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天才相师》->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煞气入体
( 本章字数:3352 更新时间:2012-8-3 13:20:00 )

  “叶天,小雅呢?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刚刚进到四合院的大门,叶冬兰就迎了上来,叶家这一脉几十年来都是一代相传,老太太这是早就把于清雅当做侄媳妇来看待了。

  “大姑,清雅有课,今天没来……”叶天闻言苦笑了一声,于清雅在这家里比他还要受待见。

  “那要过完年才能见到这孩子啦?”

  老太太嘴里念叨了一句,顺手把拎着的一条鱼递给了刘维安,说道:“维安,把鱼杀了,然后炖汤给你媳妇喝,对她的病有好处……”

  “哎,大姐,我这就去……”

  刘维安答应了一声,拎着鱼就往公共厨房走去,那儿早就呆了俩老爷们,叶天二姑夫和大表哥都在那里杀鸡宰鸭呢。

  “小天,走,和大姑去屋里说话……”

  老太太一把拉住了叶天,听得那三个老爷们齐齐翻了个白眼,敢情不是你们老叶家的,就要干活啊?

  “嗯,俊寒怎么了?这嗓子都哭哑了啊?”

  刚掀起那hòuhòu的门帘,叶天就听到屋里传来一阵小孩子的哭声,搭眼看去,却是表哥陆琛的妻子云曦怀中的小家伙,在拼命的啼哭着。

  “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回事,从昨天你表哥回来后就一直哭,早上带着去医院看了,也不发烧也不感冒,医生也说不出什么来……”

  云曦的脸上有哭过的痕迹,儿子哭闹了一天,任是哪个当父母的也要受不了的,如果不是今儿是给叶天离开北京前送行的一顿饭,她根本就不会来的。

  “嫂子,给我看看……”听到云曦的话后,叶天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一下,伸出手把那大胖小子抱了过去。

  “叶天,你小心点……”看到叶天抱过了自己的孙子,二姑也从内屋走了出来,虽然是冬天穿的多,但摔了孩子也是不得了的事情。

  “没事,姑,我抱着说不准就不哭了呢……”叶天闻言笑了笑,低头看了下这孩子的面容,心中顿时一惊。

  在前几天的时候,叶天就见过这大胖小子,当时也给他看过面相,这孩子头大脑圆下巴宽,再大一点骨骼张开的话,是个当官的面相。

  而且小家伙上停光滑,也不像是有灾祸的,只是短短几天没见,这孩子眉心之间,竟然透着一股子黑气,也就是叶天常说的阴煞之气。

  “嫂子,您这几天带俊寒去哪里了啊?”

  叶天说着话,换了单手抱住了小家伙,然后右手一翻,掌心出现一枚铜钱,在陆俊寒的眼前晃悠了起来。

  “这天太冷,怕孩子感冒,哪儿都没去啊,一直在家呆着的……”

  云曦看到叶天在逗孩子,也没在意,她也认为能分散下儿子的注意力,或许就不会再哭了,这整整一天儿子的哭声差点都快让自己崩溃了。

  “那就怪了……”

  叶天闻言眉头皱了愈发紧了,这孩子出生一年多了都没事,说明家里的风水没有问题,那也就是说,他眉心这股阴煞之气,就是昨天才沾染上的了。

  “嫂子,琛哥没什么事吧?”

  叶天随口问道,手上的动作却没停,拿着那枚铜钱不住的在小家伙面前来回摆动着。

  虽然奇怪叶天问起了老公,不过云曦还是答道:“你哥没事啊,不过昨天回来挺累的,他工作就那样,干起事情来没日没夜的,哎,寒寒不哭啦,妈,寒寒不哭了……”

  正说着话,云曦突然发现,在叶天怀里的儿子竟然止住了哭声,两只白胖的小手握住了叶天手里的铜钱,却是很香甜的睡着了。

  听到儿媳的话后,叶天的二姑也走了过来,心疼的看了眼孙子,说道:“小云,我说这孩子可能受到惊吓了,让人给喊下魂就好了,你们两口子偏不听,等会醒了恐怕还会闹……”

  在老辈人看来,小孩子无端哭闹,肯定是被受惊了,这道理几乎四五十岁以上的人都会认可。

  不过很显然,云曦对叶天二姑的话有些不以为然,她老公是警察,自己又是教师,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对老人这一套很是反感。

  叶天听到云曦和二姑的争执后,连忙说道:“姑,没事的,小孩子哭闹很正常……”

