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实习医生》->第三集 〓八一攻略〓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36章 走为上策
( 本章字数:5638 更新时间:2012-3-13 15:26:00 )


  “你呢?”小黄头转向杜文波,气焰嚣张得很。
  在四个高挑的男子面前,他确实有点小,加上头发又染得红黄的,姑且就叫他小黄头吧,愿主保佑小黄头,阿咪豆腐……
  “没有!”对方已渐渐围了过来,杜文波望着比他还矮上半头的小黄头,想看他到底玩什么把戏,己方也有四人,怕他们做什么,他们也不过是多两人而已。
  “那你有没有……”
  被何世强冷酷毫无感情的眼睛一瞪,小黄头这话一下子噎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两脚不听使唤的倒退了一步,神色慌张的向四处望了望,见他们的同伙已成包围圈般围在他身边,他立刻站止了脚步,挺了下胸膛,清清喉咙大声道:“你们是混哪的,连个火都没有!”
  一个小混混衣着与小黄头也差不多,长相还特别的猥琐,站在小黄头后头挤手弄脚狐假虎威,一样气焰嚣张的道:“就是,借个火而已,你们也太不给面子吧!”
  一个一个的打量,个个都是气势昂扬的,目光很明显的不友好,白痴也看出这些人好象故意找茬的,苏情踏前一步,逼到小黄头跟前,两眼眯成一线,然后突然一睁紧盯着小黄头,沉声道:“你想怎么样?”
  那目光如电直射小黄头心头上,小黄头心头一颤,打了个罗嗦,忖道:不是说是四个外地来的实习医生么,怎么个个看起来比他们更像道上的,难道那人给的消息有误,钱虽然重要,有钱却没命花就不值得了。
  在兄弟面前他可丢不起这个脸,小黄头在短短时间内转了几个念头,强装镇定的挺着胸,使出他自己觉得很有威势的声音答非所问道:“你们哪条道上的,划下道来。”
  苏情望了下他的三个兄弟,紧张吁吁的陈康诗像个文质彬彬的现代书生,杜文波一脸平静顾自打量那些真正的混混呢,看他一身名牌休闲衣装,虽然长得人高马大的,但怎么看也不像个混混呀,倒是老三何世强,整天冷着脸装酷,对着谁都是这样,如果苏情不是习惯了他那幅臭脸,何世强倒真像个混黑社会的,而且今天何世强还穿着黑衣黑裤,分明扮人装黑社会来着。
  而自己这样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的阳光型帅哥,怎么可能像个混黑社会的呢,这肯定是何世强那张臭脸惹的祸了,苏情转念一想,自己早就不爽何世强整天摆着那张臭脸了,何不借这个机会这样这样,哈哈,到时候何世强就糗大了。
  苏情忍住心中的得意,又对小黄头道:“我们很像混的吗?你看看,哪个像混的。”边说还特意指着何世强一下,分明想分散小黄头的注意力。
  “你了,还有谁?”小黄头毫不犹豫的道。
  “我!你见过有这么帅的混混吗?”苏情目露凶光,瞪着小黄头吼道。
  突然苏情大发脾气吓了小黄头一跳,他连忙跳开一步,囔道:“就你就像……”
  “我靠……”苏情左手挽起右手的袖口,一副准备开打的样子。
  这形势一下子变了,怎么要来找茬的反而被人找茬了,这还不像混的吗?当苏情挽袖口时,旁边的几个混混也摆出了架势,一场混战即将上演。
  这气氛一变,陈康诗连忙走上前抓着苏情的衣角,有点结巴的道:“二哥,我们还是走吧!”
  “干吗?”苏情不爽的拍开陈康诗的手。
  “明天还要上班呢,我们还是走吧!”陈康诗又拉住了苏情,如果刚才是劝人的语气,那现在几乎是请求的语气了。
  杜文波也觉得没必要惹麻烦,自己几个人还要在这里实习一年,根据他的资料,这里附近确实有黑帮活动,好象还是某大黑帮的分堂来着,如果这些人是那个帮的人,惹上了以后就不好脱身了,于是他道:“二哥,玩够了吧,也应该回去了!”
  还二哥二哥的叫呢,那个一直不说话的酷哥想必就是他们的老大了,果然有老大的样子,冷酷不说,什么事都不用他动手动口,看来这四人真的也是道上的了,小黄头警惕的看着他们几个,一有动静就立即先动手,这世道就是先动手吃香,后动手吃亏。
  怎么老三今天也怕事了,这不像他平时的性格,苏情回头对上杜文波,发现杜文波正偷偷向他使眼色的,再看陈康诗,很明显不想自己惹事了,再说杜文波这小子办事都挺准的,他不要自己闹,想必也有他的道理。
  综合这些在一起,自己没必要搞下去了,苏情整整了衣装,肃肃表情,让自己看起来确实也满酷,满像一个大哥的样子,然后清清喉咙道:“那,我们走吧!”
  突然,小黄头眼睛一亮,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情,呸的一声吐掉嘴上的香烟,露出凶狠的目光,狠狠的道:“走?嘿嘿,现在晚了!”
