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神偷双舞》->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正文 第三十六章 谜底
( 本章字数:9049 更新时间:2008-1-3 0:42:00 )

  黑暗,熟悉的黑暗,熟悉的压抑,熟悉的恐惧……自己又回到青风天教的基地了么?麦甜问自己,可是为什么,自己的感觉中,会有陌生与熟悉并存?她看不清楚黑暗中有什么,但这儿似乎是后院,是曾经关押了禾苗的后院。麦甜伸出双手,摸索着前进。不知摸索了多久,前方突然亮出一盏灯,异常明亮。

  她看到一间小屋,大门敞开,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铁笼子。铁笼子里空荡荡的,充满着悲凄。禾苗死了,铁笼子自然是空荡荡的,麦甜想,她转过身,想离开,突然一个声音却由她身后传来:“如果有一天,你彻底毁掉了青风天教,你便来我曾呆了十多年的黑牢来看看罢。如果真有灵魂之说,我想我的灵魂感受到你的气息之后,必然在天国也能安息。”

  “什么?!”麦甜猛的回过头,这不是禾苗的声音么?可是,她回过头,还是什么也看不见。她产生了幻觉?麦甜问自己,失神的看着那空荡荡的铁笼子。

  “禾苗只是失踪,并没有被谁杀死!而且我可以确定的告诉你:禾苗必定还在青风天教的基地,她躲在哪儿也没用,我总会找到她的。”青风天的声音突然从四面八方飘进了麦甜的耳朵,就像咒语,使她头痛欲裂。麦甜追踪青风天的声音,只感觉眼见到的事物都跟着青风天的声音在旋转。麦甜就在要晕眩过去时,一双温暖的大手及时扶住了她,她回过头,看到了唐须,他的眼神,充满温柔。麦甜一颗心安定下来,可唐须说出的话,却又让她害怕莫名。

  唐须说:“你一定还不知道:禾苗现在,如同石沉大海。”

  唐须又说:“你真的那样确定禾苗死了?”

  麦甜刚想问唐须为何这样说,但唐须一闪,竟不见了!

  青风天难懂,唐须复杂,但是禾苗……禾苗的心机很深,禾苗的仇恨更深,禾苗为了报复,可以什么都舍弃,禾苗……麦甜对自己说。

  “如果有一天,你彻底毁掉了青风天教,你便来我曾呆了十多年的黑牢来看看罢。如果真有灵魂之说,我想我的灵魂感受到你的气息之后,必然在天国也能安息。”禾苗的声音突然再次传来。麦甜迅速看向铁笼子,这一次,她看到禾苗了!灯光很亮,但禾苗却模糊,就像一缕雾般飘渺。麦甜睁大眼,仍然只能看到,禾苗模糊的脸上,却如此清晰的没有了眼珠!

  “禾苗!姐姐!姐姐……”麦甜大声呼唤,泪水模糊了视线。

  “喂,麦甜,你怎么啦!麦甜!醒醒啊!”柳叮叮被麦甜的叫声给吓住,她从洗脸间冲出,看到床上麦甜伸着两只手,又叫又哭的,情急之下,跑上前,一巴掌打在麦甜脸上,“喂,你中邪了不成?!早叫你不要午睡的!快起来啦!”

  麦甜一惊之下,弹身坐起,她直直的眼神看定柳叮叮,显然还没有从梦中解脱出来。

  “她呢?走了吗?”麦甜问柳叮叮。

  “喂,你今天很失常啊!麦甜,你是麦甜吗?”柳叮叮问,“什么她走了吗,她是谁呀?”

  “禾苗啊。”麦甜道。

  “禾苗……”柳叮叮愣住,她呆呆看住麦甜,伸出手在她额头上摸了摸,体温很正常,不像是个发高烧说胡话的人,叮叮疑惑的瞪了麦甜一眼,道,“麦甜,你说过禾苗死了啊……你怎么啦?这么久了,也不见你这样伤心过……你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可是,我没有亲眼见到她死了啊……他们的话,禾苗的信……我……我真的乱了。我怕自己犯下错误,追悔莫及。”麦甜道。