  “都哭了一天了,睡不了半小时醒了又哭,这不是受惊是什么啊……”叶天的二姑虽然也是老师,不过对这些却是相信的很。

  “呵呵,姑,寒寒是体虚着凉了,睡一觉就好,给您抱着吧……”叶天闻言笑了笑,手指一勾,将小家伙攥着的铜钱取了出来。

  叶天的这枚铜钱可不是一般的风水法器,不敢说诸邪不侵,但驱除些许阴煞之气还是手到擒来的,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小俊寒眉心的黑气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不过受到阴煞之气的侵蚀,对小孩的身体还是会造成一定影响的,所以刚才叶天又不动声色的空手布阵,凝聚起一股生吉之气,注入到了小家伙的体内,等到他睡醒之后,又能活蹦乱跳了。

  “哎,真是好了,小云,你看寒寒刚才嘴唇还有些发青呢,现在都没了……”

  接过孙子后,叶冬竹叫了起来,引得云曦连忙抱过儿子,这一折腾也把小家伙折腾醒了,不过却是没有再哭闹了。

  “姑,你们在这,我去厨房帮帮忙去……”

  小家伙虽然暂时没事了,但是小孩子的抵抗力比较弱,如果再被外界因素影响的话,恐怕还会被阴气侵入,要找到病根,才能完全根除掉。

  在叶天看来,这病根恐怕就要出在自己那位表哥的身上了。

  到了厨房后,刚好见到刘维安将杀掉的鸡剁好,叶天连忙说道:“姑父,我来给炒个辣子**,在家里经常干这活的……”

  “你行不行啊?”

  刘维安有点怀疑的看向叶天,要知道,老叶家那三位姑奶奶,除了叶冬梅会做饭之外,另外两位可真的都是大小姐出身的。

  “咳,姑父,我从小就自己做饭,您放一百个心,保准好吃……”

  叶天抢过炒锅,对在另外一边洗着菜的陆琛喊道:“琛哥,姜葱洗好了都拿过来一点……”

  往锅里倒了油,等半热之后,加入了姜葱和红辣椒,稍微用铲子拨了一下,叶天就将鸡块倒了进去,“嗤啦”一声,不大的厨房里充满了烟气。

  “嘿,还真有一手啊……”别管叶天做出来的菜是否好吃,这动作却是让人看得赏心悦目,对叶天的话也是信了几分。

  “琛哥,您工作那么忙,今儿其实就不用来的……”

  叶天一边炒着锅里的菜,一边抬眼往陆琛的脸上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叶天的提着炒锅的手猛的一抖,差点没把菜给颠出来。

  和小寒寒脸上的黑气不同,陆琛的眉心印堂处,却是一团赤色,即使不用内观之术,透过皮肤都能发现,有如头疼时用手捏过血气聚在一起一般。

  这可是真正血光之灾的面相,如果说上次卫红军是有惊无险,那陆琛此刻就是大凶大险之相,如果严重一点,说不定就会危及生命的。

  陆琛却不知道叶天一眼看出了那么多东西,随口说道:“昨儿忙活了半夜,感觉有点累,今儿调休一天,这不正好赶上送你吗……”

  听到陆琛的话后,叶天装出一副好奇的样子,开口问道:“琛哥,你们法医平时接触的都是大案吧?最近是什么案子,能给我说说吗?”

  在道家看来,人身是有阴阳二气存在的,俗话说孤阳不生,独阴不长,人身死亡后失去了阳气,自然是阴气缠绕,这也是一些深山野坟处阴气森森的主要原因。

  像陆琛这种职业,几乎整天就是和尸体在打交道,所以叶天在听到云曦说孩子没有外出的时候,就断定是陆琛将煞气传给的儿子。

  不过叶天也有一些不解,人身死亡后所产生的阴气,并不足以对活人造成伤害的,更何况是陆琛这么一个血气方刚的壮年汉子,这中间肯定还有别的缘故。

  作为一个法医,陆琛的心思也算慎密,不过那都是对工作而言的,在家里却是没有那么多的防备,听到叶天的话后,笑着说道:“我敢说你小子敢听吗?这可都是死人的事情啊……”

  “琛哥,小看我不是?我从小在农村长大的,野坟场都睡过觉,还怕死人啊?”

  叶天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催促道:“琛哥快说,回头到了屋里,二姑一准不让你提这些事……”

  “好,说了害怕别怪我啊”

  陆琛闻言笑了笑,除了和同事之外,他倒是真的很少和外人谈及工作,难得叶天感兴趣,当下说道:“昨天就办了个很古怪的案子,密云的一个老板死掉了,叶天,你知道是怎么死的吗?”

  “怎么死的?”叶天一边说着话,一边抄起了锅,将里面已经炒熟了的辣子鸡盛到了盘子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