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完美职业之我是亿万富翁》->娇妻如云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十八章 我是你爷爷!
( 本章字数:6820 更新时间:2008-1-1 8:54:00 )

  “何兄现在可是社交会的贵客啊,想见上一面真是不容易,秦某,在此先感谢何氏这次对我的抬爱了。”秦大宇迎上去之后,就笑着说道。 
  “秦老弟,言重了,我们何氏集团也是中国的一分子,怎能对这次事件视而不见呢?况且我们董事长也对这次商会,非常的感兴趣,非常的支持,最近也是一直关注着你们龙头三企承办的这次商会,我们这些做属下的自然要跟随董事长的意思了。”何道严回答的很巧妙,客套中却把我无形中给介绍了出来,叔叔知道我认识这里的大部分人,但他们却不认识我,为了防止有什么失礼之处,一开始就把话说周全了。 
  “哦,不知何氏的董事长,今天是否到场?”秦大宇问话的时候,不经意的看了我一眼,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何道严也看了我一眼,又转向秦大宇,笑呵呵的说道,“秦老弟,你说能让安总挽住胳膊的男人是否有能力做我们何氏的董事长呢?”过于直白的介绍,何道严认为并不能让自己的侄儿在第一时间,在这些老家伙的面前树立起威性来,于是就拐弯抹角的介绍道。 

  安琦早在进入大厅之后,就轻轻挽住了我的胳膊,站下来之后也是如此,只是并没有像热恋中的情侣那样,太过明显,比较的随意缓和一些。 
  秦大宇等人,这时都把目光一起转向了我,而眼神的焦距却是锁定在安琦挽住的那只胳膊上,其实从我们进来的前后顺序和站位,谁尊谁卑,早已明了,但在得到何道严的证实之后,三只老狐狸依然还是吃了一惊,毕竟对方的年龄实在不能让他们所接受。 
  “秦伯伯,你为何,这么看着我们的董事长?他长得很奇怪吗?”安琦见秦大宇在看了孟凡之后,很是惊讶,竟是忘记了打招呼,轮辈分,孟凡是晚辈,但是超凡的地位,足以掩盖辈分的高低,因此秦大宇此刻的表现,显然是有些失礼了,也是对董事长的不尊重,所以安琦狡黠的看着秦大宇道,叫他一声秦伯伯也是抬举他,好让后面的问话,不至于让他太尴尬。 
  “哈哈,安总,可是护短了哦,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看来我们真的老了啊,何兄,你说是不是?”秦大宇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忙用一声笑,和一句老得掉渣的话,掩饰了过去,因为对我并不熟识,只得还是跟叔叔说道。 

  我知道现在的场面有些尴尬,毕竟我是第一次公开出面,大家对我非常的陌生,也不了解,突然冒出个董事长还这么年轻,任谁一下子也适应不过来,那只好强迫性的让他们接受了。这是我此刻必须要做的,否则接下来的交流会变得比较困难。 
  “何副董,你带着李博、晶凝他们跟老朋友们会会去,秦董,如果方便的话,让客人们随意一点,不要老是看着我们几个,再这样下去,我会不好意思的,我这个人比较害羞。”我幽默的说道。 
  “董事长,那我们过去了。”何道严很恭敬的回道,见我点了点头,他带着身后的晶凝他们离开了,只有安琦还站在我的旁边。 

  秦大宇被我突然的发言,搞得愣了一下,虽然我刚才的话有些自嘲和玩世不恭,里面却隐隐夹杂着命令的口吻,这位一贯以霸道出名的商界巨头,第一次发现原来有人可以不受自己这股自然迸发出来的霸气影响,秦大宇今天不止一次的出现这种反常的状态了,这一次要比前一次的时间短促一些,然后对场中几乎被凝固住的客人们,大声说了几句话,主人说话,晚会自然就正式开始了,轻柔的音乐也响了起来,客人们总算又开始随意交谈开来,不在注意我们。 
  “这两位,想必就是千草医业的王董和矿煤实业的宋董了吧!”我第一个看见的就是王明,这小子在医药市场上的竞争居然要胜何氏一筹,这一点我不得不佩服他。 
  “请问您贵姓?”开始的时候,王明和宋坤也是不好说话的,毕竟秦大宇是今天的主人,现在我既然提到他们了,那么自然也就可以在,不失礼的情况下,说话或者提问了。 
  “王伯伯,这还用问吗?何氏集团的董事长自然姓何了。”安琦贵为总裁,称呼上却还是很尊敬这些老家伙的,左一个伯伯,右一个伯伯的,不过她这么娇气的叫唤,到是让如此陌生而尴尬的会面,变得有活力起来,起到一定催化的作用,我心里是一阵欢喜,这丫头越来越会察言观色了。在社交上很有一套。 

