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校园侠医》->第二卷 侠医之四刃传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六十八节 素女彩儿
( 本章字数:3546 更新时间:2008-1-3 4:30:00 )

  外面传来一阵喧哗,还间夹着阵阵悲戚的哭声。我喝了一口叮当递过来的茶水,随口问道:“怎么这么吵?” 
  叮当嘴快:“外面的苗人把今天在屋子里的女子都弄到外面空地上,说是她们婚前不洁,要按照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全部烧死呢!” 
  “你们怎么不去阻止啊?”我急道。 
  “阳顶门主去了啊,劝了半天也没用。还有茅十三也去了,估计也不行。这里的民风古训传了上千年,不是我们几句话能说动的。” 
  我摇晃着朝门外走去,被伤到的胸口隐隐作痛,烈焰关切的道:“小愁,这些老顽固说不听的,还是不要出去受气了。” 
  早晨我不救这些女子是因为我没有能力救下她们,可现在救下她们了,这些可怜的人却又要被自己的亲人杀死。烈焰和叮当搀扶着愤怒的我朝外走去,门外空地上果真摆着满地的柴火,柴火上坐着几十个哭哭啼啼的少女,不少穿苗族服装的男人正朝上面浇着油脂一类的易燃物。 
  阳顶门主正在和阿彩爷爷激烈的争论着,旁边的茅十三显然也束手无策,急得就差捏着拳头打上去了。 
  眼见一切布置完毕,有人举着火把朝柴火处走了过去,我们带来的人都围在空地四周,他们本来就是刚从山野中出来,对这一切显得既新鲜兴奋,还不时的发出“霍霍”声助兴。 
  在里面陪着这些女子的阿彩被人强行拖了出来,她一见我立刻泪如泉涌:“小愁,你救救我的姐妹吧,她们跟我从小一块长大,我知道你有办法的!” 
  说话间,火堆已经被人点燃,被油脂浇过的干柴忽忽的烧了起来,火里火外哭喊成一片。我暗骂这点火的人速度真快,当下毫不迟疑的用尽力气吼道:“是男人的都给进去灭火!” 
  我带来的人先是一愣。随即立刻冲进火堆,五百人硬生生的将火堆给踏灭了。一个个受惊的女子被人抱了出来,阿彩的爷爷颤颤巍巍的拄着拐棍领着一帮老头走了过来:“你……你凭什么管我们的事?” 
  我懒得理这顽固的老头,吩咐下去道:“谁救出的女子就是谁的老婆,如果有人敢再伤害她们,别跟他们客气!” 
  所人的人欢呼成一片,就连阿彩本族的人都有不少露出笑容。我的身体因为刚刚用力过度,再也支撑不住,一歪身倒在烈焰怀里。 
  茅十三怕飞霜门的残余势力偷袭,干脆在飞霜门原来的防御上再加了几道阵法,这都是从我给他的那本书里悟出来的,一个阵扣着一个阵,异常厉害。 
  由于飞霜镇的人殷切挽留,我们的人也暂时在这扎下根来。阿彩的爷爷大概因为烧死少女一举不得人心,已经退位让贤。倒是阿彩这丫头,三天两天就往我这跑,就连烈焰这呆头鹅也不禁提醒道:“阿彩是不是喜欢上你了啊?” 
  静养了十天,伤势总算好了大半,我在外面练了一回拳,舒展了下筋骨出了身大汗。叮当笑嘻嘻的走过来道:“小愁哥哥,阿彩又来了,还是用你在休息的借口挡她回去吗?”我点点头,赶紧朝洗澡房走去,我可不想再多个老婆管我。 
  房子里的热水已经烧好了,一个戴着布帽满脸黑灰的纤瘦身影正细心的调试水温。我迫不及待的脱去衣物,跳进热气蒸腾的大木桶里,大叫一声舒服。 
  替我弄水的人怔怔的站在木桶边上,一脸惊吓的表情,我笑道:“愣着干嘛,闲着也是闲着,没事替我搓搓背吧!” 
  连喊了两遍,这人才蠕蠕的恩了一声。我暗自好笑,这家伙可真够笨的,居然烧个洗澡水都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一双柔软的手在我背上游走,轻柔得像女子一般,我把下巴舒服的枕在木桶边缘,露出一大个背让她替我搓洗。忽然这人从背后一把抱住我的脖子,我以为是被偷袭了,刚想回身一掌,忽然一丝淡淡的野花香气传入鼻孔。 
  我急忙收手,回头摘下这人的帽子,一头秀发散了开来,竟然是苗族少女阿彩。 
  “你怎么进来的啊?”我下意识的在水里把双腿蜷了起来,挡住要害部位。谁知道阿彩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的继续替我搓洗。问了好半天,她才转过身赌气的站在一旁,半晌又回过头来委屈道:“你不是在休息吗?我看是讨厌我吧!” 
