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天才相师》->正文五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巫术(下)
( 本章字数:3419 更新时间:2012-8-4 17:22:00 )

  那个小弟正憧憬在左搂右抱的臆想之中的时候,冷不防的脸上挨了一巴掌,而且这一巴掌劲力极大,将他整个身体都给抽的在地铺上翻滚了起来。圣堂

  “大哥,你打我干什么啊?”

  被这一巴掌抽的晕乎乎的小弟爬起身来,张口吐出了两颗牙齿,满脸悲愤的喊了起来。

  “我……我的手,我的右手动不了了!”

  只是让那小弟想不到的是,他话声未落,费贺炜就大声哀号了起来,声音之凄惨比他犹有过之。

  “炜哥,您怎么了?”距离费贺炜最近的大龙,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我的手,我的右手好像断了,疼,疼死我了!”

  费贺炜脸色蜡黄,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额头往下滴落着,刚才打了小弟一巴掌的右臂,此刻软绵绵的垂在身前,却是一动都动不得了。

  “炜哥,好端端的怎么会这样啊?”

  看着老大那一脸痛苦的样子,围在他身边的小弟均是有些摸不清头脑,这酒喝的好好的,费老大的手怎么就断了?莫非是刚才那一巴掌抽的太狠?

  挨了那一巴掌的小弟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红肿的脸庞,这也是肉做的啊?不可能将费老大的手给震断了吧?

  “疼,妈的,叫人啊,送我去医院,疼死我了!”

  此时的费贺炜,感觉肩膀好像生生被人用刀子给砍下来了一般,那股剧痛差点让他晕厥了过去,忍不住大声哀嚎了起来,凄厉的声音回荡在监室之中。

  大龙一脚将身边发呆的小弟给踹在了地上,吼道:“快点,快点去喊管教!”

  “我受不了了啊!”

  就在那个小弟跌跌爬爬的冲向监室大门的时候,费贺炜口中又是一声惨叫,原本抱着右臂的左手,突然狠狠的一拳捣在了面前大龙的脸上。

  费贺炜前些年跟着邱文东的时候,也是每天拎石锁打熬身体的,别看现在四十多岁年龄了,场内的这些小年轻没一个是他的对手。

  所以这一拳打出,顿时“咔嚓”一声响了起来,却是大龙的鼻梁骨被他给打断了,两股鲜血从大龙鼻孔处jī射而出,染的他身上的白衬衫都变成了红色。

  “大……大哥,你……你这是干……干什么啊?”大龙被费贺炜这一拳给打蒙了,过了半晌之后才捂住鼻子问了出来。

  “啊,疼啊,疼死我了!”

  费贺炜压根就没听到大龙的话,两臂处传来的痛楚让他无法忍受,但偏偏人又能清醒感觉到,他的神经已经处于快要崩溃的边缘了。

  “怎么回事?闹什么闹啊?是不是想进旁边的看守所了?”

  费贺炜折腾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没等那小弟跑到门口,管教倒是先来了,这拘留所里关的人多了,什么样的都有,那些瘾君子毒瘾犯了的时候,闹腾的比这会还凶呢。

  “开门,送我去医院,送……送我去医院!”听到管教的话后,费贺炜垂着双臂从地铺上跳了起来,几步就冲到了监室的门口,用头死命的撞击着铁门。

  管教被费贺炜的疯狂吓得连连后退了好几布,开口训斥道:“你……你想干什么?拘留十五天就会放了你们,还想越狱不成?”

  “去你妈的越狱,老子疼死了,快点送我去医院,给我打止疼针!”

  费贺炜用不上双手,只能拼命的用头装着铁门,头上的鲜血流在脸上,加上那狰狞的样子,犹如厉鬼一般。

  “你忍着,忍着,我叫人去给你打针!”看到费贺炜五官出血,管教也慌了神。

  费贺炜用头撞完,又开始用脚踹起铁门来,张口大骂:“忍你妈的,快点开门,老子要死了!”

  “你们几个,快点按住他啊,这是毒瘾发作了!”管教听到费贺炜的话后,反而不急了,毒瘾发作的人都是这幅样子,只要撑过这劲也就好了。

  “炜哥,你忍忍,忍忍啊!”

  大龙几个人一起扑了上来,七手八脚的将费贺炜按在了地铺上,这哥几个心里也纳闷着呢,老大刚才还说让咱们毒瘾发作的时候忍忍,可他现在怎么却是要死要活的呢?

  “妈的,放开我,快点放开我,老子疼死了!”

  被死死按在了地上的费贺炜是欲哭无泪,忽然右腿齐根处又是一阵剧痛传来,钻心的疼痛让他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生生的将众人给推开,在地铺上打起滚来。

  “可怜,这就是吸毒的下场啊,真该把这景象给拍下来送到戒毒所去,多好的教育后人的题材呀!”

