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实习医生》->第七集 〓脑外攻略〓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106章 信的故事
( 本章字数:4336 更新时间:2012-3-13 15:29:00 )


  南海武警总队医院风湿科的医师不是很多,在医师办公室里包括实习医生在内也不过是5人而已,三个实习医生两个医师,5个人都没一个说话,他们很静很静,如往常一样只能听到墙上挂钟传来滴答滴答的响动声。
  如果是以前,在风湿科实习的陈康诗现在肯定在努力啃书中,但今天不同,至于什么不同,科里只有陈康诗一个人知道了,只见他手上拿着一本厚厚的中药学心不在焉的翻来覆去的翻着书的页码,他的心根本一点也不在这书本上,而是在墙上那挂钟,他的心情随着指针的推移而改变着,当指针指到了还有一小时才下班的时候,陈康诗坐不住了,揣了揣口袋里的书信,他站了起来。
  陈康诗的动作惊动了他的实习导师,直到他径直走向他的导师的时候,他导师头疼了,陈康诗不是一般的实习生,一向是不问则已,一问就惊天动地,有时他的导师还得找人研究个半天才敢回答,到南海武警总队医院风湿科来治疗疾病基本是按着中医习性来着,按现在这个社会,中医的不好混啊,不然南海武警总队医院风湿科也不会冷清清的,虽然多数到南海武警总队医院风湿科看病的主要是冲这个中药去的,但真正能治疗的也不过是南海武警总队医院风湿科的主任而已,其他的医生多数是刚学了一些经验什么的,一些问题上下结论还是有点犹豫的。想这也不难怪,现在的中医有点没落了,除了一些老人家还支持外,年轻人可不怎相信这玩意的,可远不比西医吃乡,无论男女老少都屡见不少……
  风湿科其实不忙,当陈康诗的导师一见陈康诗原来是向他请假的时候,马上就答应了他,其实这个假请不请都没关系的,陈康诗不过是早退一个小时而已,比一些无良医生起来还算晚的了。
  这个是陈康诗第一次请假,他却好象惯犯似的轻车熟路的走出了科室,他没准备宿舍,出了医院之后,他走上了医院边上的公交车站。
  就在陈康诗刚出医院大门的时候,何世强正好也从医院大门对面的五狼网城里走了出来,他看见陈康诗行色匆匆的从医院里走出来,一看时间却是还没到下班的时间,他不由心疑走上前去,直到陈康诗的背后陈康诗仍没发觉到他,尤在左盼右顾的等着车来。
  “上哪?”何世强上前一步,与陈康诗并肩后问道。
  “三哥?”陈康诗转头一看却是何世强,他一楞,但很快恢复了正常,他想了一会,才答道:“去人民医院,你要去么?”
  陈康诗这个只是礼貌性的邀请而已,按他和符飞的约定,这个事就只能他和符飞知道的,但是何世强也不是外人,现在这么巧被何世强撞见了,邀请何世强一起去大概没什么问题吧,何况何世强也不是外人,知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很秘密的东西,而且现在符飞也醒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呢。
  “好!”何世强想也不想的答道,去人民医院,别说陈康诗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去的,就单单刘佳欣就在人民医院里实习这个理由就足够何世强跟着去了。
  一路上,何世强没问,陈康诗也没说,就好象两个人本来就相互不认识似的,沉默是金这句格言在现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显露无余,直到下车,两个人都没说过话,陈康诗在前,何世强在后,一路直奔刘佳欣所住的小屋。
