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神偷双舞》->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正文 第三十七章 结束
( 本章字数:13239 更新时间:2008-1-3 0:42:00 )

  三天过去,但青风天音讯全无。已经知道真相的他,此刻最恨的人,应该是唐须和蓝图。他若是逃掉,倒也算了,因为他已经是在逃的通辑犯。可如果他还潜藏在沈阳,那才叫真危险,失去一切的他不逃走,自然是想要报复。

  禾苗,则总是那样冷冷淡淡的,麦甜想亲近她,总是被她拒于千里之外。但麦甜也不气馁,一天到晚跟在禾苗身后,和她说着这十多年来的点点滴滴,麦甜相信,总有一天,禾苗对自己的陌生感,及十多年来承受的痛苦阴影,会被自己的关爱慢慢感化。

  青风天教被摧毁,但主犯却逃,蓝冰他们并没有轻松,甚至比之前更忙。唐须这几天也是早出晚归,连平时最闲的肖飞跃,都难见踪迹。空荡荡的唐须的家中,几天来只有四个人。

  而大鸟街上,与往日一样热闹。

  今天有太阳,虽然空气中的风很冷清,但略有温度的清晨的阳光还是让人觉得极为舒服。

  柳叮叮呆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大鸟街尽头以外的街,连连叹息,在唐须和蓝冰的交待下,她和麦甜足不出户已经好几天,如果青风天不被捕,难道自己就永远成了笼中的小鸟?

  禾苗虽然没有眼睛了,却似乎能够看见一般,她正面对着柳叮叮,脸上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她虽然在笑,但柳叮叮看了,不知为何有了一点寒意,也许是因为禾苗的脸上,没有眼睛?那拉耸着的眼皮,让柳叮叮害怕?柳叮叮只有将目光再次投向大鸟街。

  “外面出太阳了吧?”禾苗突然开口问。

  “咦?是……是啊。”柳叮叮有些奇怪,不,应该是很奇怪,这几天来,禾苗对自己也好,对麦甜也好,从来是冷得像块冰,也从来不主动和自己说话,今天太阳会从东边落下去不成?

  柳叮叮咳了一声,高兴地道:“姐姐,是啊,出太阳了,你要不要出去晒会儿太阳?我帮你拿椅子啊。”

  “不了……”禾苗似乎略有犹豫,她道,“出太阳真好……叮叮,可不可以帮我个忙?”

  “当然可以!你的事,就是麦甜的事,麦甜的事,就是我的事啊!姐姐,你说。”柳叮叮高兴地道,禾苗主动对自己示好,那禾苗对麦甜,自然会更好,这几天,麦甜一直围着禾苗转,凡事小心翼翼,委曲求全,她看了实在很不忍心。禾苗终于被麦甜感动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啊!柳叮叮想。

  “你可不可以帮我去书店,买一本安徒生童话?然后回来一个故事一个故事的念给我听?”禾苗道,“我在青风天教被关的十五年,一直很想再次听到安徒生的童话故事……还在很小的时候,晚上我不睡觉,妈妈就是给我讲这些故事哄我入睡……你一定不知道,麦甜小时候也很调皮,晚上总是吵着要我讲故事给她听才肯睡……”

  柳叮叮怔忡着,眼神中露出怜惜的目光。

  “我虽然看不见,但这几天也知道:麦甜晚上总是辗转反侧睡不着,所以我想拜托你帮我买这本书来,然后读里面的故事给我听,我想今天晚上,给麦甜一个惊喜……让她,睡个好觉。”

  “啊……好啊,好啊!我这就去……那,正好麦甜还在楼上睡觉没醒来,我马上去!禾苗姐姐,这是你和我之间的秘密!麦甜今天晚上,一定会很惊喜的!”柳叮叮高兴地道。想到禾苗原来并非冰冷无情,想到麦甜的努力终于有个好的结果,柳叮叮快乐的站起身来,就准备出门。

  “叮叮……”禾苗在柳叮叮要出门时,再次出声,她略一犹豫,道,“你要快去快回……否则,麦甜若是醒了,我们之间就没有秘密了。”

  “我知道!”柳叮叮笑道,她飞也似的朝大鸟街外跑去,只想着禾苗所说的:快去快回!是,她要和禾苗一起,给麦甜一个惊喜。

  禾苗坐在沙发上,面部朝着柳叮叮远去的背影,嘴角却浮出一个清淡而遥不可及的笑容。

  麦甜醒来时,已经将近中午。

  “叮叮!乖叮叮,你在哪?”麦甜耳中传来龚化的声音。

  柳叮叮?麦甜打开房门,看到龚化正从隔壁叮叮的房间出来。

  “麦甜,你看到叮叮了没?”龚化问。

  “她不在我房间……会不会在楼下客厅?”麦甜道,“也许她和禾苗在一起。”

  “我才从客厅上来的。”龚化道,“楼下只有禾苗一个人,没有叮叮,这丫头,难道躲到三楼去了?”他说着,转身就走,准备上三楼继续找。

  麦甜来到楼下客厅,看到禾苗一人孤独的坐在沙发上,面部仍然那么苍白。

  “姐姐,叮叮呢?”麦甜问,“你今天看到叮叮没有?”

