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实习医生》->第五集 〓院外攻略〓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65章 神的眷恋
( 本章字数:5537 更新时间:2012-3-13 15:27:00 )


  睡梦中符飞似感觉到有人在急切的叫着他的名字,但身体传来的空虚,阵阵的无力感让他不想挣开眼睛看一下,此时他只想着静静的继续睡下去,只要这样的睡着,所有的责任烦恼都不需要背负了,也不用干挣着眼睛看着家属那种绝望无助的眼神……
  当符飞挣开眼睛时,刺眼的光亮从窗户照进来,让感到眼睛一片黑蒙,再次闭上眼睛半响,符飞慢慢的打开了一点眼缝,逐渐的适应着白日强烈的光亮,入目的是房里熟悉的一片白,符飞马上意识自己是躺在病床上,翻开被单,符飞想从床上爬起的时,感到自己身子竟是有点不听自己使唤,用力的撑起身子,符飞打量着好象不是自己身体的躯体,还是和他晕倒前一样,连衣服也是,但自己是怎么了,看现在已是天亮了,他就是耗力过度休息这么久了也应该恢复过来了吧。
  在床上坐了一阵,符飞打量着这个房间,是他所在内科里的标准单人间的病房,床头前还摆放着一些水果,那些水果的礼品包装袋还完好无损,不知道是谁送来的,不错了,睡觉也会有人送东西……
  符飞渐渐的适应了现在这个虚弱的身子,他试着运起体内的气息,发觉真气未完全恢复过来外,没感到有什么不正常,甩开这些烦恼的念头,符飞走下床,走到窗口前,远眺着远方,外面除了一片高楼大厦再无其他景色,这也是大城市的悲哀,为了钱途,各处都开始竖起了高楼,走到哪里都难以看见以往的绿景,连空气都不甚清爽了……
  此时太阳毫不吝惜的向着大地洒着灼热的阳光,手伸出窗口,感受着阳光带来的热量,符飞突然一楞,怎么阳光可以照射到自己,病房的窗口明明是对着西方的,难道现在已经是下午了,符飞赶紧掏出手机,一看果然已是下午三点多了那么说自己睡了快一天了,,屏幕上还显示着好几个未接电话,符飞打开一看,刘佳欣的一个未接电话,李雪君的三个,杜文波的两个,最多的是阚莉的,有5个,其中两个来电时间在昨晚,其他三个在今日中午时分……
  这次和他去参加篮球赛不一样了,自己不接她们的电话,肯定会担心什么出了什么事的,符飞连忙逐个给回了电话,随便编了个借口向她们报平安,至于2号宿舍的几人,那就没必要打电话了,等下回宿舍不就见着了。
  偌大的一个病房就符飞一人呆在里面,也没医生还是护士的来看下他,真不知道怎么搞的,符飞看看自己的手,手上一如往昔,还好没那些住院病号一样挂着个针头,他还真怕科里的医生趁着睡着了给他打了什么营养液之类的点滴,那些东西可都是低成本高价钱的,吊上一两瓶也够他受的了,他可是没钱付……
  睡也睡够了,还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徐天强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符飞走出病房,一看走廊上还是那堆家属,不过人没昨天那么多了,他们现在也不吵闹,但还是成群的站在走廊上。
  符飞顿时明白他醒了这么久也没人到他那个病房了,大家还是在忙应付这堆人呢,符飞奇怪了,怎么医院还没搞定这些人,要是让外面知道了影响多不好,别的病人还敢来这个医院就医么。
  符飞一步三摇的走到护士站边,刚好香姐从急救室里出来,看到符飞便迎了上去,惊喜的说道:“学弟,你睡醒了呀?你可是从昨天晚上睡到现在,厉害哦。”
  符飞道:“呃,刚起来,香姐,4床还没搬出去吗?”
  “刚搬出去,里面臭死了,我在医院呆这么久,还没见过这样的家属,让尸体变臭了才愿意搬走。”香姐边说边看着走廊上的家属,一脸很讨厌的样子。
  现在天这么热,尸体哪能摆放太久,过了一夜当然会发臭了,以前在学校见过的尸体不是保养起来的就是干尸,再者在医院病人一旦死亡了,不是马上送去太平间就是打电话叫殡仪馆来处理,符飞可没闻过尸体刚发臭的味道是怎么个臭法,他也不想去闻这个,看香姐那么厌恶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一般的难闻了,人都死了,尸体也搬走了,符飞不想在围绕着这个话题再说下去,还是先关心下昨晚他抢救过来的那个徐天强,符飞又问道:“哦,那个徐天强又怎么样了?”
