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校园侠医》->第二卷 侠医之四刃传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五十六节 奇怪病人
( 本章字数:3306 更新时间:2008-1-3 4:30:00 )

  我摇摇头,让大家不要乱说话,毕竟活阎王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更何况上次张医生的女儿,不也是被我从黄泉路上硬拉回来了吗?只是这回的对象是一个死去多时的人,难度确实忒大了点。 
  不过,古书上有言:凡自缢者,旦至暮,虽已冷,必可活。暮至旦,则难疗。这样说是有根据的,因为昼则阳盛,其气易通;夜则阴盛,其气难通。我脚下的这个女子肌肤入手尚软,说明死去应当是早晨阳气较为昌盛的时候,看样子还可以博上一博。 
  我先蹲下去,解开她脖子上的白棉布衬衣纽扣,摸了摸喉骨,发现已经被绳索勒断,急忙先替她接上骨,然后用风刃内功心法上旋涡真气迅速的清理了她喉道中的堵塞物,搞定这一切,她伸出唇外的惨白舌头已经缩回了嘴腔中。馥儿叹道:“红颜命薄,这女子倘若面色红润起来,当也是一妩媚的女子。” 
  抬头看看四周,鬼医和何越仙正在用深厚的内力强行救治病人,累得满头大汗。而冷怜接手的是一个溺死女子,他将此女双脚倒背在双肩之上,沿着谷内不断奔跑,虽然动作愚笨,看上去滑稽笑人。可是这也是最快的方法,不消片刻,就不断有水自女尸的口鼻之中涌了出来。 
  回过神来,我让月灵儿双脚踩到这女子的双肩之上,用手挽着她的长发,馥儿则不断按摩着她的手臂来回伸曲,我双手暗运内力疏通喉道和胸口,如此反复,女子僵硬的身躯已经渐渐软了回来。几个人全是大汗淋漓,我打气道:“不要放弃,继续,这法子出自古方,据说还曾经救过一个王爷的女儿!” 
  周围的人群传来了惊呼声,原来是鬼医和何越仙同时将两个人救活了,冷怜那边看上去也不坏,他已经停止了跑动,开出一道人参三钱、茯苓一两、白术薏仁车前各五钱、肉桂一钱的方子让童子代为煎药半盏,自己则用内力替病人清理肚中的余水。 
  尽管我不断用真气替缢死女子循环血液,可是她好象就是不愿意再回到这个世界之上,我已经恨不得喊姑奶奶你快活过来吧。刘三快步赶来:“师傅,按你吩咐,山羊血菖蒲苏叶各二钱、人参半夏各三钱、红花皂角刺麝香各一钱各为末,龙眼大小蜜丸以酒化开,都准备好了!” 
  鬼医和何越仙走到我的身边,对视了一眼,悄然用脚踢动脚下的石块替我在尸体旁摆了个聚阳阵。我感激的冲他们笑笑,鬼医眨眨眼睛让我不要说话,示意我继续救人。 
  汗水从我的额头渗了出来,淌到这女子的脸上,忽然她眉毛微微的颤了颤。我心一喜,急忙捏开女子的嘴唇,让刘三嘴含药液用葱管送进她的喉咙里。这药一被我引下去,不消片刻,就能感觉到这自缢女子心跳和脉搏了。 
  我的目光移向冷怜,他医治的溺死女子正好一个喷嚏打在他脸上,虽然鼻涕口水让冷怜狼狈不堪,可他毕竟也成功的进入了决赛。 
  众人目睹了这一场大治死人的精彩表演,啧啧称奇之余不仅纷纷猜度决赛中不知道活阎王又会拿什么难题来刁难大家呢? 
  待众人散去,我悄悄的走到鬼医和何越仙身旁感激他们刚刚出手相助。鬼医哈哈一笑:“其实按你的方法,多过些时间也能救活这女子。我们只不过摆了个举手之劳的聚阳阵让你快上飞霜门那小子一点,谁让你何婆婆不喜欢他呢!” 
