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升迁之路》->第一卷 邙南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333章 谁胆上长毛了
( 本章字数:4373 更新时间:2012-5-24 6:22:00 )


  李树文今天特意换一身便装过来,就是想安安静静地陪林少吃顿饭,增进一下感情。因为孟河源的例子放在那里,林少不爱钱不爱色,就重感情。可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竟然会莫名其妙地冲进一帮人来捣乱,他眉头一皱,就要拍案怒喝,林远方却在一边悄悄拉了一下他的袖子,递给他一个眼色。他顿时明白了,这里面怕是还有不少弯弯绕,林少的意思,是想让他先在一旁看着。于是李树文不动声色地向后挪动了一下椅子,把身子移在了角落里。
  唐雨湖抓起烟盒正准备点烟,却外面传来蔡大明的声音,还没有等他做出什么反应,蔡大明已经和那个粗豪的大汉领着人冲了进来。当唐雨湖目光落到粗豪大汉脸上的时候,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面容也扭曲起来,手掌不知不觉地用力攥起,硬生生把手中那盒硬中华攥成了球状。
  面前这个大汉,唐雨湖做鬼都不会忘记,当初正是他领着几个彪形大汉冲进自己的办公室,把自己的衣服扒光,捆起来塞进女厕所里。这几年来,正是这张丑陋的面孔,无数次的出现在唐雨湖的梦里,让唐雨湖想起那个人生中最不堪的夜晚。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又在这里碰到了这个杂碎一时间唐雨湖嘴唇哆嗦起来,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摸向了桌上那只茅台酒瓶……
  “三哥,怎么了?”林远方的声音适时的在唐雨湖耳边响起。他的声音不高,但是却无比坚定,一下子把唐雨湖从狂暴的状态中拉了回来。是啊,自己慌张什么?今天又有林四弟在一旁坐镇,还怕报不了当初的仇恨?
  “老四,就是这个王八蛋当初领人冲进了我的办公室……”唐雨湖强压着自己的情绪,几乎是从牙缝里说道:“你一定要帮三哥报仇”
  林远方这才明白,为什么唐雨湖情绪刚才那么激动,原来是那个王八蛋啊好,老子正发愁到哪里去找你呢,没有想到你今天倒主动送上门来了。
  他轻轻拍了拍唐雨湖的手背,轻声说道:“没事,一切有我。”然后抬眼轻轻扫了一眼那个大汉,平静地说道:“你们干什么呢?”
  “我们干什么?你***还挺会装啊,是不是?”那个大汉咧开大嘴恶狠狠地一笑,用大拇指指了指身边的蔡大明,说道:“蔡局在隔壁包厢吃饭,离开了一会儿,回来发现大哥大不见了,有人看到你们房间刚才有人去过隔壁的包厢……真他**的是不开眼的小毛贼,也不打听打听蔡局和我王金龙是什么关系,竟然敢偷到蔡局身上”
  宁平安因为昨天在戴斯会所表现有些懦弱,无形之间比李伟四少了很多好处,今天当然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他一拍桌子,怒声说道:“你们这是血口喷人,我们兄弟几个一直在房间里喝酒,哪个离开过一下?”
  “一直在房间里喝酒?是真的嘛?那我可要问一问服务员了。”说着那个大汉狰狞地一笑,望着包厢里的小服务员问道:“你告诉大爷,他们几个是不是一直呆在包厢里喝酒?”
  “是……”小服务员被大汉的狞笑吓得一哆嗦,下意识地回答道。
  “什么?你说什么?”那个大汉的笑容更加狰狞,“我劝你还是好好想一想,想好了再说”
  “啊……我……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不记得”小服务员被吓得浑身哆嗦,连忙改口说道。
  “是吧,这才够乖。”那个大汉把凶恶的目光从小服务员身上收回,嘲笑着望着宁平安,说道:“听听,听听服务员怎么说。你们如果一直在包厢里喝酒,她会没有看到?会记不得?快点说,蔡局的大哥大你们藏到了哪里?”