  “啊,你不说我都差点忘记了,今天忙晕头了,学弟,你可是为我们学校争光了呀,徐天强都被宣布死亡有半小时了,你却把他救活了,现在病人都能说话了,跟学姐说说看,你是怎么把病人的复活的?”香姐把口罩拉下,兴奋的对符飞说道。
  病人活了符飞当然高兴,但怎么跟香姐解释这个事,符飞犯难了,总不能说当时病人没死亡吧,病人可是在姜誉和高建国的抢救下无效,才宣布死亡的,现在说病人当时没死,这不是打医院的嘴巴,怀疑内科的副主任医师及主治医师的治疗判断能力咯,当然又不能这么说,但也不能到处宣传说自己修炼武功这事吧,但不说却没法子解释这个事,符飞只有干笑了几下,摸摸头又傻笑了几下,才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是他自己又活过来了吧!”
  香姐不相信的看着符飞,说道:“自己活过来的?我在医院这么久从没见过这样的事情,病人家属明明说是你救的,还有你怎么晕睡在床边?”
  符飞正愁着如何应付过这关,这时他肚子很争气的咕噜咕噜响了起来,符飞差点蹦起来,这响声来得实在太及时了,等下肯定要好好的慰劳慰劳这个肚子,符飞话题一转,说道:“睡了一天,肚子都饿得叫了,香姐,你先忙吧,我去办公室跟导师说下,先下去吃个饭才行。”
  符飞说完,不敢再逗留片刻,拔腿让过香姐就往医师办公室里走去,经过急救室时,闻到一丝怪怪的味道,也许这就是传说中尸体的臭味了,果然够难闻的了,真不知道那些专门跟尸体打交道的人是怎么过的。
  “这个学弟,还没回答我就跑开了,算了,反正你也跑不掉,我不问也会有人问你……”现在可是上班时间,和符飞闲聊已经是不该了,还不工作被护士长看见了准被骂死,香姐望着符飞的背影,嬉笑了下,又把口罩拉上,继续她的护理工作。
  符飞走到办公室门口,想都不想地推开办公室的门,开始来内科的时候,他进办公室前还总敲几下门,后来符飞见其他医生进来都是直接推门进来的,而且每天进进出出不知要多少次,他也觉得敲门很麻烦,以至最后也跟其他人一样不敲门了,直接推门好了,反正里面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隐私。
  “……”符飞刚想说话,却被办公室里的情景吓了一跳,话也被噎在了喉咙里。
  整个办公室里满满的一屋人,有科里的医生,有实习医生,也有院里的领导,院长谢军也在其中,甚至还有三个穿着怪里怪样的人,看样子好象是记者,因为坐在谢军旁边的那个年轻女子正拿着一个听筒对着谢军呢,后面两个男的一个扛着个摄影机一个拉着线,这时有记者也不足为奇,这年头,那些记者可算是无孔不入了,他们不挖点新闻就要回家吃自己了,外面那堆人闹了这么久,110也打了几次,没记者来才怪呢。
  但几十双眼睛这么盯着自己,符飞不吓到才怪,符飞刚踏进办公室一步,就马上意识到自己进来是一个错误,很明显的影响记者的采访,他连忙把踏出的脚收了回去,轻手轻脚的想把门给合上。
  内科主任向门外的符飞招招手,微笑说道:“小符,你来得正好,过来,正谈到你的事呢?”
  这下想走也走不了,希望那些领导不会怪自己卤莽闯进来了,符飞垂头丧气的走到李建秋身后,问道:“主任,找我有什么事吗?”
  李建秋指了指那个拿话筒的年轻女子,笑咪咪的说道:“呵呵,不是我找你,是那些记者在找你呢。”
  “记者找我?”符飞郁闷了,那些八卦狗仔记者不去采访门外那些人,找他干什么,难道现在的狗仔队连一个人睡一觉也要采访下。
  大概意识到正主出现了,年轻女子跟谢军说了声,谢军点头后,年轻女子撒下谢军向符飞这边走来,后面那两个男的扛着摄影机对着那个女的跟在她后头,年轻走到符飞面前就停下了,手里的听筒对着符飞问道:“你醒来可就好了,请问你就是符飞医生吗?”
  不会真的是找自己的吧,外面的那些人跟他一点也不相干,自己身上好象没什么八卦可打听的,符飞扫了那个年轻女子一眼,样貌上等,流露着女人成熟娇媚的味道,毕竟是干这一行要上镜的,长得还不错,符飞低下眼,女子低胸的领口上挂着一个工作证,证上的杨艳燕就是她名字了吧。
  符飞刚才进来虽然说是逃避香姐盘问的借口,但一半也是跟高建国说声好回去吃个饭,但办公室里的人是很多,却独独少了高建国,导师不在也就是说他可以直接下班了,而且他的肚子现在确实是饿着呢,可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符飞于是想不想就道:“我是符飞没错,但我不是医生,我只是这里的实习生。”
  对于符飞的谦虚,杨艳燕只是笑笑,用一种渴望的眼神看着符飞,接着说道:“一样,以后你也会是医生嘛,请问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是南海市电视台的杨艳燕,我们想采访你昨晚是如何抢救徐天强的。”
  符飞想了下,看着办公室里的人都在看自己,看来自己不把这事交代清楚是别想出去了,他迟疑的道:“有时间,只是……”
  “你们坐下慢慢谈,坐,坐。”李建秋站起来让出他的位置,接着示意其他医生让几张椅子给符飞和那三个人。
  杨艳燕和气的说道:“只是什么?”
