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校园侠医》->第二卷 侠医之四刃传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六十七节 冷门邪事
( 本章字数:4783 更新时间:2008-1-3 4:30:00 )

  三十六盏红烛台将屋子里照得比白天还要明亮,屋梁上垂下百多根拇指粗细的绳索,绳索的另一头吊着一个个年轻貌美的裸身少女。她们双脚离地半尺多高,双手被反绑在身后,通身的皮肤光泽而红润,在烛光里散发出耀眼的柔和光芒。 
  屋子里的少女们艰难的咬着嘴唇细声呻吟,似乎在强力克制自己的诱惑。终于,有人忍受不住这种煎熬,放声的荡叫了起来,这一下可好,所有女子的心理防线顿时被击破,一个接一个的荡叫,屋子里传出的声音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听得腿软无力。 
  冷怜盘腿坐在屋子当中,额头直冒冷汗,神情专注的正练着功。忽然他的身子猛的爆长,衣服被撑破成一块一块的碎布,两眼陡然睁开,双目赤红的跳起来抱住身边绳索上的少女,嘴唇猛的凑了过去。 
  这倒霉的少女周身的皮肤迅速退化,渐渐的皱了起来。这该死的家伙,又在练那该死的柔情决了,看今天晚上这架势,恐怕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吧。 
  周围的女子一见到冷怜扑了过来,越来越兴奋的放声大叫,看这样子,显然是先前被喂了跟老虎庄园里一样的春药。 
  冷怜弄完一个,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立刻扑向另外一个,我注意到他下身的东西不断的缩小,到第五个女子的身体上时已经缩成了一根牙签状的东西。这下轮到我乐了,没想到我的猜测还真没错,这小子还真是一个假男人。 
  远处传来了喊杀声,飞霜门里顿时灯火通明,我知道烈焰他们开始进攻了,这才一脚把房顶揣了个大洞,跳进屋去。 
  脚刚一下地,屋子里的呻吟声就让我双腿发软险些站不住脚,深深的吸了口气,我立刻屏息凝神的朝冷怜攻击过去,借此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冷怜见我从天而降,也是大吃一惊,急忙从地上拾起一块破布条挡在身前,怒道:“你这混蛋,怎么什么地方你都要搅和!今天我要你直着进来,横着出去!” 
  我偷笑着揶揄道:“别挡了,我都看见了,不就是牙签么,还可以一物二用,吃完饭后掏掏牙齿,多省事啊!” 
  这话气得冷怜一脸通红,挥舞着双掌就要扑过来,忽然我身后一阵掌风横来,冷凤凰的声音传来:“怜儿继续练功,别管这边。” 
  冷怜哼了一声,又跳到一个女子身上,冷凤凰朝我扑了过来,上次那个太监老头冷情天不在,我自然不用怕她。但是我又担心这老头会忽然出现,我可没自信能在他手下走完十招。 
  “小凤凰啊,我可不想辣手摧花,快去叫那老头子来跟我打。” 
  “先打过老娘再说吧!”本来想从她嘴里套出冷情天的下落,没想到这只老凤凰这么狡猾。 
  冷凤凰武功不弱,单打独斗恐怕要胜我也要在百招以外了,再加上我不时偷袭冷怜,把冷凤凰搞得个手忙脚乱。而此时喊杀声已经传到门外了,“轰”的一声,大门塌了下来,里面的景象顿时让门外站着的上百人看了个目瞪口呆。 
  烈焰叮当冲了进来,我急忙叫道:“别管我,先去打那个光身子的太监,再让他乱搞,这屋子里的女子都要死光光了!” 
  冷凤凰一掌推向烈焰叮当,将他们拦了下来,急道:“怜儿你快点啊,坚持住,太爷爷就快回来了!” 