  “什么他们的话?禾苗的信?”柳叮叮疑惑的问。

  “青风天和唐须话中的意思,好像禾苗只是不见了,并没有死……”麦甜陷入深思中,如果禾苗真的没死,只是骗自己全力以赴的对付青风天的话,那禾苗,现在会在哪儿?她在后院被关了十多年,又没有了眼睛,还被关在铁笼子中,如果凭她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逃得出;如果说有人协助她,又会是谁?这个人如何有本事,能带禾苗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可以使青风天和唐须都束手无策……

  “唐须?”麦甜自言自语地道,“唐须或许知道什么,我去问问他。”她想到就做,从床上跳下来,就往外面走。

  “喂,你还穿着睡衣,而且脸上还有眼屎,喂……”柳叮叮叫她不住,只好任她去。

  唐须打开房门,看到麦甜,表情中有着惊异。

  “你哭了?”

  “做恶梦了……”麦甜突然的有些不好意思,擦了擦被唐须一提醒,觉得此刻还湿润的眼角,“我来,是想问你,你是不是在青风天内部安插了你的人?”

  “是。”唐须没有多想,很爽快的回答了她。

  “那天你说:禾苗如同石沉大海,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说禾苗死掉的意思吗?”麦甜又问。

  “我……我得到的消息确实是禾苗莫名失踪了,直到现在,青风天费尽心思也没有找到禾苗,那天我告诉你这个消息,不过你却那么肯定的告诉我禾苗其实死了,所以,我也很迷惑,因为这样,我也不敢再跟你提太多,我怕消息有误,使你再难过一次。”唐须道,“你今天,为什么这样问?”

  “我肯定禾苗已死,仅仅是凭禾苗的一封遗书,现在想想,也许我太自以为是,太相信禾苗……如果禾苗没死,那禾苗……”麦甜愣了愣,突然又想到禾苗的那封信,信尾所说的:如果青风天教被毁,要麦甜到后院那间关押了她十几年的小屋子去看看她……麦甜眼睛一亮,脱口而出,“如果禾苗没死的消息是真的,那她还在后院才对!”

  “禾苗还在后院?你确定?”唐须的表情严肃起来,不知什么原由,他似乎比麦甜还来得紧张,眼神飞速的掠过麦甜,往走廊四周扫射了一眼。

  “没错,一定在后院……在那间屋中!”麦甜莫名打了个寒颤,失声道,“她被关了十五年,难道说……她会用这十五年的时间,在地下挖个洞藏身不成?!”如果真是这样,禾苗的心,确实很深远!

  唐须一怔,想了想,像自语:“如果是真的,希望青风天不会比你先想到。”

  “禾苗还……还……还活着……”麦甜在突然间口吃起来。她失神而无助的看着唐须,“如果她落在天哥的手里……我,我……”麦甜不知该如何说出自己复杂的想法和念头,只怪她想到这点时,太晚!

  “这么久了,青风天都没有找到你姐姐,我想,这几天你姐姐还是安全的。事情就要结束,麦甜你不要着急,我会帮你。”唐须握住麦甜冰冷的手,安慰道,“我本来打算还等两天……不过,既然你姐姐有可能还在青风天教的基地,就等不得了,你放心,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好。”他顿了会,心中暗想:如果禾苗真的像麦甜所说的,自己挖个洞藏起来,那已经几个月过去了,她在洞里吃什么?但他不敢出声,怕吓着麦甜。

  “一个晚上?”麦甜喃喃地问。

  “是啊,所以,你不要担心。”唐须笑道,“快回房去洗个脸,看你都成什么样儿了。”见她还没动,唐须笑着捏了一下她的鼻尖,笑道,“去吧,不听话的小孩,没人喜欢的!除了我。”

  麦甜瞪了他一眼,冲他哼哼道:“因为你笨!所以才会喜欢我!”说完这句话,突然又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回头,往自己房间跑去。

  看着她回房去了,唐须却往肖飞跃房间走去。

  “为何行动提前?”肖飞跃问。满脸不解。

  “预感不好而已。”唐须苦笑,“预感非常的不好而已!”

  “这倒怪了,你不是唐须吗?什么时候也相信预感啦?”肖飞跃笑道,“突然要行动提前,蓝冰还在真相中震惊,说句实话,我可不确定蓝冰是不是真的接受过来,把什么都部署好了。”

  “他应该是最急的一个才对。”唐须笑,“没准,现在正往大鸟街来,对我们提出说:行动要提前……”他的话刚说到这,只听到楼下客厅里传来蓝冰的声音。

  “唐须,在吗?”

