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校园侠医》->第二卷 侠医之四刃传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六十二节 乞女依依
( 本章字数:4533 更新时间:2008-1-3 4:30:00 )

  满桌的菜肴刚刚上齐,就连壶中的酒也未过半。该死的老家伙,好象陪我吃完这顿饭就会被各大门派追杀一般。正无聊着,一个年轻的女丐要饭而至,刚刚招呼我们的憨厚汉子立刻端了一大碗饭菜递给她。谁知道这女丐接过饭食,目光却落在我的桌子上再也不肯移开。 
  我正无聊,冲她笑道:“会喝酒不?” 
  她点点头,却不说话。我不管周围人异样的眼光,朝她招招手:“会喝酒还站在门外干嘛!进来喝酒啊!” 
  这女丐想必也是丐帮中人,竟无半点羞涩,手中的破碗一扔,立刻爬上了桌。看着她狼吞虎咽的吃着饭食,我仔细打量这个颇为清秀的乞丐,年龄在十八岁左右,头发在脑后挽成个大团子,纷乱不已,看样子也不算太丑,只是右眼下一大道伤痕看上去惨不忍睹。 
  等她吃饱了饭,立刻给我的碗里倒满酒,也给自己倒上一碗,冲我笑笑,一口干了,又倒下一碗,冲我笑笑,再一口干了。我摆摆手让她别这样喝,谁知她拿过壶,咕嘟咕嘟的猛灌了几口,头猛的一垂,竟然醉趴在桌上。 
  这顿时让我手足无策了,只能坐在旁边傻等她醒来。实在无聊,走到柜台结完帐顺手拿起电话打给晨姐,本想让她帮忙,谁知道晨姐正在外地出差,恨恨的说了句:“你小子又失踪了一个月呢,钱我给你打在帐上了,一共是一千八百万。” 
  看她不爽的样子,我可不敢提我现在在外面喝酒把一个女乞丐给灌醉了想让她叫人来弄回去。只能说了两句体贴的话儿,随后扯道:“对了,晨姐,如果要安排一千人的住宿,大概需要买多少房子花多少钱啊?” 
  “你疯了?”晨姐的第一反映竟然是这样,然后才悻悻的说道:“懒得管你,如果按五百套房子计算的话,在CD市最少20万一套,得花一个亿吧。” 
  这话听得我心中一凉,我存折上的钱加起来不会超过两千万,还有八千万让我去哪弄去?这个问题让我头疼,我走过去拍了拍醉酒的女丐,见弄不醒她,也只能自认倒霉,将她轻轻的身体提起来抗在肩上,塞进出租车朝月灵儿的小屋而去。 
  把她丢在床上,我则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地上摆放着从神医谷带来的一些珠宝。虽然这些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可突然之间让我上哪找买主去? 
  酒劲上头,我匆匆洗了把脸,躺在客厅的地板上沉沉睡去。等我醒来,天已黑透,约莫是八九点的光景了。灵儿的屋子里传来响动,我急忙冲进去一看,一个半裸的女孩怔怔的坐在床上看着我,手里拿着灵儿的衣服,似乎不知道该穿哪一件。 
  我的目光落在她的胸前,洁白的脖子下两座挺拔的玉峰圆润丰满,峰顶粉红色的小葡萄娇艳欲滴。更美的是她的头发,又长又多,像一条青蛇蜿蜒在床单上。可人的模样让我忍不住就要冲上去,心中忽然一动,这女子是从哪钻出来的? 
  她愤怒的目光落在我的脸上,我这才注意到她右眼下的那道伤痕,猛然想起这女孩就是我从饭馆带回来的那个乞丐,没想到洗干净的身子差点就诱惑了我。我急忙把门带上,退到门外,可心里也忍不住疑惑,这女子的皮肤如此水灵粉嫩,比之馥儿灵儿不差分毫,而且她虽然穿着破烂的衣服,身上却没有异味,甚至还有丝淡淡的兰香,哪里是饱经风霜的乞丐所能有! 
