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天才相师》->正文六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百零一章 陈年旧案
( 本章字数:3377 更新时间:2012-8-4 17:29:00 )

  叶天的注意力先放在了那位个头不高的女人身上,这个女人身高只有一米五左右,长得一副娃娃脸。

  乍然看上去像是个二三十岁的女孩,但仔细观其皮肤,却是已经不年轻了,看她眼角的松弛,恐怕也要在六十岁左右了。

  看到这个应该就是宫女士的面相,叶天就在心里叹了口气。

  虽然这位宫女士脸色红润眉紧鼻平,生就一副财运亨通的面貌,但是她脸大嘴大但鼻梁又矮又低,这个在相学里叫“夫宫陷”。

  而且宫女士还长了一副三颧面,所谓三颧面就是两个颧骨再加上额头,这三个颧都是很大、很高,这也是克夫的面相。

  原本这两者单独出现,都不是太大的问题,不过两者合一,叶天根本不用多问,就知道她的丈夫已经不在人世了。

  叶天微微摇了摇头,将目光转向了宫女士旁边的那个女孩身上,这个女孩不过二十三四岁的年龄,站在宫女士身边,整整比她高出了一个头,应该有一米七左右了。

  女孩长得很漂亮,不过却是带有几分阳刚的英气,配上那条近身牛仔裤和白色衬衫,把出众身材展露出来的同时,也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

  “嗯?”

  叶天忽然目光一凝,紧紧的盯在了女孩的胸口处,那里的两颗扣子并没有扣上,露出一片锁骨和雪白的肌肤。

  “看什么看,土包子,没见过女人啊?”

  叶天没想到那个女人的气机十分的敏感,自己不过搭眼瞅了一眼,就引发了那个女孩的感应,一个白眼瞪了过来。

  “定定姐,叶天哥哥看你哪里啦?他可是好人啊。”旁边的唐雪雪和这女孩很熟,帮着叶天打起了抱不平。

  “他……他,什么好人啊,雪雪,你以后离他远点,我看他就是一流氓!”

  女孩被唐雪雪问的羞红了脸,她虽然性格爽直,但也不好意思说叶天在盯着自己的胸看。

  听到那女孩的话后,叶天还没什么反应的时候,唐文远却是被吓了一跳,连忙绷起了脸,训斥道:“柳定定,怎么和叶大师说话呢?”

  “咳咳,算了,刚才是我无礼了。”叶天摆了摆手,他并不是故意看向女孩胸口的,而是因为这女孩胸口佩戴的玉坠,是一件法器。

  而且叶天观其根骨感应气机,发现这个叫柳定定的女孩居然修炼过道家功法。

  虽然女孩的功夫不值一哂,但却隐隐给叶天一种熟悉的感觉,所以刚才叶天才直着眼睛看了她半天。

  “哼,什么大师,他要是大师,这满世界到处都是了。”女孩似乎并不怎么给唐文远面子,嘴里冷哼了一声。

  “定定姐,你别说话了,叶天哥哥真的是好人,我的病就是他治好的!”

  唐雪雪也不知道叶天怎么得罪了柳定定,不过看出势头不对,连拉带拽的把女孩哄到一边去了。

  “咳咳,小孩子不懂事,我来介绍下,这位是来自北京的叶大师,这位是天华集团的宫小小女士。”

  看到柳定定没再说什么,唐文远松了一口气,看向宫小小说道:“小妹,叶大师算命占卜风水堪舆无一不精,我也是费了好大劲才请他来的。”

  唐文远虽然比宫小小夫妻大出了十多岁,但他们早年都是来自上海,唐文远一直将这两口子当成同乡看待的,平时关系极好。

  由于宫小小的老公被人绑架后音讯全无,导致现在宫小小和公婆打了七八年的官司,唐文远不愿意见到老友如此境地,才出言向叶天求助的。

  “叶大师,家夫失踪已经八年了,到现在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小小多方探查也找不到家夫的音讯,还麻烦叶大师给占卜一卦,小小感ji不尽!”