  谢过二人,离黄昏尚早。我带着馥儿在这个不算大的山谷里四处寻找,本来以为就算找不藏在暗处的活阎王朱弘,也至少能找到一点神果仙药吧。只可惜白忙了一场,不得不扫兴的回到树屋。 
  夕阳之后,又是一个满天星斗的夜晚。灵儿枕着我的大腿望着眨闪的星星遐想联翩,馥儿则荡在旁边的大树桠上妙手抚仙曲。我远远的看见刘三这家伙正在谷中鬼鬼祟祟,看看左右无人,立刻将一株人参连根挖了起来。滑稽的样子逗得我们哈哈大笑,看样子改天得教教这徒弟隔墙有耳朵,隔窗有眼的道理了。 
  正月十四的时候,因为元宵决赛一完,除了胜者可以留在谷中之外,其他人都得自动离开。于是所有人齐聚在谷中空地上,开始自神医大会开始以来的第一次聚餐。我和灵儿四人邀请鬼医和何越仙同桌,冷怜的身边不知道怎么时候多了个满脸虬须的魁梧大汉,二人硬生生的挤到我们这桌来。 
  虬须大汉带着冷怜先向鬼医和何越仙问了好,鬼、何二人冷冷的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之后,这才抱拳向我赞道少年有为,并邀请我们有机会一定去做客黄山中的飞霜门。虬须汉子自我介绍道他今天刚进谷来,是飞霜门的总管,冷怜母亲的亲弟弟冷寒松。看他坦荡的样子我也不好像对冷怜一样板着脸对他,于是微微一笑,也算是没有失礼于人。 
  菜肴流水般的上桌,无非同往常一样还是些山菇野菜、药材果叶之类。我索然无味的夹着菜往嘴里送,随口问何越仙是不是东海真有蓬莱仙岛。这话让冷怜耳朵一竖,谁知何越仙摸棱两可的笑道:“谁知道呢,或许有吧。”言下之意并不愿意提及仙岛这个词语。 
  冷怜装出一副斯文的样子,从黄山的迎客松讲到当地的民俗风情,虽然略微女性化的语气让我很不习惯,不过倒也没让这一桌的气氛冷场。末了,他竟然主动跟我搭话,抬酒分别敬了这桌的所有人,对我完全同前两天的样子判若两人。 
  席间,粉面童子宣布了一个消息,说是这次神医大会的胜者除了得到神医这个封号之外,还将有可能成为活阎王朱弘的关门弟子。我和鬼医对视一眼,这个不算意外的意外早在来之前就被鬼医猜中了。 
  冷怜兴奋得在一旁呵呵直笑,似乎他已经取得了这次比赛胜利。我借口不胜酒力,带着馥儿灵儿回到了树屋,左拥右抱,巫山云雨之后竟然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日上三竿。 
  刘三的叫声和鬼医的踢门声把我从梦中惊醒,刘三扯着嗓子吼道:“比赛开始了,师傅你怎么还赖在师娘的被窝里不出来啊!” 
  连脸都没来得及洗,二人就冲进屋子将我连拖带拉的带到了比赛地点。场中躺着一个胖得像圆球的乞丐,本以为又是个翘了好几天的人,走近一看才发现他嘴角留有残唾,应该尚且还命在阳间。 
  我问呆在这人旁边的何越仙道:“何前辈,你怎么还不下手啊?” 
  “你自己看看吧。”何越仙抱手站在一旁,冷眼看着正在切脉的冷怜。 
  鬼医低声说道:“先染不明巨毒,后重疾缠身。病入膏肓也莫过于此,死人都比他好救呢!” 
  我怀疑的信步走了过去,一股臭气早把冷怜给熏开了,摒吸蹲下一摸上脉,顿时皱上了眉头。若有若无的一丝脉动似乎随时都会停了下来,更让人头疼的是揭开他身上的衣物,胸口溃烂成一片,好些地方都能见到中毒的黑色骨头,甚至腹部连肠子都在红肉脓水中隐约露了出来。 
  我退到鬼医的身边,他问道:“愁小子你觉得怎么样?” 
  深深的舒了口新鲜的空气我回答道:“很臭!” 
  “我跟你说正经的!”鬼医恼道。 
  “这人能活到现在,可以说是奇迹中的奇迹,不得不佩服活阎王能找到这样的病人。” 
  “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看样子这个病人让鬼医束手无策了。 
  “找铲子!” 
  “找铲子做什么?”鬼医疑惑道。 
  “找铲子挖坑埋人啊!”我语气中的无奈让鬼医也惨惨一笑。 
  “你的对手都没放弃,你看看你的孬样!”何越仙走到我的面前,狠狠的瞪着我。 
  看了看正在开方下药的冷怜,我无可奈何的摆手道:“不是我不想救他,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假如……”,我脑子一转,想到一件重要的事:“假如这人能再活十个时辰,我或许应该可以放手一试!” 
  可是我的假如显然很不现实,这人随时都会断气,而且这口气落下之后,就凭他那副连蚊虫都不愿意碰的肉体,登天恐怕都比救他要容易一点。 
  暗自叹了口气,这个活阎王到现在也不肯出来,看来他是不准备出场了。我摆摆手,招来刘三:“告诉师娘们,收拾行李打道回府吧。”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