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太虚魔尊》->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148 最后的胜负(本书完)
( 本章字数:7986 更新时间:2012-3-29 7:02:00 )


  ()古亭轩屏息凝神,已惊觉脑后呼呼生风,呼啸声中,神妙步法及时展开,如风般避开来势,手腕翻动,食指反点对手腋窝!
  独孤峰心头一惊,诡异步法全力施为,避开来袭,爪势再上。
  一时间,二人由劲力相拼改为步法相抗,但见一人身法诡异飘忽,去向不定,一人身法却是大开大合,神妙异常,初时众人尚可看得个大概,不多时却是越转越快,越来越急,渐渐已然消失了踪影。
  曲玲玲使劲擦了擦眼,亦看不清台上留有人的影子,不由得冲月孤魂急道:“月祭司,阿峰与古亭轩的度太快,你能看得清楚吗?”
  月孤魂双目狂睁,凝神聚气,却是心头狂震,只因为以他极为深厚的功力修为,竟也全然看不清二人的身形。
  猛见得闷响声中,二道人影突现台上,双方各举右爪,同时击中对手前??,这一拼,看来又是难分
  高下。
  独孤峰后退几步,吐去??中瘀血,冰心诀连续运转,体内力量源源不绝地涌入双掌之间,渐渐化作一黑一白两道光芒,功力瞬间呈现几何及爆升。
  “好家伙,竟然还有这么强猛的后续之力!”古亭轩站定身形,心知下一式之拼定然更加威力无穷,当下亦不敢怠慢,将丹田内的内力全数*入双掌,准备硬接对方来势。
  拼了,双方心念一致,行功已足,便即再不保留,抢身而上,刹那间双掌相接,强猛气浪顿如排山倒海般往四面八方排挤而去,巨猛力道豁然爆,坚实的地面亦承受不住,直引出连串的爆炸,激起一大片飞砂走石,观众只觉一股大力撞将过来,身形顿时忍不住往后猛压,部份木椅承受不住,纷纷在“咔嚓”声中破裂开来。
  月孤魂见此情形,功力急催,祭起一团护体气劲,及时挡在曲玲玲与自己身前,方才力保不失。
  但见战阵之中,古亭轩披风横飞,劲
  力狂涌,独孤峰白竖起,亦是催谷不断。两股惊世大力挤压至极限之时,终于在惊天动地的一声闷响声中,直上云宵。
  古亭轩借势退开两步,想要换气再攻。忽觉光芒一闪,对方双掌竟又攻上前来。
  “奇怪,这家伙刚与我拼了强猛的一式,怎的不需换气便已有如此劲道!”
  念头急转间,掌风已然迫在眉睫,只得勉强吸了口气,聚起余劲相抗。
  一拼之下,高低立现,独孤峰占着天生异禀,有黑洞力量源源不绝输送至全身,无须换气亦可再惊世威力,古亭轩虽然功力高强,但毕竟没有对方那等机缘,聚劲不足之下,顿时被震开数步。
  独孤峰却不乘胜追击,只因他觉得,若是借助这种不换气的打法赢了对手,虽然可夺得魁,却委实不算光明正大。
  “哼,果然厉害,这一式,我古亭轩却是输了!”古亭轩亦
  不是耍赖之人,站定身形,便即赞叹道。
  “论功力,你并非我的对手!”独孤峰击退对手,不由得信心大增。
  “未必,再接我一掌!”古亭轩不甘心在功力比拼上输给对手,一经回气,便即狂聚功力,再轰上前。
  独孤峰冷笑一声,不再保留,狂喝声中,黑洞力量尽数爆,将双掌之力提升至最高境界,誓要在功力上压倒对手。
  二强相拼,持久者胜,独孤峰毕竟有霸道无匹的神秘力量为根基,虽然拼过方才的强猛一击,后续之力却依旧是源源不绝,丝毫没有半点减弱的迹象,回看古亭轩,虽然气势依然懔人,但这一番出掌,力道却已略有不及。
  惊雷爆响中,独孤峰身形不动,古亭轩却忍不住退开三步,明显落于下风。
  曲玲玲见独孤峰占了先机,不由得面色欢喜,连声道:“阿峰功力无穷无尽,看来在体力上
  已然胜过古亭轩,只需再过会儿,便一定可以取胜!”
  月孤魂摇了摇头,缓缓散去周身功力,沉声道:“古亭轩还有最厉害的武功没有使将出来,我看独孤峰未必能稳获全胜!”
