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天才相师》->正文五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 水鬼(上)
( 本章字数:3397 更新时间:2012-8-4 16:22:00 )

  这个度假村背靠yù泉山,虽然山体不高,正好作为滑雪的场所。首发

  在另外一面还有一池湖水,游客可以坐船游玩,泉水潺潺的从山上流入,有不少游客都到山脚下去接泉水饮用。

  此时已经立chūn了,湖边的杨柳树也发出了嫩叶,这湖光山sè让人看了颇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的确是个踏chūn游玩的好地方。

  “陈叔,实在是不好意思,这早年没拜上,给您拜个晚年吧!”

  要说在北京城,叶天欠人情最多的就是卫红军了,不过两者之间有些利益瓜葛,却是没有陈喜全的人情来的实在。

  对这位忠厚的中年人,叶天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因为他能感觉得到,对方帮助他没有任何想要索取回报的念头,纯粹就是一种善念使然。

  俗话说天道无

  常于善人,作为一个返乡知青,陈喜全能把生意做的那么大,也并非是没有原因的。

  陈喜全还是以前的样子,爽朗的拍了怕叶天的肩膀,说道:“早就想叫你来玩了,不过过年事情也多,叶天,怎么没见你nv朋友啊?”

  “呵呵,陈叔,她开学去学校了,下次我带她来玩。”

  叶天笑了笑,把兜里的那块yù石拿了出来,说道:“陈叔,这是我收上来的一个小物件,听人说里面蕴含奇mén法阵,我知道您对这些感兴趣,就留着把玩吧!”

  叶天不想明说这是件法器,即使说了陈喜全也未必就明白,所以绕了个圈子,让陈喜全以后能经常把玩琢磨。

  “那陈叔就不客气了啊!”

  听叶天说这yù石蕴含法阵,陈喜全顿时来了兴趣,接过之后打开了红绸子翻看了起来,不过看来看去,就是一块普通的生肖yù石啊,充其量只能说yù质不错而已。

  琢磨不出mén道,陈喜全随手把yù石放在了兜里,说道:“叶天,在这好好玩一天,我回头给他们说一声,想滑雪什么的我让人给你安排,晚上走的时候叫辆车,给你家里拉点yù泉山的水回去泡茶喝!”

  “陈叔,您有事先忙去,不用管我的……”

  听陈喜全这话的意思,似乎他一会还有事,叶天试探着问道:“陈叔,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听到叶天的话后,陈喜全挠了挠头,说道:“是遇到点事,走,咱们去那边说吧!”

  坐到休息区的沙发上后,陈喜全开口说道:“这度假村是我和几个朋友合股搞的,平时我也不大管,不过这段时间老是出事,那些朋友知道我认识些高人,所以今儿才过来的。”

  “陈叔,出了什么事情啊?”

  叶天有些奇怪,他来这里的时候就观察了,这里的地势“土纹隐起,作苍龙鳞”,可是一处龙脉所在,风水极佳,不可能出现煞气之类的yīn邪之物。

  “这……”

  陈喜全犹豫了一下,想着叶天似乎也懂些风水地气和道家学说,最终压低了几分嗓子,说道:“南边小湖里出了水鬼,前几天抓了个小孩下去,昨天又有个nv孩被拉下去了,我那朋友说是那里以前有人跳水自杀过,现在是找替死鬼来了……”

  按照中国民间的说法,投水自杀或者意外而死的人,会徘徊在淹死的地方,变成水鬼。然后在水里耐心的等待,引yòu,或者是强迫人落水而死,来当自己的替死鬼。

  陈喜全是相信鬼神之说的,所以在谈及这件事的时候,他脸上也现出几分愁苦之sè,自家产业出了这种事,没人心情能好得起来。

  “水鬼?陈叔,您能确定?”

  听到陈喜全的话后,叶天不禁愣了一下,在一些煞气积郁之处,倒真的是能影响人的思维,使得一些意志力不坚定的人跳入水中的,不过却和水鬼没有什么关系。

  陈喜全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不是水鬼,不过前儿那两件事赔了不少钱,要是再出一次事的话,这度假村也不用开下去了。”

  说到这里,陈喜全有些歉意的看向叶天,接着说道:“我那朋友去接法师了,到了中午的时候会来做法,叶天,陈叔今儿可没时间陪你了啊!”

  叶天摇了摇头,开口说道:“陈叔,您不用陪,我对这事也tǐng好奇的,跟着你们看看行吗?”

  陈喜全只以为叶天是好奇,当下点了点头,说道:“那倒是可以,南湖那边很大,你站远点就行了,哎呦,来了,叶天,你随意,陈叔先不陪你了啊!”

