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天才相师》->正文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上一代的恩怨
( 本章字数:3396 更新时间:2012-8-3 13:13:00 )

  一九九六年的元旦,刚停歇了没几天的大雪,又纷纷扬扬的下了起来,为北京这座古老的城市披上了一层银妆。

  不过再严寒的天气也挡不住出游的人们,在挂着“喜迎元旦,的商场或者是公园门口,到处都充满了欢声笑语,洋溢着节日的气氛。

  “哥哥,哥哥,我挂不上去,你来帮忙啊……”,

  在景山公园的一处四合院院落里,也充满了过节的气氛,刘蓝蓝拿着几个红色的灯笼,准备挂到门前,只是个子太矮,怎么都够不到。

  刘蓝蓝这一代人大多都是独生子女,大伯和阿姨家的孩子都要比她大出十多岁,平时也没什么同龄的亲戚一起玩,自从叶天和于清雅来到,小丫头总是跟在身后哥哥姐姐的叫个不停。

  “蓝蓝,我来,别摔着了……”

  叶天听到蓝蓝的喊声后,掀开布帘从屋里走了出去,看到刘蓝蓝正搬个板凳准备踩上去,连忙把她抱下来自己将灯笼挂了上去。

  从上次跟刘维安回到这个四合院,叶天的身份也被挑明了,和他想象中或许会遇到什么阻碍不同,包括听到消息后连夜从东城赶到叶冬梅家的二姑,都对他是喜爱有加。

  要知道,老叶家一向男丁都不旺盛,到了叶东平这一辈更是独苗一个,如果不是大姐叶冬兰积怨难消,那两个姑姑早就把这个弟弟找回来了。

  眼下平白多了个亲侄子,这几个女人心里都是笑开了花,就连对叶天父亲还有些埋怨的老太太,那也是怎么看这侄子怎么顺眼。

  至于那笔钱的事情,叶天则是都推到了于清雅的身上,说是于清雅父亲的朋友借给他的,叶东平还不知道小姑生病的事情,叶天想等寒假回家,再和父亲谈起这件事,并且让他回京给大姑道歉。

  这个道理倒是站得住脚,尤其是给了老太太个台阶下,让她也很满意,而且由此一来,几个长辈愈发喜欢于清雅了。

  叶天的大姑叶冬兰更是拿了副金耳环,说是老叶家家传的,非要送给于清雅不成,搞得那丫头今儿一直脸红红的。

  “蓝蓝,让你哥歇会,别老缠着他......,

  屋里传来叶冬梅的声音,不过虽然是在训斥女儿,声音里却充满了喜悦,他们家……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和高兴过了。

  今儿一大早大姐二姐两家人都来到了叶冬梅的家里,加上叶天和于清雅,整个内屋外屋都挤满了人,除了叶东平不在之外,老叶家的人算走到齐了。

  叶冬兰的老伴在五年前就去世了,她的一个女儿嫁到济南,算是一个人在北京,不过经常义务去街道办帮忙,倒是活得挺充实的。

  叶天的二姑叫做叶冬竹,夫妻两个都是西城中学的老师,现在还没有退休,有一个儿子已经结婚了,生了个男孩刚刚会跑,一家子也都来了。

  说老实话,这种场合虽然让叶天感到很温馨,但也有点不习惯,他从小一个人呆惯了的,现在一屋子人围着他问东问西,逃跑的心思都快生出来了。

  “叶天,别忙活了,进来吃饭吧……”

  门帘掀起,一个三十出头的壮年汉子冲着叶天招呼了一声,他叫陆琛,是叶天的大表哥,法医专业毕业的,现在市**局相关部门工作,算是个很体面的工作。

  “表哥,来了,蓝蓝,吃饭去“……

  叶天点了点头,带着蓝蓝进到了屋里,里面桌子上已经摆好了菜,四个凉菜两荤两素,另外还有八个热菜,满满当当的摆了一桌子。

  陆深拿了瓶白酒,挨个给自己老爸和刘维安倒上之后,看向叶天问道:“小天,喝点酒?”

  “喝点……”

  叶天点了点头,他从小没少和老爸喝酒,对于二锅头的味道早就深入骨髓了,一两斤就根本不在话下。

  喝了酒桌上的气氛自然就热闹了起来,别看刘维安人老实,酒量可真不错,喝到最后陆探爷俩都扛不住了,还是叶天给打的圆场。

  吃过饭后,让叶天感到惊愕的是,陆琛爷俩还有刘维安,居然老老实实的收拾起桌子来,这在北京普通家庭可是不常见的,老爷们收拾家务,说出去倍丢份儿。

  回头看看三个姑姑,却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叶天不由苦笑不已,怪不得老爸做起家务来那么利索呢?敢情有这么几位姐姐,想不勤快都不成。

  “叶天,来,姑姑和你说说话……”

  男人们去收拾家务了,叶天的二姑让陆琛的妻子云曦带着孩子和蓝蓝去外面玩,于清雅见到这架势,也跟着出去了。

  “姑,什么事儿啊?”