  “你怎么知道?”曲玲玲心下一奇,却见月孤魂面上露出丝奇特的神情,却并不答话。
  二人复往比武台上望去,但见古亭轩站直身子,双目凝视对手,忽地纵声长笑道:“好对手,果然是**难逢的绝世高手!”
  独孤峰沉声道:“你现在相信我的话了?”
  “不错,论功力,你的确胜我一筹!”古亭轩淡淡一笑,双目中忽地绽放出炽热的光芒:“不过,我亦有必胜你的绝招!”
  “你还有什么本事,便一并使出来吧!”独孤峰道。
  “我正有此意!”古亭轩忽地双臂交
  叉,功力急催,一红一白两道耀眼光芒顿时闪现双掌,强猛罡风随劲而生,挟风雷之势往四周刮去,其威势之强,更胜先前。
  观众们刚刚从方才的强猛一击中缓过劲来,尚未坐稳,忽又被罡风所袭,神情顿时紧张起来,原本已经有些碎裂的木椅复受重压,再难承受,“咣当”一声散开架来,将上面坐着的人直摔个大跟斗。
  “好强横的气劲,此招一出,古亭轩双掌的威力似乎又变强了不少!”独孤峰心下一沉,体内冰心诀全力施为,周身黑罡狂射,直激得满头白飘舞不止。
  古亭轩微微一笑,道:“我这招??七重天从未对人使用过,你有幸能成为第一位试招者!”
  “废话少说,有什么本事就一并使出来,让我一次给你全破解掉!”独孤峰虎目轻轻扫过对方,倍显强者霸气。
  “好!接招吧!”古亭轩行功已足,双掌左右分飞,两道光芒顿如离弦之箭般往对手肩头激射而去。
  独孤峰但觉一寒一热两股强大力量分别自左右两边双双袭来,浑身上下顿时感到一阵撕裂般的巨痛。
  “这两股力量过于强憾,需得先行挡下其中之一方可!”
  他心念急转间,顿时运劲左掌,朝上一掀,舞起一团护体气劲,右掌却是径直平推,迎那红光而去。
  孰料一经接触,却觉一股炽热无比的烈焰刹时透入掌心,直往奇经八脉钻将而去。冰心诀属阴,而古亭轩??七重天中的烈火真气却是属阳,一经入体,顿时与冰心诀相互排斥,各不相让,形成拉锯之势。
  但见独孤峰浑身肌肉忽而??欲裂,忽而干瘪收缩,其情形之恐怖,便似被怪异的病毒感染般。钻心疼痛疯狂弥漫,直没入骨髓,纵使他意志坚定,亦不由得叫唤出声来。
  “妈的,什么怪东西,给我破!”
  危机关头,独孤峰挺??狂喝,黑洞力量全数暴,硬生生将红光*出体外。奈何此消彼长,烈火真气之袭方才止住,另一边左掌护住的玄冰真气却又破开护体气劲,直钻入掌心。
  寒气入体,冰心诀自然生出感应,两股纯阴之力一经接触,便即融为一体,难以分开。古亭轩玄冰真气内,却似含有封穴闭脉的神奇功效。独孤峰劲随意走,冰心诀所过之处,穴位顿时被封,一时之间,但觉浑身冰凉,竟已然结成一层薄薄的细冰。
  “不好,再这样下去,我定然会败在这冰与火的煎熬中!”独孤峰心下一震,再不敢有丝懈怠,鼓劲狂震,将那玄冰真气抽离体内,脚掌蹬地,便要往凌空跃起,避开??二气,再图反击。
  好个古亭轩,似乎早已将对手的一切举动了然于??。眼见独孤峰纵声暴喝,欲倚仗迅猛身法避开??二力,当下心念急转,神妙身法率先施展,若惊鸿一现般,瞬间闪至对手身后,手腕连翻,一双虎爪已牢牢锁住对方双肩,及时止住其上升之势。
  原来??七重天最绝妙之处,不单在于一阴一阳,一冰一火两股力量相辅相承,威力无穷,更可令施功者分出身来,再行施以攻击,如此这番,便似给施功者多长了两只手,所谓双拳难敌四手,自然是威力大增。
  “什么?古亭轩竟然无需*控??二气,还能分身再作攻击!”独孤峰万料不到对手神功之妙,想要再行抵挡,已是晚矣。
  但见古亭轩双指连点,分刺对手后背数个大穴。独孤峰左右双掌正忙于应付??二气,哪里腾得出手去抵挡身后来袭,但闻“噗噗”连声闷响,几处重要经脉要穴被制,后续之力难以贯穿经脉,顿时浑身一软,再无力气。
  ??二气原本已是攻势如虹,此刻骤然失去护体气劲的阻挡,顿如直捣黄龙般,自对方双掌间直没而入。各走极端的两道强猛之力甫一接触,便似混沌初开之时,阴阳二气产生大爆炸般,疯狂爆出强猛威力。独孤峰但觉五脏六腑气血翻腾,全身三百六十五处大穴同时鲜血狂射,不由得疾声惨呼,所受之伤,令人不寒而栗。
  “阿峰!”曲玲玲自认识独孤峰以来,从未见过对方受过如此重的伤患,不由得心中激动,站起身来,疾声呼唤着,便欲冲上台去。
  月孤魂一把将其拉住,沉声道:“如今是比武台上公平比试,决不容许别人相助,独孤峰过不了这一关,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有人同情!”
