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天娇谱》->正文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四十三章 颜家
( 本章字数:2994 更新时间:2012-5-4 6:32:00 )


  杨天星才离开车站,几辆军车已经急驶而来,很快从车里跳下上百名士兵,以最快的速度在火车站门口隔开了一道警戒线与人墙,所有人只准进,不准出,几个试图挤着离开的人,被枪托打倒在地,被拖了出去。
  看着这些突然出现的全副武装士兵,闹轰轰的火车站安静起来,那些在站台上巡哨的警察都不敢吭声,军队的士兵可是令如山倒,就算是警察也不给面子的,再说了,这些分明就是京卫军团的袖章,他们更不敢招惹了。
  几乎在几分钟时间,从车站门口开始,到车站站长室,几乎所有的出口都已经被控制住,那个车站站长被限命禁足,从广播里宣布这一刻进行恐怖演习,所有车站员工,都必须服众士兵的安排。
  随后,一辆军部特别车牌的小车直冲而入,一直冲到了站台旁,车门开了,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下了车,妇人已经哭着嗓声叫了起来:“月月,月月,你在哪里,妈来了,妈来保护你。”
  “保告将军,我们已经找到二小姐了,她在十六号车厢,她------”卫官还没有说完,两人已经快步的跑了过去,十六号车厢门口,早就已经有了警戒的士兵,颜月月慢慢的被一个军官扶了下来,一脸的泪痕,眼睛通红,模样可怜到了极点。
  “月月,月月------”
  “妈------”
  母女相拥,哭成了一团,颜月月真是被吓坏了,这会儿哭得都说不出话来。
  “月月,不要怕,爸妈都在这里呢,告诉爸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谁欺负你了,把他指出来,爸爸替你报仇。”想他颜青狂治军严谨,从不落人话柄,但是唯有两个女儿是他的命根子,任何一个有事,他都会疯狂。
  妇人终是女人,有些事比男人敏感得多,看女儿的样子,似乎只是受了一些委屈,并不像被人非礼的样子,安慰了半晌,她轻柔的问道:“月月,不要害怕,妈保护你呢,快告诉妈妈,是谁欺负你了,妈妈让你爸爸揍他。”
  “我----我不说,我答应过他,不出卖他的。”
  这话一出,颜青狂两口子差点喷出了血,这是什么话,被人欺负了,还得给他保密,女儿莫不是被吓傻了。
  颜青狂正待发怒吼叫,被妇人一个眼神瞪了回去,妇人笑道:“月月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不说就不说,咱们回家吧!”
  半个小时之后,这些士兵又莫名的撤走了,或者除了当事人,没有人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其实就算是当事人,颜青狂也有些莫名其妙的,他想不通,女儿身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妇人告诉她,女儿没事,他倒是放下了心。
  车子回到了颜家庄园,在大厅门口,一个俏丽柔美,丰姿万千的女人正在左右徘徊走动着,双眸如星芒,深邃如海,那一刹那转头回眸,简直就如祸国红颜嫣然一笑的风情,让人无法形容出她的美与艳。
  此刻双手握在一起,显得有几分焦虑,她也是刚刚接到消息,说妹妹出事了才赶回来,却没有想到,家人全都跑去火车站了。
  看到父亲的车子,她急切的跑了过去,而颜月月已经下车来,立刻与女人抱在了起。
  “姐,我遇到坏人了,我好害怕,他好凶,他杀人了,可是最后没有杀我,我以为再也看不到姐姐了。”月月抱着女人很是胆颤的寻求着安慰。
  “别怕,别怕,月月最勇敢了,姐姐在呢,姐姐会保护月月的,什么人敢欺负月月,姐姐与他拼命,告诉姐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妇人的话没有作用,但是这女人的话却有了效果,月月很快的把火车上发生的事告诉了姐姐。