  符飞无奈的说道:“你们也知道我睡一天了,现在肚子在造反呢,我进来只是想和导师打个招呼,下去吃顿饭而已,我哪知道你们要采访什么的……”符飞话还没说完,肚子好象为了证明符飞的话真实性似的,咕噜咕噜地响了几下。
  李建秋似乎不愿意让符飞离开似的,笑道:“原来是肚子把我们的小符叫醒了,没关系,你们在这里谈,小符想吃什么,鱼还是肉,我帮你叫上来,要不全部都叫上来好了,喜欢吃什么自己挑……”
  其他医生也纷纷附和,只要符飞想吃什么,他们马上立刻叫外卖几分钟内送上来,就连领导们也叫符飞就在办公室里吃好了。符飞想不到他这么一句话就把办公室里的人搞急了,七嘴八舌的弄得他应付都应付不过来,呆在一边措手无策,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科里的医生都这么爱请人吃饭的了。符飞无辜的说道:“晕了,单听你们说的菜名,我都听饱了,哪还吃得下……”
  见着这样的场面,杨艳燕掩嘴扑哧一笑,道:“你还真幽默,这样吧,我们采访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采访完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符飞道:“就几分钟,然后请我吃饭?”
  杨艳燕笑道:“就几分钟,很快的,不过先声明,我可没什么钱的哦,只能到小餐馆吃哦。”
  符飞拉过一张空椅子坐下,说道:“我无所谓的,你们问吧。”
  杨艳燕坐到符飞的对面,话筒对着符飞,道:“那我们正式开始了。”
  “恩。”符飞点点头。
  杨艳燕清清嗓子,问道:“昨晚徐天强在医生宣布死亡后,半个小时后又复醒过来,当时徐天强的家属说是你抢救之后的结果,请问你是怎么把已经死去的徐天强复活过来呢?”
  符飞想了下,答道:“按压,心肺复苏。”
  “我们采访过当时也在场的徐菲菲时,她说你只是把手放在徐天强的胸上,并没像医生抢救病人常用的手法,你可以跟我们说,你用的手法跟其他医生用的有什么不懂呢?”
  “不,我只是轻轻的按压,可能当时徐菲菲心情太激动了,没看清我的动作吧。”只有用那些蹩脚的理由了,不过糊弄记者也许可以,但旁边那些侵淫在临床上N年的老家伙们,估计没那么容易过关,符飞叹道,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大不了自己把实情说出来也没什么,不就是自己体内的真气么。
  “在徐天强被宣布死亡半个小时后,他经过你的按压后再度复醒,对于这个现象你是怎么看的呢?”
  符飞笑笑道:“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只是应徐菲菲的要求,再救救下她爸爸而已,死而复活的事,可能是病人幸运吧。”
  “我们采访过你们科的姜誉副主任,他说过上个月曾也有过这样的事,病人再宣布死亡后经你的按压又有了呼吸心跳,再加上昨晚徐天强的复活,你总共让两个病人复活了,难道两个人都那么幸运吗?你是否认识是自己把这个幸运加给他们呢?”
  “这,可能是个巧合吧,我也没想到他们会再次有心跳的。”
  “一次还算巧合,两次不能算是巧合了吧?”
  “这世上有很多巧合的。”
  “那为什么你会在徐天强有了心跳之后,就晕睡到现在呢,难道你本身也患有疾病么?”
  “我身子很好,可能是我累着了吧。”
  “那听说医生看到你晕睡在徐天强边时,嘴里溢出血,你是怎么解释这个呢?”
  “嘴出血?我不知道有这个事……”
  “那……”
  ……
  符飞大汗,这个杨艳燕摆明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了,杨艳燕越问,符飞就胡乱的答几句,也不管其他医生在旁边听得莫名其妙的,越说越乱,符飞开始语无伦次了,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刚刚不是说好是几分钟的吗,都已经10多分钟了,还有完没完啊,符飞渐渐不耐烦了,肚子也跟着响了几下。
  也许杨艳燕见好就收,符飞不愿意说,她也不好问下去了,她道:“我们采访过徐天强的家属,她们非常感谢你,在你晕睡时还多次去病房看你,你想对她们说什么吗?”
  原来她们去看过自己,自己怎么会死睡到什么都不知道的程度了,床头那些水果也就是是她们送的,她们还是有心了,如不是徐菲菲的哀求,那种绝望无助的眼神,自己也不会去动一个医生宣布死亡的病人的,符飞顿了下,然后轻轻的道:“她们应该感谢神,也许神还眷恋着病人吧。”
  杨艳燕一楞,道:“神?徐天强经你手再度复醒的,那么你就是她们的神了,对于徐天强,你还想说些什么吗?”
  符飞道:“希望他能尽快痊愈出院,下次别再出现在这里了,神不会永远眷恋着同一个人的……”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