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天才相师》->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熟人
( 本章字数:3374 更新时间:2012-8-3 13:32:00 )

  “小哥,我上学去啦……”

  刘蓝蓝的脑袋在后院垂花门处露了一下,很快又缩了回去。

  一年多没见,小丫头已经长成了大姑娘,而且还有了逆反心理,平时对爸妈的话不怎么爱听,倒是对叶天崇拜的很,华清大学说退学就退学了,这得多牛逼啊?

  “蓝蓝,给你点钱吃早点……”

  叶天从小就自己一个,没什么兄弟姐妹,是以对这个妹妹也是溺爱的很,搞的小姑整天拿这事念叨。

  “不用啦,哥,我有钱……”

  “死丫头,家里都做好饭了,非要去外面吃?”

  蓝蓝的声音从前院飘出,还掺杂着小姑的呵斥声,听得叶天会心的微笑起来,这样的生活,才有家的感觉。

  来到四合院已经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虽然这里练功的环境不如华清园,更不如茅山上的空气清新,但后院是叶天一人居住,他起的又早,影响倒是不大。

  “叶天,出来吃饭啦……”大姑的声音从前院传了过来。

  “叶天,那鸡汤是专给你煲和冬梅的,等下你们都喝掉啊……”

  大清早喝鸡汤,在这个家里也只有叶天和小姑有这般待遇,用老太太的话说,老叶家就这么一根独苗了,在他身上花再多钱都不心疼。

  “谢谢大姑……”叶天在飘着油花的汤面上吹了吹,一口气将整碗汤都喝了下去。

  虽然叶天帮老道逆天改命伤了元气,但是一年多远离尘世喧噪的茅山生活,让叶天的导气之术却日趋圆满,

  现在叶天已经不需要用大食量来补充身体消耗了,不过每日的药膳和进补还是需要的,刚来北京的前几天叶天都是自己煲药,后来被大姑看到后,这活就归了她了。

  “小天,来北京也半个多月了,你是怎么打算的?要不要重新参加次高考?再去上学啊?”这当爸的最是看不惯儿子游手好闲,饭没吃上几口,叶东平就开始念叨了起来。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爸,大学就算了,我再休息一段时间,出去找个工作吧……”

  原本十八九岁年龄进入大学,叶天就感觉有点格格不入,现在经历了老道生死之事,叶天的心理更是成熟了很多,让他再回到校园里,他肯定难以适应的。

  而且于清雅还有一年多就要毕业了,叶天可不想等到二十四五岁再出来工作,作为男人,他最起码不能让于清雅去承担日后家庭的经济来源。

  看到叶东平还想再说什么,叶天的大姑不答应了,把筷子往碗上一顿,开口说道:“东平,小天身体那么虚弱,你就不能消停几天再说这些?去去,吃完赶紧走,孩子比你会赚钱……”

  “得,得,当我什么都没说,大姐,您就惯着他吧……”

  听到大姐的话后,叶东平是一脸的苦笑,叶天这整日围着皇城根遛弯,陪着路边老头下棋打牌,偶尔还跑到公园的球场去打篮球,他怎么就没看出儿子身体哪点虚弱了?

  “找工作?你能受到了管束?”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叶东平对儿子的也是知之甚深,叶天从小就有点离经叛道,虽然长大收敛了很多,但却也不是那种甘愿被人眄视指使性格。

  “这个……还真不好说……”

  听到老爸的话后,叶天挠了挠头,他是属于那种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但实际内心很骄傲的人,让他去听人指示,叶天还真不行。

  其实这段时间叶天也在琢磨自己的未来,不是他眼高手低,反正出力气打工的活他是肯定不干的,话说麻衣一脉的传人那可都是脑力劳动者。

  去办公室做白领,又没有学历,叶天思来想去,似乎还只能干回自己的老本行,找个地给人占卜算卦去。

  不过天桥的算命摊子叶天也去转悠了,那里不是专业算命的地方,而是专业行骗的地,一个个都是大忽悠。

  叶天花了20块钱找了四个算命,发现那些人居然连天干地支的时辰都不懂,张着嘴就胡扯,没有一点儿技术含量,信口开河的就帮叶天安了好几个身冇份。

  有个老头甚至断言叶天有个八岁的儿子,并且近来会遇到劫难,如果叶天能拿出五百块钱来,他就帮叶天趋吉避凶,化解劫难,听得叶天差点没把那老头的摊子给砸了。

  叶天曾一度想去广东转转,因为师父曾经说过,在沿海地区风水相术的传承保存的相对要完整一些,而且信徒甚多,比较有利于这个职业的发展。

  不过叶天也知道,老爸和几个姑姑肯定不会让他去广东的,佛家讲因果,道家讲缘分,所以叶天也就没有强求,有些事情该来自然就会来了。

  看到父子俩都沉默不语了,叶冬兰没好气的瞪了弟弟一眼,说道:“行了,吃个饭说那么多干嘛,小天什么时候休息好了什么时候出去工作,大姑的退休工资够养活你的了……”

