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实习医生》->第一集 〓初踏红尘〓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05章 初来乍到
( 本章字数:5431 更新时间:2012-3-13 15:26:00 )


  符飞此时并不知道刚才内心交战带给他以后生活是多么大的变化,这一切都是他所修炼的武功所造成的。
  如果符飞小时候没遇到老乞丐,如果没童时的善良天真,给老乞丐一个小小的馒头,他也不会得到老乞丐那本经书,一本经书改变了符飞的命运,也改变了他身边所关联的人,这个是他以前没料想到的,也许这个是天意,冥冥中自有安排吧。
  再如果他那时识经书上的字,也许不会以至造成一生风流债,等到他识经书上的字时,已经欲罢不能了,他一天不修炼经书图片上看出来的功夫,体内的真气就会延着经脉到处乱撞,整个人浑身疼痛难耐,生不如死,以至他不得不坚持修炼了下来。他却不知道如果不是命大,他早就呜呼了。整本经书最后插有7幅图,现在的符飞已经修炼到第5幅了,后面两幅他还再进行中,但还没完全贯通,他只知道,如果不继续修炼下去,全身就会出现经脉到处乱撞的症状,开始他还以为自己练得什么地方不对,翻开经书一看,经书上也就是那7幅图,上面却没对图片的介绍。
  其实这本经书的来历,要追溯起来,不是一言两语所能解释的。
  千多年前,江湖一代武圣武功绝顶,无人可匹敌,为人刚正不阿,忌恶如仇,遇到不平之事,必然拔刀相助,对那些为恶作歹的人从不留情,可以说是赶尽杀绝,黑道中人对他闻风丧胆,见了他无不退避三舍。白道对他寄予厚望,约战当时江湖邪道第一高手邪皇。邪皇为何许人也?无人得知他的来历,也知道邪皇练的是何武功,只知道此功法很邪恶,专门采补女子元阴来提升功力,害了不少少女……
  邪皇如此恶人,武圣当然是除之而后快了,两人在山之颠对战三天三夜不分胜负,第四日武圣凭借他稳打稳扎出来的内功占了上风,最后虽然击毙邪皇了,但邪皇临死一击,让他身负重伤。
  重伤后,武圣一直靠着自己最后一丝纯阳真气压制着邪皇留在他体内的阴气,那股阴气奇寒,能在武圣体内自行游走,破坏他身体的机能。武圣知自己时日无多,不想自己的武功失传,即绘制了一本秘籍,里面全是他一生的武学心得及内功心法,他最后时日,体内两股真气已不受他的控制,一直在他体内游走,他心有不甘,神志不清的把这个两股游走的真气也一并绘在秘籍上,以至成了符飞拿到的那本秘籍了……
  符飞当然不知道那个典故了,小时候无知,就跟着秘籍上人体图练了起来,练完人体上的绿线再练红线,诛不知这两条线正是武霸天走火入魔前行功路线,绿线代表邪皇留在武圣体内的玄阴之气,符飞倒知道红线代表武圣的纯阳之气,因为从秘籍中,武圣留下的纯阳气修炼之法与红线行功路线基本相符。
  真的是天意吧,符飞虽然修炼玄阴之气,但玄阴之气远远不如当年邪皇采补千万处子元阴来得深厚,所以他同时修炼的纯阳之气还可以压制住,纯阴纯阳两者相克,符飞练了十几年竟相安无事。
  前几日,符飞与刘佳欣交合,体内的玄阴之气自动行起,再经过吸取了刘佳欣的处子元阴,玄阴之气大增,本来体内还平衡的两股真气逐渐被玄阴之气打破了平衡,一时,符飞对异性的需求终于表现出来了……
  被人跟了这么久,蓝亦晨也感觉到了,她进了武警总医院,符飞也跟着进去,现在她进办公楼,符飞也跟在后面,白痴用屁股想也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了。
  蓝亦晨加快脚步,走进电梯后她马上把电梯关了,在电梯关之前,符飞从电梯门蓬看到蓝亦晨得意的笑脸,符飞对这个只有报以苦笑了,谁叫他刚来就得罪了这位大小姐。
  符飞走到办公楼第一层的值班室,问医务处的楼层后,原来医务处在五楼,算了,不和小女孩计较,符飞安慰自己说,五楼不高,符飞把行李往背后一甩,从楼梯爬上了五楼。
  找到医务处办公室的牌子,符飞走到门口,门是开的,符飞还是敲了几下。
  “请进来!”一声洪亮的声音传来,听得出声音的主人年纪不是很大。
  符飞走了进去,医务处办公室很宽敞,里面整整齐齐摆着几张办公桌,旁边还有几张长沙发,看起来非常的空旷。办公室里靠墙的一个柜台边,有个魁梧的身材,穿着军装的人在整理着一些文件,他背对着符飞,专心的整理着,并没回头。