  “我不知道,你问我干什么?”禾苗的声音却一如既往的冷,“你问一个瞎子要人,不觉得很可笑吗?”

  “我不是问你要人,只是问问,看你是否知道叮叮去了哪儿。”麦甜柔声道,“姐姐,你也知道,除了你,我也把叮叮当亲人,而现在,青风天……”

  “我当然知道!”禾苗却突然打断麦甜,她似乎在突然间变得激动起来,呼吸也跟着急促,“几天前,当蓝图带我来见你时,你以为蓝图是青风天派来的人,所以把柳叮叮藏在你身后,从那一刻开始,我便知道:在你的心里,柳叮叮的份量永远高过禾苗!我虽然眼睛瞎了,心却不瞎!”

  “姐……”麦甜一愣,若不是自己两只眼睛清清楚楚的看到禾苗脸上那空洞的眼睛,她真是很怀疑禾苗是不是真的没有了眼珠,被禾苗一提醒,那天晚上自己确实有那个动作,“姐姐,这只是你自己的想法,你和叮叮对我来说……”

  “够了!麦甜,你或许不知,我虽然眼睛瞎了,可听力却比任何人都强,而根据听力判断的事物,向来也相差无几,你不必再狡辩!”禾苗冷冷笑道,“可怜我为了你,忍辱偷生,结果呢?结果呢?!”她冷冷哼出一声,像是自问自答,“我能甘心吗?我该甘心吗?!当然不!”

  “你不甘心?为什么?”麦甜问,她突然一震,整个人呆住,“禾苗,你的话很奇怪……你不会对柳叮叮做了什么吧?!”

  “我当然不会对她做什么,不过,青风天会不会对她做什么,我就不知道了。这十五年来,我在黑暗中,除了老教主,就只和青风天有所接触,我了解青风天,他失败得这样彻底,自然不会甘心,他就算死,也要先报复的。柳叮叮早上出的门,现在还没有回来,自然是被守在外面的青风天给掳走了。”禾苗冷笑道,没有眼珠的脸上,竟闪过一层阴冷的寒光,让麦甜见了,在莫名间充满了恐惧。

  “你是说,你能肯定,现在,叮叮落入了青风天的手中?”麦甜问,她的语气竟很平静,问这句话的麦甜,本身都对自己的平静感到了一丝的惊异。

  “你不怕么?你不为她担心?”禾苗心中奇怪,忍不住问,“我还以为,你听到这个消息,应该马上冲出大鸟街,去救柳叮叮才对。”

  “你既然不隐瞒,自然是有把我留在这个房间的能力……在青风天教的基地时,你被关在铁笼子里尚且可以控制住我,何况你现在如此自由。”

  “不愧是我的妹妹。”禾苗得意的笑了笑,“你还是很聪明的。”

  “是吗?可惜我却怎么也弄不明白:是什么,使你要这样对叮叮,你对她的怨恨,究竟因何而起?”麦甜说着话,眼睛往大门看了眼,人来人往的大鸟街,仍然是一眼可以看到街的尽头。

  “只因为我不能容许:她竟然比我,在你的心中更占有位置。”禾苗冷冷道,“我在黑暗中呆了十多年,为了什么?难道只是为了得到自由之后,面对与一个陌生人来共同分享亲情的结局?”

  麦甜笔直的站立在禾苗面前,强烈的悲哀与失望情绪,使她一时间无言。

  “我没有在黑暗中呆过孤独的十五年,没有在黑暗中承受过那种遥遥无期,看不到未来的寂寞与绝望……所以,对不起,禾苗,我不能了解你的心,却也不能原谅你的所作所为……你应该知道:为了救你,叮叮曾经一个人,在深夜独自一人去到青风天教的基地……这份真情……不说要你珍惜,但难道说要你接受都不可以?”

