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校园侠医》->第二卷 侠医之四刃传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六十四节 飞霜之门
( 本章字数:4660 更新时间:2008-1-3 4:30:00 )

  见时机成熟,我弹指点了依依的睡穴,将她放在船中的暖床之上。顺手一把将嫣然搂了过来,上下其手温存一番,爱怜道:“别急,慢慢说,小爷我救的就是你这般聪明的女人。” 
  这一听之下才知道,白眉虎竟然与飞霜门勾结,老虎庄园中的女子大多是从飞霜门送过来的,而且这些女子之前都被人刻意传授了汲取男人阳精之术。虽然能让贪色之人当时欲死欲仙,但日久之后也会落个功力尽失的下场。而这些施术女子,等到体内所汲取精华不能消化之际,也就是她们亡命之时。 
  更可悲的是,这些女子一但学了这损人害己的邪术,便不能自己,每每夜深之时就必须与会内功的男子交和,否则全身如蛆虫附骨,难受异常。 
  为什么飞霜门会做这损人不利己的事呢?想到冷怜那娘娘腔的样子就不爽,我不屑的哼了哼,难说最近各派灭门的事情说不定跟飞霜门有那么一点关系,看样子天亮真的该去飞霜门走一遭看看。 
  舟外风声正紧,夜色已深。嫣然早就乖乖的将身子贴了过来,小嘴含着美酒一口一口的送了过来,微弱的呻吟声挑逗着我的灵魂。她的双足纠缠在我的身体上,不厌其烦的摩擦着男人身体的敏感部位。我无力的想推开她,谁知嫣然轻轻附耳呢喃:“嫣然身上起火了,请二老爷救命呀。” 
  这一声乞求,让整个舟中都春色荡漾,软语缠绵直至天明, 
  沉沉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我闭着眼睛一边轻轻抚摩怀中的女子,一边想着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嫣然那丫头果然功夫了得,与灵儿馥儿这两个自小被月宫调教的女子比起来,自有另外一番粗野放荡的味道。一夜酣战,天要亮的时候我才将她体内的真气化解开,并传了她个练功的小法这才搂着她光滑的身子入睡。 
  一想到这,我身子不由打了个激灵,嫣然光着身子,而怀中的女子却穿着衣服,难道是……赶紧睁开眼睛一看,嫣然早就离船而去,依依不知道什么时候紧紧抱着我的身子,而我的双手正极不老实的伸在她衣服里抓住一对玉乳轻轻揉捏着。 
  “啊!”的一声尖叫吓得我立刻缩回了手,依依的目光落在我赤裸的身体上,满脸通红,忽然一个耳光煽在我的脸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赶紧用被子裹住身子,劝个不停,好听的难听的话全说完了,这丫头还是哭个不停。我垂头丧气的吼道:“行了别哭了!你说怎么办吧,就不小心摸了你两下,总不能要小爷把你娶回去吧?” 
  依依总算不哭了,红着眼睛又是手语“咿呀”叫嚷,看那意思显然是要我负责,我急忙摆手道:“不行不行,我家有两只母老虎,你真跟了我她们会把你撕成碎片的。快换个方法,只要合理,小爷我就认栽了。” 
  依依用食指蘸水在船板上端端正正的写道:“真的不愿意娶我?” 
  看着她脸上难看的伤痕,我自衬有本事把她脸上的伤和哑巴治好,可是却也不情愿娶她回家,再说就算我同意,灵儿馥儿那关肯定也过不了。当下对她说道:“这样吧,我真的不是故意侵犯你的,既然已经发生这事了,我就把你脸上的伤和哑巴的毛病治好,算是对你的补偿了。” 
  本以为这么大的惊喜肯定会让依依跳跃起来,谁知她摇摇头,在纸上写道:“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娶我,要么就帮我做三件事情。” 
  “唉,你说哪三件事吧。” 
  “还没想到呢!” 
