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实习医生》->第六集 〓美国攻略〓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95章 拒绝命运
( 本章字数:5571 更新时间:2012-3-13 15:29:00 )


  手术室的门毫无征兆的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两位全身笼罩在无菌衣下的医生,中年男士走上前去,挡在两位医生眼前,用英语着急地问道:“医生,手术怎么样了?”
  走在最前面的那位医生摘下口罩,露出他原本的真面目,原来是威廉医生,他摇头叹息了一声,然后带着歉意的低声说道:“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虽然有想过这样的后果,而且几乎肯定是这样的结局,但中年男士这时听了威廉医生的话却傻住了,大概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是多么想威廉医生那是在忽悠他,可是他也知道,今天不是愚人节,像威廉医生这样的知名专家也不会拿他的名誉开玩笑,手术失败多少还是对医生的未来有所影响的,所以中年男士不再多问,如今他只有照实告诉他的少爷了,希望少爷不会冲到他头上,不然就有他受的了。
  想到杜文波对符飞的在意程度,中年男士用来拨号的手有点颤抖不止,刚接通了杜文波的手机就被对方很生气的质问,吓得他拿手机的手抖了厉害,差点没把手机给抖落掉。
  中年男子知道这事早晚杜文波会知道的,此时好象少爷在为什么事生气呢,要不要现在告诉他呢,如果不告诉他,后果也许更严重,还是说吧,少爷说要得到符飞的第一手消息的,中年男子深深呼吸了下,缓缓的说道:“少爷,符先生的手术失败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
  中年男子觉得突然打了个雷霹雳似的,耳边传来的怒吼缠绕不去,中年男子打了个罗嗦,竟然不由心生一股寒意,强行镇定了下,答道:“符先生的手术失败了!”声音比起第一句话来还更小声,好象未老先衰中气不足的样子。呃,估计是那个多了导致肾虚了吧。
  中年男子说完就在等杜文波的下一声咆哮了,可是事情严重到他没想到的地步,只听到对方的手机啪的一声就再也没声响了,中年男子再对着手机喊了几声也未见对方有反应,他迟疑了一阵才挂上了电话,望着手术室那方向显得心事重重。
  与此同时,南海市咖啡厅里,杜文波一下子倒在背后的椅子上,心力憔悴完全失神,嘴里颤抖着,好半响楞是没说出一句话。
  杜天豪也楞住了,杜文波是他唯一的一个儿子,他已经多久没见过自己的儿子出现这样的失态,除了他母亲去世的那一天见过外,他再也没见过自己的儿子这样的失态,反而从那失去母亲的第二天开始,他就变了,在外面跟别人嘻哈打闹无不欢乐,面对他却是冷漠寡言,就好象他不是儿子的父亲一样,哦,不,自从他母亲去世以后,儿子早就不把那里当成自己的家了,要不是家里还有个疼爱他的爷爷,想必儿子不再回那个家了吧。
  也是,杜文波每次回到家也就陪陪他爷爷而已,其他什么事情都故意跟他唱反调,杜文波高考时他就曾经要求杜文波报考商业管理以便好接手他的产业,杜文波一样跟他作对选了报考医学,气得他好死,如不是有着杜文波的爷爷护着,他早就利用关系让杜文波就读商业管理了。
  本来符飞的事情,杜文波是去求他爷爷帮忙的,但如今他爷爷年事已高,早已不问世事,不得以杜文波才要求杜天豪帮忙,儿子有事杜天豪当然不会不帮忙,如今他好不容易等到杜文波有事求于他,他更要加紧利用这个机会,让杜文波回头接手他一手创下来的庞大产业为条件,不过杜文波也不是好相处的,在条件方面,两人互不相让,最后各退一步,条件才得以谈拢,以现在那个状态来看,杜天豪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会让他儿子这样失态的了。
  杜天豪一点也不明白为什么杜文波会这么在意符飞,符飞不过是他才刚认识的一位舍友罢了,为了杜文波求他的那事,他还特意去调查了符飞的底,得来的资料不过是一位孤儿罢了,没钱没势,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符飞接触的几个女人倒都是有姿色的女孩子,具体原因他还不清楚。
  杜天豪看了会失态中的儿子,忍不住上前拾起杜文波掉在地上的手机,按着那边的来电显示拨打了过去。
  杜天豪跟对方几句话下来,他已经很确定那边传来的消息了,这样也好,儿子,那个符飞不过是个孤儿吗,等你接掌了我的产业,要什么样的朋友会没有吗,何必在意这个符飞呢,我知道你肯定是故意跟我怄气的,醒来吧,跟我回去,以后爸爸的一切都是你的了,到时你要什么还没有。
  “起来了,我们回家吧。”杜天豪的语气轻了许多,可能是因为不愿再刺激杜文波的原因吧,至少在这个时候来软的更容易让杜文波就范。
  “……”杜文波看了杜天豪,默默的站了起来,抓过杜天豪手上的手机,理也不理杜天豪便向外走去。
  “你要去哪里?别忘了我们的条件!跟我回家!”眼见杜文波不是要跟着自己回家,杜天豪追了上来,喊道。
  “没条件!我们没什么条件!”杜文波回过头来,冷漠的眼神不带一点生气,好象已完全死去的人。
  “哼,没条件,你是要毁约了?”杜文波走得不快,杜天豪赶上挡住了他的去路。
  “不,我们的条件是为老大手术和打压东海药业集团,现在手术失败,也就是说我们的条件完全失效了,让开,别挡我的路!”不管对方是否是他的亲生父亲,杜文波毫不客气的拨开杜天豪。
  “你……你这小子,我们明明说只要手术就行,无论手术是否成功失败,你都得回来的!”杜天豪气急败坏的说道,众横商场多年的他何时这样被逼无奈过,可惜对方是他的亲生儿子,而且他还曾经有愧于他,现在他还指望儿子好好继承他的产业呢,儿子心里不同意,他又能拿他有什么办法。
  “不,我的条件是手术成功,就是老大没事我们谈的条件才生效!”杜文波跨过杜天豪的身边,没有一丝迟钝直直向前走去。
  “你……你……”杜天豪指着杜文波只会说你你的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忽然,他哈哈大笑起来,道:“不愧是我杜天豪的儿子,好!好!”