  禾苗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笑着反问:“麦甜,你是说:为了她,你不能原谅我?”不等麦甜回答,又道,“那我更能肯定:我这样做,是对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把真相告诉我?没有人知道你对叮叮究竟做了什么,你自己不说,我永远不会知道……你的心机太重,这我一直知道,可为什么却不隐瞒我?是什么原因,我想知道。”麦甜道。

  禾苗淡淡一笑,道:“因为,你无情,你让我痛苦,所以,你必须为此付出痛苦。”

  “你的理由,太勉强……我不能了解,不过,我想:是我错了,”麦甜怔忡道,“是我错了……我应该早点给你找个心理医生才对……姐姐,你必须面对你以后的人生,不管你从前经历过什么,但……以后的人生,比过去重要!姐姐,我一定会帮你的……虽然我不能原谅你,但……我会改变你。不过现在,我要去找叮叮,我不会让她一个人承受恐惧的。”

  禾苗不由一笑,冷声道:“我在青风天教的基地十五年,虽然没有自由,可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行动起来,其实比一个正常人要快许多。麦甜,你以为:你可以从我手心逃离这间屋子?只要把你控制到天黑,唐须回家之后,他自然是不会让你去冒险,所以,救柳叮叮的事情,自然就落到了他和蓝冰的身上。”

  “你希望他们双方鱼死网破?”麦甜问。她没有动,眼睛再次看了看门外的大鸟街,在心中衡量了一下自己现在与禾苗的距离,虽然自己站着禾苗坐着,但也不过半米距离,如果自己稍微挪动一下,想必禾苗会立刻扑上来。别看禾苗苍白而瘦弱的样子,力量却大到惊人。

  “我为了你忍受十五年的黑暗,忍受十五年的痛苦,你以为,我会把你让给任何人?你是我的妹妹,永远只能是属于我的妹妹!谁也别想分享你!”禾苗冷冷一笑。她突然皱起眉,问,“麦甜,你想反抗我?”

  麦甜将外套脱下,拿在手中,淡淡道:“姐姐,哪怕我为此痛苦一生,你也不放我去救叮叮,是么?”

  “你在干什么?”禾苗站起身来。

  “准备从你面前逃出去。”麦甜笑道,话音落下,手一扬,手中的外套便朝门的方向飞去!而麦甜自己,却朝禾苗逼近!

  “想跑?!”禾苗冷笑,她极为灵巧的闪过身,避开麦甜,而是朝衣服飞去的方向奔去!她骨瘦如柴的手一伸,却只是抓住了麦甜的外套。

  麦甜乘此机会,人反向朝楼上跑去。

  “麦甜!”禾苗叫得声嘶力竭,似乎立刻就要崩溃。

  “姐姐,我在楼梯上。”麦甜站在楼梯中央,看着转过身来,正面对着自己,一脸茫然表情的禾苗,“我去救叮叮了,如果我……再也回不来,唐须会替我照顾你……姐姐,不是因为叮叮比你重要,而是,除了你,我对叮叮,同样有感情。有一件事我希望你知道:如果今天换成是你被青风天抓走,无论是我,还是叮叮,得知消息后,都会不顾一切的来救你!”

  “你不笨……是我小看了你……”禾苗恨恨道,麦甜离她太远,她已经无能为力!如果自己不瞎,那麦甜的声东击西,又有何用?

  麦甜再次看了她一眼,转身上楼。

  “麦甜……不要离开姐姐!”禾苗忽然嘶声叫道。手中紧握着的麦甜的外套也掉落到地。

  但麦甜没有回头,她飞一样的奔到二楼的阳台上,纵身跳下!

  沈阳刑侦大队。

  肖飞跃急急忙忙的冲进一队的办公室。看到唐须后,他在忽然间松了口气。

  “飞跃?”唐须漫不经心的笑了起来,“你不是说绝不迈进刑侦队一步的么……”

  “很急,你闭嘴。”肖飞跃却道,“一个小时前,有人来告诉我:麦甜疯了似的到处找你和蓝冰!叮叮她……”

  “叮叮如何?!”一旁的蓝冰猛的窜上前,一手抓住了肖飞跃的双肩。

  “镇定!否则,你们怎么救她们?!”肖飞跃起没好气的道,“真不知你们做的什么警察。”

  “她们?你是说叮叮和麦甜吗?”唐须问,眼神在霎间变得阴沉起来,“难道说青风天……大鸟街的人呢?全睡死了?!让青风天不费吹灰之力可以同时带走两个人……等等,你说一个小时前……麦甜还在找我和蓝冰?肖飞跃,你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说了要你们闭嘴,可你们一个比一个更多嘴,让我说也说不清楚。”肖飞跃起道,不理会那两束几乎要杀死他的目光,接着道,“叮叮不知何故离开了大鸟街,跟在她身后的两个兄弟中了青风天的招,被人击昏,而麦甜知道叮叮被青风天掳走,又找你们不到,情急之下,只好对大鸟街的每个人都下达了要找到你的命令:要你接到通知后,立刻带人去救她和叮叮。”

  “她真傻,叮叮被青风天掳走既成事实,那她自己又何必再自投罗网?”蓝冰叹息道,“若麦甜出事,叮叮被救出来,也会极为伤心的。”

  “那是因为麦甜了解青风天。”唐须道,“麦甜是怕青风天对叮叮下毒手罢了,她和青风天从小长大的,也许……她也许以为,她能够拖延时间,能够拖延出我们去救她们的时间。所以才……飞跃,麦甜有没有留下话:要我们到哪儿去救她们?”