  “嘿!”肖飞跃笑出声来,好笑的看着唐须,“你现在的预感确实很强啊!”

  唐须闻言,却是满脸的无奈:“如果真这样,那没比这更糟糕的了,我的预感,和你说了:是非常不好!”他一面说着,一边和肖飞跃起往房间外走去。

  天刚黑的时候,唐须和肖飞跃同时出门了,而大鸟街,却在突然间变得比往日热闹了许多。

  “奇怪了,”柳叮叮坐在沙发上,看着大门外大鸟街上,人来人往,“今天晚上,这条大鸟街的人,只怕比平素十天经过的人加在一起还多!”

  “喂,小姑娘,很冷哎!把大门关掉好不好?”龚化忍不住问。

  麦甜瞟了他一眼,淡淡道:“你怕冷,回自己房间,打开暖气。”

  “可这还么早,我还想看看电视……”龚老头道,见柳叮叮瞪了自己一眼,赶紧又闭了嘴。

  “麦甜,你在担心唐须是吗?”柳叮叮问。麦甜的眼睛,一直死死看着大门外的大鸟街,如果不是偶尔间眨动两下,还以为坐在沙发上的不是个真人,而是个仿真模特。

  “大鸟街突然多出这么多人,我可以肯定:这些人都是唐须的人!叮叮,你说,要发生什么大事了?”麦甜出口问,眼睛却没看柳叮叮,还是一如既往的看着大鸟街。

  柳叮叮愣了愣,摇头道:“如果你都不知道,我就更不会知道才对。”

  “唐须和青风天,终于要正面冲突……他们之间,会谁赢谁输?而欧阳革新,也许等闵雯等得心慌意乱了,不知他会不会丢下闵雯自行逃去……而我,对这一切都焦急无比,却只能坐在这儿,等待!苦苦的等待!”麦甜道。

  “麦甜,你害怕了?”柳叮叮握住麦甜的手,“在我的记忆里,你似乎从来没有害怕过,我以为你是无所谓害怕的……不要怕,你应该相信唐须。”

  麦甜笑了笑,没出声。如果她告诉柳叮叮,这次行动中,蓝冰也有份,不知柳叮叮会做何感想。但,没有必要再多一个人恐慌才对。

  时间难熬,似乎永远不会结束;又似乎很快就要结束,却看不到前景。

  凌晨一点时,龚化又冷又饿,终于忍不住上楼睡觉去了。

  凌晨两点时,麦甜看着虽盖了一条毛毯,仍然抖成一团的柳叮叮,道:“你上楼睡去吧。”

  “不,我要陪着你。”柳叮叮摇头。她一开口说话,浑身抖得更厉害了。

  麦甜看着大鸟街上仍然开着门的门面,和里面三三两两的人,知道他们都是唐须留下来,保护大鸟街,保护自己和叮叮的。风从大门吹进来,冷若冰霜。

  麦甜看了看抖得像筛子的柳叮叮,突然从沙发上站起,上前将门合上。

  “麦甜?”柳叮叮疑惑的看着她。

  麦甜走回沙发,紧挨着柳叮叮坐下,扯过半边毛毯包住自己。

  “你干什么关门?你不是很想看到唐须能出现在大鸟街的入口吗?”

  麦甜不语,她这样坐了几分钟之后,突然叹出口气,然后口吻轻松地道:“我和你,总不能冻死吧?再说,唐须若是回来,看到我们都冻死的话,他眼睛里也许会掉冰雹泪的。”

  柳叮叮卟哧一声笑了起来:“要唐须眼里真能掉下冰雹泪来,也只是为你。”

  “你若冻死,蓝冰也不会放过他。”麦甜道,“你不要只取笑我。”

  “我怎么会取笑……”柳叮叮接口道,却没能将话说完,只听得“砰!”一声响,大门在突然间被人推开,虽然声音不大,可仍然将坐在沙发上的两个女孩子惊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她们笔直的站立着,也不管掉在地上的毛毯。

  门外,站着两个人。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女人瘦弱得无法形容,似乎随意的一阵风,都可以将她刮起来。她的面孔出奇的苍白,白得像个重病之人,而她的眼睛……是没有眼珠的!

