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天才相师》->正文四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九十章 建议
( 本章字数:3352 更新时间:2012-8-4 13:46:00 )

  “阿丁,你跟了我二十多年了,我也不能看着你日后出事,放心吧,等明年你和我一起来找叶天,让他给化解下吧!”

  让中年人没想到的是,唐文远对叶天的话竟然是深以为然,这让阿丁的大脑一时间有些短路了,他不知道在自个儿出去办事的时候,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唐……唐爷,您……您这是怎么啦?”

  中年人很是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他跟着唐文远20多年了,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一向为人强势的唐爷,却是对这小子言听计从。

  唐文远叹了口气,说道:“被他喊声老唐不丢人,只要他想,随时都能做这几十万洪门弟子的祖宗,阿丁,你不要去招惹他,否则坏了规矩,我都保不住你的……”

  “青帮“大”字辈?”

  听完唐文远的讲诉,阿丁也傻了眼,他本就出身青帮,十四五岁的时候就拎着把菜刀上街砍人了,后来是他们那个堂口有名的双花红棍,手下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

  不过在阿丁20多岁的时候,因为一件案子被迫离开了香港,唐文远喜爱其忠勇,就将他一直带着了身边,同样出身青帮的人,自然知道“大”字辈所代表的寓意了。

  “这事儿,谁都不能说!”

  唐文远看了阿丁一眼,其实却是说给高钱进和龙雪莲的,他不想让叶天知道事情是从他这里走漏出去的,从而对他有什么看法。

  “是,唐爷爷,我们知道的……”

  高钱进和龙雪莲都不是帮派中人,对这事儿的感觉远没阿丁来的震撼,而且不久之后两人就会去美国,所接触也多是西方人,想说也没地说去。

  至于罗致柄,则是更不会将这事儿给传出去了,在国内出了这么大的丑,还接连坏了帮里的规矩,即使叶天不追究,如果被帮里知道的话,也没他什么好果子吃的。

  ----------

  “师父说的没错,虽然咱们是正经的风水地师,该宰的肥羊还是要宰的吗……”

  出得酒店后,叶天的表情并没有像在房间里的那般无奈和生气,对于今儿的事来说,虽然不尽如人意,但怀里揣着加起来一百多万RMB的资料,叶天还是非常的满意。

  不管是江相派的骗子,还是叶天这样的风水相师,最忌讳的一个字都是同样的,那就是“贪”字,本来对龙雪莲说破符箓价格还有些生气的叶天,现在早已不再介怀了。

  想到自己刚才能拒绝数千万财富的诱冇惑,却是在小小的几十万上耿耿于怀,叶天也不禁笑了起来,而且话再说回来,自己未必就没有再赚数千万的机会。

  风水相师是靠什么吃饭的?自然是给人堪舆风水占卜算命,而改动人的命理,本身就是其中的一个服务项目,帮唐雪雪化解九阴绝脉,也并没有叶天所说的那样危言耸听。

  给李善元逆天改命遭受天谴,那是因为李善元阳寿已尽,等于是活生生的从天道强夺了两年的寿命,这种手段已经不是扰乱天机了,而是改变了天道的运转,其后果当然严重之极了。

  但唐雪雪的事情则不然,叶天在给她推演命理的时候,发现她本身阳寿就未尽,命中注定有贵人相助,帮她化解九阴绝脉,并不会遭受上次那样的元气反噬。

  所以叶天这才开口答应了下来,否则别说他和唐文远没什么交情,就是多次帮了他的卫红军找到头上,叶天也不会贸然出手的,整天帮人趋吉避凶,叶天岂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叶天得到祖师传承后,他对术法的理解,已经远超出老道对术法的认知了,只要他能突破现有的功法,很多在老道眼中算是逆天的手段,对于叶天而言却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得到的事情。

  “到时候是收个五千万,还是要个一亿呢?”

