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天才相师》->正文五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上门
( 本章字数:3373 更新时间:2012-8-4 16:28:00 )

  “叮咚,叮咚……”

  正套着件围裙,在中院厨房里忙的不亦乐乎的叶天,突然听到厢房里传来的门铃声,微微皱了下眉头,叶天却是没去搭理,继续将手中的药材按照分量逐一放在了药煲之中。

  “早知道就不装这门铃了!”

  随着不绝于耳的门铃声,叶天将手里的药材都给放了进去,将煤气火候挑好之后,这才拍了拍手走出了厨房。

  以前像这种大宅门,那是要有门房看管的,而且还分大门和房二门房,如果有人来访,大门房传给二门,最后才会通知到主人,这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不过现在这四合院,就叶天一人住着,只是他身上的秘密太多,并不适合请门卫,叶东平来了几次都喊不开门,最后一生气就给这宅子装了门铃。

  慢条斯理的洗了洗手,叶天去到后院自己的房中,从书柜上的瓷瓶里倒出了三粒龙眼般大小黑黝黝的药丸,想了一下之后,却是又放回去了一粒。

  这伤药是老道亲手炼制的,虽然不说能起死回生,但对于内伤隐患有着极好的疗效,只不过所需药材比较珍贵,叶天一直都没能炼制出来。

  “东平啊,叶天是不是没在家里啊?”

  在叶天这大宅门的门口,站着五六个人,除了唐文远带着孙女还有阿丁杜飞之外,叶东平也陪过来了。

  唐文远的几次上门,虽然没能找到叶天,不过倒是认识了叶东平,出于对叶天身份的尊重,唐文远也没在叶东平面前摆过长辈的架子。

  听到唐文远的话后,叶东平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啊,他搬到这儿以后,就不出去晨练了,这会应该在家里啊。”

  以前叶天晨练,都是跑到四合院区域外的一个小公园里的,不过现在这宅子灵气充裕,他自然就不需要出去了。

  “叶先生,你没有这宅子的钥匙吗?”

  要说场内这几个人谁最心急,无疑就是杜飞了,昨儿回去之后试着运转了下功法,谁知道当时就是五脏巨震,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至此杜飞对叶天的话是再无怀疑了,早上六点多钟就把唐文远等人折腾了起来,如果不是怕叶天生气,估计早两个小时他就要来敲门了。

  “钥匙倒是有,不过……不过小天在练功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的。”

  当爹的不敢开门去进儿子的房子,这话说出来叶东平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只是有次他拿了钥匙开门进去,却差点让正在运行周天的叶天差点吐血,所以从那之后,叶东平进儿子家也是要先按门铃了。

  “算了,我开门大家进去等吧!”叶天久久不来开门,叶东平也有些不耐了,拿出钥匙就准备打开侧门。

  “别啊,那咱们再等等吧!”杜飞一把拉住了叶东平,他小命可是攥在叶天手里呢,这会是不敢引起叶天丝毫的不快。

  “都来啦?嗯,爸,您怎么也来了?”

  外面正说话间,那扇紧闭着的大门,终于“吱呀”一声打开了,叶天的身形出现在了门口。

  在叶天的肩膀上,还趴着一只皮毛雪白的动物,两只眼睛犹如黑宝石一般明亮深邃,正滴溜溜转着打量着门口的众人。

  叶东平刚才自觉丢了面子,没好气的说道:“你小子怎么回事啊?按了半天门铃都不开门?行了,来客人了,进去说话吧!”

  叶东平说着话推开了儿子,径直走进了院子,不过叶天却是挡在了门口,并没有要请人进去的意思。

  走了几步之后,叶东平回过头来,有些诧异的问道:“哎,叶天,怎么回事啊?”

  “爸,我这宅子不是谁都能进的。”

  叶天向老爸笑了笑,从兜里掏出用黄纸包裹着的药丸,向杜飞扔了过去,说道:“每粒药丸每次取三分之一,用温水化开后吞服,早中晚各一次,连服两天,然后用田七煎服藏红花,连服一个星期,你那伤就差不多了!”

  其实如果叶天给杜飞三颗药丸的话,三天功夫就能让他内伤痊愈,不过这药丸是师父留下来的,所剩不多了,反正晚好几天也死不了人,不过杜飞就要平白多受一个星期的罪了。

  当然,杜飞可不知道这些,接过药丸之后,恭恭敬敬的说道:“谢谢小爷,您的恩情杜飞铭记在心!”

  “嗯?还想找回场子?”叶天眼睛一瞪,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本来就是自个儿打伤的他,哪里来的恩情可言啊?