  麦甜几乎站立不稳,一口气呛在喉咙中,吐不出来,险些被憋气憋得倒下!

  柳叮叮直直的目光却死死瞪住那个男人,那个冰冷得像死人一样的男人!那个曾经总让她以为见过的男人!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唐须的家门口?!而且,他的额头上,还流着血!

  “麦……麦……麦甜啊!”柳叮叮终于发出一声喘息,她眼睛狠狠瞪着那个男人,一只手用力的抓住麦甜的手臂摇晃起来,“他,他是……他就是那个拿龚老头威胁我,要我去陈规家偷……偷花瓶的人啊!”

  麦甜一震,终于在震惊中清醒了些,她的目光飞速的看向那个男人,那个男人,表情冷酷,两只凌厉的眼睛看向柳叮叮,又看向麦甜。

  麦甜看着他抓着女人的那只手,心中突然充满恐惧。

  “你,是天哥派来的人?”麦甜沉声问,下意识的,她抓过柳叮叮,将她拉到了自己身后。

  男人不语,只是看着麦甜,眼神中复杂的光,使麦甜如芒在背。

  没出片刻,“不对。”麦甜又稍微一愣,她极仔细的打量着那个一脸冷漠的男人,看着他的眉眼,麦甜脸上有着犹豫和疑惑,道,“你……你很眼熟……我见过你吗?你很像……像……”麦甜怔了怔,突然间失声道:“你是蓝图!”

  柳叮叮一惊,那个男人也是一惊!

  并没有过多久,那男人终于开口说话:“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唐须会喜欢上你。”说完这句话,他露出满口牙齿,笑了起来,这一次,他的笑容很温和,虽然脸上还有未擦干的血迹,可他整个人,因为他的笑容,在突然间和蔼可亲起来。真是奇妙的变化!

  “你,你……你真的是蓝图?!那你……你……”柳叮叮被极度的意外给震惊住,一时间,思维运转不过来,话也跟着说不清楚,“你,为什么,为什么啊?我不知道……难怪我会以为曾经见过你,难怪……难怪啊。”

  “可惜你见过我虽不止一次两次,却从来没把我和蓝冰扯在一起过。”蓝图笑,“所以,我也知道为何蓝冰会喜欢你了。”听他这样说,柳叮叮的脸不由红了。他是说自己很笨吗?是在嘲笑自己?

  “他和蓝冰,长得其实并不是很相仿,不过,他们的气质,却很类似!”麦甜道,她上前一步,看着蓝图手里扶着的女人,心神一凛,伸出手,想去扶住那女人:“禾苗?是你?”

  但那女人似乎知道她想上前扶自己一样,立刻往后退出一步:“对你而言,我已经是个死人。”

  麦甜一惊!这个声音,虽然是在几个月以前听过,但她永远不能忘!她果然是禾苗!是自己的亲姐姐!

  “姐姐!”麦甜动情的叫道,她再上前一步,想抱住禾苗,但禾苗身子一晃,晃到了蓝图的另一边,让麦甜扑了个空。

  “姐姐,你……”麦甜不明白。

  “你不要亲近我,你对我没感情。”禾苗无比绝望,无比伤心的道。

  “姐姐,你为什么这样说?”麦甜怔忡道。

  “大……蓝……蓝图……”柳叮叮本来想喊他一声大哥的,但想想又觉得不妥,“你不是,不是替唐须抵罪,要坐十五年牢么?”

  禾苗与蓝图均未出声回答。

  “唐须他们呢?为什么他们没有一同回来?”麦甜问。

  “因为他们遇上两个神偷之后,人跟着变蠢,做事欠考虑。行动提前的结果是:青风天乘机逃掉了。”蓝图道,他扶着禾苗走进客厅,让禾苗坐在沙发上后,笑道,“我很渴,禾苗很饿,不知能否弄点吃的喝的给我们?”

  “我就去弄!冰箱里有东西吃,放到微波炉里热一下就好。”柳叮叮道,她看了麦甜一眼,征得麦甜的肯定后,一个人去了厨房。

  “姐姐……”麦甜看着禾苗,眼睛中闪过泪光,她不明白:为什么禾苗,此刻给自己的感觉,竟是这般陌生!