  “还没想到让我怎么做,过分!”不过为了摆脱这个麻烦,我暗道,这小丫头能有什么大事啊,顶多是买件衣服,买个首饰什么的。心中想定,我笑吟吟的应着依依的要求发誓道:“由于莫小愁侵犯依依身体,自愿帮助依依完成三件事,绝不食言。” 
  发完誓,依依这才高兴起来,竟然主动靠在我的怀里,吓的我赶紧出了船舱,招手让人接我们回去。 
  这一趟的收获算是不小,布置下嫣然这个暗线不说,连白眉虎都被我搞定了。这家伙比他兄弟白眼狼简直差太多了,刚威胁他如果不老实就把他老虎庄园里的女人练邪术汲人内力的事情宣扬出去,这家伙顿时焉了。 
  他一五一十的把同飞霜门的勾当全说了出来,原来飞霜门按时送女人过来,而老虎庄园不过是个交易场所,他不过是人家摆设的一枚棋子而已,看样子这飞霜门必须亲自去一趟了。 
  好说歹说才把依依送到晨姐的手里,我叮嘱晨姐给她安排一个不累但也绝对抽不出时间找我的工作就行。胖子和大伟闻讯赶来,非得押着我参观了他们的新居。这两个家伙现在竟然也是开跑车住洋楼的阔气少爷了,相比之下我这个公司董事长倒成了最没钱的人。 
  筱蝶和王捷成了公司的主力,整天出差在外,我愧欠的分别给她们挂了个电话。王捷的言语中颇多感激之辞,筱蝶就霸道多了,恨不得立刻飞到我的身边将我狠狠的揍上一通。 
  好不容易抽身出来,按照阳顶门主留下的联络方式找到他,把飞霜门的情况一一汇报。这老头眉头一皱道:“最近灭门之事搞得各派鸡犬不宁,风花月三族号召剩下的门派齐聚月宫以保存实力共同抗敌,这飞霜门一直反对这事,看上去颇有古怪,小愁你就跟我走一趟吧。” 
  飞霜门远在湖南,不知道这一去又得花去多少功夫,我拨了个电话找月故楼要人,他竟然告诉我灵儿和馥儿正在为各派齐聚月宫的事奔波,此刻正是江湖大乱之际,让我也回去帮他,替正道出一分力气。 
  假如不了解他的为人,我倒会被这番义正言辞的大道理所迷惑,可此时的我已非当日吴下阿蒙,任由他摆布。于是随口推托最近忙着找地心之花,谁知他听完幽幽笑道:“二弟在神医谷力战群医夺了神医称号,又被神医朱弘前辈收为关门弟子,这是大喜之事啊。若非情况不允,做大哥的真该在月宫广邀天下亲朋为你庆贺才是。” 
  这老东西,又开空头支票来收买人心了。敷衍了两句匆匆挂了电话,同阳顶门主伪妆成爷孙俩,当即搭上了南去的飞机。 
  怀化市北面就是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洲,附近多是土家族、苗族以及侗族聚居的地方。民族众多,风俗各异,乡人多憨厚老实。飞霜门在这块肥地立足,根基深厚,自是占尽了便宜。 
  阳顶门主一到地头,就迫不及待的去打探消息了。而我则坐在乡间的酒馆长凳上,两眼放光的看着来往女子。酒馆老板的女儿见我孤身一人,盈盈含笑的过来添了好几次茶水,又陪我软语长短一番。俗话说湘女多情,果然自然有它的一番道理。 
  天刚抹黑,阳顶门主就回来了。将我拉到定好的客房内,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外面,这才关门对我低声说道:“小愁,此地名叫虫蛊镇,又名飞霜镇,看样子应该是飞霜门的地盘,咱们要小心行事了。” 
  见他没了下文,我惊讶道:“门主出去一下午,就打听到这些?” 