  “叽叽……叽叽!”似乎感觉到了叶天敌意,毛头刷的一下站立在了叶天的肩头,口中对着杜飞发出了威胁的叫声。

  “得了,你老实点,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

  叶天没好气的拍了毛头一记,自从没让人再送羊来之后,这小家伙找不到攻击的目标,脾气可是又见涨了,昨儿竟然敢对着老太太呲牙了。

  “叽叽!”

  被叶天拍了一记,毛头委屈的用两个前爪捂住了眼睛,那可爱的模样立马把众人给萌翻了。

  “叶天哥哥,能……能给我抱抱它吗?”唐雪雪眼睛里已经闪着小星星了,恨不得把那可爱的小动物抱到自己的怀里。

  “雪雪,你可别惹它!”

  叶天还没说话,叶东平就被吓了一跳,他可是亲眼见过这小家伙攻击羊儿时的样子,那动作简直就是快如闪电一般,窜上去一口就能将羊只的脖子给咬穿掉。

  “嗯,雪雪,它认生的,你还是别抱了!”叶天也点了点头,除了家人之外,他不让毛头接触外人,这也是保持了雪貂的攻击性。

  要知道,这小东西可是连雪豹都要望风而逃的猛兽,叶天可不想让它变成绵羊那么温顺的。

  被毛头这么一打岔,叶天刚才震慑杜飞的气势倒是也泄了下去,这让一直紧张不已的杜飞松了口气,开口说道:“小爷,就是再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记恨您啊!”

  “嗯,过来我对你说几句话。”叶天对杜飞招了招手,走到门外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杜飞连连点头,最后还拍了拍胸**代完杜飞后,叶天摆了摆手,说道:“那行,你回去吧,这一个星期都不要和别人动手了。”

  “是,小爷,那事儿我一准给你办好!”杜飞知道叶天不想让他进院子,当下和唐文远打了个招呼,就自己离去了。

  等到杜飞走后,叶天看着远处不少邻居都出来了,转身对唐文远说道:“走吧,进去说话,老爷子,钱您可要准备好啊!”

  看着叶天又摆出昨儿那一副无赖的样子,唐文远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我还要这张老脸呢,成与不成,钱都不会少你一分的!”

  “唐老,您带雪雪先进去……”

  叶东平侧开身子,让唐文远爷孙先走了进去,然后一把拉住了儿子,问道:“叶天,你小子怎么回事?那老头怎么叫你小爷?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加入什么黑社会了啊?”

  “您想哪儿去了?”

  叶天被老爸说的是哭笑不得,低声解释道:“那老头是我师父的晚辈,论辈分要叫我祖爷爷呢,让他喊声小爷是给他面子了。”

  “哦,是这样啊?叶天,别人也那么大年龄了,以后见了说话别太过份了,对了,你刚才给那人说什么呢?又是点头又是拍胸口的?”

  听到儿子的话后,叶东平倒是释然了,他知道李善元的年龄大的吓死人,有这么个六十多岁的晚辈也是正常的。

  “爸,我知道了,刚才没说什么,聊些闲话而已,走吧,爸,快点进去了……”

  叶天笑着把老爸推进了院子,将话题给岔开了,其实他刚才是叮嘱杜飞,让他去打听一下宋晓龙的事情。

  虽然叶天不惧对方,但是敌暗我明,加上自己这么大一家子人,他还真怕宋晓龙出什么歪招,如果连累到家人,叶天可就后悔莫及了。

  关上侧门后,叶天回头就看到唐文远爷孙俩站在前院已经是呆住了,不由笑着说道:“怎么样?昨儿给你开的那价钱,现在不感觉亏了吧?”

  被叶天的话声惊醒之后,唐文远连声说道:“不……不亏,不亏!”唐文远怎么都没想到,这门里门外,居然就换了一个天地。

  这装修一新的四合院,在他眼里并不算什么,满园的花草唐文远也没放在心上,毕竟他是在香港生活的,那里一年四季都有鲜花盛开。

  但是这里的空气,却着实让唐文远震惊了,一口空气呼吸进体内之后,唐文远只觉得整个身子似乎都轻了几分,一呼一吸之间,顿时头脑清明,老胳膊老腿好像都灵便了许多。

  不仅是唐文远有这种感觉,唐雪雪进入到这里之后,也是举得浑身都暖洋洋的,折磨了她十多年的阴寒之气,似乎都消失不见了。

  看到这爷孙俩一脸震惊的样子,叶天笑道:“行了,到中院去坐吧,雪雪的房子自己去挑选,不过被褥什么的就要买新的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