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驱魔人Ⅱ》->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十六章
( 本章字数:2630 更新时间:2012-4-12 6:29:00 )


  包大同祭出光明符,黄色的符咒有如发亮的小船帆,一直飘到楼顶上,照亮了二楼走廊。就见二楼走廊里站着好几个人,一动不动,好像蜡像。
  老三和老五两个女人站在尽头的角落,老六就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全身上下只有嘴一动一动的在唱歌谣。
  再仔细看,他们脸色都灰蒙蒙的,而且身体裸露的部位都有青色腐烂痕迹。而在包大同看清他们后不久,这三人好像被什么刺激到了,诈尸一样,突地跳起,面色狰狞的笑着,扑了过来。
  这些人本来就没有经过什么特殊训练,只凭一股邪力,不过他们动作却很僵硬,所以包大同打起来并不费力,几招过后就让他们断胳膊断腿,老六更是直接昏倒。之后,包大同立即上前,一人补上一张符咒,看着同样的灰气自头顶而出,然后消散。
  “怎么回事?”花蕾惊魂未定。她见过包大同战斗,但没见过这样肉搏的。
  “那血婴在引我们进去。”包大同沉声道。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再明显不过。所谓血婴,就是未出母体而存活的邪物,他未**形,要想长久存留于人世,甚至创出属于自己的肉身,就必需以人类的血肉为补充,所以那些人身上都有腐烂的迹象,那是被它咬噬而成的,如果不加禁止,这几个人数日后就会成为枯骨。
  而血婴布下这个陷阱,也就是为了吸引那些太过好奇的人进入凶宅来供它食用。但是灵异网站那么多,人气最旺,邪气最盛的。肯定不是《零杂志》的网站,血婴之所以选这里,一定是想吸引他出现,毕竟如果这个网站出了事,他一定会追查到底。
  血婴是怎么存活下来地?又为什么会找到这个房子,然后还上网设陷阱?那为什么要针对他?
  这些事的原因不得而知,但八个人中,只有花蕾没有受伤,这是因为她本身会一点点法术。还是因为那血婴知道花蕾对他是多么重要?如果是后者,它怎么会知道的?
  八这个数字,可能是血婴的某些变态嗜好,也可能是它一次只能消化八个人,而现在这些人分别中邪,在小楼内伏击他,血婴肯定不是指望他们能伤害他。而是为了消耗他的力量和符咒,外加施出符咒所需要的灵力。
  而这八个人不是的一哄而上,却是一个个深入到楼内,很显然是引他上到顶层。那个讨人厌的老四一定在上面,决战的场所也在那里吧?
  想到这儿,包大同不禁冷笑。前面是危险,他知道。对他也许很吃力,他也知道,但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退缩?!
  血婴就那么确定消耗了他一些法力,还有花蕾在他身边,他就一定会弱到输给它?也许它很强大,还拥有了不该拥有地**灵魂,但它却不明白,邪永远不能胜正!
  “别去了。”花蕾拉住包大同的手。“我不想你受伤。”
  “老四还在里面。”
  花蕾没说话,但眼神里的意思很明白:那个讨厌的人,让他死吧。
  包大同一笑,在阴森恐怖的环境中,居然笑得如此温柔,“不能留着这凶宅害人,这是我道中人的职责。”他说着伸手拨弄了一下花蕾颈间的兽牙项链。“这是好东西。可以暂保你不被邪气所伤。我还有东西给你。”
  花蕾茫然地接过包大同递给他地两张符咒,听他说道:“贴在前心和后心上。如果有意外,你就拼命跑,到你老爹身边去。别急着反对,我是说你把他老人家叫进来救我,现在你是通信兵,很重要的职位。或者部,在这种情况下让花蕾又气又羞。
  见花蕾恐怖稍减,包大同明白目的已经达到,于是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向三楼走去。
  楼梯不算陈旧
  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好像踩到冰雪之上,而越到三楼一股寒意包裹住前进的两人,等随着一直笼罩在头顶地光明符走到楼梯口,那情景令花蕾差点晕倒。
  老四盘膝坐在三楼小厅的地上,略昂着头,一如他平时指点江山文字时的嚣张傲慢,只可惜此时他已经死了,脸上的表情极度扭曲,七孔流血,显然是看到了最可怕的事。他曾经发表过愤世嫉俗的天体运动神圣论,而此时的他确实是浑身赤裸着,只是身上似乎被野兽咬过,肢体七零八落。
  如果说,那血婴要吞食其他人,是慢慢的从腐烂那些人地肢体开始,那对于老四来说,简直是野蛮的撕咬。难道,就连这个血婴也讨厌这个自以为是,自私自利的人吗?
  “咕噜”一声,似乎是吞口水的声音,同时走廊内开始明亮了起来,不是正常的光线,而是墙壁开始发红,最后整个空间都被红色充斥,身在其中的花蕾和包大同都有了一个奇怪的感觉
  这里不是一幢房子,而是一个怪物地肚子。那曲折地楼梯好像血管,紧闭地房门好像伤痕,老四就像一块没有消化的肉。
  “原来你是要吃了我地血肉,因为我有法力,所以会对你凝聚人形有巨大的帮助。”直到此刻,包大同才恍然大悟,语气轻蔑的道,“唉,你真找错人了。我的朋友阮瞻,是天生良能的人,他的血肉才是宝物。”
  说完,又转头对花蕾说,“别怕,只是幻觉。孙太太的孩子还没强大到能变化成一幢鬼屋来吃人,只不过能聚散无形罢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一个声音突然问,有点像小孩,又有点像女人,非常含混不清。
  “我不知道,我只是猜测,哪想到你就承认了,你还真老实。”包大同神态轻松,“不过我真好奇你是怎么生出来的,一个连胎儿形状也没有的血肉居然能出来害人,别告诉我你是怨气形成。还有啊,你怎么会有成年人的魂魄?”
  “我不会说的,既然你知道我要你的血肉,就带着你的问题去死吧!”看不见形体的血婴突然大叫一声,一点也不给包大同问话的机会,显然对他的血肉极度饥渴。
  “嗖”的一声,一团暗红色的、血块似的东西自墙壁弹射出来,像石块一样砸向两人。
  包大同早有准备,一手在花蕾身外设下结界保护,另一手以掌心雷迎敌,令那东西化为一篷红雾。但血雾散后并没有消失,而是每一粒血珠又化为同样的大的血块,再度攻来。
  “金刚护体,佛光映,破邪!”包大同掷出自己的随身小刀,借金属之力施展五行禁法之金术。
  登时,空气中似乎有无数看不见的刀锋掠过,正气阳刚无比,在混浊邪气中涤荡中一片清明。但这只是暂时的,血块和血雾好像无穷无尽,包大同打得越多,血块就越多,并且呈几何速度增长,但若停手又不行。
  “累死你也打不完的。”血婴说着,“你越运动,血气越翻涌,味道越好。”
  “走着瞧。”包大同嘴硬,心里却知道不妙。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