  宁平安没有想到那个大汉竟然无耻到这个地步,他正要出声怒斥,却被林远方用目光制止了。
  “呵呵,看来这个事情还真的有点难以说清呢”林远方不慌不忙地往嘴里塞了一根烟,旁边的唐雨湖眼疾手快,抓起打火机替林远方点着了火。
  林远方喷了一口烟柱,瞟了一眼那个大汉,说道:“看来这件事情要请警察过来了。”说着他对唐雨湖说道:“三哥,打电话报警”
  “嘿嘿,打电话报警是吧?老子也正想报警呢”那个大汉拉过一张凳子,大马金刀的坐下,把手一伸,一个手下立刻把一部大哥大递到了他的手上。他接过电话,熟练地拨了几个号,然后说道:“马局,我是金龙啊,在黄河路的一品河鲜馆,有几个不开眼的小蟊贼偷了大蔡局的大哥大,被我们堵在三楼包厢里了,请您过来处理一下。”
  挂了电话,大汉王金龙潇洒地把大哥大往身后的小弟怀里一扔,冲林远方冷笑道:“你不是要报警嘛,那就等着吧,警察马上就来”说着又一拍旁边的凳子,对蔡大明说道:“蔡局,你也坐下”
  蔡大明恶狠狠地盯了林远方一眼,扯过凳子挨着王金龙坐下。不用说,今天这一幕都是他一手导演的。昨天晚上吃了大亏,他虽然没有胆子去戴斯会所找回来,但是却并不代表他不敢从唐雨湖等人身上找回来。眼前这几个人的底细,他也托了省委党校里一个熟人打听清楚了,那个年轻人,是天阳市邙南县里的一个小干部;年龄最大的黑塔似的壮汉,是方庄市交通局的副局长;另外一个白胖子,是省纺织厅下面一个中层干部;这三个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角色,离开了戴斯会所的庇护,还能神气到哪里?他找人到党校一直盯着这几个人,听说晚上这几个人到黄河路一品河鲜馆来吃饭,立即就找上王金龙,带上几个兄弟气势汹汹地赶过来报仇了。
  那么王金龙是什么人呢?王金龙是一个银湖区货运部的老板,仗着和蔡大明姐夫马立新的关系,在银湖区欺行霸市,抢占了很多货运市场。五年前就是王金龙出面,纠集几个部下,到财政局帮蔡大明羞辱了唐雨湖。
  王金龙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是鬼心眼儿却非常多,上次羞辱唐雨湖那些龌龊手段,就是他琢磨出来的。这次他又帮蔡大明出了一个坏主意,就借口大哥大丢了,来一个栽赃陷害,反正黄河路属于银湖区GA局的辖区,到时候让蔡大明的姐夫马立新出面,来一个人赃俱获,纵使那几个人都是省委党校的学员,沾染上这样的破事,到时候也是有苦说不出来。只有捏着鼻子听由他们的摆布了。
  见王金龙和蔡大明如此嚣张,竟然主动报警,林远方不由得淡淡一笑,他们所依仗者,无非就是蔡大明的那个在银湖区GA局担任副局长的姐夫。却不知道在自己这方面还坐着一位中州市局的副局长,到时候此局长和彼局长碰面,一定会非常精彩吧?
