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天才相师》->正文四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破咒
( 本章字数:3335 更新时间:2012-8-4 14:42:00 )

  叶天当年跟随老道行走江湖的时候,见过不少流浪儿被人控制起来乞讨赚钱,模样也很凄惨,不过和摇篮里的婴儿相比,那些孩子却是又幸福了很多。

  虽然面前的这个婴儿尚且不会说话,甚至对于这个世界都是一无所知,但是他眼中流露出来的惶恐和痛楚,却是清晰的呈现在了叶天的面前。

  “大人作孽,让孩子来受罪,早知道那辆车也不给他留下了!”看着摇篮中婴儿的模样,叶天不禁开口骂了一句,对杜强的行为却是愈发的痛恨了。

  “宝宝,乖,不哭啊!”

  叶天可没有照顾孩子的经验,不过说来也奇怪,当他走到摇篮边上的时候,正在摇篮里翻腾着身体的婴儿,哭声戛然而止。

  “杜强靠近卫蓉蓉的时候会感觉心神安宁,我靠近这婴儿,他会止涕而笑,莫非是?”

  婴儿的变化,让叶天也愣了一下,右手一翻,一枚铜钱出现在了掌心里,叶天用两指捏住了铜钱,在小家伙的脸上晃了一晃。

  “咯咯……咯咯!”原本哭的嗓子嘶哑的婴儿,脸上突然露出了微笑,两只被固定在摇篮上的小手拼命挣扎着,想去抓叶天手上的铜钱。

  “果然是这样,法器对于黑魔法有功效!”

  看到这一幕,叶天脸上露出了然的神情,他知道卫红军将从自己手上买去的那件法器交给了卫蓉蓉佩戴的,杜强之所以有那种感觉,也正是源于此了。

  “这种术法倒是有些古怪?”

  叶天释放出体内元气,整个房间顿时都在他的感应范围之内,任何一丝细微的波动都逃不出叶天的感觉,而摇篮内孩子体内的变化,也被叶天敏锐的察觉了出来。

  在这婴儿的体内,存在着一丝阴煞之气,不过和叶天所熟知的煞气不同,在这股煞气上,还依附着一种很难察觉的波动。

  这种波动像是有灵性一般,当叶天释放出元气之后,它马上就停止了任何动作,带着它所依附的煞气隐匿到了婴儿的经脉之中,如果不是叶天对于阴煞气息特别的敏感,还真的会被它躲藏过去的。

  见识过万人坑,也见识过极阴之地,但是对于这种似乎带有思维的煞气,叶天还真是第一次得见,不由捏了捏眉心,皱着眉头思考了起来,他想从脑中那庞大的传承信息中,找到相关的资料。

  “竟然真是诅咒之力,这种术法居然真的存在?!”过了半晌之后,叶天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容。

  所谓诅咒,就是用恶毒的语言去攻击别人,其实人本来就生活在一个充满各种诅咒的世界里,只是众多平常人根本无法碰触到,你全然可以当它们根本就本存在。

  就像我们身边虽然到处是电线,但只要不割破它,就不用担心受到伤害,只要没有碰到它插座口上的钢片,就像天天开灯,也不用担心会被电到。

  但是在巫术中却有一些术法,可以通过诅咒让人疾病加身,甚至危及到生命,高深一些的术法已经失去了传承,但是最常见的却是流传了下来。

  就像是民间的打小人,在中国农历二月二十一日,这是气节中的惊蛰日,又被称为白虎开口日,传统习俗亦为打小人的日子。

  打小人要准备的用品有小人衣纸,包括一对男女纸人、一只白老虎、金银、香烛及祭品,祭品中包括猪肉(用来祭祀白虎)、花生、生果、酒水、鸡蛋及五色豆等。

  准备好所需的物品后,就将它们放在路边,首先燃点香烛,并将男女小人衣纸取出,并剪成心目中那个小人的形状,讲究的话,可剪贴上眼睛、鼻子及口舌等。

  然后在小人身上写上小人的姓名或时辰和八字,跟著便脱下鞋子,用鞋底将小人痛打,另外还可以将纸剪刀放在小人的口舌上,意思剪其舌头,令它不能再搬弄是非。

  将纸尖刀放在小人的肚子上,代表剖其腹,将其黑心挖出来,接著再用纸锁链,将小人脚锁著,不准他到处乱走。

  这个打小人的举动,其实就是远古时巫术的一种,只不过在巫术中打小人需要咒语来沟通天地元气,配合术法的实施。

  但是这些咒语早已失传了,现在人们更多是用这种行为来发泄心中的不满,却是无法起到巫术伤人的作用了。

  而叶天脑中记载的这种巫术,是用毒蛇头4具、褐蝎3只、黑体蜈蚣1条、壁虎1只、樟树根2两,加入酒精密封三个月。

  三个月后,将酒精过滤后去渣,即得药液,然后把信纸铺在报纸上,用毛笔吸足药水在上面涂写咒语以及被诅咒者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等药水干后,折好放入想要诅咒的人手里或者他的房间之中,摸者开始会无感觉,后面逐渐发痒发烂,很快传遍全身,难以治疗。