  这番道理,曲玲玲何尝不懂,但眼见心上人危在旦夕,试问又有谁可以无动于衷,她几番挣扎,奈何月孤魂内力深厚,却是半点挣脱不得,不由得心乱如麻,双目中泪光闪现,情难自禁。
  观众们眼见古亭轩奇招得胜,顿时掌声如雷,齐齐为这披风少年提前庆祝胜利的到来。
  却见独孤峰钢牙紧咬,虽然身受重创,却依旧强忍最后一口气,想将??之力*出体外,奈何身上重要穴位被重创,几番运功之下,冰心诀亦难有半点反应,便连圣载空灵的功效亦半点得不到挥,只得眼睁睁地任由体内真气乱窜,鲜血狂喷。
  “好家伙,这样还不倒下,让我给你最后一击,便给我败吧!”古亭轩冷哼一声,双掌间强猛功力再度聚起,刹那间直轰独孤峰丹田而去。
  此番掌力雄浑无匹,丝毫不弱于??二气,若是寻常人,丹田处遭此重击,便是浑身一瘫,如烂泥般跌到在地。但独孤峰天生异禀,丹田之内蕴藏着霸道无匹的黑洞力量,常人最弱之处,便是他最强之所。对手无筹掌力一入丹田,便即激起黑洞力量与生俱来的凶霸狂性,随着一声暴喝响彻云霄,那??二气竟硬生生自体内狂*而出,连同强猛黑罡,疯狂向对手反扑过去。
  “什么!”古亭轩完全不敢相信对手在这种状态下,还能爆出强横至极的功力,但觉??前一闷,已然照单全收。??二力再加上黑洞力量,爆出神武道大会有史以来从未出现过的绝猛力量,但见爆炸声中,古亭轩全身血肉纷飞,火花四溅,便似身体深处被埋入的定时****挥威力般,所受之伤患,赫然更胜独孤峰。
  “亭轩!”月孤魂见此情形,不由得大惊失色,脱口惊呼,似乎眼前这披
  风少年,委实与其有着不寻常的关系。
  曲玲玲心中担心独孤峰安危,何曾在意月孤魂口里呼的是什么,只管将一双眼珠死死盯住比武台上,心口处砰砰乱跳,难以平伏。
  观众眼见大局已定,台上竟又再起异变,眼见二人重伤无比,浑身鲜血狂冒,生死难料,无不心下震憾,一时间却忘了欢呼鼓掌。
  独孤峰强忍钻心剧痛,缓缓站起身来,拼命催谷,想要祭起最后一丝功力,再与对手决一死战。回看古亭轩,亦是同一想法,二人虽然脚步蹒跚,却仍旧是战意无穷,便似两头凶悍的野兽般,疯狂地挥着自己与生俱来的凶性。
  “再吃我一掌!”
  独孤峰总算受伤稍轻,率先挺掌难,为了将残余力量暴至极限,他甚至放弃了任何身法,仍由身形摇晃着往对手冲去。
  好在古亭轩伤重在身,业已全无力量躲避,但觉
  眼前一花,对方重掌已硬生生印入??膛,一口鲜血顿时又夺腔而出。
  “你…”独孤峰虽然重招得手,但面上却露出惊讶无比的神情,似乎对方此番中掌,全然是故意所为。
  “哼,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败么?你太过于轻敌了!”古亭轩冷笑一声,忽地??膛之处,浓烈黑气狂涌而出,用的正是当日他战败剑邪飞的一式。
  独孤峰但觉浑身一软,体内残余的部份力量刹那间被对方所吸纳得干干净净。
  “嘿嘿,你已穷途末路,看你如何应对我这一掌!”古亭轩饱纳功力,顿时光华大绽,挺??狂喝,已然震开独孤峰掌势,低头沉身间,蕴含强猛力道的右掌往对手重轰过去。
  眼看战局已定,独孤峰惨白的脸庞忽然露出丝不经意的冷笑,随着那笑意的弥漫,他的身形忽然亦加快了许多,微微扭身之际,已然用丹田要穴,硬接住对手的掌势。
  “你…”同样的惊讶,这番轮到古亭轩面上呈现,只因为他赫然感受到了一件万份可怕的事情,自己反击一掌之中所蕴含的饱满内力,竟然被对方丹田处的一股奇异怪力反吸了过去,他心头狂震间,修罗蚀功邪法全力施为,想要扭转战局,却觉那怪力奇大无比,片刻之间,便连仅有的一点修罗邪劲,亦被吸纳殆尽,点滴不余!