  “在下,何孟凡,三年前接任何氏集团的所有业务,何道明是我家父,何道严是我叔叔,不过在公共场合以及工作的时候,他们都只是我的属下,并没有家属的特殊待遇。”我有些不讲情面的说道,这么说也是必须的,否则这些老家伙不会买我的帐,必须时刻提醒他们我是谁还有我的地位,不要混淆搞错了。 
  秦大宇,直到这个时候,才伸出手,我也回应的把手伸了出去,与他握在了一起,这说明他已经接受了我的身份,显然刚才从头到尾说的话,起了不小的作用,王明与宋坤也都与我握手表示友好。 
  “何老弟,你接任何氏集团董事长,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吧,为何一直不在公众场合露面呢?是不喜欢吗?”王明圆滑世故的问道,一声何老弟,立刻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后面直接的问话,就不会显得太过的唐突了,果然是只老狐狸。 
  “那到不是,我自己有一些私事没有处理好,所以不方便在公众场合露面,并没有其他的原因。”我含蓄的回答道。 
  “哦,那么,何老弟,一定是已经把私事圆满的处理完毕了,否则今天也不一定回来的吧!?”王明继续问道。 

  以前没怎么跟这些人近距离的接触过,只是从商场的战绩来衡量他们,没想到王明这么精明的家伙,也有八卦的一面,言语上来看,到不像个城府很深的家伙,到是宋坤的话并不多。 
  “那也不见得,如此盛大的晚会,不来参加岂不可惜,为国家出力,也是我们何氏义不容辞的事情,我想各位的心中,也跟我差不多吧!”我不想再在我个人的问题上纠缠下去,于是把话题转移到今天晚会的主题上来。 
  “何老弟,对这次日本突然大范围的经济压缩,有什么看法吗?”秦大宇试探性的问道。 
  一位穿制服带白手套的服务员,端着托盘从我身边经过,我随手拿了两杯装有红酒的高脚杯,酒杯里的红酒只达到酒杯容积的四分之一都不到,递给安琦一杯,做完这些动作,我才不紧不慢的看着秦大宇道,“没什么看法,不知三位有什么高见。” 
  …… 

  “雯菲,看来今天你有对手了,安琦真的太出色了,你男朋友怎么还没来,不知道安琦挽住的那个看上去有些邪乎的男人是谁?这位高高在上的女性对这个男人的态度似乎很温顺。”狄美娜自从安琦进来之后,视线就没有从她的身上离开过,对于未知的人和物,人总是有很强烈的好奇心。 
  白雯菲不明白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有长像如此相似的两个人,再揉搓了N次眼睛以后,她确定,自己的眼睛很正常,不正常的应该是一种神奇的巧合而已,只是她不明白堂堂的何氏集团董事长为什么是跟在人群的后面进来的,她看见李博之后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李博上次龌龊的表现给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所以很容易就认出了他来,或许像何氏这样的超级企业并不在乎这些细节上的事情。可是安琦为什么没有和董事长站在一起呢,而是与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还挽住了他的胳膊,难道他们分手了,白雯菲满肚子都是疑问。 

  “雯菲,雯菲,喂…,在想什么那,这么入神,跟你说话都听不见。”狄美娜刚才说完话后,一直在等着白雯菲的回应,而后者似乎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对于她刚才的话,根本没有反应。叫唤了几声也是没有听见。轻推了一下,才有反应。 
  “没什么,看见一位长像很奇怪的人而已。”白雯菲下意识的喝了口红酒,脸上挂着古怪的表情,想不明白的说道。 
  “是吗?在那,在那,指给我看看,鼻孔朝天还是歪嘴。”狄美娜自然不知道白雯菲心里在想什么,会意错了她话真正的含义,立刻追问道。 
  “你知道安琦旁边站着的那个男人是谁吗?”白雯菲也不管狄美娜的追问,为自己的思绪解惑道。 
  “不认识,从来没见过,可能是何氏集团里面的什么人吧!怎么?你认识他?”狄美娜猜测道。 
  “哦,不认识,只是有些好奇而已。”白雯菲心不在焉的回道。 
  “两位姐姐,我先失陪一下,那边我的朋友在招呼我。”秦梦雨一直站在旁边,插不上话,毕竟她跟白雯菲不怎么熟,显得有些无聊,于是找了个借口。 
  “你去吧,不用管我们,我会帮你照顾好你的偶像的。”狄美娜大方的说道。 