  小黄头刚说完,那六人又靠了过来,握着拳头,似乎想动手了。
  怎么刚才还有点懦弱的小混混听到自己要走就一下子又变得嚣张了,自己不想惹事了他反倒好,敢情吃了豹子胆了,以为多自己两人就怕了你,苏情又向前迈进一步,正准备再来个下马威,见那小黄头竟毫无畏惧对着他喊道:“有种就别走!”赫?还挺嚣张的,也不就这么六个么,四个照打你们六个。
  “哼!”何世强一直冷眼观看事情的变化,此时忍不住哼了一声。
  感到自己的衣角被拉,苏情不耐烦的道:“干什么?”拉他的正是陈康诗,苏情无语中,老幺怎么这么怕事,真不是个男人,以后怎么跟他混,应该好好教他一下,男人什么时候该坚强,对这些混混就应该狠一些,他们才会怕你,不然给他们一点阳光他们就灿烂,给他们一点洪水他们就泛滥……
  “后面来了很多人!”陈康诗小声的道。
  “人?”苏情回头一看,哇靠,开晚会吗,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没五六十个也有二三十个吧,现在的年轻人真不象话,这么晚了还不睡觉,拿着钢管木棒什么的瞎逛,吵到街邻旁居睡觉怎么办,这真的太不象话了,应该去教育教育他们。
  苏情打了个罗索,轻声问道:“怎么办?”
  借个火借出几十人来,这几个人分明在拖延时间,每人一棍一棒的自己不残废也剩半条命,还用问怎么办,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难道你以为你是李小龙甄子丹啊,一个打几百个!
  “闪!”杜文波话刚吐出口,只见他往他身边最近的那个混混一推,小混混一下子被他推得噔噔的连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几乎同时,何世强一脚拽飞了他身边的一个小混混,一拳震开另一个小混混,而苏情,一手拉住陈康诗,用肩膀撞开小黄头,然后一带陈康诗,四人脱离了包围圈,撒起脚丫拼命向前方跑去。
  “虎哥,他们跑了。”
  背后传来小黄头的叫声,接着一阵隆隆脚步声追来,四人回头一看,妈吖,全都追上来了,一群高举着钢管木棒的家伙,黑压压的一片,光天化日之下,借个火点烟都借成这样,这是什么世道,自己不是卷入了黑帮仇杀了吧。
  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要命的就快闪,四人现在真是恨妈生时少了两条腿,用超乎常人的速度头也不敢回地飞奔起来。
  人是妈生的,她就是怎么宠爱你,就是知道你有一天会被几十个人追杀,大命不保,也不会生你一个四脚的怪物出来,就是想生,也是不可能的。
  现在还想多活几年,就靠那两条腿吧,人在保命时,总是能爆发出常规的潜能,跑起来不是一般的速度可比的,如果吕圣轩在场,他肯定感叹,这些小伙子军训时还未出完全力。那也是,跑慢了可就不是挨罚那样简单的了,那是挨棍子,谁知道那些人是不是有杀人狂或者虐待狂的,那下场可就更惨,到时候肯定完全明白生不如死这个词语是怎么写的。
  “快点,快到医院了!”苏情喘着气喊道,再拐过这条道,前面不远就是医院的大门了,进了医院就平安无事。
  大家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这个医院可是武警医院来着,不单多数医生们是军人,连医院的附近也驻扎着一支现役武警战士,那些混混应该不会这么大胆跑进医院里闹事吧。
  “哎呀!”
  跑至拐弯处时,突然,跑得最前陈康诗打了蹒跚,惯性让他继续底盘不稳的向前冲了几步,摔在地上,滚到了通往医院大道上。
  三人连忙止步,向陈康诗靠去,杜文波大声问道:“怎么了?”
  “我好象被什么击中了大腿,好痛!”陈康诗抚着左大腿满脸痛苦的说道。
  “小子,看你们跑哪去!”大概还有十来步路就追上苏情他们了,虽然混混们不知道为什么陈康诗会摔倒,但见苏情等人停下了,跑得最前面那个混混高兴的喊道,那人长得高高瘦瘦的,看他的衣着架势好象是这些人的头了,不要问为什么,凭感觉这个人就是头。
  苏情回头望了下,几十人就快追上来了,再不跑肯定挂定了,这时,何世强拉起了陈康诗,陈康诗摇摇晃晃的好象站不稳了似的,他赶紧过去帮忙扶住陈康诗的另一边,紧张的问道:“怎么样?还能不能走?”
  陈康诗试着动了下脚,痛得他呲嘴咧齿,但发觉自己好象没伤到筋骨,忍着痛道:“大概可以。”
  “那还不走……”苏情和何世强一人一边,架起陈康诗边继续跑起来。
  4人刚跑,拐弯处不远的一个昏暗的角落里,一个全身没在黑暗中的人影望着4人的背影,独自沉吟道:“还能走?这几个人看起来不简单,资料上不是说他们是普通人么,难道他给我的资料是假的……”
  一边顾着跑,一边顾着追,没人注意到这个黑暗的角落里又暗藏玄机。
  陈康诗双脚一蹩一拐的勉强助跑,但已不似刚才那样的敏捷,多了他一个累赘,4人的速度比之刚才真的天镶之别,一个在天上飞,一个在地上爬,没得比。
  四人望着远处的医院大门,像溺水中得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速度又加快了许多。
  杜文波一人在后,不紧不慢的跟着,时不时往后看,这些人还真快追上了,不过幸好,当他们跑至医院门口,那些混混好象慢下来了。
  小黄头行至前头,对着那个高瘦的男子恭敬问道:“虎哥,还要不要追?”
