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校园侠医》->第一卷 侠医之月族风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五十一节 绝色馥儿
( 本章字数:2369 更新时间:2008-1-3 4:29:00 )

  叮当和烈焰住进了听月楼,因为我说这儿晚上如果有月亮的话将是一番奇景。叮当却吵着要去月宫瞧瞧,我看看时间估计这时候胭脂河上肯定一片春光泛滥。叮当居然猜中了我的心思咯咯笑道:“小愁哥哥,没事的,就月宫那点破事,谁不知道啊!”

  我笑着在她头上拍了拍:“是灵儿姐姐告诉你的吧?”

  “哎呀,你这人怎么脑袋瓜子这么死呢?哪帮哪派的门主帮主没个三妻四妾的啊?哪个大帮小派又没点风流事呀!我早就见多不怪了,走吧!我去行了,烈焰哥就不用去了。”

  烈焰哪会放过见识月族的机会,跟在我后面朝月宫的方向走去。车子无声的开过来,我摆手示意不用车了,然后带着他们俩步行朝山上走去。

  顺着香花遍野的公路上去,这片山上竟然有不少野兔。一看到能吃的东西,我就禁不住淌口水了,抓起小石头朝兔子弹去,叮当也拿出一支手掌大小的小金弩加入捕兔的行列中。烈焰在前面抓活的,不一会儿就抓着兔子耳朵提了好几只回来。

  烤完兔子填了肚子,天黑前才走到了胭脂河前。果然有几个月女在温泉河中沐浴梳洗,云雾此时还未大盛,一缕一缕的呈薄带状漂浮在空中。宫殿之中传来幽幽流畅的古筝之声,应该是月女为明天的折桂盛会做准备吧。

  我们站在胭脂桥上,远眺月宫,近观月女,河中的脂粉香气随着热气漂上来,心旌奔腾。叮当果然是豪门出生,对这样的事见怪不怪,也并不为烈焰专注的观看月女洗澡而吃醋什么的。

  我揶揄道:“叮当你就不怕你烈焰哥再爱上其他女孩啊?”

  叮当不以为然道:“男人啊,反正都会在外面偷腥,与其让他背着你偷偷干,还不如让他领回家让你知道他和什么人干。再说了,多个人陪他有什么不好啊,我总不能每天粘着他,对不对啊烈焰哥?”

  她滔滔不绝的说出一大堆话把我呛得一愣一愣的,我虽然觉得这个理论有违常理,可又觉得也并非没有道理。我看着这个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小女孩:“叮当,这都是谁教你的啊?”

  “我妈告诉我的!”她话头一转教训起我来:“小愁哥哥啊,你会了内功心法,就不可避免的陷进了一个圈子。在这个江湖圈子里呀,大家都是头系在腰上的,所以呢有福就赶紧享才对呢!”

  我眉头一皱:“这又是谁告诉你的啊?”

  叮当头一歪:“我爹!”

  我都快被叮当一套一套的理论给弄懵了,招招手把几个正在闲庭散步的月女叫了过来,让她们在河边布置一下,不一会儿一桌盛餐就出现我们面前,

  让人更爽的是四个月女提着灯笼站在我们身后,又有四个月女高举着灯笼站在河边,朦胧中河中浴女搔眉弄眼的妩媚姿态全落入我们的眼里。我心中折服,这些月女果然厉害,竟然半遮半掩,让人心痒不已。

  “二弟好雅兴啊!怎么也不叫人通知老哥哥也来一享这月色清幽啊!”

  我急忙站起来,月大哥带着月灵儿走了过来,露出很开心的笑容:“江湖凶险,当哥哥的已经很久没这么静心过了。”他招招手,月女立刻送上来几盏桂花酒。

  杯是好杯,木纹清晰的杯子自带甜香,正合了桂花的味道。且入手温存,轻重适度。杯中的酒更是好酒,还未入口早就飘过来一阵香味,郁而不闷。色泽更是极佳,金光流彩,也只有上等的桂花和上等的好酒才能酝酿出这种极品来。

  天色微凉,这口酒正好解了寒气。惺忪醉眼看去河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有七八名月女入河了。古筝之声渐渐愈快愈浓,河中月女竟然翩翩起舞,直如仙妃神娥一般。

  “二弟可知为什么明日月宫之中有这折桂盛会吗?”

  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因为现在天下桂花都早以谢尘而去,就算月宫之中有桂花树,也未必能晚月余才开花吧?

  月大哥轻抿一口暖酒笑道:“天下桂花皆八月就争先开放,而月宫云眼之上却有一株百年老桂,却是每每此时开放,可谓是天下桂花之王者啊!”

  月灵儿笑着在旁边补充道:“这百年桂花树啊,还有一个奇妙之处,就是每十年树顶会盛开一朵碗口大小的花王,这花爷爷服用过,竟然有增强内力的功效哦!”

  我知道月灵儿是在点醒我,感激的一笑。月大哥竟然看透月灵儿的心思,呵呵一笑:“女大不中留啊,今年的花王就让二弟独占花魁好了。”

  我急忙道谢,此时筝声忽然停了下来,我顿时若有所失的呆了一阵子。

  忽然从月宫之处款款走来二女,在我们一丈开外盈盈一礼。然后一女退到一侧含笛而音,一女莺声道:“两位老爷和贵客月宫小酌,容小女子轻舞一曲,以助雅兴。”她身着宫廷盛装,古典气质流露无遗,一颦一动,叹为惊艳。

  女子嫣然一笑,更是娇美绝伦,难得的是她媚而不艳,眉宇之间自然流露出纯雅的气质,身若飞燕,气如淡兰。在笛声悠扬中,她翩然起舞,愈舞越烈愈舞愈柔,更妙绝的是她脚腕处的几串紫色铃铛,叮叮作响,竟然合了笛子的节拍。

  轻绸飘舞,歌飞一片。月大哥轻轻的喊我的名字,我半天才回过神来,乖乖,这么漂亮且才艺双绝的女子还算女人么。

  一曲舞罢,她收身一福:“郁儿告退。”眼神若有若无的朝我望了一眼,我的脑中顿时一黑,好半天才有了思想。

  秋月弯弯,听月楼中随波响起一阵清幽的乐音,虽不如圆月时动听澎湃,却自有一番味道。

  烈焰他们住我隔壁,我临窗眺湖,忽然门轻轻的响了起来。一开门,月灵儿闪身进来。水盈盈的眼中春光泛滥,我将她搂进怀里,头一低就含上了她湿湿的嘴唇。

  软香的舌头探了探路,猛的卷了进来,我贪婪的吮吸,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了。月灵儿双手搂着我的脖子趴在我肩头呢喃着我无法听懂的语言,我怜惜的咬住她细细绒毛的耳垂,手不老实的按在了灵儿的蛇腰之上。

  灵儿情不自禁的低声呻吟,和窗外传来的潮音揉合在一起,我们的身体如在波浪之上颠簸的小舟,又恍如烈火之中锤炼的精铁,全身早就湿透了。灵儿的皮肤上泛着一层柔光,入手更加光滑细腻,早就分不清哪是水哪是汗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