  妈妈的,好凉快。办公室里开着空调,透着丝丝凉风,从外面进来就觉得这里和外面相比,这里简直是天堂,符飞见此人就叫自己进来,就没在理他,还以为是不是走错门了,他小声的道:“实习生来报道。”
  “哦,我就是负责安排实习生工作的,先坐着。”此人转过身来,指着沙发对符飞道,然后又转过身,继续整理文件。
  符飞对他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很年轻,最多也是比自己大几岁,脸长得有棱有角,有点黝黑的皮肤,配上一身军装给人一种刚毅的感觉,符飞也不管这些,他早就累坏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然后背向后靠,舒服的舒展了双脚,整个人就像虚脱下来似的。
  “兄弟是哪个学校来的。”
  “南海大学医学院。”
  刚才此人转身的瞬间,虽然隔着5-6米,但符飞还是清清楚楚看见他胸上工作证的三行小字,最上面一行蓝字:南海省武警总队医院,名字:吕圣轩,职务:医务处助理。符飞见吕圣轩年龄和他差不多,没觉得有什么约束,再说别人都叫自己兄弟了,所以符飞懒散的答道。
  “那可是个好学校呀,兄弟好福气。”吕圣轩顿了顿,然后又说,“我记得南海大学的实习生已经报道了呀。”
  “他们是坐学校专车过来的,我因有点事,所以自己坐车来。”符飞解释道,怕一不小心会引起医院的反感。
  “哦,你前面桌上有实习生报道表,你按表格先填上。”
  “好的。”
  符飞刚填好表格,吕圣轩也整理好了资料,他向符飞走来,军人走路就是和常人不一样,气势昂扬,步伐沉稳,几步就走到符飞前面,拿起符飞的表格仔细看起来。
  符飞见吕圣轩不说话,他拿出学校的介绍函,递给吕圣轩,道:“这个是我的介绍函。”
  吕圣轩接过介绍函,大概因为实习生的介绍函都是一样的吧,他看也没看就放在了一边,仔细把符飞的表格看了一遍,才对符飞道:“我们医院和别的医院不太一样,你们实习前,我们要求每个实习生必须参加我院安排的军训两周,实习培训一周。”
  “啊!军训?”符飞一下子傻了,他发觉自己选这个医院简直是噩梦,实习生也要军训,什么世道啊。
  “是要军训,我院是军人医院,军训是必须的。”
  吕圣轩说到江西武警总医院,眼里露出一丝威武的神采,不愧是军人出身的,看来他以江西武警总医院为傲了,接着他又道:“还有医院要求每个实习生都要住医院宿舍,统一我院的白大褂,要交一张一寸相片办胸卡,所以实习生要交1500元的费用……”
  交钱?符飞郁闷了,现在他不是没钱,怎么别的医院不需要,这里要啊,无语了……
  看符飞疑惑的眼神,吕圣轩也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他解释道:“一年的住宿费,军训用的一套军装,四件白大褂,还有胸卡费等加起来就是1500元,每个实习生都要交的,如果你没现金在身上,以后再交也可以……”
  吕圣轩怕符飞以为医院乱收费,他把各个费用详细解释了一遍,比如住宿费包了水电费,四件白大褂两件短袖两件长的,各需要多少钱等等,最后强调符飞可以晚点交,因为今天他接待的有好几个都申请晚交了,不是他狗眼看人低,他看见符飞衣着普通,又洗得有点发白了,真的有点像是乡下来的学生,怕符飞无钱交而尴尬,所以好心的告诉他可以晚交……
  “不用了,我现在交,相片也要现在交么?”符飞虽然不明吕圣轩的好意,至少明白眼前这个军人很忠厚正直,看他一点也不耐烦的向自己解释,符飞就可以看出来。
  吕圣轩有点惊讶,点了点头,道:“相片现在交也可以,到时候全部收齐了就给你们办实习证。”
  符飞交了钱和相片,吕圣轩给他开了一张收据,这时正好到了下班时间了吧,吕圣轩带好门,自己领符飞去宿舍,路上吕圣轩要帮符飞提行李,被符飞拒绝了,人家说什么也是医院里的领导,符飞小小的一个实习生怎敢劳人家的大驾。
  “吕助理,实习生不可以在外租房么?”符飞有个私念,就是租了个房子,到时候宝贝来看他,方便得很,如果和别的实习生一起住宿舍,宝贝就没地方住了。
  “不用这么约束,我不过比你大几年而已,看得起我就叫我大哥吧,我院为了方便管理,不允许实习生在外住的。”吕圣轩有点豪迈的笑道。
  “吕大哥,你在这里工作多久了啊。”符飞也不客气,自己初来乍到,和医务处的人攀点关系,至少对自己没什么坏处,相反,说不定会好处多多呢。
  “我24岁就退伍,来这里已经三年了……”
  “啊,那你退伍前是在部队做什么的呀?”
