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校园侠医》->第二卷 侠医之四刃传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五十九节 神医朱弘
( 本章字数:3508 更新时间:2008-1-3 4:30:00 )

  忽然,“轰”的一声巨响之后,炉盖不启自开,一阵馥郁的香气让每个人都为之神清气爽。刘三不顾烫热,俯身打开内炉的盖子,惊喜的跳了起来:“结丹了!结丹了啊!” 
  这时众人也配合的撤开内力,我急忙上前一看,果然小丹炉之内九粒黄豆模样的子丸正滴溜溜的围着一颗鸟卵大小的母丹转来转去。珠圆玉润,颗颗晶莹透亮,一看就知道是天地极品。 
  我急忙抓在手上,丢了五粒子丹给刘三,让他给几人服下。自己赶紧冲众人道了个谢,快步到胖乞丐面前,一摸他胸口,尚有热气。急忙一把捏开他颚骨,用仅有的一点真气护住他的心脉,把枯树之花用酒调散后灌了下去。 
  眼见他骨头上的黑色渐渐退去,我毅然拿出刚刚用龙唾之草炼置出的唯一一颗母丹,丝毫没有犹豫的塞进胖乞丐嘴里。不消片刻,这胖乞丐溃烂的肌肤渐渐流出腥臭的脓水,红肉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一点点的长了出来,伤口竟然片刻之间愈合得完好无损。这吸收天地精华之气所凝结的龙唾之草果然是药中圣品啊! 
  虽然心中对这颗母丹惋惜不已,却也只能叹了口气,暗道果然各有天命,这乞丐也算是因病得福,拣了个天大的便宜。他不练内功倒不说,要是是学武之人,刚刚这丹药恐怕要省去他十年苦修之功呢! 
  鬼医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愁小子,拿这龙唾之草炼置的母丹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你不后悔吗?要知道,这颗丹恐怕至少能轻易让你步入第四重的内功修为呢!” 
  我的目光安详的落在他疲惫的脸上,看样子刘三分给他的丹药他舍不得吃下。看看无垠的天空,我的心情豁然开朗,微微笑道:“医生眼里只能有病人,不应该有利益,难道不该是这样么?” 
  鬼医一愣,随即哈哈一笑,学着我的样子豪气的喊道:“酒来!果然没看错你小子!” 
  童子们欣然应诺,不知道从哪搬来十多坛美酒,众人围着篝火痛饮,冷怜则独抱一坛,一连愤岔的样子。我赶紧看看馥儿和灵儿,她们服下丹药正运功消化,何越仙也在一旁习腿而坐。刘三这贪吃的家伙,估计这次神医谷中的机遇怎么说也能让他稀里糊涂的到个第二重下期境界吧。 
  闹了一阵,众人纷纷提酒敬来,祝贺我神丹炼成,将病人救活成功闯过最后一关,饶是刘三替我挡了不少,也弄得我晕晕沉沉。幸好馥儿及时醒转过来,拿出三弦小琴“铮铮”两声,清脆的琴声顿时将众人的声音压低了下去。她朗声说道:“感激众位刚刚炼丹时所助一臂之力,小女子献丑一曲以添酒性。” 
  下面一片叫好声中,馥儿盘腿而坐,流畅的曲子如河水从高山奔泻而下,婉转于山谷深堑之中,这首曲子正是用来打开楼兰锥塔的那支生命之曲,虽然我是听第二遍了,依旧感觉十足,很快沉醉在这生命的旋律当中。 
  在座的都是医界中人,虽然对生死早有自己的领悟,但是此刻也无不听得如痴如醉,更有甚者,因为从中凭生新的感悟而热泪盈眶。 
  一曲终了,余音在山谷中盘旋横恒,久久不散。蓦然,谷中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叹息打断大家的缠绵,有人顿时叫了起来:“神医朱弘!神医朱弘!” 
  那声音沉默片刻又响了起来:“感谢诸位参加神医大会,此时胜者已出,大家也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让童子送各位出谷。” 
  看样子这朱弘还是没有出来露露脸的意思,有人顿时不满了,嚷嚷道:“朱前辈,久闻你是医界的泰山北斗,可否出来让大家给你磕磕头拜拜年啊!” 
  “我已见过诸位,难道诸位就没看见我?”朱弘的笑声竟然被冷怜打断:“前辈,今日这比赛可谓是不公不平!” 
  “何为不公?何为不平?” 