  “有,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麦甜留下话说:青风天的基地,以及基地之外的十多个分站,全部有可能。她让你和蓝冰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去找,总会找到的。”肖飞跃道,“她要你们快速行动,而且,人不能太多……青风天很狡猾,他之所以抓叮叮,证明他的报复已经开始,更说明他已完全放弃了逃跑的想法,所以,他现在也极为危险。如果让他知道除了你们之外的人参与进来,有可能会提前杀人……”

  肖飞跃看到闻言之后,同时脸上现出一片死灰的那两个人,不由气恼万分。

  “喂,你们平常的劲头哪去了?要以你们现在的状态,我只能说:麦甜和叮叮,所托非人!”肖飞跃没好气的道,“麦甜的话已经很清楚,你们只要按她的话赶快行动就好!除此以外,还有别的办法吗?既然没有,那就赶紧行动啊!”

  “是,是的!”蓝冰点着头,却仍然傻傻的站着。

  “只有我和蓝冰两个人的话,太慢了。”唐须此时一脸的严肃,加上又一脸的铁青色,表情相当吓人,不过,他说出的话,还算正常,“飞跃,你和蓝冰一组,我和蓝图另一组,我们四人分成两组寻找,然后,让沈阳的警力封锁所有交通道路,至少……青风天杀人之后,也不能让他逃离沈阳!我们四人随时保持电话联系,谁先找到他们,立刻通知另一方。”

  “我先找人去部署一下。”蓝冰道。

  “我和蓝图先由北方开始找起,你这边结束后,马上和飞跃从南边开始找。”唐须道,他说完,立刻走出去找蓝图。

  青风天教的基地,物不是,而人亦非。

  曾经的青风天教的基地,如今已经不再是黑暗一片。明亮的灯光,使得这里更显空荡而失意。麦甜每一间房间都搜到,每一层楼都搜到,但是,她只能面对冷冷的空气,残留的余黑。

  她最后搜了后院,到了曾经关押禾苗的小屋。

  但是,没有人。

  对青风天而言,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他一定会选择他最熟悉的场所,实施他的报复。毕竟,他不是个能够轻易承认自己失败的人。

  但是,基地,没有人!没有任何有关于青风天的气息!难道自己错了?!

  麦甜一只手,用力的抓着铁笼子的横条,急得直想痛哭一场。可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麦甜想,还有地方自己没有寻到,而且蓝冰和唐须他们,说不定比自己更早一步找到青风天,说不定,柳叮叮现在已经回到大鸟街唐须的家中,开心的吃着鸡腿。

  麦甜一扭头,准备离开,眼角的余光却突然看到:在铁笼子的里面,靠墙的地方:有一堆碎了的瓷器。那种色彩,竟陌生到有些眼熟。

  麦甜愣了愣,突然想到了去陈规家偷的那个花瓶。

  陈规家?!青风天,是用这堆碎片暗示自己什么?青风天,自然知道她是一定会来找他的!

  麦甜转身冲出了后院。

  麦甜爬上七楼,推开陈规家的房门。淡淡的玫瑰花香,就这样漫延在麦甜的身边,漫延在整个包裹着麦甜的空气中。

  麦甜的腿,竟有些发软,是害怕?是从所未有的害怕?

  一眼看得到的客厅,除了简单的家俱,再无其他。但紧闭着的卧室的门内呢?

  麦甜一步一步走进客厅,她推开第一扇卧室门,走进去,里面除了一张床和一个柜子,就再也没有了其他。站到第二个卧室的门口,麦甜已经不仅是腿发软,连两只手,都微微的颤抖起来。可是当她打开卧室门,走进去,还是一无所获。

  这里,是最后的一间卧室了。麦甜用力的一推,门开了,晃晃悠悠着,麦甜的眼睛亮了亮:柳叮叮,熟悉的柳叮叮,一双乌黑而明亮的眼睛,就这样安静的看着自己。

  麦甜笑了,她的笑,此刻竟像夏日的阳光,热烈而灼人。叮叮还活着!这就够了!麦甜想。

  柳叮叮两只手被粗粗的麻绳绑着,吊在窗户边上。口里也被塞了一团毛巾。看到麦甜后,却不知是高兴多些,还是焦虑多些。

  坐在床沿边上的青风天,脸色苍白得可怕,他看也不看麦甜一眼,口里却道:“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也是给你最后一个选择:你去把客厅的门关好,当然你也可以乘此机会逃跑,我不拦你。”