  想到这里,林远方不由自主地瞟了李树文一眼。李树文脸臊的像一块红布。作为主管刑侦和社会治安的副局长,实在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自己眼皮底下要上演警匪勾结的闹剧。对于马立新这个人,他也听过一些传闻,心中对这个人不怎么感冒。只是马立新一直没有犯到他手里,他也不好主动去动这个马立新,没有想到,今天自己正和林少培养感情的关头,这个马立新却一头撞了进来好,好,待会儿看看马立新是什么表现,如果处事公正,尚且罢了,如果胆敢歪着眼睛念邪经,那就怪不得俺老李要杀一儆百了
  下了决心,李树文用手向林远方悄悄做了一个向下斩的手势,身子却又悄悄往后缩了一缩。林远方心领神会,冲李树文莞尔一笑,端起酒杯对唐雨湖、李伟四、宁平安说道:“不要因为几只苍蝇就影响了咱们兄弟的心情,来,咱们兄弟喝酒”
  王金龙在旁边听了不由得一声冷笑,真是死到临头还大言不惭,待会等马局带人过来表演一出人赃并获,到时候看你小子哭都来不及
  这时就听到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见一个矮冬瓜似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警服威风凛凛地出现在包厢门口,在他身后,还跟着五个民警。
  “是谁个报警丢东西了?”这个矮冬瓜一进门就叉着腰问道。
  “马局,是我”王金龙连忙站起来,冲矮冬瓜马立新说道:“蔡局陪我到下面点菜,把大哥大放在隔壁包厢,等回来了,大哥大就不见了。有人看到,这个包厢里有人到过我们的包厢。”
  这一幕是马立新和王金龙事先排练好的,刚才王金龙陪着蔡大明上来的时候,他就率领着几个手下在马路对面等着,要不也不可能一接到报警,就立即出现了。此时听了王金龙的话,马立新就冲林远方几个人大喝一声:“你们几个王八蛋,作案竟然做到银湖区来了,都他**的给老子蹲下,双手抱头,对着墙角蹲好,等候民警搜查身体”
  “马局长,有你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办案的吗?”林远方坐在哪里纹丝没动,手里夹着根中华烟,淡淡地说道:“你不能只听一面之词,至少也要听听我们这边是什么情况吧?”
  看到林远方淡定的模样,马立新不由得楞了一下,他皱了一下眉头,问道:“这小子是谁?”
  蔡大明立即靠了过来,说道:“姐夫,这小子叫林远方,是天阳市邙南县经贸委主任。”
  “我x,不过是县里一个小小的经贸委主任,就敢和老子这样说话?你的逼胆上长毛了吗?以为这里还是你们小县城啊?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敢在老子的地盘行如此说话?”马立新短粗的手一挥,大骂骂咧咧地说道:“先把这小子给我拷到桌腿上”
  听到局长发了话,马立新身后立即有个民警摘下腰间的手铐,嘴巴一努,和另外一个民警就冲了出来,准备去拷林远方。
  “马立新,翻天了你”角落里传来一个威严地声音。
  “谁他**的不开眼?敢叫老子的名字?”马立新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把目光顺着声音的来源望了过去,这一望不打紧,他身上七魂六魄飞了六魂六魄,剩下那只孤魂还在牙齿里打哆嗦:“李……李局,您……您怎么在这里?”
  “哼哼,”李树文冷哼两声,似笑非笑地望着马立新,“哦,对了,这是你的地盘,我来了,而且还说话了,你马立新是不是也要让人把我给拷起来呢?”
  “李……李局,您别拿……拿我开玩笑了,我……我……我刚才是胡说八道,您别往心里去啊”马立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一缕头发从额头上垂落下来,紧紧贴着脑门,形象狼狈无比。
  那边蔡大明一看不好,脚步就悄悄地往门边移动,准备溜走。李树文眼光一抬,就盯住了他:“站住你刚才不是报案了嘛,说你大哥大丢了对不对?这个案子还没有查个水落石出,你又怎么能走呢?”
  “不、不、不……我……我……”蔡大明嘴唇哆嗦着,眼睛望向马立新。马立新心中暗暗叫苦,骂自己这个混账的小舅子,对方底细都没有查清楚,就把他叫了过来,以至于惹上了李树文这个铁面神。
  “李、李局,可能是误会。”马立新汗流浃背,却还要努力挤出笑脸说道:“他可能是看花眼了,弄错了包厢,所以闹出了一场误会。”
  “不,这怎么可能是误会呢?他不是说这个包厢有人拿了他的大哥大嘛?说不定就是我李树文呢?这件事情不调查清楚,又怎么可以呢?”说着李树文拿出了电话,拨通了银湖区GA分局局长南群生的电话:“群生同志,我是李树文,在黄河路一品河鲜馆,我现在给你二十分钟,请你立即带着你分局政治部主任和纪委主任赶到这里向我报到”
  第三更送到,再次感谢弟兄们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