  “不不不……我怎么会讨厌你呢?” 
  “不讨厌那就是喜欢!”阿彩眼儿一弯:“我也喜欢你,那你娶了我吧!”她说笑就笑,眼角还挂着泪珠,样子可爱之极。 
  她红着脸低着头在我的浴桶里洗掉脸上的黑灰,双手又重新缠上我的脖子,大胆而顽皮的把脸蛋贴在我的后背,柔软而温暖。 
  我没说话,低头看着她的丝丝秀发滑落进水里舒卷出各种各样奇怪的样子。时间在一瞬间凝结,终于我咳嗽一声打碎沉默:“阿彩,实话告诉你吧,我……我已经有两个老婆了。” 
  脖子上的手无力的掉进木桶里,接着一颗一颗珍珠般的眼泪叮叮滴滴的和洗澡水溶为一体。我明显感觉到身后的人儿微微的颤抖,半晌,阿彩抽回手臂,一道光线随着开门的声音溜进屋里,又随着关门的声音暗了下去。 
  刚刚还扑通乱跳的心一下子像掉入冰窖,我的头重重的垂在木桶边缘上。 
  “哗啦”一声水响,溅射的水珠迷离了我的双眼,等我把眼中的水抹去,阿彩已经全身湿透的站在我的面前。宽大的衣服被水一浸,全身美妙的曲线一览无遗。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双手绕过脑后,解开肚兜的绳结,缓缓的从衣服的下摆把整个肚兜抽出,两点乳豆顿时凸现了出来。看得我咽了一口口水,赶紧按住她的双手喃喃道:“阿彩,快穿上衣服,不要再脱了!” 
  “我……我自愿的!”阿彩玉牙紧咬住下唇,像一条水蛇般缠了过来,推攘之下,不知怎么竟然将她的衣服褪了个精光,微黑但很滑腻的肌肤让人摸上去再也不忍心挪开。她湿润的嘴唇主动凑了过来,闭着眼睛在我的脸上寻找可以包容她香舌的地方。 
  木桶很小,两个赤裸的身子在里面刚好可以将臀部朝后挪出半尺来长的距离,我的手从阿彩的腰滑向她的股沟,她也热烈的回应着我的举动,虽然很生涩,但是却能清楚感觉到她骨子里的狂野。 
  水渐渐凉了,我们却将身体的躁动提升至极点,在阿彩痛咬嘴唇发出的呻吟声中,一丝丝鲜血在水中开出朵朵淡淡的小花。 
  阿彩滑腻的身子从我的怀里溜走,悄然而去。屋子里只残存着一缕淡香,我若有所失的呆坐在凉却的澡桶中,犹豫着该怎么去跟馥儿和灵儿解释这个事情。 
  吃午饭的时候,烈焰和叮当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神色恍惚的往嘴里夹着菜,好几次都差点送到鼻孔里去。忽然他们俩同时大笑了起来,叮当顽皮的冲我眨着眼睛道:“小愁哥哥,看你眉目含春,是不是咱们又要多个嫂子了啊?” 
  一看他们一副万事算定的样子,我这才明白过来阿彩能进到我洗澡的屋子,显然是被人放水了。 
  “兄弟,男人做事可要有头有尾,你看看人家阿彩,哪天不朝这跑个三五趟?你可不能辜负人家的一片苦心哦!”烈焰一语双关的看着我,见我没反对的意思,立刻跑到门外提来两大捆包着红绸的礼物哈哈大笑道:“走吧,咱们去给你提亲去,聘礼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这不是把我往独木桥上赶吗,我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叮当笑道:“阿彩姐姐那么好,我相信灵儿姐姐和馥儿姐也会喜欢她的啦!” 
  这句话将我的顾虑打消不少,既然做了总不能让人家女生来承担后果吧,更何况在这个思想闭塞的地方,一个失贞的女子一旦被人知道,那可不是一件小事啊! 
  这一想通,我连饭都吃不下了,带着烈焰叮当兴高采烈的出门朝镇子的方向而去。到了阿彩家开的旅店,她告密的老爹一见我们,立刻跪倒在地上。我知道他告密也是为了救人,早就原谅了他。再说他是阿彩的父亲,这个样子跪在我面前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我急忙上前一步把他扶了起来,叮当充做媒婆说明来意。谁知阿彩的老爹长长的叹了口气道:“晚了。彩儿已经收拾东西,骑着快马走了好几个时辰了。” 
  我心一凉,使劲的抓着他的胳膊摇晃起来:“那她去哪里了啊?” 
  阿彩的父亲无助的摇了摇头:“出了镇子就不知道朝哪个方向去了。”烈焰带着人朝镇外追去,可这人海茫茫,上哪去找人啊。 
  我一个人缓缓的在镇子里游荡着,不知不觉到了那天跟阿彩藏身的树洞外,思念之情油然而生,我静静的靠着大树,满脑子都是阿彩的影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