  何世强紧随陈康诗的后面,他不知他自己为何会如此无聊跟陈康诗来这里,按他这个个性,他是绝对没理由随陈康诗出外的,但冥冥中好象觉得有事情要发生似的,让他不知觉的跟在陈康诗的后面,何世强当然也知道现在陈康诗走的方向就是去刘佳欣所住的地方,那地方以前他们就来过,陈康诗来到这里,肯定也就是找刘佳欣了,至于陈康诗为什么要来找刘佳欣,那他就不知道了,他又不是未卜先知的神仙。
  眼看那房子就在眼前了,陈康诗忽然停下了脚步,跟在他背后的何世强一直注意着自己脚下,差点就撞上陈康诗,何世强抬头正想问陈康诗为什么会停下时,却瞧见了一男子从刘佳欣的房子走出来,这一看,何世强好象明白了什么,他要问的话也跟着吞了下去。
  胡俊今天心情非常的好,不仅仅因为他今天又圆满的完成了一个重要的手术,而且他觉得他和刘佳欣的关系更进了一步,至少因为他今天能得到佳人的首肯踏进了佳人的房屋,而且还在里面品了一会儿的茶,如不是佳人太累的关系,他都舍不得出来了,不过他还是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鱼一定要放长线才可以钓到大的,所以他最后很善解人意的告辞了。
  两个白痴看什么看,见不得我长得比你们帅吗?经过何世强和陈康诗两人身边时胡俊不屑的瞥了两人一眼,吹着口哨,神采飞扬的绝尘而去。
  陈康诗一直盯着胡俊,从胡俊出门到经过他身边,胡俊挑衅的样子让他看起来非常的不爽,不爽到以他有点优柔懦弱的性格都忍不住想上去爆打胡俊一顿,但何世强好象看出了他的心事似的,在他的肩膀上压了一下,他才停止了这个疯狂的想法。
  直到胡俊最后在一墙角拐弯再也看不见了,陈康诗才回过身来,呆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何世强叫了他一声才回过神来。
  虽然早已看不到胡俊的身影了,但陈康诗还是狠狠的盯了让胡俊消失的那个墙角一眼,继续向刘佳欣的小屋子走去。
  ‘这个男的是谁?好象很眼熟,到底是谁呢?为什么会从大嫂子的房里得意洋洋的走出来,难道说……这个不太可能的……大嫂不可能是那样的人,那怎么解释呢,他只是大嫂的一般朋友吧,肯定在面子连关系也比不过我们……也许是这样的吧。’陈康诗走到房屋的门口,欲敲门却又停了下来,‘真的是这样的吗?老大现在不在,嫂子怎么带一个男子回房里?如果不是今天早来了,也看不到这样的结果了,嫂子到底跟那男的有什么关系?’
  陈康诗自己要来的,到现在他却在门口犹豫不决的,谁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东西,何世强可不愿意来到这里后就这么一直呆在门口却不进去,那样可活生生的是被女人抛弃的男人啊,呃,所以何世强敲门了,他也不知道要敲门之后会怎么样,但门还是敲了,总算当帮老幺一把好了。
  门打开了,刘佳欣开面带不悦出现在家门口,她一看见门口不是胡俊而是何世强和陈康诗,她连忙调整她的愁容,勉强笑了下,说道:“你们来了?是不是有阿飞的消息了?”
  你还记得老大吗,那还不愧对得起老大对你这么好了,连写信也就交代一定要亲手交给你,而不是交给其他人了,陈康诗掏出符飞寄给他的那封信,边递给刘佳欣边说道:“这是给你的?”
  “这个是?”刘佳欣接过后,看到那信封上就一个大大的数字1,再也没其他的字迹了,疑惑的问道。
  “信……”陈康诗耸动了下答道。
  刘佳欣当然也知道这是一封信,看样子极有可能是一封重要的信,很可能是关于符飞的信息的东西,不然也不会这么奇怪的了,她收好后,带着歉意笑道:“都忘记请你们进来了,快,进来再说吧。”
  “不了,我们只是路过,顺便送过来的,我们先回去了,晚上还要上班……”陈康诗说完,转身就离去。
  “等等……”刘佳欣连忙叫道,怎么陈康诗这次这么的奇怪,让人感到有点陌生,明明是他先打电话过来告诉她他要过来的,怎么现在反而变成了路过了,她想叫住他说明下原因,到底是怎么个回事了。
  “再见!”何世强冷冷的说道,然后跟随着陈康诗转身而走。
  “……”刘佳欣一头雾水,眼看两人就要走远了,她也只好挥着手向他们喊道,“再见!”