  麦甜一愣,她转身去将大门关紧,之后,又折回到卧室。

  青风天终于看了她一眼,脸上露出一个冷冷清清的笑容,他道:“你完全可以逃跑,然后通知唐须来救人才对。”

  “以我对天哥的了解,我当然相信天哥说出的话就一定会做到,我虽然可以逃跑,也可以跑出去后再叫唐须和蓝冰来救叮叮……不过,我要活着的叮叮,不要死的。”麦甜道。

  “聪明,聪明。”青风天叹息一声,“为什么,你和禾苗一样聪明?也许,你其实比禾苗更聪明,是你的演技太好,这十多年来,我居然,没能发现。”

  麦甜无语。她看到柳叮叮恨铁不成钢的冲自己怒目相视,不由宽慰她的冲她笑了笑。

  “但你以为:你留下来,就能救柳叮叮么?”青风天问,“麦甜,你拿什么来救她?”

  “如果天哥要什么,我就给什么!只要能救她。”麦甜笑道,“如果天哥要我的命,不要天哥亲自动手,我立马奉上。”

  青风天冷哼一声。无语。

  “据说天哥离开基地时,有几个人一同突围,怎么现在,只有天哥一个人呢?”麦甜问。

  青风天冷冷笑了笑,道:“自然是因为死人不会背叛我的缘故。”顿了一下,又道,“你说,只要能救柳叮叮,我要什么,你就给我什么,是么?”

  “当然。天哥,请说。”麦甜道,语气平淡。

  “我要唐须死!你可以做到吗?”青风天问。

  柳叮叮一惊,她口里说不出话,只能拼命摇头,从鼻孔里发出嗯嗯声。

  麦甜看了柳叮叮一眼,笑道:“对不起,不能。”顿了顿,不等青风天说话,又道,“这不是救叮叮,这是害叮叮在日后的日子中生不如死,她会为此对我一辈子歉疚。所以,不能。”

  “是因为你爱唐须?”青风天冷冷道,“你以前对我说过的所有的话,都是骗我的,对么?”

  麦甜抬起头,直视着青风天,慢慢开口:“不尽然。只是,事情变化起来时,谁也不能保证不是在一夕之间改变。我对唐须,便是如此。”

  “好一个便是如此!你是说这份感情,不由你自己控制?”青风天再次冷笑一声。

  麦甜叹出口气,问:“天哥,莫非除此以外,你没有别的东西想要?也许你想离开沈阳……”

  “我的一切都在沈阳,即使,失去一切,我也不会背离沈阳。”青风天道,略一沉吟,道,“如果说还有想要的东西……我曾经说过:总有一天,我会要你求我……要你求我来要你!今天……”

  “天哥,你又错了。”麦甜悠悠笑道,“我永远不会求你要我。因为我喜欢的人是唐须,我只要唐须要我就好……如果今天我真的求你来要我,那与要唐须死,要我死,有何区别?所以,我如果真这样做,等于杀柳叮叮两次,我更不能答应你。”

  青风天苍白的脸,竟泛出一丝微微的红色。他握紧拳头,坐在床沿上,用力的瞪着麦甜。

  “要柳叮叮死,实在是件容易的事!”青风天恨恨道,他突然起身,上前扯开塞在柳叮叮口中的毛巾,冷冷道,“我看麦甜并没有真心要救你,你不如求求她!”

  柳叮叮狠狠呸了一口,然后冲麦甜笑道:“好样的!麦甜!我比以前更喜欢你啦!”

  “真是死到临头,还不知道悔改!”青风天怒极,将手中的毛巾扔向柳叮叮。柳叮叮嘲笑的看了他一眼,脸上现在一丝得意的表情。

  “我也不一定要你求我,麦甜,在这个房间里,你说,如果我对你用强,你奈何得了我吗?”青风天冷冷的眼睛看定麦甜,“不过,如果我真的对你用强迫的方式,那么事情过后,我一样不会放过柳叮叮!”