  等杜天豪走远,杜天豪向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那位冷酷男子道:“冷风,从今天开始就断了少爷的资金来源,公司里的人无论是谁,都不能再给他一点帮助,看你怎么打压东海药业集团!”
  “是,可是老太爷那边……”
  “老太爷那边由我来,小子长大了,翅膀更加硬了,我就看看你几个兄弟怎么帮你报仇。”杜天豪望着杜文波走进网城里,心中却暗道:也许这样更好,外面的磨练也不错,以后对管理自己的产业肯定有所帮助。
  三兄弟看到杜文波如此低落的回来,还以为是他们家庭出了什么问题,真的多事之秋啊,老大手术才刚开始,杜文波家里又好象有重要的事情了,三人你推我推你的,最后还是倒霉鬼陈康诗这个最小的老幺出来当炮灰了。
  “四哥,你怎么了?”陈康诗也不是傻子,他可不会直接问杜文波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这样的话,杜文波马上会知道他们去咖啡厅偷看的事,那到时候不仅仅杜文波给他好看,连累了其他两位,想必那两位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失败了,已经回不来了……”杜文波好似没听到陈康诗的问话,心不在焉的自言自语。
  “什么失败了?什么回不来了?不明白?”难道四哥的家里做什么失败了,还是出了什么问题,陈康诗摸摸自己的头,疑惑的问道。
  “老大的手术失败了,你知不知道,老大骗了我们,他不会回来了,他跟我们说好一定会回来的,他说从美国一回来就要和我们大干一场的,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他不会再回来的……没了……”杜文波忽然情绪激动的抓住陈康诗的衣领,大声的吼道。
  “不可能……”
  “怎么会?”
  “……”
  杜文波的话如晴天霹雳般劈在三人的心头上,他们完全呆住了,自从得知符飞即将手术了,他们刻意不去想美国那边到底怎么样了,一定成功,老大的承诺支持着他们,但事情一旦来临时却挡也挡不住,刻意压抑的情绪一下子全部爆发了出来。
  “我不相信!”石头要比人肉硬得多了,这个是世人皆知的道理,以人之躯撞碰石头,无疑是鸡蛋碰石头那样的不可取,苏情也明知不可为,却偏偏要去做,拳头狠狠的撞在旁边的墙上,一个回音在客厅里回荡着。
  “老大不会死的,四哥,你跟我们说,那个手术还没完,老大这么强悍的人这么会死,老大还没死……你说啊,说啊……”完全不理对方就是他敬畏的四哥,陈康诗反手抓住杜文波是肩膀用力摇啊摇,他那嘶哑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
  “莉姐!”
  忽然,与此同时,楼梯口传来一声惊叫声,何世强缓缓转过身,一看之下脸色大变,只见阚莉和蓝亦晨同时出现在楼梯上,阚莉整个人倒在蓝亦晨的怀中,面色苍白,两眼紧闭,胸前上下大幅度的起伏,很明显她是听到符飞的消息受不了刺激晕倒了,不过还好有蓝亦晨扶着她,不然她估计要从这三楼的楼梯口滚到二楼去了。
  “阚……嫂子!”