  姐姐是她在世上最相信的人,一定不会出卖她的,所以与姐姐说,也不算出卖他,他一定不会怪她的。
  但是听月月说完,一家人全都愣了。
  颜青狂有些汗颜的说道:“照女儿这么说,我还真是得感谢感谢那小伙子,北阳盟,还真是烂泥扶不上墙,看样子我要与老黑好好的说道说道了,这样的败类,死不足惜。”
  “行了,不要在女儿面前说生啊死的,我们女人说话,你呆一边去。”妇人上前来,把小女人搂住,坐下,轻声的安慰道:“月月,其实你弄错了,那小伙子是好人,他这是为了救你,算是英雄救美了,你不是一直挺喜欢英雄的,怎么把他当成坏人了。”
  “可是,可是他把活生生的人从火车窗扔下去了,那人一定被他杀死了,那会儿,他好凶的,盯着我看,我都害怕极了,后来我告诉他,我过几天才二十岁的生日,不想这么早死,他才放过我的。”
  年青女人有些想笑,妹妹这是被家里保护过度了,就如温室里的小花朵,不通俗世,像那样的老色狼,就算是她也恨不得扔他出火车,如果她那会在场,怕是要给那年青人鼓掌。
  这一次妹妹去天海旅行,是她说服父母没有派人保护,现在看来,小妹的历练,还需要加强,没有想到,昔日家里对小丫头的疼爱,让她纯洁到如此的地步,这不是好现象。
  几人正在说着,门口传来了急切的刹车声,然后“蹬蹬”脚步声响起,几个身形走了进来,领头的是一个老人,七十年纪,穿着长袍,看起来很有精神,在身侧跟着一个中年的西服男人,拎着一个公文包,像是秘书之类的人物。
  而在两人身后,跟着四个劲装的壮汉,每个人的胸口,还有一个很特别的图案,一把银线绣成的刀,不需要问,这些人属于刀组,刀组就是国安最强大的保镖部队,专为国家高级领导人配置。
  “爷爷------”月月与年青女人同时叫出声来,而月月更是撒娇的扑了上去,到了老人的怀里。
  “乖,乖了,月月没事吧,青狂,你怎么办事的,派士兵去封锁火车站,真亏你想得出来,刚才杨老都向我询问这件事了,你知道京城现有多少人盯着我颜家,嫌我太轻松么?”
  颜青狂虽然性烈如铁,但对颜老爷子面前,却是不敢大声说话,反而是妇人说道:“爸,你不要怪青狂,月月打电话来说被人在火车上欺负了,我们能不急么,还好月月没什么事,不然媳妇都想杀人了。”
  听了妇人的话,老人回头看着月月,关切的问道:“月月,是什么人欺负你了,爷爷要他好看,连我颜心平的孙女也敢无礼,吃豹子胆了。”
  年青女人立刻笑道:“爷爷,没事,月月这丫头弄错了,其实那人应该是她的救命恩人才对,真正害她的是北阳盟的败类。”
  “北阳盟,看样子老黑需要给我老头子一个交待了,好了,月月没事就好,这次出去玩一定很累了,小虹,带你妹妹上去梳洗一下,等下吃饭了,其他的事,爷爷会替你们作主的。”老人说着,在主位上坐了下来,这表示他要事要交待儿子了。
  妇人也很识相,站起来说去厨房看看中饭准备好没有,离开了,正在这时,那秘书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张打印的照片,说道:“老爷子,刚收到国安的传真,那人已经到了京城,这是他的照片。”
  颜月月与颜施虹走在楼道里,小声的说着什么,本来他们对大人的事,从来不会注意,但是这一次颜月月却是无意中看到了那张照片,心里一惊,立刻转头就跑了下来,一把抢过了老人手中的照片复印件,惊叫道:“是他,就是他,就是他杀人了。”
  颜青狂接过照片很是仔细的审视着,而老人却是一愣,脸上浮现出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问道:“月月,你见过这个人,在哪里见过?”
  “在火车上,我与他就在同一个车厢,就是他把那个坏人从窗户上扔了出去的,他是坏人对不对,爷爷,他真的是通缉犯么?”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