  虽然施展的手段不同,但是这种巫术所造成的后果,和现在叶天面前的婴儿的情况却是极其相像,只不过一个用的是实物,一个却是用的咒语。

  仔细的又感受了一下婴儿体内的诅咒之力,叶天叹道:“没想到欧洲竟然还有人懂得这些,看来还是不能小瞧了天下人啊……”

  单纯的用咒语能将人诅咒成这幅模样,即使叶天也是无法办到的,他的术法更多的是用阴阳煞气引导别人的运程,对于这些巫术却是不甚精通。

  不过叶天却不知道,杜强所遭受的诅咒,是欧洲巫术中最为恶毒的一种,施法人必须以自己的鲜血生命为引,将诅咒施展出去之后,施法人也将会失去生命。

  和叶天所得到的传承一样,这种巫术也只流传于欧洲几个古老的世家里,也算是杜强倒霉,招惹了一个没落的世家女孩,这才引来如此祸患。

  虽然布了解这种巫术的施法过程,但是叶天想要破解这种附加在煞气上的诅咒之力,还是有办法的,所谓诅咒之力,其实就是一种念力,也就是精神的力量。

  要知道,所有人都是由两个部分组成的,一个是身体,另外一个就是灵魂,也可以称之为精神,而精神的力量是十分强大的。

  懂得利用者,就可以用精神的力量去进行诅咒,这种诅咒掺杂了施法者的精神,所造成的结果就像是叶天感应到的那般,在婴儿体内的煞气似乎带有灵性一般了。

  破解诅咒,说容易也容易,但是说难也难,说它容易,是只需要诵念开经玄蕴咒,就能将诅咒之力化解。

  但是难就难在,诵念经文之人,必须能沟通天地元气,通过元气的震荡把经文渗入到被诅咒者的体内,将那丝诅咒的戾气给化解开来。

  “看在你小子的份上,就便宜了你那老子吧……”

  看着摇篮中正对自己笑着的婴儿,叶天摇了摇头,如果是杜强满是长疮的躺在这里,叶天才不会去给他救治呢。

  “云篆太虚,浩劫之初;乍遐乍迩,或沉或浮;沉疴能自痊,尘劳溺可扶;幽冥将有赖,由是升仙都……”

  起身将屋里的窗户全部关上之后,叶天盘膝坐在了摇篮旁边的地方,双手掐诀,口中有声的诵念起开经玄蕴咒来。

  和一般道士和尚诵经不同,配合着叶天的所掐的法诀,这段经文乍一出口,房间里的窗帘就无风自起,看不见的元气波动,在房间里震荡了起来。

  叶天低诵经文的声音,仿佛像是被一个扩音器扩大了一般,透过房门远远的传了出去,这种声音似乎充满了魔力,所过之处,好像连空气都凝结住了。

  “嗯?什么声音啊?”

  正在一楼说着话的杜强等人,也听到了从二楼传出的诵经声,一时间每个人都失去了说话的欲望,均是静静的听了起来。

  过了足足有二十多分钟,从二楼传来的诵经声才逐渐停歇了下来,而杜强纪然等人,心头明台有如被清净了一番,原先的一些恶念也尽皆除去了。

  要说收获最大的,自然就要数杜强了,在经文刚停下来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这几年那种一直束缚着自己的压力全然消失不见了,整个人的状态从所未有的好。

  又过了三分多钟之后,二楼紧闭着的婴儿房门被打开了,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叶天,额头上带了一层细密的汗迹。

  叶天以前没有动用过元气诵念经文,他没想到这种方式如此耗费元气,如果不是这趟大雪山之行使得隐疾尽复,叶天还真不见得能如此轻易的清楚这种巫术的诅咒呢。

  “叶……叶先生,刚……刚从那是?”见到叶天下来,杜强连忙迎了上去。

  “你和你儿子身上的诅咒已经被破掉了,记住,以后要多行善事,没事儿少他娘的去招惹那些外国娘们!”

  叶天前面的话听得杜强点头不已,但是听到叶天突然爆起了粗口,杜强脸上顿时露出了苦笑,就是叶天不交代,他这辈子也没再打算去和外国女人发生体液交流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