  但禾苗却面无表情。麦甜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启口。禾苗将自己:拒于千里之外!但她就是禾苗啊,直觉告诉麦甜:她就是禾苗,没错!

  “青风天跑了,”蓝图打破了她们姐妹间的沉默,道,“我在行动中受了伤,唐须和蓝冰怕你们担心,所以让我先带禾苗过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觉得事情变得好复杂。”麦甜道。

  “以你的聪明,只怕早该想到:否则,你如何这样断定的指出我是蓝图?”蓝图淡淡一笑,“你也许早就明白,只不过想由我口中得到更加肯定的答案,不过,我已经答应唐须,让他自己和你说。”

  “他自己和我说?”麦甜怔忡着,“唐须到底是谁?我也不知道了……什么叫行动提前,唐须、蓝冰,还有你,到底策划了个什么‘行动’?我真的弄不懂了……不过,毁了青风天教的基地,并不代表青风天教被灭亡,况且青风天还逃走了。”

  “你是说,除了基地,青风天还有残余力量可以让他起死回生?”蓝图笑。

  “我在青风天教长大,自然知道青风天教并不那么好对付,尤其是教主还跑掉,那更加……”

  “陈权被捕,欧阳革新被捕,除了青风天和几个少数人,基地的其他首脑全部被捕,包括基地外的十几个分站,要知道,今天晚上,沈阳至少四分之三的警力,都用于摧毁青风天教这一组织……”蓝图说到这,突然失笑道,“我说得太多了,唐须会怪我的。”

  麦甜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蓝图,心中已经明白了九分。

  “好了,吃的东西弄好了!”柳叮叮的脸从餐厅的门口伸了出来,冲他们喊道,“喂,来吃啊。”

  “姐姐,我扶你过去。”麦甜想扶禾苗,却被禾苗推开。

  “姐……”麦甜再次扶住她的手臂,“你不要这样子嘛,我一直很想你,以前以为你……害得我伤心好久,现在,我们终于自由了,团聚了,不要这样子对我啦,姐姐!我虽然没有亲自毁掉青风天教,可青风天教总算是被毁了,不是吗?”

  禾苗这一次,倒没有推开麦甜,而是顺从的站起,在麦甜的扶持下,往餐厅走去。

  禾苗被老教主折磨,又在黑暗中呆了十多年,性格难免怪异,麦甜心想,不过,她有信心让禾苗改变过来!只要自己努力付出,让禾苗知道自己对她的感情,禾苗被重伤过的心,总会慢慢恢复!

  唐须他们回到大鸟街时,已经是太阳东升的时候。

  唐须看到沙发上显然是一夜未睡的麦甜和柳叮叮,一愣。

  “你们俩难道一个晚上没睡?”唐须问。

  柳叮叮看着蓝冰,立刻问:“喂,蓝冰,你怎么和唐须一起?!”

  “这事,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说,才和你说得清,我也还不是太明白。”蓝冰一脸茫然的道。

  “嘿嘿,今天很热闹,事情本身复杂就不必说了,而且大家都没睡,思想自然要比平时更混乱。”肖飞跃的语气中有着幸灾乐祸,“好啊,不过,与我好像关系不大,我可以回房补眠了。”他说着就想上楼。却被唐须抓了回来。

  “干什么?”肖飞跃问。

  “你既然知道今天热闹,也知道事情复杂,难以解释清楚,而你恰好与此事无关,自然是你最闲,所以,”唐须笑道,“青风天的事,就交给你了。难道你以为:在青风天下落不明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歇着?”

  “我是人……我要休息,而且,我本身确实是一个流氓……不像你……”肖飞跃话没说完,却被唐须打断。

  “我是流氓的老大,你当然该听我的。”

  “是,是,老大,你总该让我去洗把脸再去追查吧?”肖飞跃叹息道。唐须一笑,松开了他。

  “天哥,还没有被抓住?”麦甜问。

  “是啊。”唐须道,“不过,你已经见过禾苗了吧?”

  “是,也见过蓝图,”麦甜望了蓝冰一眼,再看向唐须,“我姐姐,难道真的在关她的那间小屋里挖了个洞?我不敢问她,只好问你:你们是如何找到她的?”

