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校园侠医》->第一卷 侠医之月族风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十六节 听月小楼
( 本章字数:2524 更新时间:2008-1-3 4:29:00 )

一觉醒来,月灵儿已经站在清涛房间里了。我尴尬的把踢开的被子拉了回来,暗自庆幸自己幸好学着大伟和胖子他们穿上了小裤头。以前在家里,高中毕业也没见三位爷爷给我买条裤头,他们美其名曰裸睡可以让“小弟弟”自由发育,说白了还不是为了能省两个钱。

  一提到爷爷们吝啬的事我就头大,以前听他们的话把头发剃光,说是可以省下一笔剪头和洗头的开销,更能白天给他们当镜子用,晚上给家里当灯泡使,害得我莫小愁风流倜傥的英俊形象全毁在他们手里了。

  月灵儿拿过几套新买的衣服低声问我要穿哪套,我一见她温顺的样子就全身发麻,战战兢兢的胡乱点了一套。她立刻坐在我的床边,伸手扶住我的脖子想托我起来。我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我自己来!”

  她温柔的告诉我是爷爷吩咐侍侯我穿衣服,让我别让她为难。我实在忍不住了,抓起被子护住胸前,哀求道:“灵儿,你别这样行不行?我真的还是喜欢你凶一点啊……”。

  月灵儿深深的呼了口气,我赶紧朝后挪了挪屁股,可惜来不及了。她冲上来一只手捂住我的嘴,一只手抓住我的胳膊,连人带被子拖了过去。然后低声威胁:“不许叫不许说话,不然我打你个鼻青脸肿!”

  我睁大眼睛老实的点点头,支吾着表示我喘不过气来了,她才把手放开,帮我穿上衣服,末了还问了一句:“小裤头要不要换?”我急忙摇头,并用双手拼命扯住裤头,生怕被她活剥了下来。

  似乎月灵儿见我越窘迫她就越高兴,干脆翻身上床,三两下把裹住我身体的被子掀开,拿过裤子就替我套了起来。我终于被吓到了,连滚带爬的翻身下床,赶紧把裤子提了起来。月灵儿竟然在一边捂嘴偷笑起来,第一次这么细看她的女儿娇态,竟然让我呆住了。

  她止住笑瞪了我一眼,又出去打水过来帮我洗脸。反正拒绝会挨骂,还不如理直气壮的享受了一番。她的手藏在毛巾里,将我面部的肌肉肆意扭曲。我咬紧了牙没吭声,好一阵子,她总算把毛巾一扔:“好了,爷爷等你吃饭呢!”

  听月楼一层的大厅里,月大哥和月项早就等候了。依旧是月二姐作陪,本来她的职责应该是给客人夹菜倒酒,可是遇见我这个毫不按常理出牌的乡下小子,她也是没办法的,总不能陪我用手抓来抓去,然后再塞我一大嘴吧。

  月二姐体贴的给我准备了一双透明的薄手套,这下方便多了,今天大概月大哥也决定主随客便吧,和月项两个人一人戴上一双手套,看样子他们总算明白了,跟我在一起不能客气,否则准会饿着肚子退场。

  月大哥把最后一口陈年好酒喝干,爽笑道:“好二弟,先挨过今天晚上,然后咱们到月宫好好玩玩去!”

  月宫?那个男人的天堂?去就去吧,多长长见识也好。

  有了昨天晚上的经验,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我先把银针入穴,然后把汤药端给月大哥喝下,接着嘱咐他用内心真气护住心脉,不可运行至头顶诸穴,剩下的痛苦忍一下就应该没事了。想必以前他都是以真气和瘴气对抗,这瘴毒本来就是遇强则强之毒,硬碰硬的虽然能减轻一点疼痛之苦,但下次发作起来却会更加痛苦。

  事情安排妥当,剩下的事就只能靠月大哥自己了。我倚窗看月,正猜想着为什么这座木楼会名曰“听月”。月亮是可以用听的吗?

  正想着,月光大盛起来。小楼前面的水面遇光则起浪,一浪叠一浪,愈来愈猛愈来愈急。前浪未消,后浪就撞了上去,顿时声涛如瑟,绵绵不绝。而这些波涛之声传入木楼,经过房梁一绕,立时糅合成一支仙曲。特别是在听月这间屋子里,白纱起伏,倘若是蜷缩在温暖的大床之上,更甚者有美相拥入怀。这美妙之处确实非人力所能为了,好一个听月楼,果然名不虚传实至名归。顿时后悔昨夜贪睡,少听了一夜仙曲。

  天刚亮白,月大哥就平安度过了这个月圆之夜,他走过来猛的把手搭在我的肩头对着窗外狂笑:“本想我月故楼要一生被这瘴毒折磨,没想到老天有眼啊!还给我一次争秦霸楚的机会,天意啊!”

  说完抱紧我的肩膀道:“好二弟,你不知道这十多年来,我每每害怕月圆之夜为仇家所乘,躲在这处不敢出门,你一定要尽快把药给我找到!让我完成我的一个毕生心愿啊!”

  我心想,原来月大哥的名字叫月故楼啊。他不让我说话,继续说道:“二弟,恐怕你还有所不知吧,我一身未娶,也没有哪个女人给做大哥的留下一星血脉,所以大哥这个位置迟早是你的!”

  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月大哥拉着我的手就穿楼而出,一辆漂亮的小车无声的开了过来,载着我们朝月宫的方向驶去。

  这座深山月宫真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半山之中,雾缭云绕,倘若我没认错的话,月宫所在之处就是风水先生们常言的生云穴。生云生云,每逢午夜时分,这穴眼所在之处必定喷云吐雾,缭绕四周,所以这座仿古代宫殿的建筑才能身在云雾之中。

  月大哥一边在前面引路,一边得意的笑问:“二弟可知这宫殿为何能环绕在云雾之中吗?”

  昨晚听月一夜,眼睛都没眨一下,此时寒意入体,顿时困了起来,我漫不经心的回答:“想必这宫殿附近应该有一处云眼吧?”

  月大哥吃惊的眼神一露而过,可能他认为像我年少就医术超群的人,本来就不能以常人论,也并没多问,只是赞叹道:“二弟果然见多识广,这穴眼就在这宫殿之中!”

  以前还不觉得大爷爷教的五行之术风水之道有多大用处,他每次逼我学,我都以我又不去盗墓挖坟的借口逃避,虽然如此,也被强迫灌了个七七八八。

  月宫与外界被一条冒着温吞热气的胭脂河所隔开,一棵与地面成三十度角的大黄果树横架在河面,树背上借景而修的一座丈长小木桥从葱郁的树枝中穿过,走在上面别有一番味道。

  月大哥笑道:“此时来得早了点,倘若黄昏时分过来,月宫中的月女们成群结队的在这胭脂温泉河中沐浴擦身,流香百里,那可是人间难得一间的景致啊!”

  我奇怪的问道:“大哥你这月宫里只有女人吗?”

  “难道我们不算男人?”月大哥笑着带我踏上了月宫的汉白玉梯台。

  上面早有十二名宫女模样的女子手提宫灯等候多时了,一见我们都半蹲一福道:“大老爷,二老爷!”

  长这么大我何尝受过如此的待遇,心下一紧,全身冒汗,口舌不清的一一回礼:“好……好……恩……好……恩……。”

  月大哥悄声在我耳边说道:“对这些月女不用太客气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