  一听到冷情天那变态的老东西不在,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看着烈焰一跟冷凤凰缠上,我立刻跳出圈子,迅雷不及掩耳的运足全身功力一拳朝冷怜的背心击去,他抱着吊在绳子上的女子灵巧的转了一个圈,将女子的正面移向我。 
  两峰嫩白高挺的玉乳横在我的眼前,我急忙收拳,脸蛋硬生生的撞在软软的乳房上,那女子嘴里顿时嚷出一声消魂的呻吟。 
  冷怜阴阴一笑,并不跟我缠斗,从这个女人的身子荡到那个女人的身子,我也只能跟他一样,抓去女人的身子追去。由于我们的手不时触碰到这些女子的敏感部位,新的一轮呻吟高潮又叫开了来。 
  外面忽然乱了起来,我最不想看见的人终于出现了,太监老头冷情天一路杀了进来,根本没人可挡。叮当迅速组织起一队人朝他投掷带毒的暗器,这才减缓了他的身法。 
  可是百多人还是没能把这变态老头挡在外面,冷情天所过之处,死伤无数,人墙顺势而倒。他一个筋斗翻了进来,一掌将烈焰霹开,另一掌朝我扫来,挡在我面前的几个女子顿时香消玉损。 
  “孙儿,练你的功去,有太爷爷在这,谁他妈也动不了你。”冷情天尖尖嗓子发出来的声音简直太难听了,我皱了皱眉头,心道这个太监在这的话我们还真拿他们没办法。 
  飞霜门已经被我们控制下来,伤痕累累的阳顶门主也被救了出来,看他衣衫破烂的样子显然吃了不少的苦头。他这把老骨头还真算硬朗,刚一放出来,又立刻冲了过来跟我们并肩作战。 
  现在追杀冷怜只能误伤更多的女子,我干脆大大咧咧的站到冷情天的面前道:“老头啊,人救出来了,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哦!” 
  “想走?哼哼哼哼哼哼……”冷情天这阵冷哼恐怕是我自出生以来听到过最难听的声音。 
  说话的这会功夫又有数十个女子被冷怜吸成了干皮囊,阳顶门主忍了半天终于还是没忍住,一指朝冷怜的后背点去。 
  我暗骂冲动的阳顶门主,刚吃了一个亏还没长记性。现在我们几个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拿什么去保护这些女人啊? 
  本来我想拖延时间,看看能不能把这老怪物引到外面去,没想到阳顶门主的冲动顿时惹恼了冷情天,我们还没看清他怎么移动身子,只觉得眼前一晃,他就横在了阳顶门主的前面,硬生生的把人给丢了出去。 
  烈焰不服气的怒吼一声:“拼了!”一出手便是家传绝学火凤指,叮当也夫唱妇随,扬手便是一篷针雨。冷情天不屑的撇嘴道:“这不就是烈老头子玩的那花样吗,就算你太爷爷来了也未必管用,小家伙自杀的话我给老朋友一个面子留你个全尸!” 
  “我太爷爷?我太爷爷来了恐怕就轮不到你嚣张了!”烈焰一指点在冷情天的胸口,可他竟然还像个没事人一般继续说道:“我说你不行吧小子,前几个月我还和你太爷爷打了一场,他被我一脚踢中屁股,相比现在连凳子都不能坐呢!哈哈!” 
  “你胡说!我太爷爷早就死了,你刚从地狱来吧!”烈焰挣扎了几下,手指竟然被粘在了冷情天的胸口扯不回来了。他将烈焰的身子一转,叮当的暗器全都打在了烈焰的背上。 
  “连唐老头的曾孙女也来了,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今天我放你一马,走吧。” 
  我知道有这太监老头在,我们今天肯定讨不了好去,就算外面几百人全上,也只是徒增伤亡而已。我暗递了一个眼色,让叮当赶紧退出去,现在是能保住一个算一个,可这丫头一心惦记烈焰的安危,一扬手又是一阵暗器射了过去。 
  我指头一挥,两星蓝焰一前一后的跳了过去,随后是我聚集全身功力的一掌。冷情天托大,藐视的露出半个身子给我。我心中大喜,毫不客气的击在他胸口,饶是冷情天功力通玄,也未必能料到我身怀二种功力,这一下竟然将他逼退半步,也成功将烈焰从他的手里抢了回来。 
  “你们快带人退!我掩护!”我刚说完,恼羞成怒的冷情天就扑了上来:“小子,看不出你还真有两下子,受死吧!” 