  虽然对叶天的年轻感到有些震惊,不过宫小小和唐文远是多年好友,她知道唐文远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既然对叶天如此推崇,想必这年轻人肯定有过人之处。

  “你丈夫……这样吧,你把八年前他失踪时的情况说一下,然后再报生辰八字吧。”叶天本来想开口直言的,不过看这女人一脸悲伤的样子,话到嘴边却是改了口。

  “那是八年前的事情了,那天是四月一号,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是丈夫被绑架了,叶大师,您知道,四月一号是愚人节,我开始没在意,可是,可是后来……”

  宫小小并没有留神叶天的脸色,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心神都沉浸在了这段并不愉快的回忆之中。

  宫小小和丈夫傅宜的感情极好,开始接到勒索电话的时候,还以为是丈夫在和自己开玩笑,但是接连两天没有丈夫的任何音讯后,她开始着急了。

  就在这时,绑匪又来了电话,让宫小小将八千万美元存入到一个指定的户头里,并且不允许她报警。

  当时宫小小筹集了四千万美元后,按照绑匪的指示存入了一家银行账户里,但是这之后的两天中,绑匪竟然没有索要剩下来的钱。

  宫小小越想越是不对劲,于是就选择了报警,在经过警方半年时间的严密追查下,案件在九一年的时候告破,先后拒捕了八人,其中包括两个台湾人。

  被拒捕的绑匪对绑架宫小小丈夫傅宜的行为供认不讳,但是在傅宜的下落上,却是出现了分歧。

  两个主犯说傅宜在索要赎金后的那天晚上偷偷逃跑了,他们没有追上,所以就没敢继续索要赎金,匆匆逃离了香港。

  而另外几个案犯却是异口同声的说宫小小的丈夫,是被两个主犯推下了公海,两边互不承认对方的说法,所以傅宜的下落,也始终成为了一桩悬案。

  所以这么多年来,宫小小除了和想索要儿子家产的公婆打官司外,一直都没放弃寻找丈夫的下落,只是八年过去了,仍然是渺无音讯。

  “这也是个可怜的人啊。”

  听完宫小小的讲诉后,叶天微微摇了摇头,事实已经非常清楚了,那两个主犯在法庭上说的是谎话。

  要知道,蓄意谋杀和绑架罪,这是完全不同性质的两个案件,那两人咬死的傅宜是自己失踪的,不过就是为了逃脱蓄意谋杀的罪名而已。

  叶天知道,其实眼前的这个女人应该也是明白的,只不过她不愿意相信而已。

  揭开人的伤疤总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在向宫小小要了傅宜的生辰八字后,叶天掐着右指推演了起来,片刻之后看向宫小小,说道:“宫女士,恕我直言,你的丈夫已经不在人世了……”

  “什么?!”

  虽然八年的时光已经消除掉许多伤痛,而且在心底也早已接受了丈夫去世的事实,但从小和丈夫青梅竹马长大的宫小小听到叶天的话后,身体仍然有些站立不稳。

  “你胡说什么,有你这样占卜问卦的吗?连卦签都没有,糊弄谁呢?”

  站在宫小小旁边的那个女孩,一把扶住了宫小小,说道:“小小阿姨,别听他胡说八道的,我外公都不敢断言傅叔叔去世,他算什么东西啊!”

  女孩看向叶天的目光透露着一丝鄙夷,隐隐还含着一些挑衅的意味,看的叶天连连摇头,不就关注了一下你的胸部,至于这么穷追猛打嘛?

  “柳定定,谁教你这么说的话?快点给叶天道歉!”

  听到女孩的话后,唐文远是真的发火了,再怎么说叶天都是自己请来的客人,哪里轮得到一个晚辈如此放肆?

  “什么啊,他本来就是胡说的!”柳定定的外公在香港富豪圈子里的地位十分超然,她从小也是见惯了这些人,所以根本就不买唐老爷子的帐。

  “老……唐老,我来和她说。”

  唐文远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正要发脾气时,叶天摆了摆手,说道:“我不光算出傅先生不在人世,还能找到他遗骸所在,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准呢?”

  叶天话说未落,正低头伤悲的宫小小猛的抬起头,一把抓住了叶天的胳膊,急声道:“叶……叶大师,您……您能找到阿傅的尸骨?”

  中国人历来最讲究入土为安,宫小小这些年不遗余力的寻找丈夫,其实并没指望丈夫还活着,不过就是想收回丈夫的尸骨好好安葬而已。

  只是大海茫茫,时间又过去了那么久,就连这一点念想,宫小小也慢慢不敢去奢望了,可是现在听到叶天能寻得他丈夫遗骸,宫小小顿时ji动了起来。

  “宫女士,先喝口水吧。”

  叶天轻轻拨开宫小小的手,说道:“大致方位应该可以推演出来,即使不太准确相差也不会很远的。”

  宫小小这时已经乱了方寸,再不复商场女强人的样子,一脸哀求的看着叶天,说道:“那……那叶大师快点推演吧,要多少钱您尽管说,多少都行!”

  “小小阿姨,你……你怎么那么容易相信人啊?”

  叶天尚未答话,柳定定就跺着脚拉住了宫小小,显然并不相信叶天能寻得遗骸的那番话。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