  “莫小愁有灵药在手,占尽先机,这是不公。本来是参赛者救人,而鬼医前辈和何越仙前辈出手相助这是不平!按理论,各位都应该从谷中取药救人,这才是公平公正的比赛!”冷怜的话虽然不急不缓的说出,却也让鬼医和何越仙怒目而视。 
  他既然不怕给自己树敌,我倒乐得坐壁上观。朱弘的沉默让也暗暗担心比赛的结局,虽然冷怜的话有些强词夺理,可也并不是没有杀伤力。本来我一是占了灵药的便宜,二是在众人帮助下才侥幸炼成了丹药,怎么说也不能算是我独自救活了病人。我拍了拍灵儿肩膀,示意她先不要激动,听听朱弘会怎么说。 
  半晌,那个本来还算温和的声音忽然粗暴起来:“小东西,比赛规则你还记得吗?这神医大会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 
  “可是……”,冷怜还不服气,朱弘冷笑道:“你给病人服百毒散的时候,悄悄用真气震碎其心脉你当我不知道么?” 
  “你……你……”,冷怜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终于忍受不住众人纷纷议论,同飞霜门的主管冷寒松连夜出谷而去。 
  这一日,朱弘还是迟迟没有现身。鬼医同何越仙大清早留下一封信给刘三,无非是嘱咐我见了朱弘之后一定要老实点,只要他肯收我为徒,自然是求之不来的福份。等我睡眼惺忪的看完信之后,二人早就离谷而去。 
  昨天傍晚的酒加上昨天夜里同二女的折腾,让我赖在床上不愿起来。灵儿馥儿见我如此,自是有样学样,一人一侧搂住我的脖子享受着我们身体之间的温暖。待到中午十分,估计来参加神医大会的人已经走了个干干净净,有童子敲门送餐也被我装睡蒙了过去。 
  忽然,敲门声有响了起来,我不耐烦的道:“不是说了中午不想吃饭了吗。” 
  可敲门的人依旧我行我素,还没等我再出声,门忽然被来人猛的震开,随即一个全身绸缎长袍的中年人踏近来骂道:“都几点了,你这家伙还不起来!” 
  这个人身体肥胖,仔细辨认之下,赫然就是被我用龙唾之草母丹救活的胖乞丐。二女急忙将裸露的胳膊缩回被子,我伸出手指这他急道:“你……你怎么进来的!” 
  “从门口进来的啊!”他倒好,自顾自的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似笑非笑的盯着我看。 
  我觉得这个胖家伙的声音特别熟悉,好象在哪听过。猛想之余,却不得头绪,馥儿小声提醒道:“是朱弘的声音。” 
  “朱弘?”我惊讶的看着这个不速之客,眉黑目浓,皮肤保养得只有些须不起眼的碎皱纹。一身合体的青色绸缎让他看起来异常贵态,要是身体再瘦点,眉毛头发再白一点,倒还真有些神医的样子。人人说他百岁出头,照这个样子看来,也就四十上下吧,竟然比月故楼看起来都年轻。不过何越仙都能把自己弄成二十来岁模样,号称神医的朱弘自然不在话下。 
  “不错,我就是朱弘。” 
  一听这话,我顿时无名火起,从被窝里跳了起来,哭丧着脸骂道:“好你个朱弘,骗得我好苦,还我的龙唾草母丹来!” 
  谁知这家伙只是盯着我“嘿嘿嘿嘿”的笑个不停,一副馅饼掉进嘴里的小人得志样。馥儿在被窝里轻轻拉了拉我的脚,我低头一看她羞涩的脸,这才发现自己身上什么也没穿,赶紧又缩回被窝里去。 
  “龙唾草母丹和枯树之花药丸是你强行喂进我嘴里的,可我的四粒朱果可是你自己偷摘的,嘿嘿,你说这帐该怎么算啊?” 
  我恼怒自己太笨,当初就应该想到,正常人的全身骨头发黑,全身溃烂病入膏肓,早就去见阎王了,哪还能躺在那里苟延喘息那么久。恨只恨自己被争胜之心麻痹了大脑,好端端的一颗灵丹便宜了这家伙。再一想,鬼医和何越仙中途撤手,分明是觉察到什么,竟然也不告诉我,真不够意思。 
  朱弘看破我的心思,呵呵笑道:“你小子也不亏了,神医谷中大半药材基本都是磨成粉末倒入温泉之中,用来养这四粒长在泉上的朱果。朱果你已服下,想必其中的好处不用我多说吧。”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中略宽,但仍忍不住挖苦道:“堂堂神医把自己弄成脏兮兮的乞丐来考验众人,不可谓不用心良苦啊!” 
  朱弘得意一笑:“那当然,人心不可琢磨,老夫这次主要是想找个人继承衣钵,你以为把自己搞成那样,我容易么我!” 
  “确实不容易”,我赞同道,忽然觉得他话里还有别的意思:“衣钵?你是说?” 
  “不错,有华佗前车之鉴,老夫确实要找个传人将这一身医术倾囊想授。”他伸手摸了摸光洁的下巴,用欣赏的眼光看着我:“你侥幸救老夫虽是灵药使然,可你能拿这价值连城的龙唾之草来救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也算是有医者仁心,当老夫徒弟还勉强够格!”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