  铁门外的管教看的是咂嘴不已,他在这里干了二十多年了,也没少见那些瘾君子发疯,但是像今儿这般jī烈的,还真是头一遭遇上。

  “开门啊,你妈的,我大哥不吸毒,他不是犯瘾了!”

  费贺炜在通铺上打着滚,大龙却是冲到了门边上,冲着管教大声喊了起来,他知道费贺炜是从来不沾毒品的,眼下这情况,肯定是有别的原因。

  “小子,你糊弄谁呢?你那他那口吐白沫的样子,不是犯瘾是怎么回事?”管教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要不是看这几个家伙花钱大方,他还真想拎出来教训他们一顿。

  “疼死我了,老子不活了啊!!!”

  就在大龙和管教交涉的时候,打着滚的费贺炜突然发出一声惨厉的尖叫,竟然单腿在通铺上站了起来,死命的用那条左腿在地上一撑,一头往对面的监墙上撞了过去。

  “噗嗤!”

  随着费贺炜的脑袋撞上了监墙,一声像是西瓜摔在地上的声音响起,一股血花四处飞溅,费贺炜的惨叫声也随之止歇住了,身体软绵绵的顺着监墙倒在了地上。

  为了防止犯人逃跑,拘留所的监室和看守所都是一样的,这监墙的表层可都是实心的水泥浇筑出来的,费贺炜拿头去撞,等于是拿着鸡蛋在碰石头。

  落在了地上的费贺炜,整个头盖骨就被撞碎了,红的鲜血白的脑浆顺着他的头发流淌了一地,还没完全失去知觉的身体,在无意识的抽搐着。

  “自……自杀?”

  门外的管教也看傻了眼,他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连忙按响了门边的警报,整个拘留所瞬间变得灯火通明起来,驻扎在这里的**也列队赶来了。

  “妈的,费了我这么大的功夫,不知道这秘术到底成不成啊?”

  远在几十公里外的那个四合院里,叶天也是一头大汗的瘫坐在了地上,原本摆在桌子上的那个人像,此时却是变得残破不全了,连脑袋都碎掉了一半。

  制作出人像并没费叶天多大的功夫,不过在使用秘术催动这个载体的时候,却几乎耗尽了叶天全身的功力。

  “应该是成了吧?否则怎么会这么费劲呀?”

  坐在地上调息了好大会,叶天才恢复了一些体力,伸手拾起那个只剩下半边身子的玉石人像,叶天感应了一下,发觉人像内的那缕气机已然是消失不见了。

  反正步骤都是按照传承秘术中所做的,成功与否叶天现在也无法判定,只能将地上的玉石碎屑打扫了一下,然后上床睡觉去了。

  ……

  “大爷,我给人送下东西。”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叶天就从家里拿了件被子,打了个的士直奔东城分局的拘留所,在门口和看门的老大爷唠了起来。

  昨儿费了那么大的劲,叶天心里也是好奇不已,一夜都没睡好,这刚过了八点,他就赶到了拘留所。

  “给谁送东西啊?过来登记!”

  看门的老大爷打了个哈欠,他是看守所退休返聘过来的,原本小日子过的不错,不过昨儿却是被闹腾坏了,一整夜都没能睡个安稳觉。

  叶天戴着个帽子,低着头说道:“大爷,那人叫费贺炜,他家里人脱我给他送床被子来!”

  “费……费贺炜?”

  老头一听顿时愣住了,脱口而出道:“那小子昨儿自杀了啊,尸体现在都送到医院太平间去了!”

  老头话声未落,值班室里又走进来了个人,一脸不满的看着老头,说道:“老汪,你在那说什么呢?不要乱说所里的事情,你也是老干警了,这点事情都不知道?”

  这看守所里有人自杀,责任可是不小的,最起码主要领导要追求相关责任,并且一年的安全奖金也甭想拿了。

  “哎,刘所,你看我这不是说顺了嘴了吗,反正他们家属早晚也会知道的。”

  老头仗着资格老,并没把来人当回事,转过身说道:“小伙子,那个叫费贺炜的昨儿毒瘾发作自杀了,哎,人呢?刚才那小伙子呢?”

  老头说了半天的话,才发现刚才叶天站着的地方居然空无一人了,连忙追出去看了一下,拘留所那空旷的门口,竟然连鬼影都没一个。

  “妈的,怎么这么古怪啊?难道这看守所闹鬼了不成呀?”

  饶是老头见多识广,此时也忍不住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昨儿那人就死的有些蹊跷,刚才这小伙子更是来的诡异啊?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