  ……
  两人有问有答,行至宿舍门口,符飞也了解吕圣轩的一些情况,但绝对没想到吕圣轩竟然还有点来头,一路来,在符飞妙口生花下,短短10多分钟,两人已经提升为好朋友,好兄弟了……
  吕圣轩送符飞到宿舍楼前,告诉符飞第一层就是男生宿舍,找好地方后就到宿舍值班室领被单,他因有事就就先行回去了。
  宿舍楼不是很高,才6层,看起来很旧,一侧墙上还有两条长长的补丁……靠,这个不是危楼吧!还收这么多钱,摆明了宰人嘛,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住的时候别塌了啊,不然小命不保……
  就这间吧,门面上比较好,瞧了半天,符飞咽下口水,慢吞吞的拖拉着行李包向第二间房行去,门没锁,他提着行李走进去,推开有点破旧的木门,房里的布置让他眼里一亮,满意的点了点头。
  偌大的一个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左右两排对称并排着6张床,每张床前都有一张书桌,除了床和书桌外,什么都没有了,已经有4张床辅好草席被单了,看起来是有人选了,清一色竹席与灰白被单,整整齐齐,有棱有角的摆在床头,一看就知道军队叠出来的,一般人没这个闲情叠得这么整齐。宿舍虽然简陋,但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总起来,符飞还算是满意了。
  宿舍太简陋了,连个专用的衣柜都没有,看一张床堆满了行李,大概是没地方放,大家才堆在那里吧,符飞把行李往那张床上一丢,然后遵照吕圣轩说的去值班室领被单,值班室的人是一位老大爷,他把实习生所需的东西一样一样的点给了符飞,有被单、脸盆、杯子等等,还有一套军装……
  符飞用席子把全部的东西包了起来,本以为来这里之后,还要到外面去买一些日用品的,既然医院统一发了,那也省了他跑一躺。
  好累!符飞全身的骨头一天没停歇过,把席子在那张空床辅好,一下子就倒在了床上,盯着天花板,两个眼皮不停的打架着,今天一天没睡了,喜欢睡觉的他还真有点不习惯,既然这么清净,睡吧。符飞的睡与他人不同,这个睡是他自己发明的,边睡边冥想,修炼武功。
  前几天,符飞是纯阳气达到5层后,为了方便,他可以同时运起一冷一热的两股真气,一左一右,互不干扰……
  符飞闭上眼睛,两股真气慢慢从丹田处冒起,一左一右向全身各处经脉延去,他虽然是睡着,但神智清楚得很,身边一切事物在他的感官下清晰无比,就是前面飞过一只蚊子,都都可以感觉到此蚊子是公是母。
  符飞渐渐进入平时的静躺状态,行功一周,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一股寒光从眼里射出,刚才萎缩的神志一扫而光。
  符飞发现自己的真气比以前强劲了不少,经脉似乎也有了不少扩容,这点令符飞惊异非常。武圣在秘籍里右提起,修炼这个真气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需要持之以恒的的修炼,才能有所成就,就是一代武圣,也是在30余龄才达到符飞现在这个境界,当时已经被他师傅称之为天才了,如果他现在知道符飞还比他早十年达到这个境界,想来他会变成个千年僵尸,从坟墓跳出来,叫:天才,真是天才……
  诛不知符飞真气提升如此快,这个和符飞修炼方法离不开的,以前符飞就是按着秘籍说的,早晚各修炼一次,行功36周天,虽然和武圣修练一样,但不同的是符飞还同时修炼着邪皇的玄冰真气,一阴一阳,相互调和,进度不是武圣单一的纯阳所能比的,再则,邪皇的玄冰真气算是魔功的一种,讲究的就是速成,所以现在符飞达到这个境界也不足为怪。而且符飞自从父母双亡后,人也变了很多,他不在按秘籍说的修炼了,他把修炼方法经过改良后,可以边睡觉边修炼,只要是不活动,他随时都可以修炼,无聊的时候,已经不是行功36周天的了,有时40周天,50周天,甚至更多……在南海大学时,别人以为符飞在课堂上荒废时间时,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修炼,同时,老师讲的东西他还是一句不漏的吸收了。
  像符飞这样无时无刻的修炼,再不比以前有所提高才怪呢,现在的他,经脉的扩容却不是单凭纯阳功的能力所能达到的了。
  符飞心急试验刚才所达到的境界到底有多厉害,也不管现在宿舍外有许多人走来走去的了,全身真气全部聚往双目,瞬间双目顿时清晰不少,心里一喜,外面天色已渐晚,房屋有点漆黑,但房里的一事一物却在他眼中犹如白昼一样的清晰无比,就连对面光华墙壁上有几条细纹他都清清楚楚……
  符飞感官也神游到了宿舍外,走廊上有4个实习生正向自己这边走来,径直走到2号宿舍的门口,符飞知道是自己未来的几个舍友回来了,赶紧神志一收,闪亮的双眼也恢复了平凡,人也慵懒的半躺在床上,准备迎接即将和他一起度过一年实习时光的舍友们。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