  麦甜打了个冷颤,她更挺直了背,然后露出一个更为耀眼的笑容:“天哥,如果这样的话,你人生的最后一步,可谓失败得很……不过,也许对一个没有明天的人而言,失败与成功并没有更多意义。”

  青风天哼了一声。

  “你要对我做什么,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来找你之前,自然是做好了接受一切后果的准备才来的。”麦甜笑道,“因为我知道,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对唐须而言,我还是我。再说,被迫与自我出卖,意义完全不同。”

  “是么?你确定?”青风天冷笑。

  “是。哪怕我死了,变成灰……他也一定会把我的灰,从你手中抢回去!我相信他!”麦甜道,“无论发生了什么,他也不会放弃我,我知道。”

  “哼,麦甜,你和我说这么多,莫非……是在拖延时间?等唐须和蓝冰找到这儿来救你们?!”青风天突然问。

  麦甜一惊,被青风天一语道破她的想法,说不吃惊是假的。麦甜靠着门,身体有些微微的发抖。

  “我说对了?”青风天笑道,他突然起身,快如豹子,冲到麦甜跟前,在麦甜根本反应不过来的情况下,一手已扣住麦甜的手臂,用力一拉,便将麦甜摔到了床上。

  麦甜来不及抬起头,青风天已上前,将她双手反按在背上。

  “你打我不过,所以,听话点,可以让你自己少受些罪。”青风天道。

  麦甜无语,连挣扎也没有,她的脸上,只有绝望与愤恨,还有深深的悲哀与无可奈何。

  “哈哈……”柳叮叮却在这时候大笑起来。

  “你的朋友被吓疯了。”青风天冷笑道,“柳叮叮尚且如此,不知唐须知道之后,会如何……”

  “唐须知道了,也不会如何,”柳叮叮却道,“因为你一定会死掉,对一个死掉的畜生,你认为唐须会如何?”

  “你骂我?!”青风天突然间放开麦甜,冲到柳叮叮跟前,“啪”的一个耳光,狠狠抽在了柳叮叮的脸上,立刻,柳叮叮的脸上,出现五个清晰的手指印。

  麦甜乘机跳下床,可也只是如此,因为她才跳下床,整个人又被青风天抓住。

  “我正是骂你!”柳叮叮冷冷道,“你除了动粗,还能干些什么?你真是愚蠢至极!如果你以为你得到麦甜,就是报复了唐须,或者报复了麦甜的话,你真是蠢至极限!”

  “是么?得到麦甜,是我一直就想要的……不过,现在,也许真有一点报复唐须的成份在里面。”青风天幽幽一笑,道,“听你这么说,似乎有比这更好的报复,不如说来听听,如果你说得好,也许我会放过你也不一定。”

  “你可以杀掉我,让麦甜一辈子活在悔恨中,让蓝冰与唐须的恩怨,永永远远的存在下去。”柳叮叮道,“真正恶毒的报复,并不是让那个人死掉,因为人们都说:一死百了,所以,让一个人的余生,永远在痛苦与悔恨中,才是最恶毒的报复。聪明如你,应该想得明白。”

  “你说得极对。”青风天道,“你对麦甜,很有献身精神。如果你死了,至少会有三个人极为痛苦,不过,你真能让他们痛苦一生,后悔一世?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不是么?许久之后,也许他们可以淡忘,”他顿了顿,笑道,“不过,既然你自己提出来,这倒提醒了我:其实,我也不必杀你,如果在你脸上留下几个刀痕,让他们一世都看着你,岂不更好?”

  柳叮叮愣住,一张脸变成惨白。

  “这样也行,总比死掉好。至少,现在的美容医术还可以恢复叮叮的原来面貌。”麦甜道。

  “好,极好,你们两人,真是很好。不过,却真的激怒我啦。”青风天怒极而笑,“如果柳叮叮死在麦甜的手上,想必结局才真正精彩!”

  柳叮叮和麦甜同时一愣。

  青风天从怀中掏出匕首,放在麦甜手上。他一只手,用力握住麦甜拿着匕首的手,朝柳叮叮走去。

  “你果然不是一般的恶毒啊,这种事都能想得出来。”柳叮叮苦笑道,她看着麦甜一脸的恐慌,笑道,“虽然你的手上会沾有我的血,可是,我却因此而死得幸福,无怨无悔!麦甜……你,不要怪我,我真的不想成为你的累赘的。”

  麦甜真的慌了,她拼命的挣扎,可是就是挣不脱青风天那铁一样的手!

  “天哥,天哥!”麦甜叫道,她挣扎着,看到青风天那比雪还冷的表情,比冰还寒的眼神,她是真的害怕了!为什么蓝冰还没有出现?为什么曾说过会留下一口气救她,救自己的唐须也没有出现?!麦甜看着自己一步一步被青风天拉上前,泪水再也止不住的,狂涌而下,她疯了样的用一只还自由的手打在青风天的身上,却没有丝毫用处。

  青风天冷冷的笑了,抓紧麦甜的手,将匕首,刺向柳叮叮!

