深,算得上是他叔伯辈的长辈了。

  “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见到文銮雄和华胜,唐文远不由愣了一下,问道:“阿胜,你过来有什么事吗?”

  华胜的父亲当年是国党少将,还有一个身份却是青帮中人。早年华父和唐文远是换过帖的八拜兄弟,在华胜父亲被香港政府驱逐出去之后,唐文远可没少照拂华家的,是以也把华胜当做子侄一般看待。

  “唐叔,我是来拜访叶先生的。”在唐文远面前,华胜再也没有那种大佬派头了,话中透着一股子恭敬。“嗯,好好看管你下面的人,现在九七过了,香港不比以前了。”唐文远听阿丁提起过昨天的事情,想了一下又说道:“叶天不会和你一般见识,你也不要因为惩治手下而对叶天不满。”

  华胜听得出来唐文远话中隐含的责怪,连忙说道:“唐叔,阿胜不敢,今儿是专门向叶先生轻罪的。”

  “那就好,既然来了,都进来坐吧。”说话间唐文远走到了叶天的身边,笑道:“叶天,我招呼几个朋友进来,你不反对吧?”“这是你的宅子,我有什么好反对的?”叶天摇了摇头,看向宫小小,问道:“宫女士,我让你拿的东西都带来了吗?”

  “全都带来了……”

  听到叶天的话后,宫小小连忙让人拿过来一个箱子,说道:“这箱子里都是外子以前遗留下来的东西,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妥加保管的。”叶天伸手接过箱子,说道:“成,我去二楼了,老唐,我不招呼,不要让人上来。”顿了一下,叶天又对左家俊说道:“师兄,这事儿不能分心,您就别看着了。”

  “我知道的,你不要勉强,小心元气反噬。”左家俊深知起卦寻人的难处,当年他曾经帮宫小小推演过其夫所处的方位,但却遭受元气反噬,实实在在的吐了好几口鲜血。

  “我明白,师兄你放心吧。”叶天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拎着箱子走进了二楼的一个房间了。

  打开皮箱,里面尽是一些衣物,有内衣也有外套,一个塑料袋里面放着一些宫小小丈夫傅宜的毛发,另外还有一个玻璃管,里面竟然有些干涸鲜血。这些都是叶天让宫小小收集来的,他起卦寻人和普通寻人卦象不同,其中带有一些巫术的性质,必须需要本人的一些信息引起两者共鸣,从而推演出傅宜的尸骸位置。

  叶天打开玻璃管的瓶塞,把面前的矿泉水倒入管中,然后用棉签将里面干涸的鲜血稀释掉,最后拿出一支毛笔,蘸着那些血水,在地板上画了起来。叶天画的十分的慢,每一笔似乎都用尽了他全身的气力,一副不过短短百十笔画的阵法,居然整整画了两个小时的时间。“***,也不知道这玩意管不管用?”

  画完之后,叶天整个人都坐倒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仅是画这一个阵法,就消耗了他体内五成以上的元气。

  叶天所用的是巫术中的一种寻人秘术,但这种秘术只能寻活人而无法寻死人,所以叶天用傅宜的鲜血画出招魂阵,另外再配合卦象,来推演他的尸骸位置。将毛笔扔出,叶天打坐恢复起来,这里可比不上他的四合院,一直到月上梢头,叶天这才站起身来。

  下到客厅里后,叶天发现,早上来的人竟然一个没走,全都坐在客厅里喝茶聊天呢,见到叶天下来,众人都站起身来。宫小小最为心急,迎上来问道:“叶大师,怎么样?能不能找到外子?”

  “目前还不知道,我先去吃点东西。”叶天摆了摆手,一天不饮不食,早已把他给饿坏了,而且他早就说过了,寻找死人的尸骸,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做到的。听到叶天的话后,唐文远一把拉住还要追问的宫小小,说道:“餐厅里有吃的,还是热的,阿丁,你带叶天过去。”

  “你们倒是会享受。”看着餐桌上摆的各种点心小吃,叶天也不管冷热,直接就开吃了起来,没多大功夫就将一桌子菜肴吃了个干干净净。回到客厅后,看到宫小小一脸期盼的样子,叶天摇了摇头,说道:“行了,宫女士你们如果不回去的话,就找地方住下吧,我估计明天晚上结果差不多才能出来。”

  “好,我住下等!”丈夫失踪八年,宫小小无时无刻不生活在煎熬之中,眼见就能得到丈夫尸骸的下落,她当然不肯离开了。“我们这就回去。”

  见到叶天将目光看向自己,文銮雄连忙说道,他和华胜本就是来看热闹的,一时半会的出不了结果,自然不会在此等候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