  “那就以后再说吧……”

  对于护着儿子的大姐,叶东平也是无可奈何,不过他虽然装修四合院开店把叶天的钱折腾的差不多了,但是古玩店每个月都有进项,小日子过的比上班族要强很多倍了,供养叶天吃饭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我吃饱了,维安,走,去店里吧……”吃过早饭后,叶东平抹了抹嘴拿起了包,招呼刘维安一起出了门。

  “爸,您怎么又回来了?”

  叶天吃了早饭后,正准备去皇城根下看老头下棋,还没出门,就迎面碰上了往里面走的叶东平。

  “小天,有个客户要来家里看点东西,我让你小姑夫先去潘家园了……”

  叶东平说着话将身后的人让了出来,刚好和叶天打了个照面,两人一时都愣住了。

  “您是沙行长吧?”叶天的记忆非常的好,虽然只见过沙行长一面,但仍然一眼就记住了他的相貌。

  “你……你是?”

  沙行长看着叶天熟悉的脸孔和那颇有几分另类的头发,却是一时记不起叶天的名字来了,只是感觉到对方在自己心目中应该是个很重要的人物。

  见到对方记不起自己了,叶天笑呵呵的说道:“沙行长贵人多忘事,我曾经和卫叔叔去过您的银行,在那里存了一百万!”

  听到叶天的提醒后,沙行长一拍脑门,大声喊道:“哎呦,你是叶天?看我这记性,该打,真是该打,小叶,你这头发怎么回事?自己染的?”

  其实这也不怪沙行长,一来行长大人日理万机,每天都要接触不同的人,二来叶天的头发使其相貌也有些改变,两人又不是很熟悉,是以第一眼就没认出来。

  不过沙行长对叶天这个名字却是牢牢记住了,原因无他,就在叶天给他指点了办公室的风水之后,那年刚一过完年,总行的任命就下来了。

  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在分行资历最浅,年龄最轻的沙副行长,居然接掌了行长的宝座,而原本他的一个最大竞争对手,却因为一些经济问题意外落马。

  虽然当上这个行长,不乏沙凌霄自己的运作和跑动,但是他始终都没忘记叶天那天在办公室所说的话,内心深处却是将叶天看成了自己此次升迁的最大工程。

  不过就在沙行长联系卫红军准备答谢叶天的时候,却得知叶天退学回家的事情,具体的原委就连卫红军也不是很清楚。

  虽然其后一年中,沙行长也多次向卫红军询问过叶天的消息,但是叶天一直都没来北京,这事儿也就渐渐的被沙行长给放在心底了。

  “不是,我……我说,沙先生,您……您怎么会认识小儿的?”

  叶天和沙凌霄这一番对话,顿时让叶东平有些傻眼了,而且听叶天的话,面前这位还是个什么行长?这些连他都不知道啊。

  昨天沙凌霄去到他店里,想买一方古砚台,不过按照古玩店的规矩,贵重的东西一般都不会存放在店里的,所以叶东平给对方留了名片,让他有空的时间到家里来看货。

  没成想这位沙先生还挺急的,刚才叶东平一出门就接到了对方的电话,而且还来到了四合院的巷子口处,这才有了先前的一幕。

  不过对于沙凌霄的来历,叶东平却是一无所知,只能从对方的谈吐中,感觉是个有身冇份的人,现在被儿子一口叫破,倒是符合了自己的猜测。

  “哈哈,叶老板,咱们这可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啊……”

  听到叶东平的话后,沙行长有些夸张的笑了起来,上前一步搂住了叶天的肩膀,开口说道:“小叶帮了我个大忙,一直想当面感谢来着,不过总是没找到机会,今儿可真是巧了……”

  “叶天帮过您的忙?我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叶东平愈发的糊涂了,他没想到一直在自己面前表现的颇为矜持和倨傲的这位沙行长,竟然会对儿子如此客气,甚至……还隐含着一丝示好的态度在里面。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