  “你有修罗蚀功邪法,我亦有黑洞力量,古亭轩,你最大的错误,就是同样的招式在比武台上使用两次!”独孤峰吸功完成,浑身上下顿时劲力大涨,忽地手刀狂斩,古亭轩避无可避,太阳穴立遭重击,不禁脚下一晃,脑海里涌起一阵剧痛。
  “给我败吧!”独孤峰竭尽最后一丝力道,纵身跃起,双腿重重踢中对手前??,古亭轩再无力量抵挡,身形顿若断线的风筝般,往擂台下急跌而去。
  “哗,结束了!”观众席里面出一阵惊诧至极的呼声,并非是为独孤峰最后一击而喝彩,而是因为二人方才的一番打斗,委实已到了惨不忍睹,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
  “阿峰…他胜了!”曲玲玲泪水涌现,再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不由得欢呼雀跃道。
  “亭轩…他真的败了!他究竟怎么样了?”月孤魂忽然眉头紧锁,亦顾不得周围一众观众的阻拦,拼命往比武台前挤将过去。
  独孤峰扭转败局的惊天一击,委实蕴含着极大的胆色,先前他见识过古亭轩战败剑邪飞的一式,料定对方必定会在关键时刻再度使将出来,是以将计就计,假装上当,再以黑洞力量反吸对手力道,终于一举奠定胜局,但即便如此,却也是身受重伤,实属惨胜。
  广播里终于响起了报幕员惊颤的声音:“本届神武道大会的冠军是,龙神国的风飞扬!”
  惊魂未定的观众们终于回过神来,齐齐投以最热烈的掌声。
  曲玲玲终于冲破人群,跑上前来,见独孤峰遍体鳞伤,不由得心下生痛,柔声道:“阿峰,你快坐下,我请月祭司替你疗伤
  !”
  独孤峰重重地喘了口气,轻声道:“不必了!”言毕,便即就地盘膝而坐,调息运功,得方才吸纳过来的一点力量相助,冰心诀成功牵动,圣载空灵效力亦随即出现。不多时,但见其头顶之上白气氤氲,浑身上下热汗狂涌,原本被古亭轩封闭的血脉与穴位,竟在“噼啪”声中连连接合,冲破,外流的鲜血亦及时止住,重伤转轻,再无大碍。
  曲玲玲心下欢喜,上前拉起心上人,二人扭头望去,却见比武台下,月孤魂怀抱古亭轩,连声呼唤,脸上露出极为痛苦的神色,似乎乃是至亲之人受此重创。
  “月祭司,怎么对那披风少年如此关心,莫非他们早已认识?”曲玲玲心下一奇,猜测道。
  “看样子!他们不单是认识,更有着不寻常的亲密关系!”独孤峰皱了皱眉,虽然他心底对古亭轩并无好感,但与月孤魂的一番相处,却觉得对方既无高官的架子,又清廉一生,实在是令人折服。爱屋及乌之下,眼见对方痛苦至此,亦不由得隐隐涌起丝愧疚。
  二人缓步上前,但闻月孤魂大声呼道:“亭轩,你快醒醒,快醒醒,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一通猛摇后,古亭轩终于勉强睁开双目,但却是全无半点光芒。挣扎了半晌,终于自喉吼里挤出几个字来。
  “义…义父,亭轩…让你失望…了!”