  高瘦的男子,也就是小黄头所称的那个虎哥啪的一声给了小黄头一巴掌,向脚下吐了一口水,骂道:“妈的!追,追,追你个头,六个人还拦不住四个人,你还真他妈的没用。”
  小黄头被这一巴掌差点打蒙了头,身子转了个圈,又连忙站好,对着虎哥这一巴掌是敢怒不敢言,如惊弓之鸟恐慌连哈着腰道:“是,是,我没用……”
  虎哥恨恨的望着医院的大门,手一挥道:“回去!”
  “他们好象有人受伤了跑不远的,我们继续追就可追上了……”一个混混似乎不甘心没过上手瘾,建议再追上去。
  虎哥又怒道:“妈的,我说回去你们听到了没有,豹哥早吩咐过了,谁都不能进这个医院闹事。”
  那个混混看了一眼医院的大门,那里高灯闪亮,没几个人影,就连门卫都没见着,虽然挂着武警两个字,那又怎么样,还不是一群医生而已,虎哥太胆小怕事了吧,他神色不屑的忿忿道:“一个医院而已,有什么了不起。”
  “妈的,反了你,是不是豹哥的话你也不听了!”虎哥怒极给了那个混混一巴掌,对着那混混吼道,接着他又带有警告的语气对那些混混道:“走,今天这事不能跟豹哥说,谁说了让我知道我就拔了他的皮!”
  医院规定,住院患者如无要事,晚上必须按时休息,熄灯时间为9:30,如不按时休息者,出什么问题医院一概不负责。
  现在已半夜十一点多,医院里早已夜深人静,正门也被电动挡车门关上了,只留下边上行人可经过的小门。院里楼房亮着灯的不外是医生加班写病历或者护士整理护理记录,整个医院静悄悄的,一个走动的人影也未见,大门的那位守卫大爷早躺在一张躺椅上,尽情的与周公下棋去了,偶尔还打出缓缓的呼噜声。
  跑进医院后,杜文波见那些混混停在外面没追上来,他松了一口气,赶上前面的3人,喘着气道:“别跑了,他们停下了,看来不敢追进这里,老幺怎么样了。”
  苏情扶陈康诗坐到医院花园的一张石椅上,他也跟着坐在一边,气喘吁吁的道:“老五,腿怎么样了。”
  陈康诗触了下受伤的部位,疼得他咬紧牙关才没叫了出来,道:“还是很痛!”
  看陈康诗的表情确实不像做作,而且陈康诗也不是那种人,杜文波走过去,瞧了陈康诗大腿一眼,光线太暗,他看不是很清楚,他轻轻摸了下,应该没出血,问道:“怎么弄的?”
  陈康诗想了下才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跑着跑着,好象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似的,感到脚一阵无力,就这样摔倒了。”
  “你确定被打到的是大腿正前面?”杜文波望了陈康诗一眼,有点不相信的道。
  “就是那些人丢东西,也是打到你的屁股,怎么会打到你前面去了,你不是撞鬼了吧,这个地方也能被打到?”苏情也狐疑的道。
  一听到苏情说撞鬼,杜文波心里一阵紧张,连忙向四处望了望,看一片安静,啥都没有,他不屑的道:“切,吓我啊,我可坚信无神论,医院里这么多死人,那我还不天天撞鬼来着,要是有鬼,叫她来找我……”
  吱~~吱~~
  脚下突然传来一阵声响,杜文波超光速般的弹上陈康诗的怀里,打着寒颤罗嗦道:“什么东西……”
  “哎呀,痛死我了,你坐到我的伤口了!”陈康诗痛苦的叫了起来,连忙推开杜文波。
  “耗子而已,胆子这么小,你还真以为有鬼来找你吗?”对杜文波这种自己吓自己的行为,苏情嗤之以鼻。
  “妈的死老鼠,要不是你跑得快,我肯定灭了你!”杜文波跳了下来,气痒痒的道。
  刚刚才摆脱危险呢,现在几个也不知道搞什么,自己没这个时间陪他们无聊,何世强站了起来,独自向前走去。
  杜文波喊道:“去哪?”
  “回宿舍!”
  杜文波连忙也跟上,囔道:“回去也不叫一声,装什么鸟酷?你们两个也走,等等!”
  “干吗叫你,你不是要等鬼来找你吗?”
  “就是有鬼,也是个艳鬼!”
  “等她来吸干你这个精虫!”
  “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何况对方也是鬼,我们就可长相厮守了!”
  “别恶心了你,过来帮忙扶下老幺,看他瘦瘦的,倒是挺重的。”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