  我满以为我能接下他这一掌,谁知道迎上去的手掌扑了个空,胸口却传来疼痛的感觉。一低头才发现自己胸口上衣衫破裂,一只草绿色的掌印印在胸口,异常的诡异。等看明白这一切,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我才像一只断线风筝慢慢的朝后面飞去。 
  口中的鲜血甜中带腥,估计这回算是受了出道以来伤得最重的一次。就连上次在无神门前被雷镇父子所伤,也没能让我感觉如此难受。我挣扎着想坐起来,可是身子竟然一点不听使唤,太监老头的尖笑声传入耳朵:“中了我的柔情决,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难道我莫小愁就注定要挂在这里了?我拼尽全力想喊烈焰他们快跑,没想到却只是喷出了一口鲜血。 
  “小愁!”烈焰扑在我的身上,想带着我一起走,老头哼道:“还是我来成全你们俩吧,黄泉路上再做兄弟,也算是老夫对老朋友有个交代了。” 
  “老太监你什么时候也欺负起小娃娃来了?”被我踏破的房顶上跳下一个人落到我的身边,在我身上点了几指,封住我的经脉,看看伤势之后又掏出一粒丹药塞进我的嘴里。我这才缓过气来睁开眼惊喜的叫了声:“师傅,你再晚来一步可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呸呸呸,有我在你小子想死都没机会!”朱弘的忽然出现让冷情天一惊,那句“老太监”更是让他险些抓狂。 
  朱弘虽然看上去是一副中年人的模样,可他老气横秋的样子却震慑住了冷情天:“老太监,躲了几十年,怎么忽然想起露头了?” 
  冷怜一点关心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只顾着拼命吮吸女子的阴元。朱弘趁冷情天不注意一拂衣袖,一股大力顿时将冷怜拽了过来。倒提着他双腿凑近下身一看,呵呵笑道:“还好,再晚一点就让你练成了!” 
  “你是……朱弘!”冷情天惊讶的叫道:“当年你不是死了吗?” 
  “我是谁啊,阎王爷他敢收吗?”朱弘环视了周围挂着的裸体少女,眉头一皱道:“都快入土的人了,竟然还出来害人,难怪你冷家世代太监。这邪门歪道的功夫能炼么?” 
  我依着烈焰的半个身子坐了起来,抬头一看冷怜双腿之间,刚刚还像牙签粗细的东西现在已经如同一根绣花针了,不知道他再吸几个女子的阴元,那东西会不会完全缩了进去。 
  冷情天一见太孙子落进他人的手里,顿时急道:“朱老头,你别乱来!”只可惜说话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朱弘毫不客气的点中冷怜的气海穴,散去他的功力。 
  冷家三人同时惊呼起来,朱弘冷冷的把冷怜抛给冲上来的冷凤凰,随即和冷情天战成一团。屋子里只看见两团影子闪来闪去,两人似乎嫌场地不宽敞,双双跃出屋顶,朝远处而去。 
  烈焰想拦住冷凤凰,可是护子心切的她如同疯了一般,抱着冷怜直往外冲,身上被涌上来的男人们砍得鲜血横流也没停下脚步。这母牛护犊的场面感动了我,心道反正冷怜现在男人不算男人,女人不算女人,说不定连尿都知道从哪撒出来呢。再加上他内功已废,就放他一马吧。 
  烈焰也不是赶尽杀绝的人,早就摆摆手示意放了她们母子,又叫了一队人进来将绳索上捆绑的少女放了下来。 
  阿彩扶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从外面走了过来,原本活泼的她在这个老头面前居然文静起来,不用说也知道是她的族长爷爷。只可惜我中了冷情天的柔情决,自顾不暇的运功疗伤,也多亏师傅喂的丹药管用,要不然现在我早一命呜呼了。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我猛的睁开眼睛,已是掌灯时分。烈焰叮当站在旁边焦急的替我护法,低头一看胸口,那只绿色的掌印已渐渐模糊成一片,我叹了口气,巍巍的站了起来。 
  “小愁你没事吧?”烈焰焦急的问道。 
  “没事”,我摇摇头强笑道:“只是估计十天半个月再也没办法跟人打架了而已。” 
  叮当递过来一封信道:“朱弘前辈刚刚回来过,见你还在疗伤,留下这封信匆匆走了。” 
  我当着大家的面拆开一看,信中说消失很多年的冷情天忽然出现这事似乎有一个很大的阴谋,师傅让我自己小心,他已经动身去查这件事。信封里还有几粒药丸,散发着阵阵清香,应该都是灵药一类的东西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