  “什么?月祭司是古亭轩的义父!”闻得此言,独孤峰与曲玲玲脸上不由得同现惊色,二人到得神凤国,与月孤魂同居一宅也有数日,兼且神武道大会前后也已经历了几天时间,但却从未听对方说起过台上武艺高强的披风少年,竟然就是自己的义子,如今突然冒出这样一个消息,着实令人吃惊不小。
  “亭轩,义父错了,义父以前只想着要你名扬天下,可是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是这样的结果!”月孤魂见对方虽然醒来,不由得更为激动,禁不住老泪纵横道。
  “这些…都是…亭轩…心
  甘情愿的,亭轩…败得心服…口服,虽死…犹荣!只可惜,只差…最后一步…还是令…义父失望了!”古亭轩说完这番话,忽又口喷鲜血,再度昏迷,似乎被独孤峰神秘黑洞力量所伤,已然是回天乏术,片刻过后,便会一命归西。
  “亭轩,义父一定不会让你死的!”月孤魂一把扶起古亭轩,自己盘膝坐下,双掌抵住对方背心,拼命施展功力,誓要将义子救回!
  暖流入体,古亭轩顿又缓缓苏醒过来,却不禁苦笑道:“义父,没用的,我…已经不行了,请恕亭轩…不孝,不能照顾你…老人家…终老!”
  月孤魂此番用劲,已经深知义子体内受伤之重,委实非人力更治,不禁心乱如麻,难以说话,只是面色痛苦,拼命摇头。
  独孤峰眼见这年逾古稀的老人泪流满面,不由得想起兰姨在冰冷的冬季替自己盖被时的温馨场面,想那月孤魂年事已高,膝下无儿无女,就此义子,若也丧命于己手,只怕对方真的会承受不住这番打击。
  “老先生,让我试试!”思量再三,他终于心下一软,决定破例救一次眼前之人。
  “你…你有办法?”月孤魂闻得独孤峰之言,不由得面上一愣,旋即闪过一丝惊喜之色:“对,你有霸道无匹的力量,又有冰心诀这般神妙武艺,你一定能救他,一定可以!”
  一面说着,已是急忙扭头,冲古亭轩颤声道:“亭轩,独孤兄弟肯出手,你有救了,有救了!”
  独孤峰走上前去,忽地指出如风,连点古亭轩后背几处大穴,古亭轩但觉精神一振,一口瘀血顿时排出体外。
  “你…你为要救我?”
  “我救你不是因为我对你好感,而是看在你义父对你一片痛爱,不忍他伤心过度的份上!”独孤峰淡淡说来,忽地功力一催,将冰心诀内功自对方背心直输进去。
  圣载空灵效力入体,古亭轩但觉浑身
  经脉一阵炽热,体内细胞加运行,原本已然坏死闭塞的穴位,竟被一一冲破,重获新生,四肢百骸顿时舒畅开来。他功力本就深厚无匹,只需经脉稍加修复,便已可自行运功疗伤。
  独孤峰亦不浪费功力,待得片刻,感应到对方丹田处已有内息涌现,便即收功而立。古亭轩受此帮助,已然脱离死亡危机,及时运起??二气,交融不绝,流遍全身十二大周天,将闭塞的经脉一一打通,止住鲜血外流之势,又过得一柱香时间,终于吐出最后一口瘀血,面上现出红润之色。
  “亭轩,你没事了!真是太好了!”月孤魂眼见义子已无性命之忧,顿时情难自禁,上前一把将对方抱住,连喜道。
  “义父,我没事了!”古亭轩缓缓站起身来,冲月孤魂安慰道。
  场内的观众心系古亭轩安危,虽然神武道大会已经结束,却没有就此离去,此刻眼见独孤峰起死回生,救回对手一命,不由得心生敬佩,全体起立,报以最为热烈的鼓声与欢呼。
  古亭轩回过神来,目光转向独孤峰,敬佩道:“阁下武艺确是天下无敌,亭轩佩服,今日救命之恩,他日一定十倍相报!”
  独孤峰冷冷一笑,道:“我救可不是为了要你报恩,你也不必谢我,要谢便谢你的义父吧!”
  古亭轩回望月孤魂,眼神中露出极为动人的泪光。
  曲玲玲见大好结局收场,不禁心下欢喜道:“好了,如今雨过天晴,我们也可以商量下一步如何营救飞扬了!”
  得曲玲玲提醒,独孤峰心下又是一沉,直到此刻,他才回过神来,念及风飞扬与伊蕾娅仍然落于修罗圣教手中,生死未卜,原本略有些神采的脸上,又闪过一丝不安之色。
  “飞扬,你的心愿我已替你完成了,希望你坚持下去,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轰轰烈烈的神武道大会终于拉下了帷幕,在观众铺天盖
  地的欢呼声中,月孤魂郑重地将代表神武道大会最高荣誉的奖杯,颁给了独孤峰。
  独孤峰眼望远方,目光中透露出无尽的希望。
  朋友,爱情,历险,一切的一切都在远方,将来会怎么样,谁又知道呢?
  全本终结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千秋书库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09『千秋书库』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