  一个疑问在我心中盘恒,难道这小丫头就是邪教那会易容的圣女?等她穿好衣服,我可要仔细的盘问一番才好。半晌,里面的锁打开了,那女孩穿着月灵儿的黑色长裙和白色毛衣背对着我坐在床上。 
  我嘿嘿笑道:“你就是圣女吧?别和我捉迷藏了。赶紧回你们老窝去吧,让各大门派找到你,我可没办法保护你哦。” 
  女孩回过头来,咬着嘴唇一脸不解的看着我。 
  “还装?再装我可要剥了你的衣服看看你肩上有没有青色的凤凰了,别到时候证据确凿,还被我白占了便宜可不划算了。” 
  她摇摇头,又摆摆手,见我一步一步的朝她走去,吓得赶紧朝床后缩去。我笑道:“奶奶的,你还装哑巴?” 
  当下退到卫生间,拿起一条湿毛巾,朝她招招手道:“过来!” 
  这女孩犹豫半天,终于慢慢的走了过来,我将她提到灯下,拿着毛巾狠狠的在她脸上擦拭,被我用力擦过的地方竟然红肿了起来。 
  原本以为擦两下就能让圣女原形毕露,没想到似乎这女子原来就是这个样子。看着她疼得噙满眼泪的双眼,我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道:“呃……别哭了,我……我真不是故意的,以为……以为你是我一个朋友化了妆来骗我,我真不是要故意侵犯你。” 
  这女孩破涕为笑,红着脸指了指门,又指了指自己胸口,意思是我刚刚偷看她换衣服。总觉得有点邪门,一不做二不休,我对她说道:“反正该看的都看了,我仍然怀疑你的身份,如果你想清白的话,就把左肩露出来给我看看。” 
  女孩急忙摇头,做了一大堆动作总算让我明白,意思是告诉我不要毁她清白。我呵呵一笑:“反正看了前面要紧的,再看看后面不要紧的也没什么大不了嘛。你自己动手,我保证不碰你,要不然你就出去继续乞讨,我这可不留身份不明的人。” 
  一听道要赶她走,女孩的眼泪又流出来了,我急忙劝道:“等我确定你的身份之后,你就可以留下来了。”心中对着女孩的遭遇甚是不忍,假如她不是圣女的话,肯定是家中忽生变故才流落街头,看她眼下的深深的那道伤痕,里面肯定有个悲惨的故事。说实话,要不是这伤破了她的相,这女孩怎么说也能算个中上之姿。 
  看着她缓缓转过身子,将衣物一件一件的脱掉,整个光滑的背裸露出来,竟然没有一丝瑕疵,粉嫩的光泽让我连吞了几口口水。我头一热,急忙道了声对不起,赶紧退出屋外,暗道原来女孩子的背部也这样迷人。 
  心里盘算着等有时间研究一下她脸上的伤能不能医治,倘若治好了就送到晨姐那儿去,让她过正常人的日子。看样子目前还不能把她给甩了,毕竟也算是看过她的身子,怎么说也得负点责任吧。 
  女孩出来,坐到我的对面,看了我半晌,用手沾了水在地上写了“依依”两个字。我微笑道:“你叫依依吗?” 
  她欣喜的点了点头,又指指满地的珠宝,意思是很漂亮。我呵呵一笑,想起跟她一样有一头乌黑秀发的红泪,当初从白眼狼的酒馆把她买来,可没这般善解人意。 
  白眼狼的酒吧?对了!我一拍头,那个地方不是有个什么拍卖会么,我何不上那碰碰运气! 
  当下把满地的珠宝扔进袋子,转身就要出门。依依紧紧的拉住我的衣角,说什么也不放开。我解释我是出去办事,天亮就回来,可这小丫头一脸倔强,说什么也要跟我跟我同去。 
  看看时间,现在去正是时候。我低声对她说道:“不管你今天看见了什么,以后都不能对人说起,知道么?” 