  何世强动容了,他连忙走过去,帮助蓝亦晨扶阚莉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杜文波和陈康诗在何世强扶上阚莉的时候也清醒过来了,看到阚莉这个样子,两个人也慌了手脚,七手八脚的帮忙让阚莉平挡了下来,大家都是明白人,不用问肯定他们在说话时,没注意阚莉上来,不小心被阚莉听到了不该听到的消息,阚莉受到刺激了,休息下就好的。
  杜文波好象恢复到他平时精明的样子,从卫生间拿条湿毛巾出来敷在阚莉的额头上,直到阚莉呼吸渐渐平稳下来,不紧不慢的对着一直在观望着他们的蓝亦晨问道:“你们都听到了吧。”
  “嗯!你们说的是真的?还是你们知道我们过来才故意开玩笑的?”其实蓝亦晨心里已经百分九十九相信了杜文波他们说的是个事实,但她还存着一点点的希望,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到那个可恨的流氓并没像他们说的那样死了,上次见到他,不是已经平安出院了吗?难道上次受伤有了什么后遗症。
  “……”杜文波昂头看着天花板,平静得像一具死尸,动也不动了。
  蓝亦晨见杜文波竟然不回答自己的话,天生傲慢的她哪容忍别人在她面前无视她,她气着说道:“干什么,别误会,你当我关心那个流氓死活啊,我是为莉姐问的。”
  “你……”苏情和杜文波同时动起气来,老大都走了,竟然还有人在这个时候这么不尊重他,但对方是个女的,扬起的手不甘的放了下来。
  “表妹……你别问了,二哥、四哥,对不起,我表妹这个人是这样,你们别怪她!”陈康诗连忙拉开蓝亦晨,这里除了晕迷中的阚莉,蓝亦晨会给面子的人也就陈康诗一个人了,蓝亦晨好象也意识到自己好象在这个时候不应该说这些话,乖乖的给陈康诗拉到了一边,这也是下台阶的好办法,说实话,蓝亦晨跟其他人都不是很熟,她能把苏情和杜文波怎么样。
  “表哥,那你说,他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蓝亦晨指着杜文波说道,看起来她们好象来了很久了,不仅仅是听到他们的说话,而是全部的听到了。
  “四哥不会拿这个开玩笑的,老大是得了脑血瘤,所以才瞒着大家去美国动手术的。”陈康诗幽幽的说道。
  “脑血瘤在国内又不是不能治,就人民医院的脑科在全国就很出名,怎舍近求远跑到美国去,你们合起来骗我们的吧。”蓝亦晨还不死心,追问道。
  “老大得的不一般的脑血瘤,其实我们都知道的要失败的,老大也一样知道,大家只不过都在安慰自己而已,因为手术成功率不超过百分之一……”陈康诗一句一停顿的陈述着,自己表妹不是很讨厌老大的吗,怎还是打听老大这个消息,而且她的面色这么差,也许真的如她所说,好友阚莉而去了解老大事情吧,谁让她也听到了不该听到的消息。
  “是吗,那个流氓真的死了吗?”蓝亦晨低低沉语,声音只有她自己可以听得到,下面陈康诗讲了什么,她一句也听不进了,过了一会,她忽然对陈康诗说道:“你们照顾下莉姐,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蓝亦晨说完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听到她的话,脚跟一转,砰砰的跑下了楼。我到底怎么了,怎么听到那个流氓死了我会有一种失落感,到底是怎么了?他死了不就更好吗,至少不会再出现在她和莉姐之间了,莉姐也不会因为他而疏远自己,可是莉姐这么喜欢他,如果他死了莉姐岂不要伤心死,肯定是这样的,自己太在意莉姐的感受了,才受了那个流氓的影响。蓝亦晨走出网城,在一个角落蹲了下来,两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努力让自己更有精神些。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直到蓝亦晨感到自己心情尽可能恢复了平静,她又返回了网城的三楼,与一楼二楼的喧哗不同,三楼静悄悄的,静得让人感到可怕,四个男人八双无神的眼睛,立的,坐的,靠着墙的,一动也不动。
  蓝亦晨亦不敢去打扰到他们的沉静,她很小心的走到阚莉躺的那座沙发,靠着阚莉俯下身子试探着阚莉的状态,谁知她的手刚碰到阚莉的时候,阚莉醒过来了。
  “小飞……”阚莉呻吟了一声。
  “莉姐……”
  “嫂子……”
  四个人几乎同时围住了阚莉,惟有何世强一人走相反的方向,回到他自己的房间去了。
  “小四,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吗?”阚莉努力几次想撑起身子,身子却虚弱得不听她使唤,在蓝亦晨的帮助下才坐了起来。
  “不是我们想瞒你们,老大吩咐我们的。”杜文波点点头道,他低头不敢面对阚莉那期待中带着乞求的眼神。
  “嫂子,对不起,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便吧!”苏情也一样不敢看阚莉。
  “怪不得……怪不得……你们让我一个人静一静……”阚莉慢慢的站了起来,医生毕竟是医生,见惯了生死离别,虽然这次为当事人,但阚莉表现得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弱。
  “我们先下去吧。”杜文波带头离开了,其他人也陆续离去。
  是的,人死不能复生,重要是看活着人的要怎么样活下去,是的,我们要把死去的人遐想成其实并没死,他们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离我们不远,不用多久,我们也要去那个世界和他们相见了,是的,不需要多长时间就可以到的另一个世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