  “和你想的区别不大……”唐须道,“对了,禾苗和蓝图,他们呢?”

  “他们累了,在三楼休息。”麦甜道,“不要转移话题,我有很多疑问,需要你一个一个解答。禾苗如果真的挖了个洞躲起来,这几个月来,她靠什么活下来?”水和粮食,都是人生存的必须品。禾苗肯定受了许多苦,使她的心更绝望,因此,才不理自己吧?她在责怪自己办事效率太低?青风天教的毁灭来得太慢?所以才指责麦甜对她没有感情?

  “她……受了许多苦,麦甜,你不必知道……”唐须道,“因为这都过去了,现在,和未来,才更重要。以后,你和你姐姐,不会再受这种委屈,你们有足够的自由,过你们自己想要的生活。”

  麦甜的眼睛红了:“你不说我也知道:她一定是备了些食物和水,所以,她每天都吃得极少,而且,这些极少的东西,肯定还发了霉,变了质……”

  “差不多吧。”唐须上前,拍拍麦甜的脸,安慰道,“不要伤心,如果禾苗知道你伤心,也会难过的,她为了你才这样,所以,你要快乐,你要幸福,她才会快乐。”唐须在心里叹息,如果麦甜知道,当他挖开后院那间有笼子的地板,找到禾苗的藏身之洞时,眼睛看到的禾苗,正在抓着一只死掉的老鼠在生吃,麦甜,能承受得了吗?他不知道,但禾苗和麦甜都受了太多的苦,只希望她们从此以后再也不必经受这种折磨就好。

  “那蓝图又是怎么回事?”麦甜问,“难道你和蓝冰早些日子,表现出的水火不相容,是假的?”

  “是真的。”蓝冰却接口道,“因为之前,我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他犹豫了一会,又道,“不过,现在,我对他和蓝图,更有一肚子的脾气!他们也确实厉害,我曾去监狱见过蓝图两次,他们居然也能做到不露出马脚!”

  “为什么呢?”柳叮叮迷惑极了,“不是说蓝图替唐须抵罪被判十五年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障眼法,让蓝图消失的障眼法。”麦甜忍不住道,她也等不得唐须回答了,“目的,就是为了让蓝图成为警方卧底!不过,这很冒险,不是吗?”

  “原来你明白了一切,我还以为要和你解释很久呢。”唐须笑道,“我曾经说过:我会以我的方式解决青风天教,我从来没有利用你,获取青风天教的消息,你现在,可真正明白?”

  “谢谢你。”麦甜由衷地道。

  “我说过,我会留下一口气,救你,救自己。这句话,不仅仅是青风天教事件,以后,未来,更久的更久……都一样,这句话,永远有效。”唐须道。

  麦甜感动无比,晶亮的眼睛看着唐须,充满深情。

  柳叮叮摇摇头,叹道:“真是肉麻死了,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唉,上楼睡觉去!”她说着,便往楼上走去。

  “你也去睡一觉。”唐须对麦甜道。

  “那你们呢?青风天还……”

  “青风天还下落不明,他不会甘心的,我现在最怕的,是他做亡命之徒,不可否认,他是个危险的人。”唐须道,“所以,我还不能休息。”

  “说什么蓝图替你顶罪,被判十五年,说什么唐须放弃警察不做,做什么沈阳的黑社会,唐须,你老实告诉我:你真正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唐须笑道:“我的档案嘛,其实还在警察局。”见麦甜不语,不由问道,“那你希望我是什么身份,我很想知道你的想法。”

  如果不是知道警察中有柳羿这种人存在,麦甜的答案自然很肯定,毕竟当年,她总幻想能有一个警察能救自己出青风天教。她曾经还很羡慕柳叮叮认识了一个警察呢。

  “如果穿着警服做流氓,不如继续做一个假流氓真好人。”麦甜道。

  唐须笑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你累了,看你的熊猫眼都出来了,快去睡一觉。”

  “希望我醒来后,什么事情都结束了才好。唐须……你要小心……蓝冰,你也是。”麦甜道,看了他们一眼,往楼上走去,经过一晚上的等待与猜测,她是真的累了。谜底揭晓,她是可以安心睡上一觉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