  依依指了指自己的嘴笑个不停,意思是她是哑巴,当然最能保守秘密。我心下坦然,呵呵一笑:“走吧,小爷带你去见识见识。” 
  依依虽然不会说话,但她在旁边活泼得像一只快乐的小燕子,也给原本无聊的时间增加了不少的乐趣。到了白眼狼的酒馆门口,门口的年轻小子见我先是一愣,接着赶紧将我迎了下去,边走还边问月三小姐怎么没一起过来。 
  地下大厅里的三十多张桌子几乎都坐满了人,正前方的高台上正拍卖着一件宋代瓷瓶。这机灵的小子走到靠台子前面的位置,悄声对坐上的几个人耳语几句又指了指我,那几个家伙赶紧让出了位置,我冲他们一笑,算是谢过了。 
  依依饶有兴趣的听着此起彼伏的喊价声,我叫了些酒点,生怕依依又三两下把自己给灌醉,看她今天老实多了,这才低声吩咐带我们来的小子把白眼狼找来。 
  其实这是多此一举,怎么说月族的二老爷光临也算是件不小的事情。那小子刚离开,白眼狼就抱拳而至,那双怪眼眯成一条缝隙,口里不住谢谢上次收养红泪以及那群孩子的事情。 
  我笑笑了,起身拉开旁边的凳子,等他坐下来立刻把手中的大包丢在他的身上笑道:“这次是给你找麻烦来了,你看看袋子里的东西,能卖出个什么价钱?” 
  白眼狼谨慎的将袋子拉开一条小缝隙,眼睛一看见袋子里的东西顿时直了起来:“这……这……月二老爷你这是……?” 
  “开销太大,到你这筹点钱来花花”,我冷冷的注视着他脸上的变化。 
  “这里恐怕是几千万的货,小弟接不下来。假若月二老爷信得过我的话,给点时间我安排一场拍卖会,多约些有钱人,你看?” 
  “行!”我点点头:“东西你先收着,拍卖会的事情尽快,卖出去以后直接把钱转进我的帐号就行了,给你百分之十的手续费,但千万别对任何人说这些东西是我的。” 
  白眼狼毕竟是生意人,知道这手买卖他可以轻松进帐几百万,嘴都笑开花了。不过他仍然不放心的道:“货的来路?” 
  “来路绝对没问题,都是无主之物,你放心的出货就行”,白眼狼想了想,悄悄退到后堂点货去了。 
  忽然一个穿黑色风衣的老头径直在我身边坐了下来,我冷冷的看着他魁梧的身材,黑色的皮帽道:“阁下是?” 
  这老头把风衣领子拉开一点,露出半张脸,赫然是无神门的阳顶门主。他摆摆手示意我不要说话,看了看依依,低声对我说道:“小愁,十二派的事情你知道吗?” 
  我点点头表示听说了,又听他继续说道:“这下把老衲的头给搞大了,作案手法跟天山门和地鼠门案子一样,显然仍然是大批高手同时出动。现场除了留下圆形标记以后,依旧是全无线索。” 
  “所以你老人家才亲自来这蛇龙混杂的地方希望找到点线索?”看着阳顶门主滑稽的打扮,我想笑但是忍住了。 
  “是啊,作案的这群人手段太厉害了,老衲也是情非得已啊。”阳顶门主称还要去白头熊的武馆去转一转,又拜托我把这事放在心上,有时间也去白眼狼大哥白眉虎的青楼去打探打探消息,毕竟这些地方都是人员杂乱消息灵通的地方。 
  青楼不就是妓院嘛,我心中一乐,长这么大还真没去过那样的风月场所。既然阳顶门主非得给这么个好差事,再加上两个老婆都不再身边,咱也就勉为其难去野花丛中走一遭吧。 
  脑子里正狂思乱想着青楼里各种诱人勾当,那些妓女仿佛坦胸露乳放浪形骸的朝我扑了过来。忽然白眼狼走了过来低声道:“月二老爷,货点好了,保守估计价值不会低于八千万。另外我的大哥白眉虎刚过来,听到月二老爷到了,想见您一面,不知道方便吗?” 
  我心头暗笑,这不是想瞌睡遇到枕头么,当下站起身来拍拍屁股:“方便,当然方便,早就久仰白眉虎大名,走,咱们这就看看他去!” 
  我让依依留在原处,跟在白眼狼的身后朝后堂走去,心中激动不已,真想哼上两句: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不采白不采……采了也白采……。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