  秦梦雨对白雯菲微微颔首,就离开了,其实她对晚会并不感兴趣,只是想见见自己的偶像而已,现在目的达到了,那么晚会对她也失去了意义,刚才所有人在看何氏巨头们进来的时候,只有她的眼睛没有看向门外,而是看着白雯菲,以及想象着如何与她交流,可是最终还是放弃了,总觉得与她之间有距离。 
  天使离开,烦人的苍蝇却又再次降临,谢海峰一直在某个角落守侯着,他在等待白雯菲男伴的出现,只是等了半天,也没见那个陌生的男人靠近白雯菲,他却是有些等不急了,走到两女跟前道,“雯菲,你的男伴怎么还没出现,是不是因为自卑不敢来了。” 
  “来不来跟你无关,美娜,我们出去透透气,这里总是有苍蝇飞来飞去的。”白雯菲因为孟凡现在还没到,一直心情被憋着,谢海峰的再次骚扰,几乎让她忍不住要发火了,不过这样的场合,还是不要太过情绪话的好,毕竟自己也是嘉宾,再加上自己本身的身份就更不能做损坏形象的事情了,但说话时的表情已经表现出对谢海峰的不满。 
  “是有些闷热,咱们去后花园散步吧!”狄美娜之前就已经感觉出白雯菲对这位当红男星有些敌视,但自己是个局外人,不好插话,只得顺着白雯菲的话说道。 

  两位女性,刚要离开,却被谢海峰叫住,“等一下,雯菲,我刚刚把张导给叫过来了,你不会不给张导面子吧!” 
  “雯菲,好久不见。”就在谢海峰的话落之后,一位深厚的男音在白雯菲的身后响了起来。 
  冷着脸的白雯菲,立刻挂上了笑容,这位张导是国内最牛的大导演,当初自己在出道的时候,凭借老妈的关系和面子,这位张导,为她的事情出力了不少,虽然这位大导演从她老妈那里也得到了不少好处,但人家毕竟帮过自己,自然不好冷脸相向了。不过心里也是不大愿意见这位所谓的大导演的,因为此人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当初要不是老妈给了他在澳州那边的一些好处,他也不会力捧自己的,被他捧红的女明星,多半跟他都有一些见不得人交易,没有后台的女人,资本只有自己了,所以白雯菲还是幸运的。 

  “张伯伯,我还以为你没来呢?”白雯菲也不知道说什么,随便道了句。 
  “刚才在后花园帮忙布景的,刚才才进来,海峰跟我说,你在这边,我就过来了,你隐退可是影视界的一大遗憾那,这么年轻,为何这么早就退役呢,你发展的空间还很大啊,我听海峰说是为了个男人。是真的吗?”这位张大导演惋惜状的说道,只是他的那种惋惜很耐人寻味,不知道是为了白雯菲的隐退惋惜,还是为了她有男人惋惜。 
  “也不全是,我自己也厌倦了整天忙碌的生活,想清净一下,过些清闲的日子。”白雯菲心情越来越低落了,从她到这里开始一直到现在,就没遇上什么顺心的事情,除了碰见狄美娜。 

  这时整个大厅响起了优美的音乐,大厅中央的位置客人们也都自觉的让开来,形成一个圆形的空挡用来跳舞,跳舞永远是上流社会社交时候的重要手段,和不变的一道程序。 
  “雯菲,可否赏脸,跟我这个老头子跳一段舞。”张大导演眼中闪烁着一些不易察觉的悸动,对白雯菲发出邀请。 
  白雯菲知道这位张大导演可是出了名的手脚不干净,跳舞多半只是掩饰,揩油占便宜才是真的,自己以前一直都很注意与他之间的距离,又因为自己背景很大,这个老家伙以前也不敢在自己的身上做文章,但今天他明显是带着目的前来的,或许跟谢海峰有什么预谋,白雯菲清楚,这两个家伙,绝对不敢对自己怎么样,但一些小动作却是拦不住的,到时候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所以跳舞是绝对不能答应的。 
  “不了,我胸口有些发闷,想跟我朋友出去走走,透透气。”白雯菲说完又拉着狄美娜的手准备离开。 