  叮叮闭紧双眼,再痛,她也决定不出声!不能让麦甜更难过了!可是,为什么等了许久,却没有痛感袭来?她奇怪的又睁开眼,却看到:麦甜还自由的一条手臂,鲜血正一滴一滴往地上流着!

  “麦甜?!”柳叮叮惊讶的叫了起来。

  麦甜冲她笑了笑,忍住手臂传来的痛楚,用清晰的声音道:“我们是朋友,是姐妹,是神偷,我们的命,靠我们自己,我不会让你死……除非我先死!”

  “很好!麦甜,我今天才真正认识你!”青风天阴冷的笑了声,手再次用力,抓住麦甜的手,让匕首再次刺向柳叮叮!而麦甜,依然将自由的手臂往前一伸,挡在了匕首的前面,替叮叮受了一刀。血,更快的往下流着。

  “麦甜……”柳叮叮哇哇大哭起来,“麦甜,我不要你这样啊,麦甜……你只是做无畏的挣扎,青风天不会放过我,更不会放过你,不要让他把我们当老鼠玩……”

  麦甜受伤的手臂不停的抖着,几乎就要抬不起来。已经被匕首刺了至少四刀,真的很痛很痛。麦甜听到柳叮叮的大哭,泪水也跟着落下。

  “神偷之所以神,是要想得开,神偷之所以神,是即使到了最后,也不绝望!”麦甜颤声道,“叮叮,振作点。我还靠你呢。”

  “我不要,我不要!凭什么我们要面对这么多痛苦?我们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了?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坏事了?要我们来承受这种不公平的待遇?麦甜……”柳叮叮却更大声的哭了起来。

  “你的手,还能抬起来,为柳叮叮挡最后一刀么?”青风天笑着问道。

  “也许不能。”麦甜深吸一口气,淡淡道,“不过,可以再试试。”

  “好。”青风天道,果然再一用力,抓住麦甜的手,第五次将匕首刺向柳叮叮!

  麦甜再也抬不起手来!她的手臂,已经失去了知觉!麦甜不由苦笑,身子突然一个旋转,用自己的胸膛挡住了匕首!

  “麦甜!”柳叮叮再次大叫。

  麦甜再也忍不住的眼泪横飞。她感觉眼前开始模糊,头脑开始晕眩,可是她还不能死,因为,事情还没有结束。麦甜努力的振作一下精神,将眼睛睁大。

  “砰!”一声,麦甜似乎听到一声枪响,然后整个人被青风天带着滑倒在地。血……满眼的,全是血……匕首似乎也掉在了自己眼前,是自己产生了错觉?幻觉?麦甜苦笑。

  “麦甜!”麦甜看到了唐须的脸,虽然模糊,却的确是唐须的脸,是她一生也不能忘掉的唐须的脸。

  “救……叮叮。”麦甜笑,声音小得就像蚊子哼哼。但唐须听清楚了。

  柳叮叮被蓝图救下,扑到麦甜跟前:“麦甜,你不能有事啊,麦甜!”

  “别吵我,就好……我只是,有点累,想睡。”麦甜笑道,眼皮开始往下垂。

  “你不能睡。麦甜。”唐须将她抱起,往外冲去,他一边下楼,一边柔声道,“你要醒着,知道吗?答应我。”

  “不要把我说得就像快死掉一样,我死不掉的……我要活很久……我太喜欢你,舍不得离开你……帮我照顾姐姐,唐须……唐须……唐须……”麦甜念着唐须的名字,终于晕厥过去。

  唐须名下的医院内,今天很热闹。因为有柳叮叮的原故。

  “嘿,如果那天不是我哭得这样卖力,你们偷偷潜进屋去,凭青风天的听力,他怎么可能不会发觉?所以啊,你们成功解救人质,应该感谢我才对!”柳叮叮得意洋洋地道。

  “是,要不要给你发奖旗?”蓝冰笑。

  “哼,还说,幸亏有唐须,要是靠你,我和麦甜只怕早就投胎去了!”柳叮叮不满的瞪了蓝冰一眼,“平时说什么会对我好,会保护好我,关键时刻,你人呢?真让我失望!”

  肖飞跃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道:“喂,叮叮大小姐,这是医院,你要还是这样咆哮,小心被请出门。”

  “你闭嘴!”柳叮叮横了他一眼。

  “要谁闭嘴啊?又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得罪了叮叮小姐?”唐须的声音由门外传来,他走进病房,在他身后,竟跟了一个年约四十多岁的男人。

  一直躺在病床上未出声的麦甜看了那个男人一眼,微笑的表情却在突然间呆住。

  柳羿?