  阳顶门主反倒一愣:“对啊?哦……还有飞霜门明明就应该在这附近,可下午问了好几个人,一听到飞霜门这几个字立刻避之不及,到现在竟然也没找到具体的位置。” 
  正说着有人敲门,打开一看原来是店老板的女儿,告之我们洗澡水烧好了,说完羞涩的抬头对我深望了一眼。这小女人的表情让我心头一甜,看看她娆好的身段,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楚楚动人的样子极像朵乡间的野百合。 
  洗了木桶热水澡,一身疲乏顿去,更难得的是洗桶中撒了一些乡间野花,洗过之后身上有淡淡清香。想起刚刚老板女儿那羞涩的表情,恐怕这野花也是特别照顾的吧。 
  回到房间,阳顶门主已经换好了黑色的夜行服,我也赶紧穿上床上的另外一套,随着他跃窗而出。两人毫无目的的在镇子里的房顶上飞来飞去,绕了好几个大圈子都没发现一点可疑之处,只能悻悻的回到屋里。 
  刚把衣服换下来,门外就有人急促的低声敲门,我和阳顶门主惊异的对望一眼。顿时警惕的将功力灌满双掌,轻轻的把门拉开一条缝隙。一个人影闪身进来,带进淡淡的野花香气。 
  这香味跟刚刚在浴桶里的味道一样,我自然知道来的人是谁,佯装被吵醒的样子咳嗽了一声,而此时阳顶门主也点亮了油灯。 
  “别装啦,我看见你们俩从窗户爬进来,这才过来的。你们赶紧逃命吧,飞霜门的人马上就要来了!”老板的女儿身穿着棉布睡衣,头发束在脑后,显然一夜未睡等着我们回来。 
  房顶上喀嚓两声轻响,阳顶门主一掌煽灭油灯,我顺手将这好心的湘女拉到怀里,耳边顿时响起“扑哧扑哧”的风声,暗道不好,急忙抱着怀中女子一闪身钻到了床下。 
  黑暗中,暗器纷飞,阳顶门主只能挥掌护身,我五指连挥,淡蓝色的真气在屋子里乱窜。借这点微光,阳顶门主已将两个入屋的黑衣人一掌击晕。随即翻身上屋,同房顶上的人战成一片。 
  刚想出去帮阳顶门主一把,可怀中惊魂未定的女子紧紧抱住我的脖子,温暖的鼻息急促的灌入我的耳中,她娇声道:“他们不会放过阿彩,你可不能丢下阿彩啊!” 
  “那你可以告诉我飞霜门的事吗?” 
  “下面还有两个,一个都别放跑了!” 
  阿彩还没来得及回答,几个黑影从窗户钻了进去,阳顶门主大声道:“来的人太多,招呼不过来啊!” 
  这些人一进屋子就是没头没脑的一通暗器,叮当声之后,有人竟然点亮了油灯,我挥指点了他们穴道,急忙抱着阿彩穿窗而出。 
  见房顶上竟然还有二十多个人,看上去还有好几个身手不错的,我大叫道:“我先撤,你掩护!”阳顶门主见我出来,也急忙道:“我掩护,你先撤!”仔细一想下,才发现我先说了,顿时呵呵一笑顺手替我拦下了两个追我而来的家伙。 
  待我走远了,阳顶门主丢下几枚遁化弹,一团红雾之后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阿彩,你说说飞霜门的事情吧”,见她一听到飞霜门这三个就一脸惊吓的样子,我安慰道:“有我们在不用怕他们的。” 
  半晌,阿彩才开了口:“他们……他们在这里横行无忌,镇中的男子不少都被他们拉去山中采矿,而且……而且最近镇子里的年轻女子常常失踪,我的很多姐妹都不见了。” 
  阳顶门主不知道什么时候赶了上来,听到这话气愤不已:“枉自飞霜门还被列为六门之一,以正道居之,没想到会干出这样的事情,这些失踪的女子一定是被送到白眉虎那里去了!” 
  我给阿彩找了个安全的地方,问清了去无神门的路,同阳顶门主飞奔而去。原来这飞霜门建在镇外的山林中,我们却在镇子里瞎找,当然会找不到。 
  镇北十里外的山中,果然有一座倘大的寨子。最外围是削尖树木做的围栏,栏里有好几个哨楼,再往里是一圈条石砌成的城墙,墙上不时有巡逻的家丁走过。过了墙下二长宽的河沟,才隐隐看见几十栋紧挨着的建筑。 
  这防范甚是紧密,幸亏飞霜门中不少人去骚扰我们落脚的地方,门内的防范倒松了不少,以至于我们俩一直窜到了最大一栋建筑的房顶上仍没人发觉。 
  不多时,围墙上的吊桥吱吱嘎嘎的放了下来,一群人鱼涌而入。领头的三个径直走到我们所潜伏屋檐下的屋子中,我和阳顶门主屏息凝神,生怕被人发现了行踪。等了半天见四周安静下来,这才小心翼翼的揭开一片厚瓦。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