  想到唐文远出手的大方,叶天心里也不禁有些痒痒了,唐老爷子在他眼里,那就是一超级大肥羊啊,一个法器都舍得出几千万,那自个儿帮他孙女治好病,老头不知道会拿出什么样的手笔了。

  “出租车,靠,要淡定……”正想入非非的叶天突然发现,停在自己面前的一辆车都忘了上,而被别人抢了先,不由笑了起来。

  “哎,叶天,等等我……”

  叶天正要伸手去喊第二辆车过来的时候,身后传来喊声,“叶天,你去哪儿?我开车送你……”

  叶天回头一看,原来是胡军,笑道:“胡哥啊,我去趟银行就回家了,不用麻烦你了……”

  胡军一把拉住了叶天,笑道:“没事,我也正好找你聊聊,这段时间有些事情比较困惑,还想请叶大师指点一二啊……”

  “什么大师啊,叫我名字就成,胡哥,那先带我去银行吧。”眼瞅着胡军的车被酒店的人开到了面前,叶天也没推辞,自己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随手递给了门童一张小费,胡军坐上了驾驶的位置,他从小就是在四九城长大的,虽然离开了不少年,但对道路还是熟悉的很。

  车子驶离酒店之后,叶天坐在副驾驶上,开口问道:“胡哥,是有什么心事下不了主意吧?”

  从胡军的面相中,叶天能看出此人幼年凄苦,但到了二十多岁的时候,却是时来运转,等他到了中年,更是富贵逼人。

  而现在的胡军,正遇到他人生中的一个槛,选择对了一飞冲天,而选择错误的话,却是还要多蛰伏几年。

  听到叶天的话后,胡军面色稍稍怔了一下,不过开车的手还是很稳,想来也对,叶天如果没有点真才实学,唐文远也不至于对他那般态度了。

  虽然此刻不是谈话的时候,但叶天既然挑起了话头,胡军也就顺着问了下去,“叶天,我的根基是在东北,现在的事业也都在那边,不过家里长辈最近来京里发展了,你说……我要不要一起过来呢?”

  胡军的爷爷,是当年建国时的一位功勋卓著的将军,只不过在那场动乱中所受到的冲击太大,七十年代的时候就去世了。

  而胡军的父亲也因为他爷爷的原因,在七十年代中期被下放到了东北的部队里被看押了起来,在北京度过童年的胡军,当时跟着父亲吃了不少的苦头。

  不过胡军父亲这人生性极为坚韧,靠着自己的能力加上后来复出的一些长辈们的帮助,在部队中一步一个脚印,短短三十年的时间,他的军衔已经和去世的父亲相等了。

  从小就见惯了政治倾轧的胡军,却是不愿意再从政了,有了父亲这棵大树,他在东北的生意做的很不错,只是最近一纸调令,将他的父亲调入了北京。

  如此一来,胡军就要做出选择了,是跟随父亲进京,还是留在东北继续发展?

  东北的很多生意正在发展之中,胡军这一走,势必会受到影响,但进入北京发展,前景却更加的广阔,当然,环境也要相对复杂一点,这两者之间有利有弊,胡军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刚好发小高钱进说是要去见识个高人,胡军闲来没事,也就跟着来了,却没成想居然大开眼界,认识了叶天。

  听到胡军的话后,叶天沉吟了一会,开口说道:“胡大哥,有句老话不知道你听过没有,那就叫人挪活,树挪死!”

  “当然听过了,叶天,你是建议我过来?”胡军一听叶天的话,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呵呵,胡哥,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寓意很深的,甚至它说的根本就不是人挪动和树挪动的事,它说的是人要长久利于不败之地,就要不断发展,不能永远一成不变的。”

  叶天闻言笑了起来,不管胡军这次做出如何的选择,即使他现在不过来,几年之后一样会来的,叶天只不过画龙点睛的推动了一把而已。

  “你说的没错,我要好好的想一下……”

  胡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却是没有再说话,专心致志的开起车来,不多时就到了叶天所住的四合院外的银行门口。

  叶天推开车门,笑道:“胡哥,我到了,家也住里面,不用再送了,对了,有些事情晚做不如早做的……”

  “我明白了,叶天,这是我的片子,你拿好,以后有地方上解决不了的事情,给胡哥打个电话就行……”

  听到叶天的这句话后,胡军豁然开朗,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叶天,他和高钱进差不多,在北京没有什么朋友,能给叶天名片,那就是一种认可。

  叶天没有名片,拿出手机拨打了胡军的电话后,两人这才作别。

  对于今儿白送出去这一卦叶天倒是没怎么在意,人脉同样等同于财富,这张名片的价值或许在某些事情,是用金钱都无法衡量的。

  “一百三十多万,四合院的工程能加快一点了……”

  从银行出来后,叶天心情大好,上午还在纠结钱的问题,半天功夫就全解决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