  该来的总是要来。麦甜想。

  “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的柳局长……”唐须道。

  “知道,名声很响啊。”麦甜浮出一个若隐若现的笑。

  “小姑娘,好些了吧?”柳羿笑着,他虽然是和麦甜说着话,眼睛却瞄了眼柳叮叮。

  “谢谢领导关心,很荣幸。”麦甜几乎要冷笑了。

  “嗯,我有些事,麦甜,晚上再来看你。”肖飞跃道,“对了,你姐姐煮的鸡汤,是给你和叮叮喝的,你们要记得全部喝掉。要不然,她会骂我的。嗯,我真可怜。”他说着,便往外走去。

  经过这件事后,禾苗的变化很明显。这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吧。所以说:凡事不能以绝对的心态去衡量。

  “麦甜,想不想吃苹果?我帮你削皮啊。”柳叮叮笑道,对柳羿,仅仅是礼貌性的看了眼,点了个头。如果她知道柳羿是她的生父,不知还能不能这样镇定从容。

  柳羿坐了一会儿,又和唐须和蓝冰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最后起身要离开。

  “小姑娘,好好休息啊。”柳羿笑了笑,再次看了柳叮叮一眼,似乎想说什么,又没出声。

  “我们送送柳局长。”唐须道,拉着蓝冰离开。

  病房里只剩下麦甜和柳叮叮时,两人同时陷入沉默中。

  “叮叮……有件事……”麦甜突然道,“我觉得你有权利知道,也有权利自己决定……”

  “麦甜,吃苹果。”柳叮叮将切好的一片苹果塞进麦甜口里,阻止了她的话。

  “被青风天抓住后,他除了说你的事,也和我说过有关我的一些事……”柳叮叮道,“不过,我现在过得很好……我并不想改变什么……我觉得,我现在开心就好。不想再旧事重提,更不想,恶心自己。你,明白了?”

  麦甜一愣:“你,原来都知道啦?!”

  “是,也许我天生无情,我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就像是喝了一杯白开水。如此而已。”柳叮叮笑,“没有难过,没有高兴,没有任何的情绪,既然这样,那不如照旧过现在的日子,不是么?”

  “当然是,等我好了,我和你上街做笔大买卖……”麦甜笑了起来。

  “哎呀哎呀……”门还没有被人推开,就听到走廊里传来了明砣子悲惨无比的声音。

  麦甜和柳叮叮正觉奇怪,就看到明砣子手上举着一把手术刀,冲了进来。

  “明砣子,你怎么了,叫得这么惨?唐须又扣你工资了?”麦甜问。

  “更惨啊……唐须会要我的命啊……”明砣子哭丧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麦甜,“小姑娘,这回,你一定要救我,一定要救我!”

  “到底怎么了?”麦甜问。

  “我……我……我……”明砣子一连说了三个我,就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有屁快放!”柳叮叮忍不住吼道,“你要死不脱气啊?”

  “我做手术时,把一块医用棉球放在病人的肚子里了……”明砣子道。

  “那赶快补救,帮他取出来嘛。”麦甜奇怪地道,“虽然是你的错,但在唐须杀你之前,你也应该先把错误纠正才行啊。”

  “况且,唐须有那么嗜血么?为了这,会要你的命?”柳叮叮问。

  “因为,因为……”明砣子的脸色更夸张的哭丧起来,“因为,那个棉球,正是在麦甜小姑娘这个病人的肚子里啊……”

  “什么?!”柳叮叮大叫着跳了起来。

  “我不会这么背吧?”麦甜不相信的看着明砣子。看到明砣子肯定的点点头,麦甜头一歪,竟晕了过去!

  “明砣子!”柳叮叮一手扯住明砣子的衣领,就想揍人,不料明砣子在突然间哈哈狂笑起来。

  “你疯了?吓的?”柳叮叮有些不忍了。

  “去,去,小家伙,你懂什么?”明砣子拂开柳叮叮,走到麦甜近旁,俯下脑袋看着晕过去的麦甜,得意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姑娘只是皮外伤,什么时候给她肚子动手术啦?只是,这小姑娘,上次让我说谎,害得我夜夜恶梦,现在机会来了,不说谎骗骗她,太对自己不起……”他才说到这,突然看到晕过去的麦甜突然间睁开一双明亮的眼睛,冲他笑了笑。

  “咦?”明砣子正奇怪。只见麦甜突然一拳逼近!

  “砰!”一声,明砣子的鼻子歪掉了!明砣子一声怪叫,跌坐到了地上。

  正推门而进的唐须和蓝冰,刚巧就看到了这一幕。他们不由得相视而笑,未来的路上,有了这两个神偷,他们的生命,也将跟着一同精彩,一同幸福……

  (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