  两人正说话间,一辆黑sè的奔驰车停在了度假村的mén口,隔着玻璃看到那车之后,陈喜全连忙跳了起来,给叶天告了声罪就迎了出去。

  跑到奔驰车前,陈喜全将后mén给拉开了,从里面下来一个穿着道袍须发皆白的老道士,手中还拿着一个拂尘,在老道后面,还有个年龄比叶天稍大几岁的年轻道士。

  “我靠,是这老家伙啊?他们的生意还真是不错呀?”看见这老道之后,叶天顿时愣住了,继而脸上lù出了一丝笑意。

  这老道也是叶天在四九城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就在几个月之前,叶天还经常和这老家伙一起喝酒下棋,后来自己那四合院闹鬼的生意,也是给他干的。

  不过虽然知道这老道是装神nòng鬼,但叶天也没有揭lù他的意思,因为从这个老道身上,他经常能见到师父的影子,这也是叶天那两个月在白云观长住的一个原因。

  见了熟人,总是要去打个招呼的,看到几人走了进来,叶天也站起身迎了过去,“云阳道长,没想到在这里遇到您了啊,上次那事还要多谢谢您!”

  既然是熟人,叶天不妨帮下老道的忙,给他当当托了,反正价钱应该是谈好的,也不算自己帮着老道忽悠陈喜全。

  “玄清小友,你……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老道云阳看见叶天后,眼睛顿时瞪的溜圆,有那么两个月的时间,云阳经常和叶天一起谈论道经术法,知道叶天肚子里有货,自己那点把戏根本瞒不住他的。

  叶天笑道:“我到这里来玩的,云阳道长,自从上次您帮我开坛做法之后,我那宅子再没有闹鬼的事了!”

  “呵呵,玄清小友,举手之劳罢了,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叶天说话的时候还冲着老道挤吧了下眼睛,云阳老道顿时明白了过来,心里有了底,脸上又是lù出一派高人风范。

  “等等,哎,我说,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叶天和云阳在那聊的不亦乐乎,陈喜全与他的朋友却是愣住了,“叶天,你……你和云阳道长认识?还有,云阳道长怎么叫你玄清啊?”

  叶天明明穿着一身唐装,可云阳却是称呼的道号,这让陈喜全脑子是一团浆糊,怎么都搞不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和叶天的身份了。

  “呵呵,陈叔,我小时候跟过道教的师父,所以也有道教的身份。”

  叶天闻言笑了起来,看到陈喜全还是一脸不解的样子,接着说道:“玄清是我的道号,云阳道长是我们道教的前辈,我当然认识了,前段时间我买了个四合院闹鬼,还是请云阳道长开坛做法的……”

  叶天这一解释,陈喜全顿时明白了过来,不过开车接云阳道长的中年人,却是看向陈喜全问道:“老陈,这位小兄弟是?”

  陈喜全笑道:“我给你们介绍下,这是王嘉勋王总,我打小的朋友,老王,这是叶天,我的一个忘年jiāo!”

  “既然都是朋友,那里面坐吧,云阳道长,小叶,还有这位道长,里面请……”

  听到是陈喜全的朋友,王嘉勋也没怠慢了叶天,将几人请到了里面的咖啡厅内,白天这里的人不多,倒是很好的谈话场所。

  不过度假村里出了这么一档子事,王嘉勋可是有些坐立不安,一杯咖啡刚喝完,就小心翼翼的问道:“云阳道长,您看……什么时候咱们去南湖边那里看看啊?”

  “王居士,不用急,日到正午,是一天之中阳气最盛的时候,那会做法将会事半功倍的,这还有一个多时辰呢……”

  今儿北京虽然阳光很大,但是风也不小,云阳老道可不愿意出去喝西北风,回头等到了中午去那边念叨几句咒语,然后正好赶上吃午饭呢。

  “是,是,云阳道长说的对,一会就全拜托您二位了!”王总哪里知道这老家伙的心思啊,当下连连点头,忙着又给老道倒上了咖啡。

  云阳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微微颌首,说道:“没问题,就算是真有水鬼,老道一篇往生咒,也能超度它了,你们不用担心!”

  “吹,可劲的吹吧,回头那地要真是个极阴之地,我看你这老小子跑的比谁都快!”

  看着云阳那幅模样,叶天笑得肚子都快疼了,这老家伙本事没多少,忽悠人的功夫倒是和师父有的一拼,尤其是须发皆白的卖相,还是真有那么几分仙风道骨的。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