  叶天跟到内屋,看到大姑小姑

  都坐在床上,连忙搬了张椅子在床边坐下了,开口说道:“小姑,不会又说钱的事情吧,我都说了,那钱不用你们管的……”

  在得知叶天的钱是从于清雅处借来的之后,他这几个姑姑就添了心思,除了叶冬梅是实在没办法之外,大姐和二姐这段时间都在想办法张罗钱呢。

  听到叶天的话后,叶冬兰摇了摇头,说道:“小天,这可不行,等年前差不多就能凑够20万了,到时候你还给人家,咱们老叶家不能沾这便宜……”

  “沾什么便宜啦?大姑,那镯子可还在她手镯上戴着呢,再说了,是我送的,您几位就别操这心了,还是想想小姑过完年做手术的事情吧……”叶天摇了摇头,三两句话岔开了话题。

  在叶冬梅拿到那二十万之后,刘维安第二天就联系了医院,经过一番协商和沟通,和叶冬梅肾源相匹配的那个人,同意了在春节后进行肾移植的手术。

  而在这段时间内,叶冬梅所要做的就是把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争取在移植手术完成后能减少排斥反应,顺利的与其融合。

  看到叶天一副大人口吻的样子,叶冬梅几人都笑了起来,叶冬兰开口说道:“小天,这事不是你该操心的,钱的问题就不用说了,天姑和你说点别的事吧....”

  “别的事?大姑,您说……”叶天坐正了身体。

  “小天,我不知道东平有没有和你说过关于你母亲的事情?”

  这次提到弟弟,叶冬兰难得的没有发火,她已经从叶天口中知道叶东平这些年来都是孑身一人过来的,对弟弟的怨恨基本上也消失的差不多了。

  “我母亲的事?爸从来没有提过,大姑,您知道些什么吗?”叶天的口气虽然很平稳,但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渴望。

  听到叶天的话后,姐妹三个对视了一眼,还是由叶天的大姑开口说道:“小天,你也不小了,这事不应谈瞒着你,东平不说,姑姑来告诉你吧……

  你的祖爷爷,曾经是北洋政府的一位高官,后来民国成立后,在北京也担任过公职,当时叶家可谓是风光一时……”

  叶冬兰这一番话足足说了大半个小时,而所讲诉的事情,也颇为曲折离奇,直到老太太讲完后,叶天还没回过神来。

  原来这姐妹三个口中的老叶家,也并非是无名之辈,在中垩国近代史上,也曾经留下了不可抹杀掉的痕迹,尤其是叶天的曾爷爷,在当年的袁大总统手下也是一号人物。

  而叶天母亲有一位叔爷,也就是宋浩天的亲叔叔,在民国之前则是跟随孙先生的,在袁大总统称帝的时候,被北洋给抓了起来。

  宋家当时在京城那也是根深蒂固的大家族,自家的嫡系子孙被抓,立马是托人花钱找关系,这一找,就找到了叶天曾爷爷的头上,送上了大批的财物。

  当时叶天的曾爷爷一口答应了下来,准备斡旋这件事情,谁知道当时那位大总统一纸急令,把他给调往河南,等再回到四九城的时候,宋浩天的叔叔却已经是人头落地了。

  收钱不办事,这在那个混乱的年代可是常有的事情,叶家的老爷子当时也没放在心上,只是宋家也非小门小户,虽然没有立刻去找叶家说理,但这仇……,却算是结下了。

  俗话说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等到建国解放后,宋家却是因为曾经在战争时期给予过执政党帮助的原因,躲过了五十年代初期的几次运垩动。

  但是叶家,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老爷子在北洋政府和民国政府任职的经历,成了叶家的一大污点,加上宋家的推波助澜,老爷子在七八十岁高龄的时候,竟然被关进了监狱,还没等最终的结果出来,几个月后就郁郁而终了。

  如此一来,宋叶两家算是结下了深仇大恨,只是宋家当年做的是工业,即使在那困难的时期,仍然可以开枝散叶发展壮大。

  而叶家则不然,几十年都靠着老爷子撑着,老爷子一去,整个家族就分崩离析,叶天的爷爷最终也只能进工厂做了个工人,当年显赫一时的家族,算是彻底败落了。

  不过叶家虽然破败了,但是两家的恩怨,却谁也没有忘记,这也是当年叶东平和叶天母亲结合后,同时受到两家责难的主要原因。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