  他们奇怪的原因,也许就在那封信上吧,只要看见那封信,一切都明了,等到再也看不见两人,刘佳欣回到房间半躺在床上,随手撕来了那封信,一打开里面的信纸,一行行熟悉的字迹浮现在她的眼前……
  一口气把几张信纸里的几千字完完整整,一字一字的看完,刘佳欣拭去眼角上的泪痕,颤抖的双手轻轻把那信放在了床头上,顺手摘下床头上的手机,按了几次,才成功的拨通了阚莉的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一得到符飞的消息,她第一时间是想到了阚莉而不是爱粘着符飞的李雪君,也许是她刚看了符飞信件的原因吧,符飞一而再的向她们道歉,并保证他肯定归来再负荆请罪才算完结。她把符飞在信上交代的始末一五一时的告诉了阚莉,她以为阚莉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会很激动的,谁知阚莉谈谈的反应及反过来安慰她的语让她感到无比的惊奇,还好在谈话中阚莉见刘佳欣也知道了符飞的事情,也把她不小心从杜文波口中得知符飞的消息告诉了刘佳欣,才让刘佳欣稍稍释怀。
  原来阚姐早知道阿飞的消息了,怪不得听到这个消息她会有如此反应,一开始是误会她了,刘佳欣连忙跟阚莉道歉,并安慰着阚莉,毕竟阚莉早已知道符飞的消息,那在符飞前段时间危险期里,肯定白担心了不少,这都不怪谁,要怪只怪老天吧,如今得到这样的消息,真的喜忧参半啊,喜是符飞手术成功还渡过了危险期,忧是什么时候符飞才能完好,她要如何说明这一切。
  这样的好消息当然也少不了要告诉李雪君,而在说之前,李雪君肯定会大闹情绪,可这次李雪君却安静的得很,静静的听刘佳欣把话说完,这一点也不像李雪君的作风,她应该在刘佳欣说的时候插上几句才是的,怎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好象刘佳欣现在说的不是她天天挂在嘴边的飞哥哥,说这信件上所说的东西,刘佳欣疑惑的说出了的不解,她还真怀疑接她电话的是不是李雪君呢,虽然李雪君再三强调她没事,但刘佳欣却越来越担心这个小妮子又要干什么啥傻事情来了,符飞瞒她们是不对,但出发点也是为她们好啊!
  待到刘佳欣挂上李雪君的电话,开始还满面愁容的她现在还算带有了一点点的神采,知道符飞极有可能死里逃生实在太幸运,连来天都在照顾着她们,为什么她还要怪老天呢。
  刘佳欣激动心情平复了之后,又拿出符飞那信件仔细逐字逐字嚼看了一遍,她才发现,其实最痛苦的不是她们,而是写信的人,她们不应该在找不到他的时候而怪罪他不辞而别,怪罪他狠心,也许说的没错,人做一件事情总有他的理由的,而他的理由就是害怕,恐惧,不舍……
  再一次看完这信,刘佳欣忽然明白在写这封信的时候,写信的人是怎么样的心情,他每个字都注入了什么,对她们的歉意?对她们的感情?对她们的……
  她们……符飞的信上没少提那个人,怎么自己偏偏忘记了她呢,那个和阿飞也有一段缘的徐菲菲,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向她说明下呢,阿飞在信上说了,叫自己转告一声的!这个是拉进她们关系的好机会,该死的阿飞,他是不是写这信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呢,回来看我不教训你,罚你一个月不准碰我,呃,一个月太长了吗,那一周好了……
  刘佳欣翻身打开自己的手机,仔细了找了几次,都没在手机里找到徐菲菲的号码,记得徐菲菲曾说过她的号码的,怎么自己就没记下呢,看来得问问阚姐姐有没有记下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