  很不巧,为了增加跳舞时候的气氛,大厅中的光线这时变得昏暗下来,总之要符合音乐的旋律,光线一暗,两个道貌岸然的家伙,胆子立刻大了起来,谢海峰大胆的抓住白雯菲的手腕道,“雯菲,去美国拍了几次电影,就不认识人啦,张导以前可是为你出了不少力的,赏脸跳个舞又怎么了,难道会少块肉吗?” 
  狄美娜见谢海峰竟然如此的过分,再也忍不住了,之前也是因为他是影星,也看过他的片子,他在里面都装的是英雄,心里多少对他的印象不错,今天这个家伙的举动却是一再打破了她对他的好感,那种感觉现在已经完全消失了,很不高兴的说道,“谢先生,请你自重,雯菲身体不舒服,不想跳,难道还要强迫吗?” 
  “狄小姐,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我们三个都是老同事,絮絮旧与你何干,你该干嘛干嘛去。”谢海峰无理的说道,他刚才离开白雯菲之后,就找到了张大导演,他很清楚这个大导演的嗜好,出于对导演的讨好和对白雯菲的报复,一个丑恶的计划在他的脑子里形成,他知道白雯菲的男朋友是个小人物之后,就肆无忌惮起来,毕竟白雯菲的父母不在中国,远水救不了近火,况且只要自己不玩大了,估计这位世界级的明星也只有忍气吞声了。他对白雯菲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谢海峰,你不要太过分了,快放开我。”白雯菲真的火了,说话的声音比之前明显大上许多,真的准备翻脸了。 
  “雯菲,你就这么不给我面子吗?要是传出去,我堂堂一个大导演,邀请一名演员跳舞都被拒绝,你让我以后的老脸往那搁。”张大导演,也有些急了,他可不想让到嘴的豆腐给跑了,早在很久以前就对白雯菲垂延三尺了,自己也上前一步,与谢海峰一起把白雯菲给围了起来,这张大导演也是有备而来,几名随从早把他们与别人隔了开来,也就是说,白雯菲和狄美娜的周围都是他们的人,轻微的举动引不来较远地方人的注意,现在光线有暗。 
  “不跳就是不跳,请你们放尊重点,这次晚会可不是我们影视界的宴会,我要是大叫起来的话,恐怕会影响以后这些投资商对你们公司投资计划的考虑了。”白雯菲急中生智道。 
  “你叫啊,叫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叫给你那不中用到现在也还没来的懦夫男友吗?就算他来了又能怎样,一个小老板,得罪了我们以后有他苦日子过的。”谢海峰认准白雯菲口中的男朋友是个没本事的人,嘲笑的说道。 

  “你……”白雯菲,没想到谢海峰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自己却是因为一急,而说不出话。 
  张大导演已经是等不及了,见白雯菲死活不跳舞,又看谢海峰抓住她,反正她也跑不了,不如乘现在光线暗,先下手再说,就算最后跳不了,自己也爽一下,想到这里,肮脏的老手,丑恶的伸展了出去,向着白雯菲突兀的曲线摸去。
  狄美娜就在白雯菲的旁边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她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好友吃亏了,她知道大喊大叫绝对是个好办法,但这次参加晚会的人都是非常有来头的人,如果被他们看见这一目,自己的这位大明星同学,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好过了,单单舆论就可以杀死人的。却在她想出奇不意的给老家伙一脚的时候,却被谢海峰给挡住,一下没踢中,白雯菲却是危险了。 

  张大导演,以为自己已经得逞的时候,一只坚实的大手,突然出现,死死扣住了他的手腕,让他移动不了半分,而尤物就在自己老手前方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但就是触摸不到,心中一急,脱口道,“什么人?” 
  “你爷爷。”一个玩味而阳光的男声立刻回应了他的问话。 
  白雯菲一听这声音,心中的愁闷一瞬间消去,刚才所受到的委屈这一刻却是涌动了出来,有些想哭,但还是忍住了,娇柔的轻喊道,“孟凡,他们想欺负我。”这声音充满了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依赖和信任。

最高指示:全心全意为读书人服务!
新书库 ◇ http://www.xinshuku.com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